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v0c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白首妖師 起點-第三百二十一章 妖魔攻城分享-nbayo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这当然算兵器了!
世人用剑,有单剑双剑,用刀,有单刀双刀,甚至还有用三刀的,而御使飞剑,那就更多了,孟知雪最为人所知的,都是一兵器,一法宝,法宝是玉如意,兵器便是白玉剑匣,那剑匣里面,前后起码养了十几柄飞剑呢,他们都能算是兵器,自己这又凭啥不算呢?
如今躲在了剑山之中的方寸,早就想好了有人质疑时如何解释!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竟是没人质疑。
兴许是在妖族派出了夜婴参战之后,本身也很心虚的缘故……
……
……
然而无论怎么讲,在这一片片的剑雨,耀亮了这片夜空,甚至淹没了整片擂台后,便给场间炼气士们,留下了一辈子也无法再抹去的印象,他们皆呆呆的看着那擂台之上,堆成了小山一般的飞剑与兵器,深切的理想到了,什么叫作蚁多咬死象,或说,狂风暴雨打海棠。
也不知有多少人,暗中揣测起了如何换自己在台上,会是什么下场,脸色煞白。
挡不住!
空間之棄婦種田忙
也不知有多少人,暗暗想着若自己也有这样一方剑山,又会如何厉害,结果脸色惨淡。
买不起!
或者说,这剑山,其实放在了平时,是用不着的,因为与人御敌,对方便是不敌,也可以逃走,更是可以寻些厉害的法宝过来相互攻伐,剑山的威力无穷,也不可能笼罩整个世界。
方二公子这个兵器,其实就是专门为了这擂台而打造的。
納妾記 沐軼
人在擂台之上,便逃脱不得这兵器的压制。
而若是逃下了擂台,那自然就等于输了。
当然,会遇上这么一个脖子上套了铁环,想逃都逃不掉的对手,也是他没想到的。
……
……
“法阵太多,准头便太差,别说精准打击,就连定点打击,都挺麻烦的!”
而在外面的众修大开眼界之时,方寸身在假山之中,也暗自推敲着,一点点分析自己这“兵器”的优劣之处:“飞剑也都是临时买来,不拘如何,所以品质良莠不齐,有大有小,摧动的法力不同,便也造成了龙石所化力量的流逝,对法阵自身,更是压力太大了……”
炮灰女配 瀟瀟夜雨
“不过使了十几波剑雨,前后也才数万道飞剑,法阵居然已经自行崩溃了一半!”
“差评,看样子必须将法阵融合,形成一个大的中枢法阵,再搭配小法阵的形式才行!”
“飞剑的话……实在不行,可以专门炼制一种特制飞丸!”
“如果有可能,最好还是能回收的……”
“山体也太脆弱,遇着了元婴大炼气士,怕是一撕就碎了!”
江屍陰陽錄 海豚音
“嗯,下次这中枢室可以留得大一点,最好放张藤椅,可以躺着打……”
“……”
心里一边分析并且计算着,一边想着这兵器的改进可能。
如今来到了一个修行世界,但方寸也时常有着一些关于前世某些厉害“兵器”的设想,并一直在考虑,如何将其化作现实,不过这一点,并没有那么容易达成,便如这一方世界,火药是有的,但是对于炼气士而言,这威力确是并不太明显,就算他可以千辛万苦,以各种精微的操作,将前世的枪械在这一方世界复原,那打出来的子弹,也是被人双手夹住的下场。
炼气士的强大,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想要化作现实,那便只能在修行根基之上,再引入一些奇思妙想。
今日这一战,便是一种不计成本的尝试!
东西的蓝图,方寸其实早就在脑海里面成形了,前一日要做的,也只是打造出来。
当然,这个打造,其实也偷了懒,无法便是法阵的叠加。
依着方寸的修为,其实是驾御不得这么多的法阵的,不说是他,便是元婴来了,怕是也勉强,所以他用了一个更为偷懒的方法,那便是以龙石催动,而这也就导致,这一战的“不计成本”,那也真是不计成本了,他打出来的飞剑,旁人可以看到,而龙石的话……
不能说,说出来会吓到人的……
“总而言之,以后的改造方法,便是更准些,更结实些,更厉害些,更……便宜些!”
