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最強狂兵-第5117章 着急動手的根源!相伴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欧阳星海完全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句话来。
军师不在控制之中吗?
那父亲他究竟是在凭什么在要挟苏家!
没有人质在手,那么连谈判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苏锐那边反应过来,直接就把他们给灭掉了啊!
欧阳中石淡淡说道:“人在国内,距离太远,总有些事情无法掌握,出现这种状况,实在是太正常了。”
“可是,这……”欧阳星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中再度被慌乱布满。
虽然现在已经飞出了华夏国境,可是,在欧阳星海看来,等待自己的可能并不是自由的星辰和大海,而是茫茫的未知与危险。
“你很慌乱吗?”欧阳中石的声音淡淡。
“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爸爸。”欧阳星海摇了摇头,话语之中似乎满是沮丧的味道。
“看来,这些年,家族把你们给保护的太好了。”欧阳中石说道,“这点临场应变的本领都没有,这让我很为你的未来而担忧。”
他的语气仍旧是极稳,和儿子的无措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爸爸,都到了这种地步了,我们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为什么还有心情谈未来?”欧阳星海重重地叹了一声:“恕我直言,我没您这么乐观。”
欧阳中石淡淡地笑了笑:“你对军师不了解,能让她把手机留下,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那如果等我们抵达目的地之后,却发现军师已经脱离了掌控,我们要怎么办?”欧阳星海问道。
他的心里面是真的没有底,当得知军师并未被控制住的时候,无论自己的父亲有多自信,也没法感染到欧阳星海了。
“若是那时候,见招拆招吧。”欧阳中石摇了摇头:“不说了,我睡一会儿。”
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很快入睡,而是零星的咳嗽了几声,很快,这咳嗽便变得剧烈了起来。
而且,这架势一起来,似乎根本停不下来了,在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欧阳中石似乎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咳嗽。
咳得满脸通红,咳得气喘吁吁,十分痛苦。
一开始,欧阳星海还没怎么在意,不过,接下来,他便开始紧张了。
因为,欧阳中石……已经开始咳血了。
咳嗽时捂着嘴的纸巾,已经变得一片殷红了。
这种血红色本来就比较刺眼,更何况是在这种关头,更是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爸,你这情况……”欧阳中石问道,“是不是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当然。”欧阳中石点了点头,随后又接着咳嗽。
欧阳星海连忙伸手,想要给自己的父亲拍拍后背,不过,他的手却被一巴掌打开:“别拍,没用。”
于是,欧阳星海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坐在旁边,看着老父亲一个人承受着痛苦。
嗯,他连一杯水都没法给自己的父亲倒。
这个飞机是专门送他们出境的,自然不会配备空姐,只有两个飞行员,也没有留给欧阳父子任何食物。
甚至,那两个飞行员,还是飞战斗机出身的现役空军,以他们的飞行习惯,用在这小型客机上,自然不会让欧阳中石父子太好过了。
这小飞机时不时来个剧烈爬升或是高度骤降之类的,让欧阳中石在咳嗽的同时,差点没吐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欧阳中石才勉强缓过来一些,见状,欧阳星海连忙说道:“爸,你这是肺结核,还是癌症?”
其实,在欧阳星海看来,癌症还能治一治,但要是肺结核的话,自己可能得和自己的老爸保持一点距离了。
这么近,万一被传染了,那可怎么办?
不得不说,这种时候,欧阳星海还是把自己身上这种极致利己主义的心态给表现出来了。
嗯,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在担心自己父亲的人身安全,而是在担心自己的身体会不会被传染上同一行的病症,也是够让人吐槽的了。
欧阳中石没理会他,闭着眼睛喘着粗气。
刚刚那一阵咳嗽,似乎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了。
而消耗的,不光是有体力,还有生命力。
“爸……”欧阳星海看着父亲的神情,胸腔之中也觉得很是难受,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开始从他的心底缓缓浮现出来。
难道说,父亲真的没有太多时间了吗?
不然的话,对白家的动手,他何必表现的如此心急?
明明可以等白天柱自然老死就行了,为什么非要冒着暴露自己的危险,大费周章的把白家大院给烧掉?
联想到父亲这一年来似乎不太正常的消瘦,欧阳星海的一颗心开始缓缓往下沉去。
似乎很多事情都因此而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某些想法,一开始没想到还好,可是,那念头一旦从脑海之中破土而出,就再也止不住了,小小树苗很快就能够长成参天大树。
本来,选择走上这么一条路,已经打乱了欧阳星海所有的计划,他对未来真的是茫然无措的,只有父亲才是他目前为止最大的依靠。
如果老爸出了什么状况,欧阳星海简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难道说要做一个在国外游荡的孤魂野鬼吗?
“不会死那么快,还能撑几年。”欧阳中石说道,说完之后,便是一声叹息。
他现在有点有气无力的状态了,本来就憔悴的脸上,现在更显得苍白如纸。
随后,欧阳中石便不再说什么了,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儿,飞机受到气流影响,开始连续震动,颠簸的非常厉害。
欧阳中石有些忍不了了,张开嘴,控制不住地吐了出来。
然而,这一下,他吐出来的……是血。
虽然不多,但是却触目惊心。
“爸!”欧阳星海满是担忧。
这担忧是发自内心的,此刻,当父亲的身体状况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的时候,他也不再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传染了。
欧阳星海忽然想起,前几天路过父亲所在病房的时候,似乎经常能从门内听到咳嗽声。
这让他的心再度为之一紧。
“没事,还好,之前没有当着苏锐的面吐血。”欧阳中石对儿子说道:“去把地上的血擦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