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64m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巡靈見聞錄 線上看-第1408章 灼黑布口袋熱推-jgt7y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阴雷天谴突然降临,不知震动了多少人的心?
不管是通天大能还是俗世凡人,一定是惶惶不安。
今夜没有血流成河,但必然死伤惨重。
我俩只能看到申羊城状况,但其实全世界都逃不开,三大黑星同时发动了阴雷天谴,违背过誓言的生物往哪儿逃?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奧斯特洛夫斯基
当然,我觉着所谓的违背誓言一定有个限度,不可能普通的小承诺都招来阴雷天谴,这标准就得看阴雷是如何判断的了?凡人干涉不了。
混混成長史 天藍九月
天賜良媛
“上阶位面要修改微型世界的规则了吗?”我轻声嘀咕着。
英雄聯盟之眾神之王
一瘸一拐挪到我身边来的姜照就是一愣,想了一下,她轻声说:“管它呢,反正咱们来这边也没多久,都没机会发誓啥的,这玩意儿不锁定咱们就好,算水堡那厮命大,本以为阴雷能轰死他的,真是可惜!”
姜照恨透了死和尚,话说的狠辣无比。
“舍利子计划得更改了,一个瓷蒽寺就几乎将咱俩给灭了,接下来要去的那些寺院并不比瓷蒽寺好对付,搞不好都有高僧在暗中守护,别没有偷到舍利子反而搭进去了小命。”
我就地盘坐,示意沐沐和棺棺进入纸人之内,随便弄出些丹药吞服了,运功压制伤势。
漫天阴雷的状况下,水堡自保都难,哪有可能杀回马枪?
我们就地疗伤很是安全。
“你的意思是盗取舍利子的行动就此中止了?”
姜照同样受伤不轻,她学我样儿盘坐后挥挥手,两个青袍女化为青烟窜到她手臂上消失不见了,破碎衣物间隐约露出符箓图纹的一角,我就懂了,那是一种特殊的符箓,可以容纳阴灵居住。
姜照用自身为容器携带阴灵的方式很是恐怖,但一想到自己使用纸人来装载阴灵,就没有多么惊悚了,无非是携带方式不同罢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运功接上断骨,伤口也止住了血,算是压住了伤势,抬头一看,三大黑星已经恢复了正常,阴雷都没有了。
阴雷天谴的恐怖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三分钟,但我知道就这么点的时间中,不知多少丧良心的人或妖死于非命了。
且死无全尸!
这即将造成史无前例的恐慌,人类世界中高喊末日的声音会更响,这是可以预料到的。
在我和姜照的眼中,这就是天地规则秩序的更改和完善,以前没有的阴德法则,是不是从今夜开始降临微型世界了?
棄兒重生未來
如果是,只能说这是比微型世界更高阶世界所做的干涉,但绝不是方外地府所能办到的,因为方外的世界层次和微型世界等同,哪有资格做这种事?
微型世界天变了!
“不中止的话,很可能连续遇到水堡这等级别的僧人,以你我此时能力,凶多吉少啊。”
梟雄賦
我这般回应她,语气很是无奈。
通天战力是有时限的,用一次少一点儿,好钢得留在刀刃上,哪能这般浪费?
一旦失去这道护身手段,未来如何抵抗另外两个竞争者的明枪暗箭?毕竟,那两位在这个世界中的起始点比我和姜照高了太多。
不得不中止盗取舍利子的行动,再想其他办法吧。
“那好,我们就不再偷盗舍利子了,但你我没有其他可以替代魂石的手段了,除非……。”
姜照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动起来。
“你要是非要找死,我不拦着你,燃烧生物阴魂换取能量这种事就是找死捷径,你忘记刚才发生啥了?”
我没好气的点了姜照一句。
她毕竟聪明,秒懂我的意思。
“阴雷天谴会管这种事?”
她眉毛都扬起来了。
“我不知道阴雷天谴会不会管这类缺德事,但必然是有几率的。打比方说,数万道雷霆同时落到你头上,你有水堡逃命的本事,那就尽管去实验呗。”
我冷笑一声。
姜照脸更白了,不再多说什么,想来是怕了。
这很好理解,我们四个竞赛者可以燃烧生物阴魂为能量,是方外那边的地府高层设定的,这肯定是钻了微型世界原本就存在的法则漏洞。
但阴雷天谴发生后,有七成可能是上阶位面修改了微型世界法则体系,那就等同是修补了漏洞,这种情况下还去使用燃烧阴魂方式换取力量?被天谴惩罚的几率超过六成!
谁够胆谁就去赌呗!
反正我怕死,不敢触碰雷区。
“嘻嘻,姜度老公,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你我不敢用的手段,那两位怕不是也不敢用了?还一直担心他们使用燃魂手段呢,眼下倒好,大家都落得清静。”
姜照忽然蹦出这么一句,眼底也冒出喜意。
我一愣,随即点头。
是了,福祸相依,这件事还是有益处的。
“走吧,我们回去想别的办法。”
雷神傳人在都市 中原藍夏
暖愛成婚 瑾柒
起身往街旁停着的轿车走去。
在禁制中,我的车子早就被掀没影了,但现实中,它完好无损的停在原地。
姜照步履艰难的跟在身后,我没有搀扶她的意思。
到了车前,我刚要开车门,眼角忽然扫到了什么东西,一抬头,就愣怔当场,紧跟着心头‘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一个宛似被火焰燎过的布口袋,静静的躺在车顶上。
布口袋黑了三分之二,像是被阴雷轰击造成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邪僧水堡的布口袋!
一直拴在他腰间的,可能逃遁时被阴雷炸断了带子,得,正好掉到我的车上了?
無愛的圍城:冷婚 霧水
“老公你看啥呢?呀,这是……?”
姜照狐疑的看来,顺着我的眼光发现了东西,一时间又惊又喜的。
我俩亲眼看见过邪僧使用布口袋,木鱼和木槌都是从其中拿出来的,但于体积上来讲,本不该装下那两件东西,这说明布口袋内中有玄虚,怕不是传说中带着小空间的储物法具?
神秘甜妻:少帝的豪門寵婚
那等法具有多宝贵,即便李高功没说过多少,我也是明白的。
毕竟,方外的我可是使用着同类的百佛图呢。
没阻止姜照去拿东西,看她得手了,我低声说:“赶快走,夜长梦多。”
姜照捏紧布口袋,小鸡啄米的点头。
若真是储物类法具,那水堡回过神后必然找来,保不齐会带上更多的好手杀来,我们溜之大吉为妙,眼下可是没有阴雷天谴帮着阻拦大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