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永恆聖王-第兩千八百四十一章 起風了相伴

永恆聖王
小說推薦永恆聖王永恒圣王
崩!
听到此处,一根琴仙突然断裂,可见梦瑶此时心神之动荡。
独臂男子这句话,确实戳中了她的痛处!
梦瑶抬头,冷冷的注视着来人,冷笑一声,道:“月华,若是你来只是想要奚落我一番,大可不必。”
“建木山脉一战,你也好不到哪去!”
这位独臂男子,正是乾坤书院的月华剑仙。
建木山脉一战,月华剑仙被武道本尊断去一臂,打得遍体鳞伤,侥幸被书院宗主保住一命。
但万劫不复的力量,就像是附骨之疽,始终残存在他的体内,无法根除。
他的手臂,始终没能重新生长出来。
而梦瑶在建木下,比琴之中,输给琴魔秋思落。
恼羞成怒之下,想要杀死琴魔,却被武道本尊阻拦下去,毁去容貌。
这对她而言,简直比杀了她还要残忍!
只此一战,她便身败名裂,荣耀尽毁!
在如今的神霄仙域,几乎没有人再提什么四大仙子,只剩下三大仙子之说。
武道本尊扇在她脸上的那一巴掌,也蕴藏着万劫不复的力量。
她的容颜,始终没有恢复。
所以,这些年来,她一直都蒙着面纱,不敢以真容示人。
她甚至自己都不敢面对这张伤痕累累的脸庞!
这已经成为她的心结。
万劫不复,不仅仅是她脸庞上的伤,更是她如今的处境!
“不要有这么大敌意。”
月华剑仙轻轻摆手,道:“毕竟,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
“那又如何?”
梦瑶不以为然,道:“你我如今这个样子,还有机会报仇?”
“当然!”
月华剑仙傲然道:“那个魔域荒武再强,能与乾坤书院,飞仙门抗衡?能书院宗主,飞仙门主比肩?”
“当初那个苏子墨又如何?”
“处处与我为敌,出尽风头,呵呵,最后还不是死在帝坟中,下场凄惨!”
梦瑶皱了皱眉,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月华剑仙沉声道:“梦瑶道友,你千万不可泄气,以你的琴技,在三千界中游历一番,只要肯放下身段,必定能结交不少强者势力。”
“到时候,联合各方强者,仔细谋划一番,还愁杀不掉一个魔域荒武?”
梦瑶指了指自己的脸庞,自嘲的笑道:“我这个样子,谁还会听我抚琴?”
梦瑶毁容之后,道心动摇,这些年来,受尽折磨,遭受到无数的白眼冷落,早已心灰意冷。
月华剑仙道:“毁掉的容貌,未必没有机会复原,我的断臂,也一样可以重生!”
“嗯?”
梦瑶听月华剑仙语气笃定,不禁有些意动。
月华剑仙道:“天地间,既然诞生万劫不复这样的力量,必然有能化解它的力量。”
“你有什么办法?”
梦瑶问道。
月华剑仙道:“据我所知,神族的王室血脉,一些神子神女会修炼一种信仰之力,可以化解万劫不复的力量。”
“神族?”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梦瑶微微皱眉,摇头道:“寻常的神族,都很难见到,更别说什么王室的神子神女。”
月华剑仙笑道:“这些年,你深居简出,想必不清楚外面发生的大事。”
随后,他便将奉天界之前发生的事简单的描述一遍,继续说道:“眼下这个机会,三千界的大多数势力,都会齐聚奉天界。”
“平时,我们没有机会接触到神子神女,但却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准备好礼物,前往奉天界拜访一番。”
梦瑶被月华剑仙说得有些心动。
若是能修复容貌,不论准备什么礼物,都值得!
月华剑仙又道:“而且,在奉天界中,我们还能接触到各个超级大界的强者。”
“那些才是三千界中的巅峰存在,一个魔域荒武算什么东西!”
“好!”
梦瑶沉吟片刻,便点头应了下来。
位列四大仙子的那些年,她积攒了不少稀有宝物,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什么时候动身?”
梦瑶问道。
“越快越好。”
月华剑仙道:“早点抵达奉天界,也能提前了解一番。“
与此同时。
山海仙宗中。
一位钟灵毓秀的年轻道姑,背着一张巨大的方形棋盘,悄然离开了天界,朝着奉天界的方向行去。
紫轩仙国,藏书楼顶。
一位素衣淡容的女子,手中捧着一步古籍,似有所觉,朝着远处的天空眺望一会儿。
“起风了。”
素衣女子轻喃一声。
如今的神霄仙域,只剩下三大仙子。
而三大仙子中,画仙墨倾偏好安静,别说是这种打打杀杀的盛会,便是普通的集会,她都不愿露面。
书仙云竹性情淡泊,同样不喜争斗。
唯有棋仙君瑜最为好战。
……
龙界。
一众龙王带领着龙族当世的强大真龙,乘着巨大的龙舟,动身前往奉天界。
龙舟之上,众多真龙中,有一位白衣少女,看着年纪轻轻,却已经修炼成为巅峰真龙。
少女望着空处发呆,似乎有什么心事。
“离儿,在想什么?”
不远处,一位银发女子望着少女,眼眸中带着一丝温热,轻声问道。
“娘。”
少女唤了一声,突然从储物袋中,搬出来一个半人多高的号角。
少女道:“我能修炼这么快,多亏爹爹的遗物,而当初能找到这根号角,还多亏了龙渊星的墨灵大哥。”
“怎么突然想起这些事了。”
银发女子有些无奈,微微摇头,道:“你是龙族,而他只是一个孱弱的人族,你们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已经成长为真龙。”
“而那个人族,恐怕都没能走出龙渊星,还停留在地元境的层次。”
“你与他不过一面之缘,你的未来是星辰大海,而他终其一生,都只能在困在一处泥沟中,你们不会有机会再见的。”
“娘,离儿知道了。”
少女应了一声,又轻轻一叹。
她知道,母亲说得没错,但心中还是感到一阵遗憾。
那段经历虽然短暂,却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
至少那位人族的墨灵大哥对她很好。
银发女子想要转移少女的注意,便换了个话题,道:“据我所知,梧桐界那边,这一世诞生两位绝世妖孽,一雄一雌,号称凤子凰女,一旦在邪魔战场中遇到,你可要小心些。”
“知道啦,娘。”
少女乖巧的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