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v5a3精彩都市言情 冰與火之魔山 起點-0960章 異形者擒遺憾客看書-qazp0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来自东方的富商亚拉罕在三楼包间里寻欢作乐。
氪金醫生 孫帥出口成詩
包间很大,地面是地毯,墙壁上是挂毯,头顶是穹形的浮雕。
每一处都是色彩斑斓。
床很宽大,足够五六个人在上面躺着睡觉。
被子很光滑,都是丝绸被子,里面是最上等的毛绒。
两个女郎在陪着亚拉罕,三人手里都端着酒杯。
窗口上,出现了一只小花猫。
花猫很可爱,看着三人发出了一声喵,就好像是在打招呼。
一个女郎开心极了,跳下床,把花猫抱在怀里,亲呢的吻它的皮毛,再用手梳理猫的尾巴。猫的尾巴就越翘越高。
另一个女郎咯咯的笑个不停。
亚拉罕一脸的惬意,手端着酒杯轻轻晃荡,酒杯里的红酒就好想血液。
花猫从女郎的怀里溜出,跳到了床上。
亚拉罕把酒杯凑到花猫的面前,用通用语说道:“来,喝一口。”
花猫遗憾的看看酒杯里的红酒,伸出猫爪,把酒杯轻轻拨开,它的乖巧动作引得三人哈哈大笑。亚拉罕也喜欢上了这只可爱猫咪,凑过去,要用脸在那小猫咪的鼻尖上碰一碰。
他看见了两个女郎都做了这个取悦小猫的动作。
当他闭上眼睛凑近小猫咪,要和小猫咪来个‘啵’的时候,突然劲风突起,咻的一声,小猫的猫爪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数道可怕的抓痕。
抓痕很深,几乎要掀翻了亚拉罕的半边脸皮。
亚拉罕发出了惨叫声。
两个女郎也吓得惊叫。
那小猫咪一击得手,咻的跳下地去,纵身上了窗台,一声喵呜,向窗外跳下。
亚拉罕的手按在了伤口上,鲜血从指缝流出。他冲到窗口,看见那小猫咪在下一层的房顶上站着,并冲他再次发出了喵呜的叫声,就好像在炫耀它的胜利。
一枚圆形彩色锦盒出现在了亚拉罕的手里,呼的一声,小彩球射出,向那小猫撞去。但那小猫一见他拿出小彩盒就转身就逃,等小彩盒砸在房顶上,小猫咪已经跳下房顶,消失在了夜色中。
小彩盒自动打开,里面跳出一只色彩斑斓的蝎尾兽。
拳头大小的蝎尾兽嘶嘶的发出了轻微的声音,沿房顶飞速爬去,很快消失了。
两个女郎惊魂未定,忙上来查看恩客的伤势。
听到惊叫声,房门被打开,护院的雇佣兵和女老板一起进来,人人吃惊,围着捂住半边血脸的恩客,查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恩客来自东方,有一口东方人的口音。但他的通用语说得很好,和人交流毫无障碍。
潘托斯城做海路贸易,长年累月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船长富商贵族。
“一只猫?”女老板难以置信。
“是的,一只小花猫,很可爱。我还抱过它,亲过它的脸颊,把它的尾巴梳理得翘了起来。”一个女郎说道,语气里还有后怕和紧张。
“恩客,我马上去请博士。”女老板立即表态。
在维斯特洛大陆,会看病的叫做医生,但真正专业的医生很少,都是学士负责治病。旧镇学士,包括了各种各样的才华,也包括替人看病。而在厄斯索斯,具有文化和看病能力的就不叫学士,而是叫做博士。
“不用了,我会治疗咬伤。”恩客亚拉罕说道,“请你们出去吧,我要给自己敷药了。”
女老板和护院的雇佣兵答应一声,大家好言安慰恩客,准备退出,突然之间,亚拉罕感觉后小腿一紧,撕裂的疼痛如尖锥刺进他的小腿。亚拉罕向后猛踢,轰,床板被他一脚踢翻,一条狗从床的另一边奔出,跑了出去。
