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抱抱小龍貓-第311章 仙君要決裂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苏青之鼻头一酸就想落泪又生生忍住了。
坚强一点,你可是女魔尊。
杀了田震刚之后也会是这样的局面,早一点适应着不是坏事。
可我就是…就是好难受。
一边是娘亲,一边是你,我顾着哪头好像都是错。
她身子后退半步,只觉得气血在体内乱撞,搅得人痛极了。
开始是手指、手臂、最后是整个身体都痛的有些站立不稳。
你以前那么宠我、疼我,暖的我都想卸去铠甲做你的小娘子。
甚至都想坦白一切,祈求你的原谅留在你身边。
“弟子见过仙君。”
苏青之压下心里的低落恢复了初入灵虚派时的小弟子神态,语气恭敬地行了一礼。
“奉茶。”
冷千杨挑亮烛火,端坐在案桌前冷冷地说。
“是。”
苏青之熟练地冲泡了云霄茶放在他手边,就看见他右手血迹斑斑,肿的有馒头一般高。
她下意识地从衣袖里翻找灵药就听到一声咳嗽。
仙君这是警告自己别忘了分寸,我懂。
可是他的右手肿成这副样子,肯定很疼。
她摩挲着衣袖里的灵药踌躇着,一咬牙拿出了灵药。
“怎么,准备开始你的表演了?”
冷千杨突然出声,眼里带着几分讥讽说道。
我!
我的关心在你看来就是演戏?
就因为今日我要保下偷走田震刚东西的贼,你就这般疑我,怨我?
罢了,多说无益。
苏青之低眉敛目地收起灵药,后退半步缩在纱帘后面。
“噼啪!”
灯火摇曳着,映照着案桌前的君子温润如玉,宛若谪仙。
他不时地翻着书卷,用笔在做标记。
“哦呜。”
小九摇晃着尾巴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讨好地蹭着仙君的衣袍在给主人撒娇。
“小九,我在忙。”
冷千杨的语气轻柔又宠溺,却没有要抱起它的意思。
苏青之竖起耳朵,忍不住撩起纱帘偷偷观望着动静。
小九将怨气发泄在苏青之灵剑上挂着的平安符上,伸出小尖牙将它嚼碎了吞进肚子里,那俯视万物的眼神好像再说:哼,贱人!
那是师父陈大勇送我的平安符!
仙君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任由它践踏?
一朝翻脸就是这么冷漠,一脸旧情都不讲吗?
小宠物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它就是看我不顺眼呗。
它以前从来不敢这般嚣张,这是仗着仙君宠爱给我示威来了。
苏青之暗暗在心里冷笑了两声。
本想去解释、哄一哄仙君的那股心气突然就没了。
“杨平之,三界海域你按照江闪闪说的地点,打捞五百斤鬼面鱼送到十里屯。”
“陈大勇,你说那个弟子自愿去红梅教做暗底?勇气可嘉,传我号令赏他两片灵叶。”
“老田,连夜扩建十里屯后面的百亩良田,建一个水塘。”
“如雪,你那边的情况如何?”
冷千杨召出手里的灵蝶发号施令着,揉了揉胀痛的眉心说:“好,我知道了。”
他收起手心的灵蝶,抿了抿云霄茶忽然命令道:“过来。”
屋里一个小九一个我,你叫的是它跟我有毛关系?
苏青之将身子缩成一团在打盹,忍不住用手撸了撸肩膀。
这地界入夜了真他娘的冷,我脚都冻麻了。
小九欢喜地跃上冷千杨的肩膀,用它毛茸茸的小脸蹭了蹭主人。
它嘴里叽叽咕咕不知在说着什么,讨好地摇摇尾巴示意冷千杨来摸。
苏青之用手撑了撑要合住的眼皮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冷千杨余光瞥见角落里的那团小可怜,火气瞬间又冒了起来。
给你台阶还不下,难不成还叫我去请你?
