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unit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巡靈見聞錄》-第1407章 陰雷天譴分享-69b4u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两个混账,佛爷不发怒,你们将老虎当成小猫了?也罢,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绝望!封印,解。”
撞倒在崩碎水泥块中的水堡禅师大怒,叫嚣声随着夜风传来。
我头脑都被摔发懵了,但还是意识到了不妙,暗中就是一叹。
有些手段,本不想这么快使用的,特别是姜照在场的情况下,奈何邪僧被破了法阵且受了伤,这是恼羞成怒了?
不用问,一旦他解开封印,势必是通天境的高人,以其十大高僧之一的名头,至不济也是通天中期的,甚至有可能是后期境界的,那样一来我和姜照哪有还手之力?
所以最理想的斗战方式是,在邪僧没有解开封印之前就摆平他,至少也得逃跑出去才成,不然等待我俩的就是凄惨下场。
而想要达成这个目的,以眼下实力是没法完成的,只有启动通天能力。
空間之旅
如何启动?很简单,我消耗墓铃百分之一权限换取的通天境使用时间还剩余不少呢,上次使用这份外力,直接打跑了魔僧古镜,追击上了孤畔子。
寵物嬌妻要逆襲
離婚強制令,總裁別鬧
那过程说起来长,其实里外里的也没有几分钟,因着这份力量不是使用一次就没的模式,我可以多次使用,一旦用出来就能决定斗战走势。
之所以迟迟不用,是因为我觉着用在邪僧水堡的身上过于浪费了,且姜照一下子就看穿了我的底细,这让我没有安全感,但此刻到了不得不用的时节。
一旦被邪僧顺利解开封印,那我再度启动通天之力可就晚了,眼下正是好时机。
努力的从废墟中反弹出来,向着邪僧所在冲锋的同时,就要下达启动命令。
躺在水泥块中的邪僧身上闪动金光,一圈佛门符箓闪动,正处于解封关键期,他抬眼看到我冲锋而来,口中讥笑:“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在他看来,我一个受伤颇重的菜鸟法师,即便冲到近前又能对他有啥伤害?反而是找死的行为。
这我就没义务对他解释什么了,距离邪僧只有五十米远近了,我暗中下令:“通天战力,启……,咦?”
命令还没有下完整呢,心头闪过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身体比头脑反应还要快的向着斜侧横移出去。
这一下使用出了全力,震动了断骨伤势,疼的我几乎昏厥过去。
但此刻这疼痛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随着轰隆一声炸响,我原本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深坑,眼界中还停留着弯曲的紫色闪电轰中水泥马路的画面。
阴雷!
没有看错,绝对是阴雷。
世人经常见的是阳雷,就是雷雨天时横跨天际的闪电,不用说,那是所有生物都畏惧的存在,但其实和阳雷相对应的阴雷更为可怖。
同样粗度的雷电,阴雷的破坏力是阳雷的数倍还多,再有,阳雷产生之时往往伴随雷霆声响,但阴雷不同,它们诞生到释放的过程一点声响都没有,无声无息的落到目标上,瞬间就能将目标炸成碎粉。
我骇然仰头去看,目光所及,能看到金色光罩被数之不尽阴雷轰碎的场面。
終極之獵捕萌吃貨
“什么?”
邪僧骇然失声,火速移动身形,一道道雷追着他轰轰的炸响,将其所过之地炸出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坑洞来,直径都不超过一米,但深度谁知道有多少,百米还是千米深?
不管是哪一种,都足以将邪僧打成筛子了吧?
網遊之傲視群雄
让我意外的事儿发生了。
在这等密集阴雷的轰击下,邪僧不知驱动了怎样的秘法,道行波动陡然提升到通天中期境界,然后撑起了一金光罩,瞬间启动遁术,一下子就飞冲了出去。
阴雷如影随形的炸裂在金光罩上,我听到邪僧的惨叫声,甚至看到他被透过屏障的阴雷轰出了好几个血窟窿来,但就是那般顽强的支撑住了。
万分之一秒内,遁术激发到极致,冲飞出阴雷笼盖区域,一溜烟的逃跑了。
我停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幕,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無限領
数百米远的位置,满身是血的姜照也是一样的表现。
“是你吗?”
我和姜照几乎异口同声的质问,都在问是不是对方施展的手段?
“不是我。”
再度同时回答了对方。
我俩缓缓抬头看向高空,看清的那霎,我愣怔当场。
全能尖兵 上允
三大黑星还在原位,但边缘却闪耀紫色,仔细一看,三大黑星边缘迸溅的都是紫色阴雷。
这可能就是阴雷的来源。
原来,三大黑星释放出了这么多的阴雷,穿透了不知多远距离落到地面上来,不知因何缘由锁定了邪僧水堡?将其重伤了。
水堡在阴雷的轰击下狼狈到极点,无比强大的通天中期实力也在那一刻显的孱弱。
紫色阴雷在黑空划过密密麻麻的闪电轨迹,向着四面八方乱窜,这一刻,不知多少人被其锁定并受到轰击。
“这是什么?”
食色 電波
姜照骇然的问。
我注视着恐怖的夜空,缓缓说:“莫非是,天谴?”
“天谴?你是说……?”
女王駕到
等你與我相遇 素衣勝雪
姜照震骇的收回眼神,看向我。
“这个世界历来没有阴德法则,法师和其他种族的生物做事时肆无忌惮,其中一定包括发重誓之后不遵守的混账,而如今,天谴来了,今夜,这些阴雷锁定了违背誓言的法师!
他们在刚才一定都被轰击了,而水堡邪僧不知发过多少假誓,报应自然找上头来。”
我提出自己的看法。
最开始的那道紫雷只是殃及到的,并非锁定了我,其实那也是锁定了水堡的,只是准头有些偏。
“只是法师吗?你看看这数量,还有阴雷的落点。”
姜照指着夜空。
我顺势看去,能看到密密麻麻阴雷覆盖了整个申羊城,其中八成都落到居民楼之中去了,不用说,普通人中违背了誓言的家伙难逃一死。
如水堡那等通天大能,还能勉强运用遁术等强力手段逃过阴雷天谴,但没有任何法力的普通人怎么可能躲开阴雷轰击?
怕不是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已经被炸成碎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