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h8fy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起點-625 不要搞得這麼大鑒賞-33g2x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死亡是所有位面,全世界都关心的问题。
有生就有死,连神明都逃避不了的死亡,总会来的。
但谁都不想横死,想活到自己寿终正寝的时候,想死在床上,身边儿孙满堂。
所以……能救自己一命,能让自己不横死的神,肯定得信啊。
别说莱恩,就连旁边的黑衣小队成员,也用一种‘求解释’的眼光看着他。
罗兰耸耸肩:“据我所知,似乎全光明神教,也就他这一个人有这特殊能力!”
“神眷者!”莱恩忍不住吐了个脏话:“卧槽。”
像罗兰,还有舒克这样的人,都觉得神眷者也就是那样。
但其实这是自我认知偏差。
就像某人民富豪常说自己不在意钱的道理一样,那是因为他确实看不上几百亿的钱。
但数百,上千倍的某种杠杆,以及用钱来左右政汉的话语权,他还是很喜欢的。
罗兰和舒克现在就处于看不上神眷者那点‘小钱’的情况,感觉有没有都差不多。
但换作是信徒,苦求神眷而不得的人,就会觉得……他们身在福中不知福。
听闻是神眷的能力,他们都死了心。
莱恩坐在地上,托着自己粗糙且饱经风霜的脸:“不过在合作之前,阁下是否能回答我一个疑问。”
“请说。”罗兰点头:“只要不是涉及到一些特别的隐私,我知无不言。”
“你们,其实是有办法回主位面的吧。”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拉格纳更是吓得抬起了头。
罗兰微微惊讶,这人挺聪明的嘛。
“怎么看出来的?”
“你们气质和我们不同,完全不同,这说明你刚从主位面下来没有多久。”莱恩轻轻拍手,解释道:“一般初来主位面的人,都会很忧郁,很痛苦。见不到亲人,见不到阳光,在这种死寂之地生活,心性再坚强的人,也得一两个月才能勉强缓过来。”
“但你,却怡然自得,这说明你极有底气。”
異界生活助理神 李仲道
罗兰微笑起来:“我们确实能再回去。”
限量版惡魔劣少
莱恩深深地叹了口气:“你们真的能回去啊!能带人回去吗?”
罗兰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我明白了,也是,那有那么容易带人回去啊。”莱恩叹气:“你又不是传奇级别的空间法师。况且就算是空间级别的法师,自己传送回主位面也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更别说带人了。”
其它人都是叹了口气。
他们太想回主位面了。
即使他们在这里长大,他们也依然向往着传送说中美丽温暖的地方。
大道之爭 雨天下雨
关于真正故土的情况,关于主位面的事情,一代代流传下来,根深蒂固地影响着每一个在这里成长起来的人。
回到主位面,是所有人最大的梦想。
其实罗兰确实可以带人回去……但他干嘛要带。
带这些人回去了,要安置在哪里?
这地方的人种相当混杂。
矮人,侏儒,精灵,人类,兽人都有!
而且还有大量的混血。
贸然把他们带回主位面,反而会影响到主位面的局势。
而且他们未必能在主位面生存下去。
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人口相当多,罗兰根本不可能将所有人带回主位面。
光万石深渊一个城,就有二十多万人。
再算上其它的城市,整个广袤的冥界,至少有数百万人。
如果人人都拜托他送回主位面……以他一次最多只能带十数人的传送魔法阵。
王牌神醫狂妻
要消耗多少时间?
魔法阵也是会消耗的,需要多少魔法材料才能填补这个窟窿?
罗兰傻了才这么干。
见罗兰还是不说话,莱恩继续说道:“那么,你们就是专门从主位面过来,对付血族真祖的?”
凰謀天下 宸彥姬
罗兰点头。
“为什么?”莱恩好奇!