“苏怀玉,就寝。”
冷千杨的冰山脸隐隐泛起一丝怒气,威严地拍了拍床榻。
苏青之的瞌睡虫跑了大半,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
这间雅阁只有一个床榻,你叫我同床共枕?
你糊涂了还是我做梦了?
自作做情的小九眼神碎裂成千万片,赌气地钻进冷千杨怀里拨了拨他胸前的衣衫。
“你们魔界之人真是好大的规矩,叫不动?”
“那就给我跪着睡!”
冷千杨抱起小九上了床榻,十秒后响起沉稳的呼吸声。
一口一个魔界之人刺得苏青之心灰意冷。
她有一瞬间的冲动想带着寒秋永远地离开这里。
对,马上就走!
然后设法杀了田震刚。
至于仙君知晓真相后雷霆震怒,要讨伐魔界我也认了。
她拼着一腔孤勇几步走到衣柜前准备拉开门就对上了寒秋的眼眸。
两人一对视,苏青之就发现了寒秋的困境。
娘亲的眼里带了几分焦急,这是饿坏了吧?
苏青之轻手轻脚将糕点掰成两半从门缝里塞进去,见她摇摇头。
“出恭。”
寒秋的眼神带着几分局促和尴尬低声说。
啊?这个时候想出恭?
狗仙君还在这个屋子里,这可咋整。
要是他真的睡着了,自己找个物件让娘亲躲衣柜后面解决。
人氣玄幻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ptt-第311章 仙君要決裂讀書
苏青之蹑手蹑脚地靠近床榻,屏着呼吸正要仔细观察就看冷千杨猛地睁开了眼睛!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311章 仙君要決裂展示
“啊!”
她吓得向后一仰,眼看脑袋要被磕到案桌的刹那发觉自己的脑袋被人扶住了。
仙君以飞一般地速度冲过来,一手揽腰,一手踮着苏青之的后脑勺。
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又瞬间分开,都有些别扭。
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在意我。
“仙君,我给你上药。”
苏青之站稳身子低头从衣袖里正要掏灵药就被他一把推开。
“莫挨我。”
“给我出去!”
冷千杨十分恼怒自己刹那间的心软,厉声喝道。
她心里定是得意坏了。
自己舍不得伤她一根寒毛,被她拿捏的死死的。
苏青之一时不慎被推倒在地上,腿磕到桌角立刻就青了一片,疼得她嘶嘶叫了两声。
娘亲还在屋里,我怎么能走。
更何况她的生理问题还没解决。
苏青之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弟子欺瞒仙君女子身份,还为贼人求情实属不该,您打我吧,屋里施展不开咱去大堂!”
眼前的弟子跪的端正无比,睫毛忽闪忽闪,半咬着嘴唇一脸严肃。
她又憋着什么坏心思?
是想调虎离山?
“来人,把这衣柜、矮凳、书柜全部挪走,一股油漆味儿!”
“如今这地方施展得开,给我趴下。”
冷千杨冷冷一笑,解下手中的灵丝绳甩了甩。
李野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为难地看了苏青之一眼。
“李野,磨叽什么,全都搬走!”
冷千杨语气不善地说着,拿着灵丝绳先在地上练了练手感。
“啪啪!”
随着灵丝绳落地,红木地板直接被打裂了!
几个意思,他真要打我?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苏青之瞳孔一缩,忍不住又抠了抠指甲。
李野带着众弟子们进屋搬家具,大气也不敢喘。
“衣柜就不搬了,仙君的衣服需要挂起来。”
眼看就剩了个衣柜,苏青之立刻上前干笑了两声阻止道。
众弟子们干活的手一顿,茫然的目光在仙君和苏师弟之间扫来扫去不敢动了。
“就因为苏师弟女扮男装,仙君发这么的大的火?”
“可不是,看这架势今日仙君要毒打苏师弟了!”
“她是个娇滴滴的弱女子,仙君真舍得打?”
众人的眼神疯狂八卦着,又默契地盯着书柜上的花纹做思考状。
“搬走。”
冷千杨踱着步子站在衣柜前俯视着苏青之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