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全職國醫》-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玩脫了分享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麻烦刘主任了!”
张晓飞满脸苦涩,有什么办法啊,谁让是自家亲爹呢。
送走了张晓飞,刘主任也下班了。
原本他还想着找张晓飞沟通一下呢,现在——算了吧。
人家都打算换人了,何必多此一举呢,方寒的法子再好,再为患者考虑,人家患者不乐意,不领情,那也是白搭。
从刘主任办公室出来,张晓飞又拨通了村上石郎的电话。
…….
回到病房,张晓飞是满脸阴霾。
“怎么样?”张牛军问道。
“爸,人家村上医生不愿意。”
张晓飞很无奈。
玩脱了。
刚才给村上石郎打电话,张晓飞是把好话都说完了,承诺,好处。
之前拒绝了村上石郎,张晓飞是觉得很为难,可想着是自家老爹,豁出去脸不要,多给点好处,事情总能办成吧?
多给点钱。
结果事情并非他想的那么简单。
村上石郎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这次是死活不同意。
能同意才有鬼了。
得知方寒还没走,村上石郎都后悔接这个手术了,现在好不容易脱手,他能接才算怪事呢。
没人会在比自己强的人面前装逼,村上石郎也是一样。
到了村上石郎这个程度,现在需要让他看脸色的人真不多。
在R国,村上石郎的地位是相当高的,千叶医院的脑外科首席,手术早就排到半年以后了。
方寒是厉害,可村上石郎的心思和其他一些人是不同的,比如索利斯,还想着别的,可村上石郎并不想。
类似于苏学文等人,大都是抱着和方寒学本事的心思,人家村上石郎却没有。
在村上石郎看来,他们R国的脑外科水平依旧是国际顶尖的,他是不如方寒,可没必要向方寒学习。
人不求人一般高。
没有所求的话,村上石郎就没有必要去方寒面前凑了,何必去找虐呢。
之前村上石郎是以为方寒走了,这才过去,打算挽回一点脸面,可方寒没走,那就不是挽回脸面了,而是继续丢人。
这台手术哪怕做的再好,有方寒在,都挽回不了多少面子,何必呢。
而且村上石郎人家的地盘在R国,这次要不是女朋友,他压根不来华夏,回去之后,和方寒一辈子都不要再见了。
而且R国的外科医生,哪有国内医生那么拼,村上石郎也不是手术狂魔,他在他们国家的手术都做不完,更不在乎在华夏的几台手术了。
之前是老丈人发话了,没办法,现在,找个借口应付过去就是了。
再说了,蓝中市的医院那么多,老丈人好面子,又不是只给村上石郎揽了这么一个生意,明天下午,村上石郎在市第二医院也有一台手术,没方寒在,手术做起来才有滋味。
“不同意了?”
张牛军的语气也软了下来。
老头其实也不是单纯的性子倔,只是怕死而已。
其实张牛军这种情况,属于大多数人的心态,这种开颅手术,没几个人能淡定,术前焦虑的很多,张牛军这种瞻前顾后,犹豫不决的也很多。
只是很多人没有人家张牛军这么孝顺又有钱的儿子罢了。
矫情那也是要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之上的,要是张晓飞请不到村上石郎,手术费都凑不齐,张牛军也没办法矫情。
可现在,玩脱了。
“爸,村上医生那边没办法了,要不还是让方医生做?”
张晓飞道。
“那个年轻小伙子…….”
