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奮鬥在瓦羅蘭 愛下-第二百七十八章 對奴隸主的兩次行動熱推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这个男人的故事非常,非常的简单。
这个男人是一个普通的农户,除了每天下地干活,做一些手工品拿出去卖,并且时不时打猎,并参加领主和国王发出的征召以外,完全就是个符文之地最普通的农民。
他每天从清晨开始工作,一直工作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能够享受一会温馨,别的时候都在为明天要怎么才能够吃饱而担心。之所以生了一个女孩就不再生孩子也是因为他们的家庭是没办法再生更多的孩子了,只有等到女孩再大一些,能够帮助家里干一些家务活的时候,他们才敢要第二个孩子。
不然就要饿死人了。而且就算勉强饿不死人,只要有一个人生病,如果是孩子还算好的,如果是他,又或者她的妻子生病的话,那么就是全家崩溃的结局了。
这才是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人的生活现状,李珂阻止虚空所带来的天灾,对这些人的影响才是最为巨大的。
这也是他在发现了这一点之后,立即派出自己眷属前往各个地方种植粮食蔬菜,还有各种瓜果的原因。因为这些人是真的经不起任何的风浪,只要一点点的风吹雨打,一个看上去温暖幸福的家就会崩溃。
本来阴雨连绵,已经让他们担心自己的收成能不能够让他们挨到明年了,而且因为天灾的恐怖而四处逃窜的魔兽也让他们心惊胆战。不断出现的各种魔怪更是让他们风声鹤唳,以往还能够看到的欢声笑语也彻底的不见了。
也就是只有在看到他们的女儿的时候,他们才能够露出笑容,并且觉得为了女儿的笑容,不管多累都值得了。
但是,国王的法令出现了。
他要求所有家庭都必须出一个士兵,不然就要让他们家的一个人成为奴隶。这个消息一出就让这个家庭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不管有没有李珂引发的大规模的天灾,这个法令一出就代表着他们家庭的破碎。
不管是怀孕的母亲去参军,又或者是现在家里唯一的劳动力父亲去参军,还是只有七岁的女儿去参军。都会让这个家分崩离析,所以他们的女儿趁着夜色瞒着他们前往了召集点,成为了国王的奴隶。
做国王的奴隶自然是不用担心自己的吃喝了,而且自己的父母也能够免除兵役,所以女孩觉得这是唯一能够让他们家延续下去的方法了。而像她这样的家庭在这个国度当中到处都是。所以她也觉得没什么,她的父母在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也只能够哭泣着看着她被国王的士兵带走,并且一路跟随着她,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本来的话,这样的奴隶是不可能有什么重活的,最多也就是打打杂之类的事情,吃喝上虽然粗糙了一些,但也要比在做自由人的时候稳定很多。不仅有了新的衣服,还有了相对干净的房舍,和每天固定洗澡的待遇。
毕竟就算奴隶主也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成年的,懂得各种知识和本领奴隶才能够有足够的价值让他剥削。这种懂事而又看上去很聪明的奴隶,自然是需要和那些战俘变成的奴隶区别对待的。
但是,怀就坏在这个女孩有着不错的外貌,并且被国王的一个儿子看到了。不,或许说在那个负责收奴隶的人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果了,不管是和那些苦力奴隶区别对待也好,还是给了相当不错的态度也罢,都是建立在这个可能性之上的。
于是打着修理城墙的杂工,并且打听自己女儿消息,想要就这样守护着自己的女儿,等待有钱了将其赎回的两人,就听说了这个消息。
之后的事情就是他们变卖了家产,贿赂了一个卫兵,让他按照之前表现的那样酩酊大醉,然后偷回了自己的女儿。用卖了家产的钱迅速的逃亡,并且成功地在所有人发现之前逃出了那个王城。而那个奴隶商人和王子也没在意这件事情,没了这个女孩,还有着更多的女孩。
所以他们只是吩咐了一下边防队,让他们稍微注意一下这一家,就继续寻欢作乐了。
而李珂刚刚杀死的那对人就是这个国家的边防,只是他们并不是专门为了一个继承序列极低的王子的命令而来的,而是因为他们在没有战争时的一切享受和待遇,都建立在他们抓了多少逃奴上面的。
而很显然,他们活的很滋润。
“我本来不想毁灭这个国家的啊。”
李珂摇头叹气,他去哪里哪里被毁灭,这都快成为他的特点了,只是有些人活该被毁灭而已。
看着正在索拉卡的安抚下,抚摸着自己肚子的孕妇,李珂始终觉得自己刚刚只是把那些东西腰斩实在是太过轻松了,应该让他们好好的感受一下灵魂上的痛苦,再让他们死去的。只是腰斩,并且只能够哀嚎,实在是太轻松了一些。
至于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李珂倒不是很担心,索拉卡的治愈力量在第一时间就保护了那个孩子的身体,所以现在那个孩子是没事的。索拉卡现在的治疗也只是在安抚这个孕妇不安的灵魂,并且让她重新对自己的生活燃起希望而已。
是的,索拉卡救人不单单是拯救你的身体,她会连你的灵魂和精神一起拯救,所以她才对卡萨丁仍然沉浸在复仇当中如此的在意。
“你不想去的话,我去!”
