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2a8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 線上看-第八百零一章 他們實力太低展示-6qayg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道长,慎言,你会害了我们一家子的!”
妇女一听慌了,重新骑上电动车发动起来就想走。
暮林村的村民早就经历过多起异变者帮忙平治怪异反而导致家人死亡事件,普通人早就对情异变者诊治不抱任何希望。
孽緣新娘:再嫁癡情總裁
对不住了,为了打探消息,只能这样。我这么做,说起来其实是帮你。没有我提前引动的话,等劫气自然爆发,身边没有人帮你,你会很倒霉。
肖沐略有一丝惭愧,见到妇女骑着电动车要走,突然盯向妇女头顶上方云层。
天帝威权之下,自身位业转换,轻易模拟出雷公位业。
咔嚓!
妇女脸上黑气突然大盛,自身劫气增长到顶峰,一个霹雳从天而降,要轰在她的身上。
“啊~”
妇女吓得脸都白了,她只是个普通人,意念比行动快,看到霹雳降落,要劈向自己,竟当场吓傻了,忘了躲避。
呼!
这时,一只手突然从她背后伸出来,突然一抓,就把雷霆抓在了手里。
“居士莫慌,贫道在此,绝不会令你受伤!”
肖沐手握雷霆,微笑开口。
这雷霆只是普通雷霆,但对于已经步入真境,能够化虚为实的肖沐来说,却可以轻松将无形无质之物握在手里,如掌实质。
“多谢道长,如果不是道长相救,我恐怕就要受伤了!”
妇女有些庆幸,对肖沐充满感激。
“居士客气了,有缘自当相救!”
肖沐随手将雷霆放开,这雷霆像蛇一样挣扎了片刻就消散了。
此时,由于被雷霆轰击,妇女脸上的劫气已经减弱大半,基本不会再受影响了。
“居士,你可知道,凡人被神灵所控,如果不能及时救治,最多一年就会灵性耗竭死亡。拖得越久,救治的可能性越低?”
妇女闻言脸色猛的一白,陷入了挣扎,一开始的时候犹豫不决,但想到肖沐对自己的帮助,最终松了口风,“道长,在我们村,原本有很多人在遭遇怪事的时候都请异变者帮忙救治过,最后却都遭了意外,道长有把握把人治好?”
肖沐自信一笑,哂道:“遭遇意外,那是因为救人的人实力太低,据我所知,暮林村最强的人也只有神灵境初期吧?连位业都没有。面对拥有位业的神灵境强者,救不了人岂不正常?”
妇女闻言诧异打量肖沐,肖沐话说的有点大,一句话开口,就不把整个暮林村的异变者放在眼里,让她忍不住惊诧。实际上,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物。
“道长你呢?”妇女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气。
“我?我是神灵境中期,拥有神灵位业。实际上,不久之前,我遇到过比暮林村最强者实力还要强大的敌人……”
肖沐微笑回答,知道妇女不清楚神灵位业和神灵境中期意味着什么,刻意用对比的方法做了一下解释。
“然后呢?”妇女几乎是下意识的追问。
“那人想杀我,结果被我随手杀死,前后用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肖沐淡淡笑着回应。
“道长好强!”
妇女一惊,再次陷入沉吟,大概过了半分钟左右,这妇女才再次抬头望向肖沐,不安的,“道长保证一定能把人治好?”
“居士放心,管它什么妖魔鬼怪,遇到了我,只有死路一条!”肖沐语气坚定,说话同时,突然展示了一下实力,神威绽开,一尊巨大城隍出现于头顶。
不滅神皇
扑通!
妇女承受不住城隍之威,双膝一软,当场跪倒,同时手一松,电动车慢慢往地上倒下。
“居士,对不住,不小心展示了实力,你没事吧?”
肖沐随手扶住电动车,另一只手挽扶妇女,并在同一时间收了城隍位业。
“道长……道长是城隍!”
妇女心魂甫定,还清晰记得刚才出现的巨大城隍神相,惊得眼睛一直瞪大。
“惭愧,不小心展示了一下实力,居士没事就好!”
肖沐故作谦虚。
然而这种作态却反而让妇女对他更加信重,“道长居然是城隍,有道长帮忙,我家那口子有救了。道长,请跟我来!”
