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臨淵行 起點-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帝忽捧着断臂痛呼,而他的断臂落地,则化作一尊身躯魁梧的旧神,一拳将苏云轰飞!
苏云跌落在地,摇摇晃晃起身,却见玄铁大钟被帝倏率领几尊旧神拆散,百里渎等人正向这边杀来。
“轰!”
一道神通击中在他胸口,苏云向后跌去,滑行很远这才止住。
适才斩断帝忽右臂那一击,已经是他最强的手段,也是最后的手段,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自保之力!
玉殿出现在他身后,里面传来轮回圣王的声音:“苏道友,还不取出开天斧吗?取出开天斧,引出外乡人,让我有偷袭他的机会,你还可以保住性命。”
苏云死死握住剑柄,鼓足劲,用力翻身,靠在这座玉殿墙边,呼呼喘着粗气。
前方有人在向他走来,一双脚停在他的前方,他想抬起头看看自己是死在谁的手中,却发现自己抬不动头。
“嘿嘿嘿……”
他笑出声来,山穷水尽了,自己这半生从未山穷水尽过,他通天阁主总是比其他人多算一步,多留一步。
别人脚踩两条船,战战兢兢唯恐翻船,他偏偏要踩七八条船!
他不仅要踩七八条船,还要自己也变成一艘大船!
然而,而今终究还是山穷水尽了。
苏云咳嗽,血从喉头泛上来,往嘴里涌去。
“值得么……”他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
自己这一生,值得么?
走出天市垣的时候,自己只是为了求学,为了让四只小狐狸上学。后来接触到左松岩裘水镜,为他们的理想抱负所吸引,帮助元朔推行革命变法。再后来,自己成为天市垣大帝,便肩负起守护元朔的责任。
天市垣变成帝廷,他成为别人口中的苏圣皇,又渐渐变成了别人口中的云天帝,从保护元朔,变成保护帝廷,保护其他洞天,保护第七仙界。
又变成保护这从第一仙界到第八仙界的芸芸众生。
值得吗?
他从第一仙界游历了数千万年的岁月,见到铁昆仑,帝绝,仲金陵,玉延昭,他想知道这些人拼命抗争的原因,数千万年,他始终没有寻找到内心的答案。
但从他遇到自己的儿子苏劫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经有了答案。
值得的。
只是会失败。
或许你用性命去付出,去保护你在意的人,到头来只会失败,有可能你什么也保护不了,却献出自己的性命。
但只要尝试了,尽力了,就是值得。
苏云看着那双走到自己面前的脚,缓缓闭上眼睛,等待自己的末日来临。
他的耳边传来仙后娘娘的声音:“陛下,芳思来迟了。”
苏云身躯微震,努力的抬头,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仙后娘娘笑道:“虽然不知道你的选择对不对,但陛下毕竟是芳思的道友,道友有难,岂能不助?”
帝忽一尊尊分身飞至,有的凌空而立,有的站在地上,还有的站在帝忽帝倏的身上,各自杀气腾腾。
百里渎踏前一步,大义凛然:“仙后,哀帝一意孤行,守护帝混沌神刀,意图让帝混沌复生!杀他干系到众生存亡,莫非仙后要与天下人作对?”
仙后噗嗤笑道:“帝混沌和外乡人固然该死,但倏忽二帝难道便不该死吗?对本宫来说,你们与帝混沌外乡人,都是一丘之貉,视众生为草芥,没有区别。”
鱼晚舟上前,笑道:“仙后娘娘突破到道境九重天,固然可喜可贺,只是我们在场的道境九重天,便有六人!又有倏忽二帝坐镇,甫一动手,你便会香消玉殒。仙后娘娘难道不要思量一下再做决定?”
仙后摇头:“芳思虽是巾帼,但不让须眉,何须考虑?”
帝忽正要说话,突然只听一个女子声音传来:“说得好!芳妹妹的话,本宫也心有戚戚焉。”
苏云听出这是天后娘娘的声音,他想抬起头,然而还是抬不起来。
他看到另一个女子的脚步走来,站在自己的前方。
“天后娘娘也不过是螳臂当车。”
百里渎不解道:“但让我意外的是,天后也要送死吗?你想来依附强者,但显然哀帝并非强者。”
天后娘娘面色肃然,道:“帝忽,你错了,错得离谱。本宫并非依附强权,而是循正道而行。当年本宫嫁给帝绝,是助帝绝平定天下纷争,让征战多年的芸芸众生可以平安生活。后来本宫助帝丰杀帝绝,也是因为帝绝迷失本性,早已不是当年的帝绝。助帝丰杀他才是正道。今日本宫帮助云天帝,也是循正道。”
帝忽呵呵笑道:“不要以为你与帝绝睡了这么多年,便可以做我的对手。你们的本事,用帝倏之脑便可以计算得清清楚楚,你们所有的道法神通,只要施展一次便被破解,只有死路一条!”
天后与仙后对视一眼,笑道:“那又如何?”
数以百计的帝忽分身向前涌来,将天后与仙后淹没!
天后与仙后联手,在玉殿前殊死搏杀,仙后因为苏云的帮助,观摩三十三重天中的证道宝印,领悟出印法的奥妙,将印法修炼到九重天,实力大增。
天后则因为苏云的开解,放下心思去参悟三十三重天证道至宝中所蕴藏的巫仙之道,修为实力也有了长足进步。
但诚如帝忽所说,她们的任何神通都只能施展一次,帝倏之脑便会将之破解,而所有帝忽分身都可以施展出破解的神通,将她们重伤。
因此同一种神通,她们绝对不能施展第二次,只要施展第二次,等待她们的便是败亡。
然而她们的战败比她们预想中的还要快,六大道境九重的存在围攻,几招之间,她们便败相显现,各自负伤,险象环生!