阿狸已经气的浑身发抖,手脚冰凉了,就算在李珂这个不断散发出温暖的人身边,她依然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寒冬一样。她所见到的人类大多都是美好的,就算是之前那个被李珂从屁股穿了一根旗杆的国王,她也不觉得对方做的有太残忍的地方。
毕竟那些人没有死,也没有和自己的家人离开,国王死咎由自取,而她们……
阿狸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其中的一些人是不值得李珂拯救的,她们完全是大手大脚的花钱所导致的自己的悲剧。所以她对之前的事情虽然气愤,但还没到这个程度。
但这个国王却不一样了,他的所做所为让阿狸都忍不住的想要拉出他的灵魂来看一看这个人的灵魂是不是黑的了。
“那就走吧,晚饭前结束一切。”
李珂不想毁灭这个国家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再坏的秩序也是秩序,所以在解决亚托克斯之前,他不想多生事端。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只是这个简直没办法忍了。
于是他拿上自己的大剑,朝着那个王国的首都走了过去,并且还提起了这个护卫队的队长的脑袋,用来给那个国王和王子送礼!
……………………
“奴隶就是奴隶,从一开始,我们就是立于天之上的,是神明给了我们这样的地位和力量!是神明将权利给我的!他们为我奉献出生命是理所应当的!而他们之所以死了也只是自己学艺不精,不配做我的部下!跟我的决策没有一丁点的关系!是他们自己的愚蠢和无能才让他们死去的!”
然而在同一个时刻,就在这个大陆旁边的那片大陆之上,一个头戴着金色王冠的艾欧尼亚人,正一脸不屑的看着手持镰刀,并且嘴里还塞着一块饼的男孩。
在他看来,这个和农奴厮混在一起,并且还说农奴都比他厉害的男孩只不过是一个喧宾夺主的傻瓜,他这个将军就应该惩处这样的傻子和怪物。
可那个男孩却不屑的啐了一口。
他之前逃到这个与世隔绝觉得山谷当中的时候,是被一个作为奴隶的少女所收养的,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个羽毛看上去很漂亮的瓦斯塔亚少年,一个自称是瓦斯塔亚霞瑞,但是却被自己体内的怪物冷嘲热讽的说‘你也配叫瓦斯塔亚霞瑞?’,叫做洛的瓦斯塔亚人。
他不懂其中的区别,只是觉得这个家伙有些怪怪的,而且这么年轻就留着小胡子实在是太奇怪了,和那些喜欢捅小男孩的奇怪贵族有着相似的气质。所以就没怎么搭理这个一直想要和他搭话的瓦斯塔亚奴隶,而是准备打猎还完食物钱就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这个山谷的统治者,在他看来是个国王,但是却自称将军的家伙就跳了出来,不仅想要让救了自己的女孩嫁给他这个快超过五十岁的家伙做什么小妾,还想要自己随身携带的这把镰刀,还说什么这把镰刀是宝物,宝物有德者居之,自己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屁孩没资格拿这把镰刀。
于是凯隐就和这个混账东西吵了起来,并且大打出手。
之后的事就十分的明晰了,尽管凯隐天资聪慧,但是对方的人却很多,所以在他体内的怪物不出手的情况下。凯隐被抓了,只是因为镰刀进入了他的身体,并且消失了,所以那个将军没有杀了他,而是决定饿着他,直到他交出镰刀为止。
凯隐自然不可能答应,所以他一连饿了两天之多。而在他快饿死的时候,那个救了他的少女就给他送过来了饼,并且告诉他,他过段时间就可以走了。只是不管是他,还是他都明白,这个女孩恐怕要做些什么了。
所以他就用手中的镰刀打破了囚笼,并且嚼着少女给的饼,一路杀到了这个将军的府邸面前,而他顺手放出来的洛则是在一边质问着这个将军为什么要抓人做奴隶,并且把自己的子民也当做奴隶一样的对待。
