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j3d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妖魔哪裏走-480.血船(再求訂閱啊)鑒賞-yhz78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鱼是炖的,鸡也是炖的。
于是徐大弄了块羊肉出来,准备烤羊肉串。
渔妇看到后随口说道:“你们可以炖一个鱼羊鲜,连着鱼头和羊骨头一起炖就好,有助阳补精血的功效。”
徐大顿时看向王七麟。
王七麟恼了:“你看我什么意思?玛德你什么眼神?”
徐大问道:“那这肉怎么做?烤着吃还是炖鱼羊鲜?”
無上皇族
王七麟叫道:“当然是炖鱼羊鲜!”
他向四周解释道:“与什么助阳补精没关系,主要是没吃过用黄河大鲤鱼炖的鱼羊鲜,我估计这味道肯定不一样。”
大家伙笑了起来。
八喵顿时炸毛,它站起来拉开拳架喵喵叫:不准笑话我爹!
王七麟怒视众人道:“你们笑什么?吞口,你笑什么?”
吞口愣了愣,道:“我我,我没笑,我脸抽筋了。”
赤红的火焰热烈的舔舐乌黑的锅底,鱼汤咕嘟咕嘟的开始冒起了水泡和热气。
两口锅子,一口是鱼羊鲜,一口是炖鸡,还有人送来自家晒的干豆腐、豆腐皮等等东西,甚至有人给他们送来小面饼,糊在鱼羊鲜铁锅壁上蒸熟后蘸汤吃即可。
锅子慢慢悠悠的炖着,星辰慢慢悠悠的升起。
月光洒在河面上,大河带着银辉奔涌,像是一条水银河。
王七麟捻着虾米扔进嘴里,说道:“道爷,你见多识广,你说这鬼船和褩多婆叉之间是什么关系?”
谢蛤蟆皱着眉头摇头:“无量天尊,老道也被难住了。”
他看了眼正在对着河水怔怔出神的金发巾帼,低声道:“它们之间或许有关系,但具体怎么回事老道实在是想不清楚。”
王七麟说道:“我倒是有个猜想,你们听听会不会是这样?”
“害了金耀道长的褩多婆叉这次上了鬼船,是它们在驾驭鬼船袭击了百川门的船队,它们并非是咱们人间界的东西,而是超脱六道外,所以事情也不是发生在人间界。”
“也就是说,不管金辉道长他们还是这次的船队在遇袭的时候都不是在人间界,而是在一个环境与人间界很相像的地方。”
“这就是金辉真人当初找不到关于褩多婆叉存在痕迹和咱们找不到船队遗留痕迹的原因,因为压根不是发生在咱们以为的这些地方,而是在另一个世界!”
“甚至不只是一个世界,它们很可能是在一个六道混乱的地方出现,那地方属于人间界也属于其他界,而人们在潜移默化中穿越进入了不同的界,于是有了不同的经历——”
“一切不是幻象,对金辉道长、仇公子之父和洛水、苗五来说,他们的经历都是真的,只不过这些经历却不在一个界中……”
他说着看向众人,发现众人要么瞪眼张嘴要么用看傻逼的眼神看自己。
这把他给气到了:“你们都是什么表情?”
徐大说道:“七爷,不是兄弟们表情不好,而是你自己听听你说的是什么?什么界、什么六道、什么穿越?这些大爷听不懂呀。”
王七麟看向其他人:“你们也听不懂?”
沉一争抢着说道:“阿弥陀佛,喷僧懂了,就是碰到类似事的人们是进入了六道天,他们在里面有各自经历,然后又离开了六道天,于是他们发现彼此经历不一样,都怀疑对方在说谎。”
王七麟一拍大腿叫道:“对了,你理解对了!”
沉一得意洋洋:“阿弥陀佛,喷僧悟性好的很,你们这些人平时老是说喷僧是傻子,结果你们的理解能力连个傻子都比不上,那你们算什么?”