“居士先请!”
重生小說反派公子哥
一丝淡淡笑容从肖沐眼睛里掠过,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
“道长能跟得上吗?”
妇女上了电动车,这电动车只能载一个人,又回头看肖沐。
“居士请便,我不受影响的。”肖沐平静做出回应,顺便对妇女打了个稽首。
“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道长请跟我来!”
噗噗噗!
妇女骑上电动车就往前开,肖沐展开身法,慢慢跟在妇女身边。
一路上,肖沐趁机向妇女打探信息。
这妇女名叫陈爱姣,家住暮林村四队35号,位于暮林村的西南方向。陈爱姣的老公叫做张建兴,本是一名建筑工人,三个月之前身上突然发生怪事。
怪事和其他人一样,都是发生在夜间梦中。每天早上,张建兴醒来的时候都是全身臭汗淋漓,一身湿泥,全身酸痛,像是一晚上没有休息,一直在工地上干活。
这情景一直持续了三个月,一直没有转好,因为暮林村其它村民身上发生过类似的事情,陈爱姣和张建兴受到教训,不敢请异变者处理,担心出现意外。
屡次购买道符使用,希望能镇压邪祟,也从来没有效果。
肖沐听在耳里,细细分辨,其实张建兴遭受的情况和自己从赵靖言口中听说的其它村民的情况差不多,都是发生在夜间梦中,都是一觉醒来,全身臭汗烂泥,像是在工地上干了一夜的苦工。
肖沐很清楚,这种情况,一定是这些普通人在梦中被神灵拉走了神念意识,真正干活去了。
冷血總裁壞壞壞 綿小羊
而驱使这些普通人的,毫无疑问不可能是联盟的异变者,因为联盟的异变者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做。
而除了联盟的异变者,驱使这些普通人的,也就只剩下了天外和人间的叛徒这两种可能。
两种可能中,肖沐比较希望是前一种。
“最好是天外异变者,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据此找到异象修炼者的踪迹。”
秦非得已
“应该很大概率能找到吧,毕竟在暮林村,天外异变者的活动并不是很频繁,异象修炼者却时常出没,应该每一次活动都牵涉到异象修炼者才对。”
督主 戲骨
“言道长,这里就是我家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陈爱姣带着肖沐走到一个院子前面,普通的农家小院,算不上大,但也不算太小,整个院子大概三四百平的样子。
两层的楼房,八九间房子,院子里铺着红砖,中间的道路边上种着老桃树,杏树,花椒树等。
听到房门声响,一个年龄不大,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从屋子里走出来。
这女孩长相普通,面容依稀和陈爱姣有些相似,体态略微丰腴了那么一点,但青春可喜,面相给人比较容易亲近的感觉。
“妈,回来了,买了多少道符?”
女孩一见面就开口向陈爱姣询问,接着看到肖沐,一愣之余,“这位道长是?”
“玉敏,这位言道长,是我请来帮你爸除邪的。”
陈爱姣停下电动车,对女孩和肖沐介绍,“言道长,这个是我女儿玉敏。”
“你好!”
肖沐沉稳冲女孩点头致意,趁机打量,发现这女孩居然也是异变者,只不过实力相对很低,只有凡境第三个境界的修为,而且是一名武者。
“你好!”
女孩张玉敏冲肖沐礼貌回礼,同样点头,接着转向其母,轻轻招手,“妈,你过来一下。”
“道长,麻烦您稍等一下,不好意思!”
陈爱姣充满歉意的冲肖沐笑笑。
“不要紧,居士请自便!”
肖沐背负起双手,悠然自得的转头观赏院子里种着的各种树木。
“我一会就回来。”
陈爱姣再次冲肖沐致歉,才走向张玉敏。
张玉敏拉着陈爱姣走向大堂,母女两个在房间里面小声说话。
肖沐耳力灵敏,尽管没有刻意去听母女两个对话,却还是依稀听到了一些内容。
这母女两个显然起了争执,陈爱姣见识过肖沐展示实力,认定肖沐实力强大,足以救治其父张建兴。
张玉敏却很担忧,因为暮林村其他人的前车之鉴在前,对肖沐的实力很是不放心,不想让其父冒险。
不过,母女两个并没有争执太久,等陈爱姣提到若不救治,张建兴最多也只能活一年时,张玉敏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的主张,同意让肖沐帮忙救治张建兴。
“道长,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陈爱姣从屋里走出,不安的冲肖沐致歉。
在她身后,跟着张玉敏,只是静静听着其母和肖沐说话,却没开口,倒是一双眼睛不断在肖沐身上打量,似乎想要看穿肖沐的实力。
“不客气,居士决定好了?如果做出了决定,是否可以让我看一看张居士?”