天后与仙后咬紧牙关,强自坚持,身上伤口越来越多,伤势越来越重。
这时,莹莹冲出玉殿,冲入苏云的灵界,祭起性灵,拖出了那柄开天神斧。
苏云试图阻止她,却已经无力阻止。
“碧落,我死了之后,你接力!”莹莹大声道,挥动开天神斧,冲向帝忽皮囊。
碧落在后方跟随,老汉白发飞舞,回头大吼,让那些娇滴滴的魔女不要冲出来,随即跟上莹莹。
“小心混沌海水!”碧落大声道。
“我知道!”
莹莹在他前方道:“我引出他们的混沌海水。帝倏收的混沌海水只有一份,这一份用过之后就没了。你在他们用过混沌海水后,接替我!”
碧落呆了呆,顿时醒悟:“你会死的!”
“童言无忌,大吉大利。”
莹莹回头笑了笑,挥起开天神斧:“我与士子修炼的都是先天一炁,一模一样,我的符文都是抄他的,怎么会死?”
斧光下,帝忽皮囊脸色顿变,急忙后退,而后方半个脑子的帝倏上前,挥起衣袖,混沌海水扑面而来。
莹莹大叫,感受到开天神斧不受控制,开始控制她,向那片混沌斩去!
斧光与混沌海水遭遇,威能爆发。
这时,一只温润如玉的手掌探来,握住斧柄,带着莹莹的手和身子向那片混沌海水劈去。
莹莹愕然,只见四周的一切仿佛慢了下来,慢了无数倍。
她甚至还有时间回头去看是谁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她回头时,看到外乡人少年般的面孔,面带和煦笑容,他的胸膛很温暖,正带着她劈出这一斧。
莹莹转过头,看到斧光四周,一片新的小小宇宙开辟,宛如一个诸天的诞生,内生星辰星河,星斗盘绕。
霎时间大道衍生,向她彰显宇宙的雄奇与奥妙。
莹莹的裙子哗啦啦翻动,无数文字涌现,这开天辟地的一幕瞬间便被她化作文字和图案记录下来。
“狗剩不能道明他参悟出的大道奥妙,那是他无能,大老爷却是无所不能!”莹莹信心充塞天地间。
一斧过后,那片混沌海水被开辟得干干净净,荡然无存,只剩下满天繁星。
外乡人背后的新生小小宇宙突然卷动,化作轮回圣王的面孔,满面笑容,一掌印在外乡人的后心。
外乡人接过斧头,向后劈去,那化作轮回圣王的小小宇宙随着这一斧而湮灭。
外乡人抹去嘴角的血,转身向玉殿走去,笑道:“若非我不习惯欠人情,岂会让你得手一招?”
玉殿中,轮回圣王迈步走出,笑道:“道兄,我在外界等你。不过在此之前,你须得先过倏忽二帝这一关。”
外乡人抬手,轮回圣王啪的一声炸开,化作一道光晕消散。
帝倏帝忽舍弃天后与仙后,向外乡人走来,小帝倏不知从何处走来,看着外乡人,目光闪动。
外乡人来到苏云身边,看了看他的伤,又看了看他手中的剑柄,道:“多谢。”
苏云咳嗽连连,苦笑道:“不必。我即便不用开天斧,也没能助你躲过轮回圣王的一击……”
外乡人笑道:“结果不重要,过程才重要。轮回圣王虽然伤到我,但我也得到开天斧中蕴藏的巫仙之道,不再像从前没有反抗之力。”
他转过身来,看向大大小小的帝忽分身和大小帝倏,笑道:“当年倏忽二帝趁我不备,将我囚禁镇压,今时今日,倘若还用同样的手段,恐怕是办不到了。”
小帝倏走来,肃然道:“为今后的太平,请老师受死!”
帝忽皮囊来到他的身边,没有向小帝倏出手,而是面色严肃的守护着小帝倏,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时的他,便是帝倏的跟班。
外乡人道:“不必称我为老师。我与帝混沌论道,不是讲给你们听的,无论你们在不在那里,我们都要论一论,战一战。两个追求大道尽头,追求最高境界的人遭遇,势必会有一场论战,验证彼此的理念。你们听了,有所领悟,是你们的事情。”
小帝倏黯然道:“老师与帝混沌一场论战,天下众生,百不存一。他们的死,也是他们的事情,对吗?”
外乡人道:“论道之中,打坏宇宙,破坏大道,再开辟便是。帝混沌尤其擅长轮回之道,我搜寻师弟的仇人,游历各个宇宙,拜会过许多强大的存在。在轮回之道上,没有人比他更精通,他的轮回之道可令死者复生,肉身再塑。你们若是不杀他,他伤势痊愈,便会再开混沌,再演乾坤,让那些死在论战中的人复活。”
他抛下开天斧,向弥罗天地塔外走去,道:“只可惜,你们杀了他。过去宇宙,那死难的先民,也因为帝混沌之死而魂飞魄散,性灵不存,彻底死亡。”
小帝倏呆了呆,木然的站在那里。
外乡人从他身边走过,顿下脚步,侧头道:“现在你知道了,谁才是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