徐大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在这件事上七爷也发傻了,你们俩都是傻子,所以才能想到一起?”
沉一震惊的看向他。
草率了,竟然把这个可能给忘却了。
王七麟恼怒道:“你们仔细想想我的推测,我这推测没问题,它是有根据的。”
“洛英雄提到褩多婆叉的时候说过,这玩意儿很怪,要对付它就得找个地方独自一人闭上眼睛。姚老太的丈夫当时也是误打误撞一个人碰上了它们,然后他躲在船里闭上了眼睛所以逃过一劫。”
“通过这些你们没有猜想吗?”
一行人摇了摇头。
吞口看到大家伙都摇头它才摇头的。
白猿公懒洋洋的站起来说道:“唉,想这么多干嘛?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吃饭吃饭。”
王七麟服气了。
蠢逼太多,队伍不好带啊。
锅盖打开,炖鸡的香气、鱼羊鲜的香气一个劲往外喷涌,馋的人要流口水。
王七麟也端起自己的碗加入了抢食行列。
他舀了一碗鸡肉,这鸡可不是普通鸡,而是高级鸡,是鸡中外围。
普通鸡吃草叶、吃虫子甚至吃狗屎,沙洲上的鸡吃鱼虾蟹,所以它们的肉格外嫩、格外弹——能将这口感统一起来可是很罕见的。
鸡肉劲道,鸡汤鲜美,肉汤一入口中,口水与香气一起四溢。
王七麟给八喵弄了点鱼汤,八喵心满意足喝了起来,他给九六则弄了一根鸡大腿。
沉一不悦的说道:“阿弥陀佛,喷僧也喜欢吃鸡大腿。”
王七麟道:“是啊,我知道你喜欢吃,怎么了?”
沉一说道:“你知道那你干啥不给喷僧吃鸡腿?”
洛水笑道:“因为八喵和九六是王大人的心头肉。”
沉一立马说道:“喷僧也是七爷的心头肉。”
洛水说道:“那我还听王大人说,八喵和九六是他的崽……”
緋聞公主甜心咒 淺小夜
王七麟、徐大一起叫:“别说这个!”
沉一扭头看向王七麟准备开口叫爹……
王七麟拦住他说道:“不患寡而患不均,咱们这里的人都想吃鸡腿,但哪能每个人分一个鸡腿?所以就分给八喵和九六,分给不是人的。”
吞口一听激动了:“七爷,我我我,我也不是人。”
王七麟服气了。
一群没节操的!
这样他索性不管了,老子就是分鸡腿给我崽吃咋了?他自己都没吃鸡腿呢,吃的全是小饼子。
不过小饼子被汤泡过后也别有风味。
干豆腐吸饱了鱼汤变得鲜美甘醇,味道比小饼子更要丰富,徐大吃了忍不住夸赞出声:“这玩意儿比大姑娘还要美。”
“主要是水多。”沉一呵呵笑道。
金发巾帼听到后冷笑一声:“淫僧!”
沉一狐疑的看向她问道:“这娘们是不是骂喷僧来着?”
徐大招呼道:“没有,你听错了,来来来,有鱼有肉怎能没有酒?拿你碗过来给你倒上酒。”
沉一乐呵呵的笑道:“阿弥陀佛,满上满上,这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今夜喷僧心里全是佛祖。”
鱼肉和鸡肉不下酒,反而是酱炒田螺很对味。
河洲水汽大,渔夫们的骨头关节容易出毛病,所以他们要往菜里加许多去湿气的东西,西域传来的辣子、自己种植的花椒麻椒,酱炒田螺配料丰富。
其中辣子是花钱买的,他们不舍得加多少,而花椒和麻椒都是自己种植的,这两样东西也有很好的去湿气作用,于是菜里加了许多。
小小田螺,又咸又麻,嘬一粒就得嗞嗞哈哈好一会。
这滋味最是下酒,一行老爷们端着酒碗抿着田螺,喝的颠三倒四。
王七麟带着八喵和九六吃鱼肉,黄河大鲤鱼名不虚传,腥味很淡,鱼肉娇嫩且汁水多,这让他想起了老家伏龙河里的金鲤……
最是乡音难改。
最是乡情难却。
情心劍骨江湖錄 堇色煙雲
最是乡味难忘。
王七麟将碗里酒倒入奔腾的河流中,他的心里有淡淡的惆怅: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们的一生,都在回家的路上!
