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5h6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臨淵行 愛下-第655章 流年不利讀書-03qxo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甘泉苑中,苏云还在细致的整理旧神符文,尝试着借旧神符文来打通仙道符文与混沌符文的换算桥梁。
当然哪怕解析出一部分旧神符文,也有可能解不出混沌符文,不过这些事情必须要做。
“过去格物,往往只需要三五人,几个月便能完成,现在做格物,就算调动整个元朔最聪明的人,几年也还只是刚刚摸索出头绪。”
苏云埋首在经卷之中,忍不住向莹莹感慨道:“我们做了这么久,也只是把解析混沌符文这个工作,做出一个开端而已。”
莹莹也头一次觉得吃力,道:“从前我们研究的格物的,最深就是神魔,而现在,神魔只是一个最基础的仙道符文,难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帝心这些日子也颇有感触,道:“没有足够多的人,没有足够强大的国家,没有足够强大的教育,不可能解出旧神符文,更不可能解出混沌符文。”
他是被苏云请来解析旧神符文的,本以为手到擒来,没想到这次这么棘手,连他也只好推掉后面几个月的授课,全心全意帮助苏云。
不乖龍二 宮祈惠
通天阁的士子是从元朔西土挑选出来才智最高的人,前后用了四年多时间,才将历阳府的旧神符文解读一遍,其中还有不少纰漏。
婚久必合 笙歌未晚
而历阳府的旧神符文则是温峤身上的符文,并非是全部的旧神符文。
元朔虽然只是依附在帝廷之上的一个小小星球上的蕞尔小国,但元朔的教育体系,却是所有洞天之中最发达的,可以说碾压各大洞天,碾压各大洞天麾下的大千世界!
这些洞天、世界,往往都是世阀、门派、宗族、神道等教育体系,最好的大概便是文昌洞天的门徒传道体系。
很多洞天有官学体系,但官学体系只是世阀体系的变种,穷人的孩子根本上不起学!
这些洞天最大的问题,便是知识私有化,因此教化问题往往成为一种财富和资源,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天才陣術師重生 穆小塵
網遊之修羅傳說2:天辰
这不仅仅是七十二洞天的普遍现象,也是而今的仙界的普遍现象。
甚至可以说仙界比诸天万界更为严重!
像元朔这样,做到把圣人开创的学术体系融于一个学宫学院之中,对富贵贫贱的士子一视同仁,老师、仆射竭尽所能教导士子,开发士子才智,让其学有所成,朝廷广开经济,让其学有所用,诸天万界独一份儿。
这也是裘水镜考察各大洞天之后,得出的结论,认为假以时日,各大洞天在元朔面前不堪一击。
他将这次考察写成《各大洞天教化现状》,提交给天道院和九卿元老会,引起很大的轰动。
而苏云尝试在天府洞天推行官学,也遭到了来自世阀宗族莫大的阻力,得出更为悲观的结论,认为七十二洞天和大千世界必须要有一场类似于元朔革命这样的大变革,彻底打破固有的利益集团,才有可能将官学体系推广开来!
不过,诸天万界的现状,也就导致了只有元朔才能拥有如此广大的力量,去解析旧神符文,探索旧神符文与混沌符文的关系。
苏云沉迷于学术无法自拔,这段时间元朔时不时传来有人渡劫成仙的消息。
禁情 陳語苓
元朔这一批仙人可以说是幸运的,不仅元朔,其他洞天的成仙者也都是幸运的。
从前成仙,需要面对武仙人的仙剑,能够成功渡劫的人可以说大千世界,几千年也只有柴家谪仙人这一个。
就算能够成仙飞升仙界,也会面临与谪仙人一样的下场,被仙界追杀擒拿,最终被丢入万化焚仙炉成为炉中炭火。
而武仙人收走仙剑之后,虽然渡劫的凶险没有从前那么恐怖,但渡劫之后无法成仙更无法飞升,却成为了所有人必须面对的绝望现实!
现在,芳逐志和师蔚然先后成仙,开创了第七仙界渡劫成仙的先河。
曉風殘月
苏云这几个月埋头苦苦研究,终于在通天阁士子的基础上,确定了仙道符文与旧神符文的换算关系,以及三枚混沌符文的解析。
在他尝试打通混沌符文时,还是遇到了很多困难,旧神符文现在有四百六十八种,并不算是十分全面,这些符文大部分属于纯阳符文。
用这些符文,能够完整解读出来的混沌符文只有三种!
嫡女玲瓏
想要把所有的混沌符文的意义完全解读出来,需要更多的旧神符文!