这一下撕咬,把亚拉罕的裤子撕裂,犬牙在小腿上深深的开了几个小孔,黑血流出。亚拉罕怪叫一声,伸手取下墙壁上挂着的长剑,推开女老板就要去追那狗,却被雇佣兵挡住。
“恩客,请您坐下,我们马上给您叫博士。”雇佣兵镇定的说道。雇佣兵是个大个子,身材很魁梧,目光锐利,蓝色眼眸。
“让开,我要去宰了它。”亚拉罕怒不可遏。
女老板看得目瞪口呆。
那条狗是她养的,看家护院,没有她的命令不会咬人。今天是怎么了?那狗突然偷偷的溜进来攻击恩客?这是以前从未过的事情。
短短时间,恩客的脸被一只小花猫抓伤,伤口很深,小腿被她的狗咬伤,那咬伤是几个深深的血洞,流出的黑血令人触目惊心。
这咬的方式也很特别,女老板的狗攻击人,咬住了不会松口,非要撕下一块皮肉来不可。可这次咬下去,没有向后拖拉撕扯,而是深深的嵌进了肌肉后就松口逃走。
女老板看着那被恩客一脚反踢倒塌的床板,要是狗儿不及时撤口,被这一脚踢中,必然重伤。毫无疑问,这来自东方的恩客是个勇士。
两个陪伴恩客取乐的女郎张大了嘴一脸的呆痴,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发生如此惨痛而奇怪的事情。恩客头也不回,向后一踢,结实的床都给踢踏,木板碎裂,力量之强悍,也令女郎震惊。
亚拉罕被雇佣兵阻住,并不强行出门,剑入鞘,打开藤箱,拿出药膏,对着镜子,先治脸上的抓伤,再治小腿上的犬牙孔。
伤口敷药,令他眉头扭曲,额头鼻尖冷汗颗颗滚出。
“咪呜!”窗台上,那只小花猫再次出现,猫爪抓着一只蝎尾兽,蝎尾兽的壳已经被咬碎,蝎尾已经被折断,身子好像被人一脚踩烂了的样子。
亚拉罕的脸色变得苍白,他盯着那小花猫看,还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小花猫猫爪一扬,把破碎的蝎尾兽扔了进来,吓得老板娘和两位女郎一起尖叫。
雇佣兵也瞪起了眼睛,拔出剑,长剑一抖,剑尖穿起那蝎尾兽:“什么东西?”
“杀了这猫。”亚拉罕说道,“就是这猫抓伤了我的脸,快杀了猫。”
雇佣兵大踏步上前,长剑直刺。小花猫喵呜一声,跳下了窗口,落在了下一层的房顶上。
馭咒神皇
“老板娘,这里太过诡异,我要离开。房钱不用退了。”亚拉罕打开藤箱,拍出十枚金币,“我需要剑术最好的四名雇佣兵保护我去港口,那里有我的船。”
“好,马上给恩客安排。”女老板先前惊慌失措的表情不见了,换上了一副训练有素的笑脸。
四名雇佣兵来到,亚拉罕把女郎和女老板等人全部请出去,关上门,关上窗,再从藤箱里拿出了十枚金币:“谁愿意扮做我的样子去港口,这十枚金币就是他的。”四名雇佣兵都表示愿意扮做他的样子,最后,亚拉罕选择了一个雇佣兵,把十枚金币给了他,再把他扮做了自己的样子,然后,他穿上了雇佣兵的铠甲服侍,装扮成了雇佣兵。
一行五人走出酒店,酒店外面,老板娘为五人准备了马车。
假的亚拉罕上车,四名雇佣兵骑马,跟在马车前后左右。
一行人在深夜的大街上向港口而去。
转过拐角,最前面的雇佣兵一下子勒住了战马。
只见前面的街道上,黑压压的,站满了无数的犬只。
这可能是全城的流浪犬都集中在了这里。
犬只呲牙咧嘴,发出了威胁的呜呜声。
战马受惊,人立起来,差点把雇佣兵掀下了马。
为首的狗十分高大,毛发浓厚,几乎遮住了绿幽幽的眼睛,那是能斗狮子和野狼的獒,十分凶猛。
一只渡鸦从天空飞下,落在獒犬的头顶:“东方客人留下,雇佣兵滚。”渡鸦的声音清脆如女音,在黑夜的大街上十分的清晰。
鸟能说人言?