张牛军还是很纠结。
“您之前不是都听说了吗,人家方医生手术做的也很好,水平还在村上石郎之上。”张晓飞劝说着。
“那么年轻,怕不是吹出来的?”张牛军弱弱的道。
“爸。”
张晓飞长长的喊了一声:“村上医生这边都不给您做了,方医生这边您要再犹豫,人家要是也不给您做,那就只能让二院这边的医生做了。”
张晓飞都急了。
村上石郎那边玩脱了,方寒这边不能再脱了。
飞刀请专家做手术这种事,对大多数人来说能请一位就不错了,类似于方寒去定水县那次,一口气去了三个专家的情况是很罕见的。
人家寇家那是亿万富豪,张晓飞哪有人家那种实力。
能请到村上石郎都是运气了。
所以决定让这个做之前,肯定要先和上一位说好,要不然到时候两位专家都来,两个人都不满意,那就直接鸡飞蛋打了。
可这种情况前提也是你先做好决定,张牛军这么犹豫来犹豫去,村上石郎那边都脱手了。
张晓飞可是都是刘主任说了,又换人了,刘主任现在给方寒说没说还不确定,要是还没说,现在赶快找刘主任还来得及,要是说了,方寒万一和村上石郎一样,那可就完蛋了。
“村上医生那边真没办法了?”张牛军试探着问。
“人家是世界级的脑外科专家,要不是凑巧你以为您儿子能请的到?”张晓飞都快急哭了。
这也就是自家亲爹了,这要是亲儿子,他早一巴掌呼过去了。
这简直就是坑儿子啊。
“那就让方医生做吧。”
张牛军这才点了点头。
张晓飞急匆匆走出病房,急忙给刘主任打电话。
这会儿刘主任还正和方寒一块呢。
方寒一群人出了医院,就在医院附近不远处找了一家烧烤,正吃着烧烤,刘主任回家路过,就看到了方寒一群人。
“方医生,阮医生。”
刘主任笑着打着招呼。
“刘主任,来一块吃点。”
方寒客气的招呼。
刘主任也没推辞,陈远要了个椅子,刘主任也就加在人群中了。
张晓飞打来电话的时候,刘主任正给方寒说这事呢。
“患者又变卦了?”
江枫一边喝着可乐,一边道:“这人怎么这样?”
“犹豫来犹豫去的,这种患者是真头疼。”阮云飞也评价道。
“谁说不是呢。”
刘主任点着头:“其实最初吧,这个手术患者的儿子是希望我们帮忙请西京的专家的,我这边还没来得及,患者的儿子就联系上了村上石郎,今天上午,村上石郎都来过了,定的是明天上午的手术,白天患者可能在医院听到点闲话,就开始犹豫了。”
“所以刚才看到我们方医生年轻,又犹豫了?”陈远问。
“是啊。”
刘主任苦涩道:“也是苦了患者的儿子了,患者的儿子其实人不错。”
“这种人,活该…….”
江枫话说了一半,急忙打住了,方寒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
“作为医生,这种话以后少说。”方寒提醒道。
有些话其他人可以说,医生那是坚决不能说的,传出去惹事。
“江医生也是性情中人。”刘主任叹着气。
对医生来说,平常上班就够忙的了,这被患者折腾来折腾去的,那就更糟心了。
正说着,刘主任的电话就响了。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刘主任就当面接了起来。
“张先生。”
“刘主任,我刚才给您说的事,还没给方医生说吧?”张晓飞急乎乎的道。
“刘先生,很不巧,刚出门,方医生还没走,我才给方医生说完。”刘主任说着看了一眼方寒。
“这是又变卦了?”李小飞轻声道。
“刘主任,还希望您给方医生说说,这台手术还要方医生辛苦一下。”张晓飞急忙道。
“张先生,您这么,我真是都没法说了。”
“刘主任,村上医生那边是坚决不愿意了,我刚才好不容易做通了我爸的思想工作,刘主任麻烦您了。”张晓飞恳求道。
“张先生,这事我可以帮你说,但是我不保证。”
刘主任道:“人家大专家都是有脾气的,方医生又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
“刘主任,麻烦您了,请您转告方医生,费用方面我这边可以再加。”张晓飞急忙道。
“这事我不保证。”
刘主任还是这个态度。
“麻烦您了。”
挂了电话,刘主任就苦涩的对方寒道:“应该是村上石郎那边不愿意再接手,患者家属没办法了。”
“所以又找上我师父了?”李小飞没好气的道。
“方医生,其实一直都是患者自己担惊受怕,患者家属还是比较好说话的。”
看在张晓飞那么孝顺的份上,刘主任也愿意帮张晓飞说说话。
“明天再说吧。”
方寒笑了笑,对刘主任道。
“也行,明天再说。”
刘主任点了点头。
吃过烧烤,刘主任主动去买单,却被方寒阻止了,双方散了之后,方寒和医疗小组的成员往回走着。
“方医生,这个患者您是什么想法?”陈远轻声问道。
“你觉的呢?”方寒笑着问陈远。
“保守治疗,患者可能更担心,您刚才在医院没说,就是怕患者不同意或者患者家属有什么顾虑,现在患者闹出这么一出,正好趁势让患者做个难,这样方便后续治疗吧。”
陈远试着猜测道。
“嗯,差不多吧。”
方寒点了点头。
医疗小组出来就是练手的,不挑患者,这次和在西京那次情况还是不同的,方寒这边的方案是非手术治疗,这个方案方寒觉的患者和患者家属应该是有所担心的。
正好,趁着这个事,为难一下,让患者老实了,后续的治疗也就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