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o35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653. 落錘定音!命運的天平兩邊相伴-8yks6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每个人都注意到了这名日籍选手的名字。
“果然夏树排在了首位。”
段冉心里说着,目光不由的顺着表格第二列向下望去。
很快她的目光就停在了序号13。
‘13. Ms Ran Duan,CHN。’
法醫庶女:盛寵四小姐
得说她喜欢这个序号数字。
接着她向下寻找起秦键的序号,当她的目光扫到序号57的的位置时,她看到了‘Jian Qin,CHN。’
然而同时看向57这个区域的选手绝不只有她一个。
这其中就包括第一排的亚当斯,第二排的瑞琪儿,还有第七排角落里的一双深褐色的瞳孔。
而秦键的目光在扫过57之后,又重新回到了‘13‘号的区域。
‘12. Ms Rachel.Dora,USA‘
他的眼神不断的在13与12之间来回徘徊着。
虽然他在此之前就有预料,不过此时他还是不免的一叹。
學園都市的第六等級 鹹魚不在
段冉的第一轮比赛此时看来并不会太轻松了。
接着。
每名选手都找到了自己的分组。
‘22. Mr Zi-Yan Feng,CHN’
‘24. Mr Zong-Yao Fang,CHN’
絕色大召喚 逆風的螞蟻

37. Mr Xian-Long Li,SG’
‘42. Mr Muwaffaq Edo,SY’
舊愛來襲,總裁的偷心寶貝 梅花三弄

‘55. Mr Feng Qi,CHN’

‘66. Mr Adams Yedda,AT’
‘73. Ms YI-Nuo Zhao,CHN’
美艷召喚圖


在确定了自己的信息之余,每一位选手都会关注一下自己的同伴或是赛前热门选手的序号位置。
大家各自做着盘算,每个人都思考着自己的问题或处境。
这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尽管抽签还没开始。
第一轮比赛一共被分为5天10组进行。
等到抽签结束后,每一名选手都可以根据抽签的情况来确定会有哪些对手与自己在同一组次进行比赛。
虽然主办方并没有明确规定每一场的晋级名额,晋级原则上也是第一轮比赛彻底结束后,由评委团将参加十场比赛的所有选手成绩汇总,最后进行排序选出下一轮的晋级选手。
但是每一名坐在这里的选手都很清楚——
‘当某一组次里面的热门选手过多时,那么这一组中处于相对弱势的选手就会面对极大的竞争压力。’
假设按热门选手的密集成都将10个组别分为ABC三组,A为热门选手最密集的组别。
然后在根据选手们在初赛的发挥表现将他们划分出ABC三个等级,A为最优。
这里不排除有些选手会在前初赛中故意采用一些非常规的演奏模式来隐藏自己,比如来自华国的秦键选手,比如来自德国的弗雷选手。
懵懂青春 合石頭
他们都没有展现出自己的真东西。
当然。
实际情况不仅仅单方面的这么简单。
还有一些在初赛上超长发挥的选手,他们走了好运被评委们看入了眼,而实际上通常他们可能没有初赛时那么出色。
但不论怎样,他们都晋级到了新的一轮。
那么这里我们就按一种平均情况来处理——根据他们的初赛划分为ABC三种级别的选手。
于是就会出现以下理论上的以下几幕。
全職丫鬟:我的將軍大人
当一名A级选手出现在BC级组次里,那么他或她的晋级的几率就会不由的上升。
当一名B级选手出现在A级组次里,那么他或她要面领的压力就会无限放大。
当一名C级选手出现在A级组次里,那么他或她就只能在第一轮就拼死一搏了。
或许有人并未渴望过问鼎华沙,但没有人想在第一轮就出局。
而在这个过程中,评委们的耳朵又不可能客观到——在长达五天十组上千分钟的聆听里把每一名选手的演奏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这就导致最终的第一轮比赛评分不可能实现完全公平。
这就是音乐竞技,比体育竞赛更为残酷。
仅因为姓氏就会影响到的自己的比赛成绩?
Yes。
这听起来有些命运安排的味道似乎在正赛还未开始前就抹杀掉了一些选手们十多年的辛勤汗水?
Yes。
这就是肖邦大赛。
但有一说一,凡事都有反转的余地。
就比如此时当两名工作人员正将一个摆放着透明玻璃罐的推车推到帕肯罗的面前时。
这一幕牵动了不少人的心。
全场聚焦在玻璃罐内散落的26个白色小信封里。
帕肯罗再次拿起麦克风:“现在由我再次打乱它们的顺序。”
说完他放下麦克风,在全世界的镜头下将双手伸进了玻璃罐。
此时大屏幕上的画面也是玻璃管。
帕肯罗闭上眼,虔诚的像个教徒,他的双手开始搅动了。
國家一級註冊驅魔師上崗培訓通知
随着他的搅动,白色信封的位置一遍又一遍的被打乱。
20秒后。
他停下,伸出双手后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布兰哈诺,然后退到了一边。
布兰哈诺,本次肖邦大赛的评委团主席,换他走上前来。
他停到玻罐前,此时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只见他接着将手伸进玻璃罐,然后表情轻松的从中间轻轻的抓起一张信封。
抽签仪式进行到了倒数第二部。
工作人员将小车推到了台侧左边,两名国际音乐赛事仲裁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将玻璃管接管。
每一步都在有序的进行着。
至此。
最后的结果就在布兰哈诺手中的信封里。
坐席上的77人,都以不同的目光或姿势注视着这张信封。
有人在胸口画着十字。
有人双十合十将手肘支撑在双腿上。
有人仰头靠着椅被。
有人面色平静的跳动着手指。
有人微笑的看向一旁。
悄悄戀上你 寂寞心香
有人玩着手上的纹身。
布兰哈诺也坐曾在台下感受过这一切,所以他明白选手们此时的心理状态。
他并不打算让大家再多一分煎熬。
片刻。
“祝各位好运。”
说着他拆开了信封,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白色的纸片。
秦键打赌这一幕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因为他听到了身后的两声急促呼吸。
布兰哈诺看到纸片上的字母一瞬,目光一跳。
接着他将印有字迹的纸片高高举向众人。
大屏幕上。
一个大写的“F”出现。
“F。”
總裁老公很悶騷
布兰哈诺最后对着台下说道。
瞬时间。
“F,F!”
“oh,god。”
“wo qu~”
照相机的声音,人声,再度密集交杂!
抽签结束,本次大赛第一位出场的选手已确定。
“21. Mr Ashley Fripp ,UK。”
按顺时针进行,第二位登场选手将是22号选手,直至最后一位登场的20号选手
按照这个顺序,从21号选手开始,每九名选手将被划为一组。
布兰哈诺对着台下微微一颔首,将麦克交还给帕肯罗。
帕肯罗走到台前顿了顿,看向台下露出了微笑。
“那么接下来就请姓氏首字母为F的选手们出列!”
顿时间,选手席间热闹了起来。
一个又一个的身影站了起来,封子言,方宗尧,都在此行人中。
大屏幕的画面也在这一时间再度切换。
一名毛发茂密的短发男性选手成为了抽签现场的此刻焦点。
他的表情看起来像是中了个大奖,但并不怎么令人开心的那种。
众人瞩目下的站起了身,他轻轻一摊手。
接着走到了选手席的最前方。
他身前的选手证上写着‘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