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華夏一家-第三六七章 修造部福星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是啊,今后这里会建起盐厂,起街形成集镇。茶马古道又会马铃声声响,行商来来往往。
他说:“小家富裕国家好,国家好了大家更好,老爷子可与耆老宗亲为桑梓谋,多修桥修路,这国家会越来越美好的。”
老爷子颔首点头,又长长一揖,说借他吉言,他会嘱咐自家子孙行善积德,造福乡里。
次日,赵晓兵陪着两个女子去看气井,周围已经浇上了混凝土,警备队还派人来守着了。
足足有两寸直径的管口上方燃起一丈高的熊熊火焰。
算是奇观了,已经引来周围十里八乡的老百姓围观。
研究院实验组的师傅要留下继续设计煮盐用具,赵晓兵和余大异启程回去。
休息一天他再去办公室,见到新宋海军团灭蒙古海军的捷报,赵晓兵心情大悦。
那蒙古海军船队收缩在辽东湾呐,海岸积冰,港口冻住,正好将他们困在码头港口。
易山对冬季北方港口结冰是清楚的,他叫王飞的海军带上草帘,将船队开过去撞开浮冰,隔着老远就开炮了。
那敌人的船都挪不动窝,新宋海军就当演习时用的靶船,一番炮轰后海军陆战队再踏着铺上草帘的冰面前进,接连捣毁蒙军的军港。
今后,海上航行的怕都是新宋军的海船了。
老吴兴高采烈地过来吃茶,说他就是修造部的福星,硬是把火井建成了。
他说也别叫火井了,改个名,叫天然气井。老吴说他晓得是天然气,还是叫火井的好,大家都习惯了。
他已经派人去了,要把那里建成新宋国天然气使用的试验区,已近荒芜的茶马古道就要热闹起来了,老吴发出一声感叹。
赵晓兵说他就是为了那条路不荒废才不甘心,又坚持了几天的。
老吴十分感慨,没想到他的坚持还真换来了火井重生,哈哈哈,两人都开心地笑了。
莹莹进来说丁公请他去一下。
老吴告辞,两人一起出了办公室。
来到丁辅处,他说老夫沏好茶等小哥儿咯,笑呵呵地说他晓得了,又得了一口上等火井,可喜可贺,当真是新宋之福。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華夏一家 血沃中華-第三六七章 修造部福星相伴
赵晓兵笑着点头,问老爷子何事?
他说西蕃大主持已到青城了。
赵晓兵说还是礼部先接见,又不是外藩,是臣子,我们做到尊重就行,不能过了。
老爷子颔首点头。
大佛塔他亲自去看了,气势宏大,世间罕有,成都百姓都十分喜欢,引得众多少男少女们前去参观,转经祈福呢。
还有不少善男信女往功德箱里投币捐功德了。
赵晓兵觉得人心都是向善的,成都也没有太多的景观,那白塔自然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不过,听到老爷子说捐功德的事情他留意了,回头得叫卓玛物色些品行端方的僧人过来主持了。
否则,遇上无良之人后,那白塔就会从小小的功德箱开始变味了。
再回到办公室,莹莹递给他一摞摞军报,新军连胜三场,已经占领锦州,沈州,准备进军高丽了。
新宋军的新式大炮和热气球一上场,蒙军惊呆,以为天神降临。再加之灵活机动,不按套路出牌的战术,连续打击之下溃不成军,已经逃去上京。
越往东北走,城池越少,易山下令占领沈州后不再前行,转入解放高丽和防御巩固战线了。
这个战略部署是正确的。
他已经在乘船返回的路上了。这次易山终于过了一把战役指挥的瘾,心愿已了,死而无憾了。
他和易山心心相通,知道一个军人没有指挥过大的战役心里的那种不甘。
所以,这次才由他去了。
回来肯定会嘚瑟的飞上天,得好好叮嘱他保养身体。一个残废了差不多半边身子的人,再不保养怕时日不多了。
回家休息后得报,西蕃大主持到了,明天要接见。
安宁试了几件衣服都不满意,赵晓兵说那套端庄,秀丽的长摆裙就很好的,她才停下来。
次日上午,由安宁陪同,领着大主持和拉姆他爹去白塔转经,中午回到内城由礼部设宴招待。
丁辅和他做了深入交流,大主持看到了成都的繁华和朝廷的诚意,所提的要求全部都答应下来。
第二天上午,曹友闻领着赵晓兵和丁辅接见大主持。
当他介绍了赵晓兵,安宁,拉姆,还有拉姆他爹都是一家人时,大主持说都晓得的,他在逻些城时索朗大总管就介绍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如今见面了,才真如佛说的一个缘字下的无数传奇故事,真乃千古奇缘也。
大家听着他不太熟练的汉话都乐呵呵的,气氛非常融洽。
老曹代表新朝廷为他颁发了证书和金质印信。
大主持请求曹主任为白塔赐名,曰“建成塔。”书写西蕃文,汉文名,存放他的前任主持五彩舍利一颗。
老曹都全部答应。
次日,礼部举行了隆重的建成塔落成仪式,五彩舍利入驻塔内,为白塔注入了灵魂。
丁辅说还要在塔前立碑作序,老曹笑着说那就是礼部的事了,建成塔作为成都的景点,还可以再扩大一点嘛。
南来北往的文人墨客经过,都喜欢吟诗作赋,留下墨宝,再扩建个区域,将这些诗词歌赋刻到石碑上供后人欣赏,慢慢的就有碑林了。
呵呵,老曹也是想象丰富。
不过也是的,那些历史古迹不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形累积起来的嘛。
回到家里,卓玛要他陪着,赵晓兵知道,她要回去了,时间宝贵额。醒来后卓玛精神倍增,一晚上的双修效果就是不一样。
她说阿爸年龄大了,想和他交换一下,去治理康宁,让她阿爸回保宁来享受生活。
赵晓兵说行,他给赵言呐说一下就是了。
他是很舍不得卓玛离开成都,但她位置在那里。
两人都不愿意浪费时间,望着天花板聊天。
说了一箩筐的话后眼皮开始打架了才相拥而眠,迷迷糊糊的建宁就在外面大声喊他们起床,说她爷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