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九星霸體訣-第四千一百九十一章 不朽骨碑

九星霸體訣
小說推薦九星霸體訣九星霸体诀
大殿内竖立着数百块白色的石碑,石碑如玉,那浩瀚的威压就是从石碑上发出来的。
当看到那些石碑,龙尘心头狂跳,那根本不是什么石碑,而是不朽级生灵的骨头,那是一块块骨碑。
那一块块骨碑之上,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神辉流转,神圣庄/严,令人敬畏。
“这是……剑道碑文?”
穆青云看到一块碑文时,顿时一声惊呼,飞奔了过去,宛若着了魔一般,盯着碑文,仿佛灵魂出窍了似的,呆立不动。
龙尘进来之后,发现这里已经有数百弟子在这些骨碑前发呆,应该是心神沉入了骨碑之中,正在参悟骨碑上的东西。
“这些都是初代九黎仙文记录的秘法,可以说是包罗万象,无所不包。
初代九黎仙文是最原始的文字,我们口中的符文,实际上都是从初代九黎仙文演化而来,符文,是一个合成词,符,就是符篆,文,就是文字。
二者都继承了九黎仙文的一部分,但是二者相加,却并不是初代九黎仙文。”白诗诗的母亲道。
“这可把我听糊涂了,一分为二,二合为一,就不是原来的一了?还请前辈解惑。”夏晨忍不住问道。
白诗诗的母亲笑道:“一分为二,那也要看,分出多少,你可知道,分出的二,如果是十分之二,百分之二,或者是千分之二呢?”
“这……”
夏晨顿时语塞。
“初代九黎仙文,据说暗藏着九天十地最大的秘密,无人可以真正破解。
九黎仙文就好像一把巨大的尺子,可以丈量九天十地边界,也可以丈量宇宙天穹之中的万法万道。
传闻在混沌时代,人族处于食物链的底端,一直被万族奴役,甚至沦为血食。
是九黎仙文的出现,改变了人族的命运,从而人族从逆境中崛起,最终站在了万族的巅峰。
不过好景不长,人族的辉煌,没有一直持续下去,混沌大战让人族从辉煌走向了衰败。
而那一场大战,让九黎仙文的传承,也出现了断层,我们目前只能破译第三代九黎仙文,而第二代,即使是太古四宗门的书宗,也只能认得十之六七。
第一代九黎仙文,书宗能够识别的,只有十之一二,至于初代九黎仙文,如今已经无人能够识别。”说到后来,白诗诗的母亲不禁叹了口气,声音之中带着无尽的惋惜与无奈。
“等等,前辈,初代九黎仙文和第一代九黎仙文不是一回事么?”夏晨忍不住道。
“还真不是,第一代九黎仙文,是九黎族破译出来的,破译出九黎仙文的同时,也破译出了符篆。
符篆跟仙文不一样,符篆是用来释放的,而仙文是用来传承的。
传承,就需要让后人明白、通晓、知道,但是九黎族破译出的第一代九黎仙文,涵盖范围太过广泛,不够精准,于是从第一代九黎仙文的基础上,创造出了第二代九黎仙文,然后是第三代,第四代。
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文字,基本都是从第四代九黎仙文分解出来的,分解出来的文字,经过实践和推敲,逐步到了我们现在,用词可以准确无误。
有些东西,不需要身教,光靠言传就可以传承下来,这看起来是好事,但是实际上,却是天大的坏事。”白诗诗的母亲摇了摇头,继续道:
“我们本来拥有一把巨大的尺子,但是我们嫌用它太过麻烦,就把它一点点地拆分,一点点地细化。
就好像一把万里巨尺,我们拆分成了一毫一厘的小尺,这样我们使用确实方便了,但是,我们再也没有办法用它来丈量更广阔的空间,由此我们成了井底之蛙。”
“前辈,不至于吧,我们只需要知道,毫厘换算,不难推算出更远的距离啊?”郭然插嘴道。
白诗诗的母亲苦笑道:“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啊,你把亿万把毫尺拼接在一起,或许可以得到一把巨尺,但是你确定你的巨尺,真的精准无误么?”
“应该没问题吧!”郭然挠头道。
“那你敢保证你拼接的过程中,不会出现一点失误么?要知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啊。”白诗诗的母亲道。
郭然顿时说不出话来,他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所谓的尺,只不过是一种比喻,初代九黎仙文能够丈量的,可不光是距离,还有那些有形和无形的东西。
“九黎族破译出的第一代九黎仙文?他们为什么要破译自己的仙文?难道……”龙尘皱着眉,忽然他心头一跳,脸上浮现出一抹震惊之色。
难道九黎仙文就跟大梵天一样,大梵天经并非大梵天所创,先有大梵天经,然后才有的大梵天。
如果说,先有九黎仙文后来才有九黎族,那就对了,九黎族自己也看不懂,想要传承下去,就需要破译。
等等?如果自己也看不懂,那又如何破译?龙尘一下子懵了。
“伯母,我想知道,第一个获得九黎仙文的人是谁?”龙尘看着白诗诗的母亲道。
白诗诗的母亲摇头,苦笑道:“我不知道,年轻时候,我也曾经问过净院大人,净院大人叮嘱过我,以后不要再问任何人。”
“净院大人?”
龙尘心头一跳,这个书院的扫地老人,太神秘了,到底是什么来历?
“好了,关于九黎仙文的事情,我就说到这里,其实,我也只知道这么多。
如今你们看到的九黎仙文,是初代九黎仙文,也是最原始的仙文,你们不要妄想看懂它。
一方面会浪费宝贵时间,圣王大会擂台还没开启,一旦擂台开启,这些骨碑就会消失,你们要抓紧时间参悟。
另外一方面,如果强行参悟,弄不好会精神崩溃,神魂受伤而走火入魔,凡事不要勉强。
我教你们一个简单的方法,这些骨碑之上,记录着不同的东西,你们用心感应,会感受到某个仙文,或者某个笔画的召唤。
在这里,你如果能领悟一个笔画的意境,就已经足以让你受用一生了,千万不要贪多,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们看青云,她就盯着其中一个剑形的笔画,人已经进入入定状态了,一旦参悟成功,她的前途不可限量。”白诗诗的母亲道。
她说完,众人不敢怠慢,纷纷闭上眼睛,凝神静气,果然他们都感应到了召唤之意,纷纷向生出感应的骨碑走去。
“老大,召唤我的太多了,是不是因为我太优秀了啊!”郭然惊喜地大叫,他感应到所有的骨碑都在召唤他。
“优秀个屁,是你心里杂念太多了,别太贪,把心静下来。”龙尘没好气地道,这个家伙心浮气躁,连气血波动都那么剧烈,显然还处于激动状态,如何能感应到真正的召唤?
“哦”
被龙尘冷水浇头,郭然顿时老实了许多,安心去感应。
“龙尘,我的召唤在上面,你呢?”白诗诗睁开眼睛道。
“我的也在上面。”龙尘笑了,他从一进门的那一刻,就感应到了。
白诗诗的母亲微微一笑:“那我们上去吧!”
说着话,白诗诗的母亲带着龙尘和白诗诗,直奔宫殿上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