罗兰说道:“我们主位面的血族,怎么都杀不完。光明神教扫荡过好几次,明明整个主位面的血族应该都消失了的,但每隔一段时间,又会有新的血族出来。所以我们怀疑,血族真祖藏在某个位面,时不时就回主位面,转化几名血族出来。为了断绝根源,所以我们要把血族真祖干掉。”
这些话有大半是假的。
有一些是真的,比如说光明神教扫荡过几次血族。
但扫不完,血族太会藏了,生命力又极度顽强,只要有一只小蝙蝠活下来,过段时间就能重新变回人。
“所以圣武士都给你们派过来了?”莱恩觉得这是个好消息:“圣武士确实克制血族,但他的实力还不够。”
“我们知道,只是更强的人……过不来,这里可是冥界。”罗兰随意找了个理由:“我们怕触怒冥神。”
極品至尊兵王
“这倒是。”莱恩点点头。
我随便说的借口,居然蒙对了?
罗兰的内心有些惊讶。
冥神苏菲确实不喜欢太强的人来到冥界,这会让她觉得很紧张。
而且冥界还有著名的无信者之墙。
以前来过很多法师,或者其它职业者,想救回无信者之墙上的某些灵魂。
来者都是半神级别的,虽然都没有成功,但却让冥神觉得相当麻烦。
从那以后,冥神就设置了禁制,只要实力超过传奇的人,就会触发,然后她就会赶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接近传奇的,会让自己的神性分身工具,勾魂使者跑一趟。
“那么,我们来谈谈合作的事情吧。”莱恩站了起来,作了个请的姿势:“如果隔下能使用结界的话,就为我们张开一个!”
淡青色的隔音结界在罗兰身边周围展开,这是他从卓尔精灵那里学来的技巧:“请说。”
“其实之前给你们的情报还不算完整。”莱恩微笑道:“我们还知道血族真祖的真名。”
“真名?”罗兰愣了下。
“对,在战斗中呼喊她的真名,能让她的实力有一定的下降!”
“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是她拥有半神性。”莱恩解释道:“她的实力已经接近传奇,而且她本身也是一个种族的创造者,所以她受到整个种族的‘信仰’,这使得她拥有了些许的神性。这些神性会让她看起来像是个半神,并且在战斗中获得相当强的神秘加成。但知道她的真名后,她的神性就会暂时减弱。”
怪不得这血族真祖这么强。
一击就把自己的魔法护盾打出了裂痕,一枪就能投死舒克。
罗兰之前以为这个血族真祖面板奇高无比。
现在看来,应该是有特殊的BUFF加成。
这就是剧情削弱BOSS吗?
真是有意思。
“那么血族真祖的真名是什么?”罗兰问道。
“莉莉丝-哈沃卡。”
罗兰眨了下眼睛:“这听起来,像是个人类少女的名字。”
“对,她原来就是人类。”莱恩笑道:“而且还是个公主,好像是什么法兰斯国的公主!不知道主位面还有没有这个国家。”
这……罗兰感觉这世界真是奇妙。
“这国家还真有,而且还是人类世界最强的国家。”罗兰摊手表示了自己内心的惊奇:“但我实在没有想到,她原本是人类……话说回来,她是怎么变成血族真祖?”
莱恩摇摇头:“我们也不清楚,毕竟她活得太久了,估计有四五百年了吧。”
“原来她的真名是弱点。”罗兰表示佩服:“也难为你们能弄到这个秘密。”
正常来说,自己的弱点一般都得藏着掖着,这些反抗军是怎么弄到的!
