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動力之王 ptt-第2036章 低頭了分享

動力之王
小說推薦動力之王动力之王
“塔赫”试飞团队在高原地区的试飞报告,借助当今时代发达的网络源源不断的发送回了商飞集团,而看着“塔赫”试飞团队经过的那一个又一个的哨所,张总就知道了一件事:商飞集团针对高原环境而特意优化的WZ-2500发动机以及新型旋翼,在高原上表现优异。
虽然明知道王大志将这些试飞报告给自己看,目的就是在“勾引”昌飞,可昌飞偏偏就很不争气的上了当:“王总,我们内部讨论过了,同意您之前提出来的合作研发Z-8高原型和Z-8舰载型的建议,只是在具体的利润分配上,我们有些不同的想法。”
王大志微微点头:“您说。”
“按照之前我们初步沟通的结果,不管是高原型的Z-8还是舰载型的Z-8,使用的都是你们商飞集团的发动机和减速器……”
“张总,您稍等,”张总的话刚刚开了个头,就被王大志给拦住了:“您可能是误会我们的意思了,您是想说我们商飞集团已经在发动机和减速器上赚了你们昌飞一道钱了,希望我们在整机利润上有所让步,对吧?
我要说的是,其实不管是高原型的Z-8直升机还是舰载型的Z-8直升机,如果你们昌飞这边有更合适的发动机和主减速器,我们也完全不介意。”
张总苦笑起来:“王总,数遍整个华夏乃至全世界,除了你们商飞,还有谁能够给我们提供2500轴马力的涡轮轴发动机?您让我们去找其他的发动机和主减速器供应商,我们找得着么?回过头来不还是要找你们?”
“那也不能怪我们头上啊,”王大志笑着道:“总不能我们能够提供这个发动机,结果反倒还成了我们的错了吧?”
“那不能,”张总知道不好在这件事上纠缠,连忙说道:“可说实话,王总,您在这一个飞机上赚了两道钱,这总归是没错吧?”
“您这话说的……难不成你们从730所和东安公司采购发动机、减速器还能不给钱?这钱你们还能不让730所以及东安公司赚?”王大志有些苦笑不得:“怎么着?和这这笔钱东安能赚,730所能赚,我们商飞就赚不得了?如果你们是这么认为的,那我什么也不说了,这次的合作也算了吧。”
他实在是服气昌飞的这帮子人了,我能在这个项目上赚两道钱是我们商飞集团的本事,你们昌飞集团要是有这份本事,你们也可以赚啊。
原本还意图借着这件事帮昌飞一把的王大志,这会儿心里头很是不爽:既然你们是这么一副态度,那什么都不用说了,大家干脆一拍两散算球~!
看到王大志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张总有些慌了:现在的情况是昌飞对于商飞集团来说完全就是可有可无,可对于昌飞来说,这次与商飞集团的合作直接关系到昌飞今后的路子是否走的顺利,既然如此,他怎么能让王大志就这么走了?
连忙拦住王大志,张总委婉的低头道:“王总,王总,我就是提这么一条建议,毕竟我们昌飞也有这么多张嘴要养活,我这个当总经理的又能怎么办?当然是只能想办法多赚点钱,您要是觉得不合适,这个咱们都可以商量的嘛。”
看着低头认怂的张总,王大志的眼中抹过一丝意笑意:“这样啊,那张总您的意思是就按照之前的办法来?”
张总立刻点头:“就按照之前的办法来!”
没办法,在这次的合作当中,昌飞与商飞集团的身份和地位本身就是不对等的,商飞集团没有借着这个不对等来欺负昌飞已经是很给昌飞面子了,如果昌飞再不知道分寸,商飞集团直接取消合作也不是没可能的,毕竟对于商飞集团来说,这次的和这个项目,本就是意料之外的。
“好。”
王大志微微点头。
张总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接着说道:“王总,还有一件事,”见王大志点头,他这才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商飞集团以往的项目都是自筹资金、自己先搞起来的,但这次的情况不一样,咱们得争取国家财政的支持。”
王大志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咱们先把这次要做的项目形成文件上报,等上面通过了、拿到了财政拨款,这个项目才正式启动。”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张总点点头:“以我们这些年来和上面打交道的经验,等文件批下来,怎么着也得四五个月乃至半年。”
话说起来,国内军工系统的项目,基本上都是这样的。
甚至于这种操作模式已经算是主动了,更多的情况都是“拨一下、动一下”这种算盘珠子模式:国家觉得以当前的国际形势,咱们需要某款或者某种类型的装备了,领导掰着指头盘算一下:嗯,XXX单位可以,有这个能力,让他们搞这个项目吧。
于是项目和资金就带着帽子去了这个单位。
像是之前的舰载型Z-8直升机项目就是这样,国家结合当前的形式,认为我们需要发展一型大型舰载直升机了,这才给昌飞下达研发命令,要求昌飞集团在现款Z-8直升机的基础上开发出一个舰载版本,由国家全程提供资金保障。
而像是这次研发高原型Z-8直升机和舰载型尾梁和旋翼可折叠的Z-8直升机的建议,如果不是商飞集团这边主动提出来了,昌飞集团是绝对不可能自己主动去搞这个项目的……反正国家也没有提这个要求,咱们费那个力气干什么?有空歇着不好吗?
这与商飞集团一直以来的习惯几乎背道而驰,商飞集团是“我觉得这个项目不错,咱们搞吧,肯定有搞头”,于是就自己出钱搞了。
当然,严格这也怪不到商飞集团后者昌飞的头上,毕竟在成立的哪一天开始,商飞的性质就决定了他们必须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才能将日子过好,而不是像国内其他的军工单位一样,可以靠着国Z委爸爸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