炖鸡炖鱼的香味引得偶然经过的客船为之垂涎,有行商特意让船家停靠于码头上来讨一碗鱼肉吃,他们倒是大方,直接送来一罐好酒。
徐大拍开泥封准备顺便喝了这罐酒,金发巾帼和谢蛤蟆不约而同将手搭在了酒罐子上,异口同声的说道:“慢!”
“怎么了?”
谢蛤蟆不说话,金发巾帼淡淡的说道:“出门在外,陌生人给的东西也敢吃?陌生人给的酒水也敢喝?防人之心不可无。”
徐大说道:“几个商旅给的酒罢了,这有什么不敢喝?”
荒島饑荒
谢蛤蟆冷笑道:“商旅?这些商旅的本事可是够厉害。”
王七麟问道:“他们有问题?”
金发巾帼沉默,她没有看出问题,但她知道出门在外必须谨慎小心。
谢蛤蟆点点头道:“很有问题,里面有高手,至于这酒有没有问题就不好说了。”
魔獸之暗黑領主
極品二小姐 落小冰
向培虎站起来说道:“道爷,那你刚才怎么不说?早知道咱们应该留下他们!”
谢蛤蟆淡淡的说道:“刚才说的话,你们现在已经死了。”
“他们这么厉害?”
谢蛤蟆凝重的点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高手,尽管他们掩饰了自己的气机和修为,但老道还没有老眼昏花,能隐约看出点问题。”
王七麟道:“今晚分三队守夜,九六和八喵晚上别睡了,你们俩要一直看着。”
八喵和九六郑重的点头。
金发巾帼很羡慕的看着它们,道:“灵兽太棒了,我也想养一个灵兽。”
徐大磨磨蹭蹭的问道:“那啥,万物之灵那种你愿不愿意养?”
金发巾帼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愿意,徐大人说的万物之灵兽是什么?”
“三界之内,万物之中,最灵者人,”徐大讪笑道:“在下想要毛遂自荐。”
金发巾帼失笑:“徐大人真会开玩笑,您这样的大人我可是养不起。”
王七麟帮腔道:“养得起养得起,你别看我家徐大人长得高大,其实他吃的不多……”
徐大偷偷将面前一堆的鸡骨头和鱼头鱼骨头拨拉到一旁。
谢蛤蟆笑道:“无量天尊,能吃是福,吃的多了又怎么样?我家徐大人很会赚钱,他能养活自己还能再养活一个洛姑娘你呢。”
洛水隐约明白他们的意思,笑了笑说道:“诸位大人不要开玩笑了。”
她收拾了东西绑好船,其他人已经吃饱喝足,于是各找一家去睡觉了。
王七麟守上半夜,他盘腿坐在码头上看着四周。
月亮被一朵乌云给挡住了。
河水奔流不息,夜色漆黑如墨,可惜没有鬼出现。
在轰鸣的黄河水声中,时光静悄悄的流淌,子时将至。
八喵和九六趴在他双腿之间睡的舒坦,沉睡中的九六忽然抖了抖耳朵,又抖了抖耳朵,接着它闭着眼睛便跳了起来……
大河东流,九六也是向东看去。
極品逍遙高手 青山依舊在
八喵感觉到抖动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它先往前伸了个懒腰,又往后伸了个懒腰。
一场好觉,喵生美妙。
河流上起初没有任何异常,足足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王七麟才看到一艘船飘飘荡荡的出现在东方河面上。
这船时而逆流往上、时而顺流往下,身影随着波浪摇摇晃晃,在夜色掩饰下恍恍惚惚。
夜风徐徐的吹,吹来了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
王七麟定睛看去,船上有一圈白灯笼,灯光照耀下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层红色。
船是红色的!
