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1042、父與子的一次談話鑒賞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和妹妹陈岚发完信息后,陈汉升怅然的放下手机,岳父岳母已经磨刀霍霍了,自己这边最多也就是缓个一两天而已,伸头缩头都是要一刀的。
不过老萧真要动手了,情况似乎也不合适。
陈汉升盘算了一会,还是打个电话给父亲。
老陈从梁太后那边知道儿子回国了,以为他正在睡觉调整时差,所以只是发了条短信,确认陈汉升安全落地以后就没有再管过了。
不过老陈此时也没在建邺,他上个月回港城办理内退的相关签字手续,其实本来都不需要这么着急的,因为组织部都特意说过了,一切以老同志老干部的时间方便为主。
就算是双休日,组织部门也是可以回去加班的。
这种强势单位能够如此客气,肯定是得到了市里大领导的叮嘱,那些大领导自然又是看着陈汉升的面子。
一是希望果壳电子能够回家乡投资,提高GDP和政绩;
二是希望加深和“果壳陈”的私人关系。
因为有些领导的子女不走仕途,也没有做生意的天赋,很多都是在国外留学后回国工作,果壳、华为、阿里、腾讯······这些成长上限高、科技含量足、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大型私企都是很受欢迎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陈兆军还是回港城了,甚至手续办妥了以后,他也没有立刻复返建邺。
因为吕玉清、沈幼楚、陈子衿之间相处的还不错,尽管关系有些奇怪,不过的确比较融洽。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为了不破坏这种氛围,老陈索性就在港城逗留下去了,除非想念大孙女的时候,才让果壳电子的司机接自己过去看一看。
“嘟嘟嘟······”
电话响了几声后,陈兆军接通电话:“喂~”
“喂”还是温和的第二声,其实在老陈这个年纪,更多人接电话都是带着重音的第四声。
“爸,你干嘛呢?”
陈汉升问道。
这大概就是父母和子女打电话时的正常开头了,可以毫无顾忌询问对方正在做什么。
“正在浇花。”
陈兆军也没觉得这样的询问很突兀,慢条斯理的回道:“之前你夏阿姨打扫卫生,都不晓得照顾一下植物,养在阳台的盆栽好多都干枯了。”
陈兆军和梁美娟去建邺照顾孙女,就把家里钥匙留了一份给对面的邻居,就是那个很絮叨又很八卦,同时也给陈汉升做藕夹的胖阿姨。
这些都是相处很多年的老邻居,这样做自然没有什么问题,夏阿姨也会经常帮着清扫一下,只不过漏掉了阳台的盆栽。
“你现在的日子倒是清闲。”
陈汉升笑着说道:“不上班了养养花草,再去书法协会下下棋,喝喝茶,那些老同事都很羡慕吧。”
“他们倒是不羡慕我现在的状态,只是羡慕我有一个做大生意的儿子。”
陈兆军语气里有一些感慨:“以前你读书的时候,别人叫你‘区府老陈的儿子’,现在我出门了,别人都介绍我为‘果壳陈汉升的父亲’,社会标签总是在不断的变化。”
“那说明我混出一点成绩。”
陈汉升说道:“等以后到了你这个年纪,我也希望别人介绍‘这是陈子衿或者陈子佩的爸爸’。”
父子俩聊了一会家常,气氛温馨了不少,过了一会,陈汉升说清楚自己的担忧,表示自己不想被岳父教训。
开始的时候,陈兆军并不怎么介意:“你都被你妈打了多少次了,让老萧打两下也没什么关系,如果仅仅皮肉之苦就能敷衍过去,还是可以接受的。”
就陈兆军是陈汉升的父亲,他也觉得“换孩子”非常过分,而且萧宏伟即使动手了,他应该也会注意分寸的,难道还真能极限一换一?
“爸,这不一样啊。”
陈汉升苦笑着说道:“我是我妈亲生的,她就算把扫帚打断了,我还得陪着她再买一个新的,不过岳父和女婿一动手,多多少少会有隔阂的,那以后还咋相处?”
陈汉升这样一挑明,陈兆军也反应过来,原来陈汉升不是怕被打,而是打完以后如何收场的问题。
其实正常的家庭关系里,女婿和岳父、女婿和大(小)舅子发生矛盾并不罕见,就算是陈兆军这样宽厚的性格,他和陈汉升的舅舅们也只是保持尽量融洽的关系。
毕竟,哪家没点狗屁倒灶的问题。
不过再大的矛盾,底线就是不能动手,动手后这个关系就变味了。
陈汉升和萧容鱼都是独生子女,自然不存在和大(小)舅子闹矛盾的可能,不过老萧真要扇了陈汉升几巴掌,就算陈汉升没当一回事,萧局长消气了也会觉得不妥当。
陈汉升可不是普通人,现在就是几十亿的身价,等到果壳网络上市以后,他的身价会再次暴涨起来,可是萧宏伟年纪大了迟早要退休。
当两人地位越来越悬殊的时候,这件事在老萧的脑海里反而会越来越清晰。
陈汉升对未来的设计就是萧容鱼一家住在金基唐城,沈幼楚一家住在金陵御庭园,也许双方不会有什么家庭性质的聚会,但是萧容鱼和沈幼楚没有什么矛盾,两个宝宝还可以一起读书和玩耍,并且可以任意住在哪一家。
如果老萧先有了隔阂,他最终很可能会找个理由在港城养老,不愿意来到建邺,这样的结局未免有些不太圆满。
所以陈汉升愁就愁在,如何合理的避免这种情况。
陈兆军也是人情练达,他明白过来以后,果断的说道:“你派个车过来接我吧,我现在去建邺劝一劝老萧。”
“好!”
陈汉升就是等这句话,看到父亲主动承担了这个责任,他也很感激的说道:“爸,谢谢你,从小到大每次都是需要你给我擦屁股。”
“父亲和儿子之间哪里需要这么客气。”
老陈无所谓的笑了笑,笑声停止后问道:“汉升,你知道我和你妈最担心什么吗?”
陈汉升想了想:“沈幼楚和萧容鱼不能互相接受?”
老陈摇摇头:“不对。”
陈汉升又说道:“陈子衿和陈子佩不能一起长大?”
老陈继续摇头:“还是不对。”
“那是什么啊?”
陈汉升自己也迷糊了,除了这两点问题,还有什么让父母担心的呢?
“怕你放浪形骸习惯了,不能早早的稳定下来。”
老陈叹息着说道:“你的性格我们是最了解的,你妈能管你小事,但是管不了你的大事,所以我们担心你一直在外面玩耍,但是没有生孩子的打算,如果我和你妈60多岁了还看不到孙子孙女,其实心里是寡淡无味的,你能理解吗?”
“我······”
陈汉升听完沉默了很久,再次说道:“谢谢你们!”
这次的感谢虽然只有四个字,不过明显比刚才要深情多了。
“当父母的就是这个责任。”
陈兆军带着一点鼓励说道:“子衿和子佩出生后,你的某些改变我们都是看得到的,关于把宝宝调包这件事,我和你妈要是提前知道肯定不会同意,但是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干脆就期待一下你所说的那些未来吧。”
······
(今天先写一章吧,最近状态不太好,一肚子话写出来总觉得不合适,所以总是删删减减,谢谢大家的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