在潘托斯,八哥鹦鹉渡鸦白灵鸟都能说人言。
而在狭海对岸的维斯特洛,一些灵性的渡鸦也能说人言,白色渡鸦更能和人对话。但在厄斯索斯大陆,人们传递信息很少用渡鸦。渡鸦是维斯特洛大陆学士们经过了长年累月的试验才找到的传递信息的猛禽。在天空,渡鸦只惧怕一种猛禽,那就是鹰。
这些会说人言的奇鸟都是大贵族家养的宠物。
但今晚的情形,实在是太过诡异。
全城的流浪犬可能都在这里,数十上百只,而指挥这帮犬的王,是一只凶猛无比的獒。而獒的头顶,站着一只会说人话的黑色渡鸦。
獒发出了威胁的低吼。数十上百只野犬一起发出了低吼。
这声音是很恐惧的。
獒一旦发出威胁的低吼,下一步就会猛烈的进攻。獒凶猛暴烈,也极其没有耐心。但今晚的獒,竟然沉住了气。
为首的雇佣兵勒转马头就走。
马车两边的雇佣兵也跟着打马离开。
最后面的雇佣兵则是更快的打马选择了逃离。
而留在马车里面的,也是一名雇佣兵。驾车的车夫已经吓得手脚发抖,拉车的马不等马夫下令,掉转头狂奔而去。
天空中,一只老鹰在盘旋,冷冷的盯着其中一个雇佣兵。
那雇佣兵打马向东门而走。
老鹰在夜空中盯着他,缓缓飞行。
地面,上百只流浪犬在獒的带领下如一支骑兵,顺着街道就追了下去。
獒头顶上的渡鸦飞了起来,在前领路。渡鸦速度更快,一小会就追上了落荒而逃的那名雇佣兵。
“遗憾客,你还以为能逃得掉!”渡鸦飞到雇佣兵头顶,保持了数米高的距离,说道。
这名雇佣兵装扮的家伙正是亚拉罕,当然亚拉罕也不是他的真名,他正是那名遗憾客。
遗憾客抬头看着头顶上的渡鸦,呛的一声抽出了长剑。
“你要杀我,最好用弓箭。”渡鸦一口流利的通用语,和人说话除了语音有别外,其他的地方完全一致。
马蹄声得得,遗憾客左手偷偷摸出一个圆形小锦盒。
斯巴達全面戰爭 更浩瀚的海洋
“蝎尾兽?在空中它伤不了我。蝎尾兽剧毒,但并不能飞。”
“你是谁?”
“异形人瓦拉米尔。”
“瓦拉米尔,放过我,我给你一百金。”
“一千金都没有用,我奉国王陛下之命,前来拿你去王宫。”
“我要是不去呢?”
“你会去的!”
嗖!
遗憾客扔出了小锦盒。
渡鸦不避反迎,嗖的斜飞上来,划出一个弧形,双爪凌空抓住了锦盒,那锦盒就无法打开,里面的蝎尾兽,就无法出来。
又一道黑影从天而降,笔直,如一股疾风,呼的落下,双爪抓住了马股。那是天空中一直跟随盘旋的老鹰。鹰爪尖利如刀,马股顿时鲜血淋漓。
遗憾客是杀手,但每次对付的,都是人,从未和会说人话的渡鸦、凶猛的老鹰、可爱小猫和各种各样的狗交过手。
马受惊,向前狂奔,失去了控制。遗憾客感觉到了威胁,手里长剑向后急刺。老鹰却已经拔高飞起,就好像早就算准了他会反击。
偷袭后退,老鹰就好像是一个人。
事实上他就是完全被人控制的猛禽。
呼!
渡鸦突然从马前掠过,把马惊起,骂斜刺里转弯,向一条小巷奔了进去。小巷的前面,是一条南北向的大街,一只老鹰飞在低空,发出威胁的啸叫,拦截在了前面。那马再次转弯,避开猛禽,折向了北边。
北边的较远处,有一个著名的建筑:亲王王宫。
江湖無意了滄
无数只野犬在獒的率领下,在黑色的影子一般在后面追击犬吠,迫使马儿更快的向前飞奔,不敢停顿。
天空,老鹰和渡鸦驱赶威胁着马儿,地面,上百只流浪犬在獒的带领下狂追马儿。
大上海1909 最後的煙屁股
马背上的遗憾客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景,他是个杀手,却并不是巫师,也不是个异形人,他所学习的杀人技巧和驱使蝎尾兽的本事,从未有过拿来对付群犬和飞鹰渡鸦的情况。
而那渡鸦,飞在他的头顶上空,还时不时的和他聊天说话。那猛禽鹰,则是沉默的伴飞在低空。没有弓箭,他无法攻击到鹰,也无法伤到那狡诈的渡鸦。
回头,无数的犬只狂叫着穷追不舍。他的剑术很好,但也无法下马去和上百只疯了一般的流浪犬作战。
“遗憾客,我们国王陛下的身边,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我这点驱兽弄鹰的小手段,和国王陛下的其他廷臣武将的本事比起来,都算不了什么。”
遗憾客抬头,看着那高大宏伟的越来越近的王宫,他决定体面的走进去,而不是被群犬撕咬重伤的情况下进入:“勇士,撤了犬只吧,我跟你进去王宫。”
“那就下马。”
遗憾客一拉缰绳,硬生生把马勒住。
他跳下马,那马飞一般的狂奔而去。
遗憾客回头,果然,那不知道多少只的疯犬队伍停了下来,就好像训练有素的士兵。为首的獒盯着他,令他心底发冷。
渡鸦说道:“遗憾客,先清空你身上的所有小锦盒,包在你的外套里,打个死结丢在地上,我们会有人来处理,然后你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