他顿时想到了姚老太和金发巾帼口中的接亲婚船,那船正是这样子,且船上正是有一支喜乐班子在敲锣打鼓……
但按照传闻,这婚船应该会主动靠近人才对,为什么今晚这艘船却在不前不后的摇晃?
他心里一动,抬脚踢了踢旁边飞舸,飞舸上的呼噜声顿时停了下来。
王七麟说道:“婚船出现了,放出唤兵符,招呼大家去围堵它。”
徐大从船舱里头冒出个大脑袋:“用得着吗?咱哥俩去看看不行?”
王七麟冷静的说道:“这船不对,我怀疑它不是咱们的目标,而是装作婚船冲这我来的,所以咱们别轻举妄动,小心为上。”
这船出现的太不是时候了,根据姚老太所说,五十年前这船只出现过一次。
而金发巾帼则说,她们出事后便报官了,因为事情涉及到上百号人,当地衙门和听天监反复来查询过,什么都没有查到。
然后,今天他们刚刚来来到这河段就碰到了婚船?
运气这么好?
刁才令
退一步说,他们确实运气好碰到了这船,那它也应该在二十里荡而不是来到这河洲处。
再退一步说,它来到这河洲处那不应当在不远处摇摇晃晃、磨磨蹭蹭。
王七麟看到这艘船后所能想到的便是它并非婚船,是有人知道他们为何而来,故意找了一艘船假扮婚船来引诱他,并且这船还是趁着他守夜的时候来引诱他,目的肯定是为了对付他。
还是想对付一个落单的他。
但这种小伎俩怎么能骗得过他王七麟?
事关安危的时候,他都是站在第五层看问题!
一枚唤兵符带着刺耳的鸣镝声飞向夜空,好几间屋子的窗户顿时打开,有绰绰约约的人影出现。
谢蛤蟆首当其冲。
王七麟指向婚船喝道:“都上船,那船有问题,给我围捕它!”
他跳上了飞舸,徐大操船,飞舸如利剑出鞘飞驰而下。
王七麟想要穿过飞舸的小船舱去船头,结果小船舱一开,一股味道刺的他眼睛生疼。
九六发出剧烈的咳嗽。
王七麟吼道:“徐爷你在这船舱里睡觉能不能别它娘脱鞋?枕戈待旦啊!”
徐大解释道:“脱鞋睡舒服。”
王七麟暗道我能不知道脱鞋睡舒服吗?可你舒服了我不舒服!
他从船舱上跃过,站在船头迎面吹风,五把飞剑的剑穗迎风摆动,伺机杀出。
小码头渔船多,其他船只纷纷赶上,辰微月从空中飞过,率先掠到婚船上凌空挥拳劈下!
如同一枚导弹轰在了船舱顶上,但听一声爆响,船舱顿时四分五裂!
養個女兒做老婆 何不幹
王七麟怕他出事,一声剑出,金翅鸟御剑飞到了船上,开门洞开,其他四柄剑纷纷飞出。
而他则一甩手将妖刀刀鞘扔出,乌云散开,月光撒下,照耀在妖刀上发出冷冽的寒光。
可是对面船上悄然无声,并没有人出现,也没有战斗发起。
几艘船围住了红色大船,他们纷纷跳上去,却看到这船上一个人都没有。
静悄悄。
黑洞洞。
王七麟迈步走在甲板上,其声咚咚,声音很孤单。
夜风还在吹拂,四周灯笼摇晃的厉害,雪白的灯笼照出白惨惨的光芒,红色的船身有红色的水滴徐徐流下……
“好重的腥臭味。”巫巫靠近婚船后便捂住了鼻子。
王七麟也嗅到了这股味道,他伸手在猩红的船板上抹了一把,手指也变成了猩红色。
船上是血!