而看在洛的战斗力也很不错,那种看上去像是跳舞的战斗方式也很符合他的胃口,所以他就容忍了对方比自己体内的怪物还多的废话了。
然后就是之前的回答了,这个将军完全把奴役别人当做理所应当,对别人的牺牲视作无能,并且对此毫无感觉的态度,让他忍不住的想起了那些诺克萨斯的将军。这让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厌恶,因为他正是那些弱者,蠢货,还有无能者。
不然他是不会被旧诺克萨斯人放弃的。
于是他邪笑着将自己手中的镰刀指向了上方的将军,并且对逐渐赶来的大批武士熟视无睹。
“神明?我可没见过那样奢侈的东西,所以你大可以把他叫出来,让我看看他是怎么把权利给你的。”
他说话的时候还歪了歪脑袋,而他的这幅姿态也让自视甚高的将军恼怒异常,他挥动了手臂,那些赶来的武士就呐喊者冲向了重新把镰刀抗在肩膀上的凯隐。
“哈!无需证明!我正是神明的子嗣!杀了他!为我尽忠!”
咆哮的武士们挥舞着刀剑,而凯隐身边的洛忍不住的对自己身边的凯隐问了一句。
“你好像激怒他了,没什么别的办法的话就说一声,我好带着你跑路,你可别小看我,别的不说,我逃跑的能力可是天下第一的!”
然而凯隐只是笑了笑。
“那你之前怎么被抓的?”
洛瞬间语塞,他之前被抓是因为被网住了,所以只好说些什么被网住不算没跑掉,鸟落进网里怎么能够算是没跑掉之类的话,让凯隐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只是笑完了之后,他的脸色就严肃了起来,再次看向了那个一脸高傲的将军。
“神明的子嗣吗?真是蠢货,你如果说你是别的什么的话都不会有事,但你偏偏说了神明啊!”
瞬间,一股赤红色的力量就从凯隐的身上爆发了出来,他手中镰刀上紧闭的眼睛也瞬间睁开,一道道仿佛活着的东西缠绕在了凯隐的身上,让他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而又邪恶了起来。
“这是……什么!”
所有人都被这可怕的气势所震慑了,而凯隐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他的半张脸已经变成了亚托克斯的样子,声音也仿佛加上了电音,并且传出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我心中的这个恶魔……”
“我这个恶魔……”
赤红色的气焰再次爆发,而这一次爆发之后,凯隐已经完全消失不见,留下原地的只有一个手握镰刀,宛若地狱当中的恶魔一样的怪物。
“……可是很讨厌神明的!”
最后一道双重的声音响起,而那个将军刚想要逃跑,他就看到了那个恶魔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且举起镰刀的画面了。
一声惨叫将远处的飞鸟惊起,而还在苦苦寻找着凯隐的易大师则从冥想当中抬起了头,看向了凯隐的方向。只是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一个木棍就从他的背后朝他的脑袋砸了过来。
他微微一笑,在亚索和戒在这附近寻找凯隐的时候,他和这个瓦斯塔亚的小家伙已经玩了有一段时间了,所以在感觉到对方的到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要发出什么攻击了。
于是他很淡然的转过了身,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对方能够砸开石头的一击,并且很有气度的微微一笑,打算叫出这个模仿自己行动的小家伙。
然后,他的脸上就多了个桃子。
青涩,干巴巴。
但是很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