“毕竟我们和她斗了近三百年。”莱恩脸上露出些悲容:“为了弄到这个秘密,我们的先行者可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甚至组织都差点灭亡,好在我们挺过来了。”
“你们可真有毅力。”他相当佩服地说道。
一个组织,数百年和敌人战斗,在看不见胜利的情况下坚持到现在,甚至还弄到了对方越来越多的弱点。
这帮人对于血族的恨意,估计已经是深入到脉之中了的。
“不过最可惜的是,我们没有办法弄到莉莉丝的人类形态骸骨,要是有那玩意,我们就可以极大压制她的战斗力了。”
“嗯,她的人类形态骸骨?”罗兰吓了一跳。
莱恩见罗兰脸上极是吃惊,他笑道:“对啊。血族真祖在变成血族的时候,舍弃了自己的人类身份,但她的骸骨不知怎么的,沾染上了她的血族气息,怎么都无法销毁。那是代表着,她本质还是人类的证明。所以……只要弄到这骸骨,我们几乎就可以百分百锁定胜利。”
史上最強祖師
“那骸骨,你们找过吗?”罗兰好奇地问道。
“找过了。听说她的骸骨分成四部分,扔在了荒无人烟的地方藏着。”莱恩相当苦恼地说道:“从两百多年前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冥界寻找,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就是没有。甚至还发布了高额悬赏,很多人拿着假货过来,直到现在连她骸骨的手指节都没有见到。”
罗兰顿时无语。
当然找不到,因为莉莉丝把她的人类骸骨,都找到了主位面啊。
这合法萝莉还挺聪明的啊。
主位面没有多少人知道她,就算找到了她的骸骨,也有吸血鬼在搜集,也会东争西抢。
凡途
然后在冥界放出消息,让这些跟她作对的人,四处奔波,徒劳无功。
一耍就耍两边的人。
厉害厉害。
只是她很不走运,遇到了自带任务触发系统的玩家。
要是没有玩家进入这个世界……主位面根本不会有人想要收集她的骸骨。
也就是说,她最大的弱点,理论上是不存在的。
但很可惜……她的骨头碰到了罗兰。
到了现在,罗兰也明白了,为什么血族真祖莉莉丝明明是已经接近半神级别的实力,但任务推荐起初等级却只是大师。
原来有剧情杀啊。
妥了妥了!
罗兰深呼吸一口气:“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合作?”
“你们的圣武士可以再次过来吗?”莱恩问道。
“自然是可以的。”
“那我们可以这样,你们负责对付那些杂兵和她麾下的几位强者,帮我们吸引火力,而我们全力对付血族真祖。”莱恩将最危险,最难的事情揽在了自己小队的身上:“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就这么办吧,接下来我们商议一下详细的计划和步骤如何?”
罗兰摇头:“不,对付莉莉丝的任务就交给我们。”
“这不是开玩笑,会真的死人的,罗兰阁下。”莱恩认真地说道:“我们反抗军和她斗了几百年,我们对她很熟悉。”
“我们对她不是很熟悉,但我们有办法大幅度削弱她的战斗力。”
莱恩愣住了。
解除掉隔音结界,罗兰离开了乱石滩。
然后他找了个没有人地方,传送离开。
只是她刚传送离开的时候,就有团提着黑色镰刀的灰色浓雾出现在他消失地点的附近。
静静待了十几秒后,又缓缓消失。
罗兰传送到法兰斯城,先去和大公主丝特芬妮见了个面,喝了杯果酒。
然后这才去光明大教堂找舒克。
因为之前罗兰在公会聊天系统中留言,所以来到大教堂,他只要报上名字,然后早已收到命令的银甲士兵,亲自带着他往里面走。
光明教堂里面很干净,很漂亮,也很宏伟。
道路全是濙金色岩石铺成的,所有的建筑都是用白色的巨型岩石垒起来。
白与金的完美融合,让这里变得极其富有神圣感。
舒克自有一套三层的别墅,士兵将他领进门口,还没有进去呢,就听到里面传来争吵的声音。
“我说过了,不需要发动圣战,不需要组建十字军,这是我自己的私事,不需要麻烦神教来帮我。”
这是舒克的声音。
“但女神说了,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的圣武士!要不是你有她的神眷在身,你已经死了。”这是一个相当好听的女声:“所以舒克阁下,这不但关系到你,也关系到我们神教的声誉。”
“这就是我自己的私事,而且我是黄金之子,就算没有神恩在身,我也死不了。”舒克的声音充满了无奈:“圣战会死很多人的,很多很多!明明我个人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大。低阶牧师的命也是命,士兵的命也是命。”
然后便是个老迈,但富有威严的声音:“可这也是女神的意思。”
“那我立刻就和女神谈谈这事,请她把命令收回去!”舒克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不快了:“两位冕下,请稍等我片刻,我去祝福一下。”
然后舒克从庭园出来,便看到了外边站着的罗兰。
他的脸色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