肖沐转过身来,目光从树木上移开,平静望向陈爱姣。
“是,我决定了,言道长,您请!”陈爱姣语气挺坚定的,伸手请肖沐进入自家大堂。
“客气了!”
肖沐进入大堂。
大堂收拾的很干净,右侧避开大门放着一套组合沙发,沙发正对面是个大电视。
“道长,您请坐!我去请我家那位出来,玉敏,给道长倒茶!”
陈爱姣请肖沐在沙发上坐下,同时吩咐张玉敏倒茶。
“不用客气,我不喝茶,张小居士不用忙了!”
肖沐及时制止了正要去倒茶的张玉敏。
“道长稍等!”
陈爱姣走向主卧室,推门走进去,不多久,声音就从主卧室中传来,“建兴,建兴,醒醒,我请了一位道长帮你看看。”
“道长?”
疲倦还没睡醒的男子声音从卧室里面响起,似乎受到惊吓,一下子清醒了,悚然不安的,“道长,爱姣,怎么请了道长,你不知道以前村子里请异变者的人都是什么后果吗?”
“这位道长是……”
陈爱姣连忙压低了声音安抚其夫,由于肖沐没有刻意去听,因此也不清楚具体讲了什么。
但从两人的语气中可以感觉到,在陈爱姣的劝说之下,张建兴渐渐安定下来,最终决定请肖沐帮忙救治。
脚步声响起,两个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除了陈爱姣之外,还有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子。
只是,这男子明显太疲惫,脸色苍白犹如死人,看起来身体也很虚弱。
“咳咳!言道长,您好!”
男子目光落在肖沐身上,很客气的和肖沐打招呼。
“张居士吧,请坐,你的情况……”
肖沐从沙发上站起,伸手招呼张建兴坐在沙发上,并趁机打量张建兴。
在他灵眼之下,张建兴的情况很清晰的展现出来。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踏星 隨散飄風
这只是一个普通人,从外表上看,没有任何异常,唯一不同的则是在其魂光表面,可以看到一薄薄的黑光。
那种情景,就像是一个人皮上了一层薄薄的雨衣。
所不同的是,雨衣的作用只是用来遮风挡雨,张建兴魂光表面的那层黑光却可以控制其本身的神念意识,让其神念意识离体。
肖沐的目光再次延伸,顺着黑光,他注意到,这黑光有一股灵性向外延伸出去,延伸向了不知名的地方。
毫无疑问,背后的异变者就是依靠这团延伸出去的灵性控制黑光,再通过黑光控制张建兴的神念意识。
雕虫小技!
肖沐嘴角边出现一丝不屑。
如果是普通的异变者遭遇这种魂光控制情景,或许束手无策,但对于修炼道法的肖沐来说,却根本不算什么。
细细观察那团黑光,黑光光辉隐隐,透出了一丝神灵的气息。
肖沐细细感应,发现这神灵的气息居然不弱,乃是神灵层次,这意味着施术的人拥有神灵层次的位业。
“背后的异变者实力不低,居然是神灵!”
新的发现让肖沐有些愣怔,但很快,他就又发现,神灵在魂光上留下的气息很弱,连正常神灵气息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难道是神灵对张建兴施术,利用神灵威权控制住张建兴的神念意识,却没有自己控制张建兴,将其交给了普通的非神灵异变者?”
“如果是你神灵,或许还会让我废一番手脚,非神灵也能阻我?”
肖沐突然感到失望,非神灵太弱了,虽然说杀起来容易,提供的信息却也有限。
“言道长,发现什么了吗?怎么样?我家的能不能救治?”陈爱姣紧张的语气里透出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