苏云思索片刻,离开甘泉苑,前往雷池历阳府,询问温峤。
这时陆续有洞天与第七仙界合并,雷池也在渐渐恢复到巅峰状态,更加广阔,堪比北冥。温峤正在调度各界的劫运,免得出现劫运集中爆发的情况,很是操劳。
“阁主,当今世上的旧神已经不多,大部分旧神集中在冥都之中,不过冥都的大帝是个墙头草,明明强得可怕,却总是风往哪儿吹就往哪儿倒。”
温峤道:“冥都大帝麾下有十六圣王,他们身上也有旧神符文,各有不同。不过抄录研究他们的旧神符文,便相当于得到他们的大道,他们未必乐意。”
苏云皱眉,道:“我与冥都大帝是结拜兄弟,既然是结拜兄弟,请他帮个忙他不会拒绝吧?”
温峤道:“巧的很,我也是冥都大帝的结拜兄弟。”
苏云错愕,坐在他肩头的莹莹也是目瞪口呆,吃吃道:“你也是冥都大帝的结拜兄弟?你们也说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温峤道:“当然。冥都大帝的结拜兄弟,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他不知跟多少人磕过头。他基本上遇到个有潜力的人便会主动与对方结拜,从太古至今,被他拜死的兄弟不计其数,当不得真。”
苏云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誰是你青春裏的木棉花 荼靡1夏
“阁主,冥都大帝虽然难缠,但是十六圣王中我觉得倒有些人是心向混沌大帝的。”
温峤道:“还有一部分圣王心向帝忽,一部分圣王心向帝倏。阁主既然是帝混沌、帝倏和帝忽的使者,为何不能用这些身份呢?”
苏云心中微动,帝倏之脑能够逃出冥都,肯定是有一部分冥都圣王在其中接应,从帝倏第二次下冥都时遭遇的抵抗,也可以看出有些冥都神王暗中放水。
只是,他还是有些迟疑,道:“温峤道兄,我虽是三位大帝的使者,但我最近不知为何,总是运道不好,刚刚在仙后那里翻船了一次。我担心报上三位大帝的名头,会再次翻船。”
温峤忍不住笑道:“阁主,你是华盖气运,翻船是正常,不翻才是不正常。不过,我们旧神都是对混沌大帝时代心向往之,有混沌使者这个身份保护,断然不会翻船!阁主若还是有些不放心,那就先不去冥都。”
苏云着实担心自己翻船,道:“倘若不去冥都,从哪里弄来更多的旧神符文?”
温峤道:“我们这些旧神,往往隐居在各大洞天之中,藏匿下来,而今第七仙界合并,各大洞天也在返回第七仙界。这些隐匿的旧神,便藏在山海之间。我站在雷池之上,遥望下方第七仙界的气运,已经看到不少旧神就藏在其中。阁主若是要去找他们,我画下《山海经》,阁主按经图去寻他们便是。”
苏云大喜,连声催促。
末世唐僧
温峤善于作画,于是临场画下《山海经》,道:“阁主,见到他们时别忘记说自己是大帝使者。我也会在雷池上关注阁主动静。还有一事,阁主何时去打开那口金棺?”
苏云询问道:“道兄,你觉得以我现在的实力,打开那口金棺,有几分活下来的可能?”
温峤上下打量他,道:“一成都没有。但帝忽会保佑你……”
苏云摇头笑道:“他若是能保佑我,何不保佑他自己?他自己去打开金棺不就可以了?”
温峤无言以对,只好道:“阁主尽早前去。”
苏云笑道:“我何时食言过?”
温峤道:“那个劫灰大仙君玉太子……”
苏云正色道:“玉太子的事并非是我食言,而是将他从劫灰状态转变回人身,需要的先天一炁实在太多,以我现在的实力只能徐徐治疗。”
温峤狐疑道:“难道不是阁主想留下玉太子保护自己吗?”
苏云哈哈大笑:“道兄,有人曾经说我是一面镜子,你心中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看到的我便是什么样子。我质朴,纯真,没有半点心机,你暴露自己了。”
温峤惭愧万分,致歉道:“是我不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阁主见谅。”
苏云风轻云淡道:“我已经习惯了世人的误解,无妨,无妨。”
待离开雷池,苏云面色转黑,向莹莹道:“这个温峤太敏感了。”
豪門無愛:疼你有癮
莹莹连连点头,翻阅山海经,道:“大个子早晚会因为自己的耿直和实话实说而吃亏!”
她查阅一番,道:“距离帝廷最近的旧神,便隐藏在苍梧福地中。苍梧福地是一个大梧桐树……”
过了不久,青铜符节来到帝廷南段的苍梧福地,只见一株梧桐树亭亭如盖,笼罩方圆数百里,树冠间有些凤凰生活在其中。
苏云打量一番,对照温峤的山海经,看向苍梧福地旁边,只见一处山脉起伏,地势险峻,当即来到那片山脉前,朗声道:“我乃帝忽使者,此间的苍梧旧神,听我召唤……”
一个洪亮无比的声音从地底炸开:“帝忽?背叛大帝的叛徒!”
苏脑中一懵:“糟了!这艘船也要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