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obu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風吹小白菜-第242章 你不能辜負她分享-3098y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御书房里燃着一炉沉水香。
陰陽網店
窗台上搁着一盆金丝芙蓉,冬日里没有开花,碧绿的枝桠却修剪得格外精致漂亮。
醫修
容貌英俊昳丽的青年,身着玄色九龙冕服,本黑色帝冕除去了十二旒珠,正端坐在书案后翻看舆图。
仅仅只是端坐在那里,却有着不怒自威的帝王气度。
仿佛他天生该就是这九重宫阙的王。
南广信心满满地进来,望了一眼萧弈袍裾上的绣龙纹,只觉那龙纹张牙舞爪,他的腿肚子不争气地软了软,嚣张的气焰瞬间湮灭。
他情不自禁地深深拜下,高声道:“草民给天子请安啦!”
他的声音自带喜气洋洋的味道,叫御书房里伺候的宫女内侍忍不住低头窃笑。
萧弈面无表情。
若非南帽帽是南娇娇的生父,他定然懒得见他。
他淡淡道:“三叔来找朕,作甚?”
南广见他还愿意称呼自己“三叔”,顿时更加高兴,连忙绕到他跟前,在他旁边盘膝坐了,伸手去摸他龙袍上的刺绣图样。
内侍总管见状惊骇不已,连忙呵斥:“天子面前,不得放肆!快快住手!”
萧弈抬手,示意无妨。
南广搓搓手,激动道:“这不是见你当了天子嘛,进宫来观摩观摩……我还是头一回进大雍皇宫,宫里果然漂亮,比盛京的宫城还要壮观哩!”
萧弈没搭理他,只垂着长睫,安静地盯着江南舆图。
十州風雲誌
南广从宽袖里取出油纸包,放在堆积成山的奏章边,笑得合不拢嘴:“三叔怕你吃不惯宫里的饭菜,特意给你买了东门的油酥饼,以前娇娇爱吃那个,我思量着,你也是爱吃的……”
萧弈眉目冷峻,只稍稍抬眼,看了眼那个油纸包。
南广咳嗽两声,满怀希望地试探:“你如今是天子,是天底下最有权势的人。你也知道三叔这些年有多么不容易,你看看,能不能给三叔在朝上安排个一官半职?以前娇娇当的那个官,大司徒是吧?你看三叔我合不合适当哪个?”
萧弈缓缓抬起头,盯向南广。
他三叔命好,生在了南家,头上有顶天立地的母亲和兄长,人到中年还有官家小姐愿意以身相许,膝下子嗣也不少,甚至还有个老来子。
整日斗鸡走狗游手好闲,一辈子都是富贵命。
如果南娇娇活得有他一半安逸……
萧弈眸色深深,握着舆图的手悄然收紧。
半晌,他哂笑:“三叔进宫,是来讨要官职的?你的小女儿不知所踪,你还有心思讨要官职?三叔,这些年她很孝顺你,别叫她寒了心。”
他声线低沉而漫不经心。
却偏偏令人忌惮畏惧。
御书房燃着地龙,很暖。
沉水香的味道略有些浓郁,令南广感到莫名的压抑。
后背渐渐出了一身薄汗,他讪讪道:“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我进宫是为了,为了……”
想起什么,他突然如释重负地一拍大腿:“还不是娇娇的祖母嘛,非要我进宫问问,您可有娇娇的下落了?您以后是否还愿意娶她?
wuli總裁:嬌妻,有點甜 辛綺夏
“萧弈啊,你祖母可是发了话,我们娇娇的清白早就托付给你了,你不能辜负她呀,起码得封她个皇后当当不是?哦对了,还有她弟弟,岁安虽然年幼,但将来也是国舅爷,萧弈啊,你得帮扶你的小舅子啊!”
萧弈收回视线。
却已没有心思再研究舆图。
他三叔这辈子就这样了,不是不爱南娇娇,只是对南娇娇的爱,始终不如对其他孩子来的炽烈。
他收起图册,勉强让自己的态度不要太过狰狞:“三叔若是无事,不如先行回府,朕这边还有要事和臣子议论。”
宫里繁华,南广哪里舍得走。
與君共謀皮 霍元寶
他进宫之前特意收拾了换洗衣物,就指望能在宫里住下哩。
他腆着脸,小心翼翼道:“难得来一趟,这就走了,多遗憾啊……听说太上皇也住在宫里?我跟太上皇是亲家,得去拜访拜访他才算全了礼数,我还特地吩咐小厮拎了两坛酒——”
“三叔。”
萧弈冷冷打断他的话。
帝王的气势,一瞬间蔓延至整个御书房。
南广惊骇不已脸色苍白,腿肚子发软得厉害,连忙站起身拱了拱手:“既然你不乐意,那我还是回家住吧,告告告辞——”
他头也不回,一溜烟逃出了御书房。
小厮等在外面,见他出来,连忙喜滋滋地迎上去:“老爷,咱们是不是能留在宫里了?”
南广一巴掌拍他脑门儿上:“留个屁!”
他拍得太重,小厮没留心,提在手里的细软包袱和酒坛子掉在地上,那包袱散开来,中年男人的换洗衣裤暴露无遗。
主仆俩红了脸,连忙弯腰捡起。
廊下等着参见天子的朝臣们见了,忍不住纷纷窃笑:
“这便是那妖女的父亲?太寒碜了,忒上不了台面!”
重生之白貓王子
“就他这样的,还想当国丈……且不说他女儿是个什么东西,这种御前失仪的乡下人,也配进宫与我等同席?”
“……”
妃毒天下
文明入侵
各种议论层出不穷。
十苦见状,额角青筋乱跳。
主子把王妃的清白原原本本交代给了文武百官,可他们偏偏不相信,非说是主子被妖女迷惑,做出包庇一事来。
十苦知道,这一年来,沈皇后手段狠辣行事霸道。
在她的掌权之下,世家的隐忍和寒门的怒意都攀升到了顶点,如今终于翻身做主,他们急需一个撒气的对象。
他们不敢拿沈皇后出气,便把气都撒在王妃头上,骂王妃是妖女是红颜祸水,屡次进谏主子,要求拿王妃的头颅祭奠死去的皇太子和温家忠臣。
种种言论,叫人愤怒!
十苦呵斥道:“诸位大人有什么话,不妨去新帝面前说,这般嚼舌根算什么本事?!”
世家们对视几眼,丝毫不把他一个小小侍卫放在眼里,不以为意地轻蔑一笑,继续高谈阔论。
十苦气急。
倒是有些明白沈皇后的过人之处了,不用雷霆手段,根本镇不住这一群世家!
御书房里。
萧弈面上弥漫着清寒,抬手掀翻了矮案。
“砰”的一声巨响,奏章和笔墨纸砚掉落满地。
廊外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兇靈搜索引擎 怪作者

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