心里想着这个答案,他侧耳去看外面的动静。
这一战已经结束了。
任凭那夜婴身上古怪的地方再说,妖法再可怖诡异,在这样一轮一轮的飞剑如雨之下,也只有一个下场,方寸早就看出了那夜婴不是个会伪装的性子,这时候外面已经听不到他的惨叫,那自然也就说明,这凶狂暴戾的夜婴如今已经彻底的被自己这些飞剑给说服了。
于是,等了一会之后,他才缓缓自剑山之中出来,法力运转于目,向擂台扫去。
禦用兵王 花生是米
很快的,他便在那一片剑林之中,看到了夜婴的影子。
小东西好惨,此时大半身子都已被横七竖八的飞剑给淹没了,只一条腿露在了外面。
而那条腿,还在不停的颤。
“颤?”
方寸顿时有些警惕,二话不说,又回了剑山之中。
然后,又是一轮齐射!
再出来时,法力运转双目,仔细的看了过去,总算微放下了心。
不颤了!
……
……
“诸位,我这可算是赢了?”
来到了擂台之上,方寸缓缓飘落,脚踏着下方的一个剑柄,轻声询问。
那位擂台旁边的看令官,这时候早就远远躲在了擂台之外,听到了方寸的询问,这才猛得警醒了过来,想回擂台,但看了一眼已经被飞剑淹没,不忍直视的擂台,却又改变了这个主意,目光在飞剑里逡巡了一遍,看了看那夜婴,然后看向方寸,苦笑道:“这还用说?”
听着这话,方寸便露出了笑容。
而那擂台上的青角妖王,则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异常为难的,眼神微一分散,向某个地方看了一眼。
在他所看之处,擂台下方,那位身穿青袍的年青人,而是眼神猛然酷烈至极。
“这就是方家人的手段?”
“这种儿戏……不,这样的剑山,倒是算不得儿戏,荒唐?阴险?但无论怎么说,这都绝不是一位炼气士该有的堂堂正正样子,无论是修行,还是擂台演武,岂有不想着办法施展自身的强大,提升自身的修为,反而完全去借助了外物过来夹七杂八,硬欺负人的?”
“最可恶的是,他这样的手段,居然真的斩了夜婴?”
“那可是自己精心培养出来的……”
“死了不可惜,但居然就这么一点水花也没溅起来,便死了?”
“……”
无法形容这一刻他心里那惊涛骇浪般的怒意,更是因着如今台上的方寸,在那青角妖王不易察觉的下意识向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之后,方寸也似乎有意无意,忽然转头,向着自己这个方向看了过来,那脸上似乎带了些得胜般的笑容,一下子便深深刺痛了他的眼睛。
“可恶,这实在太过可恶……”
“这方家人,是真觉得自己已经掌控了一切,在那里洋洋得意么?”
青袍年青人面无表情,口中却隐隐传来了轻微的嘎嘣声。
旋及,他眼底流露出了些许阴冷:“好在,我准备的手段不只有这些……”
“而你,也应该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吧……”
“……”
“究竟是谁?”
而在此时,擂台之上的方寸,心里也在默默的想着。
他从青角妖王那无意中的一瞥,立时便猜到,自己预料到的那个人,如今应该就在台下坐着,想必,便是那个人,想要自己的命,而也是那个人,给自己准备了夜婴这样一个怪物做对手,更是那个人,或说他背后的人,才是在朝堂之中,暗中推动与妖族和谈之事的人。
凭着青角妖王那个眼神,他立时确定了那人存在的大致方向。
只是,距离太远,人又太多,只一个方向看过去,便少说有近百人在内。
所以,他又故意朝那个方向笑了一下,想要激怒对方,看能不能借此将他找出来。
只不过,如此细微的时间,倒是不是那么好找。
然后也是在这么暗流涌动,各自都打着主意的时候,忽然之间,擂台上空,陡然出现了一道光华,那光华,便像是剑光,游移不定,像是将虚空斩出了一个缺口,突兀至极。
“唰!”
不知有多少人,陡然见到那剑光,顿时大吃一惊,飞快起身。
这么一道剑光骤然出现,又离得方二公子这般近,不会不让人联想到一些可怕的事情。
只是,那剑光的修为太高,却一时让人反应不及。
家好月圓 宋初雲
然而紧接着,众人却都大出意料,只见那剑光出现,没有斩向任何地方,反而从那剑光,或说剑光斩出来的虚空里,忽然有一个人跌落了下来,他哎哟一声,差点掉落到了那擂台之上的满地飞剑里,很辛苦才笨手笨脚的控制住了身形,旋及便是惊恐的大叫:“这是哪?”
一声大叫之后,他便已跳了起来,目光急向周围看:“方二公子在哪?”
再下一刻,他便已看到了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方寸,立时面露惊喜,但惊喜之中,却也还残存着又惊又怒的神色,一边向着方寸奔来,一边大叫道:“方二公子,不好啦,有……有厉害的妖魔冲进了柳湖,冲击你们方家,方老爷子和方夫人……被他们掳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