至于是人血还是牲口血不好判断,但肯定是不久前才被涂抹上去的,否则不会保持着猩红色。
船舱碎裂,露出缺口,有更浓郁的腥臊味从其中传出来。
王七麟小心翼翼走过去看了看,向培虎跳上船说道:“七爷,下面有死人。”
船舱里头一片死气,有两个皮肤黝黑的干瘦少年站在门后,眼睛大睁、面目扭曲。
已经死掉了。
屋子里是羊和狗,都已经死掉了,死因一样,脖子断开,全身血液一滴不剩!
谢蛤蟆沉声说道:“无量天尊,是放羊的孩子,连人带羊一起被人害了。”
王七麟脸色铁青:“他们是因我而死!”
这艘船就是冲他来到,船上之前肯定有人,结果发现他放出唤兵符后,上面的人便离开了。
如今这艘船,成了名副其实的鬼船。
王七麟说道:“对方跟我有血海深仇,为了引我上门不惜杀人以鲜血抹船身。”
“对方了解我的实力也了解大家伙的实力,所以他们只想吸引我上船来对付我,发现我呼唤你们一起出击后,他们便逃跑了。”
“对方目无王法,为了与我的恩怨,竟然杀两个毫无干系的放羊娃。”
“对方身手高超,能在咱们毫无所知的前提下悄然退走。”
“从这四点来思考,”王七麟问道:“告诉我,对方是谁?”
谢蛤蟆道:“无量天尊,七爷,还少了一条。”
“对方一直监视我们动向,我们在长安府的时候他们没有动手,而我们刚离开长安府他们就动手了。”
王七麟道:“不错,综合这五点来说,是谁!”
“塞外监谤卫四圣之一的玄武,或者是二十八宿,更大可能是二十八宿,玄武实力应当比白虎还要厉害,他不会害怕咱们这些人的。”马明说道。
谢蛤蟆点头,其他人也点头。
徐小大突然问道:“为什么不能是祯王下属?或许是祯王知道你成为观风卫卫首后会调查自己,于是提前截杀你?”
王七麟说道:“第一,祯王远在蜀中,他要得到消息和安排手段对付我的话,没有这么快。”
“第二,祯王的人这么嚣张吗?他们敢用我大汉子民的鲜血来涂抹一艘船?!”
徐小大说道:“七爷,他们连朝廷重臣都敢杀!”
“还有第三,祯王的人怎么会忌惮道爷?”王七麟冷冷的说道。
“更有第四,祯王的人若要对付咱们,何必这么着急?祯王若派出人手肯定与唐门有关,唐门做事会这么鲁莽吗?”
最后的问题他是问谢蛤蟆。
谢蛤蟆摇头:“无量天尊,当然不会。唐门多有出色刺客,他们应当是慢慢的试探咱们实力,寻找咱们的漏洞,等待良机再一击必中!”
徐小大一怔。
王七麟没有过多解释。
他手下这伙人,真正的高手是谢蛤蟆,但连徐小大等人都不清楚这点,他们知道谢蛤蟆厉害,却不知道谢蛤蟆到底多厉害。
穿越之禍水小狐貍 幻紫星辰
可是要伏击的人知道这点,显然这伙人是之前就与他们交手过,清楚谢蛤蟆的厉害也了解他的身手,所以才会想要引诱他落单来围杀他。
祯王的人不可能了解谢蛤蟆的底细。
王七麟将船舱封住,他冷冷的说道:“还记得在绿波县发生的事吗?我若猜测不错,白虎麾下的星宿全赶来了,或者说他们一直在盯着咱们,之前在长安府他们不敢动手。”
“现在我们离开长安府,他们终于等不及了!”
“所有人小心,我们要面对不止一个星宿,数一数的话,白虎麾下七大星宿还有四个,所以盯着咱们的星宿恐怕有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