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87熱門連載小說 征戰樂園-第三章 戰備與宣言看書-55nea

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无数话筒,如长枪短炮一般对准了王维。
星际时代的记者们,操守似乎更甚,这一刻,他们甚至无视了王维身后站着的许褚和血神卫,毫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安全,乌乌泱泱的拥挤在王维身边,提出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
什么“您有把握获得黎明帝国的认可么”?
“你有能力承担黎明帝国的怒火么?”
“您对未来曼达洛星的发展,有何追求和需要么?”
“您认为,您现在是否已经成为了曼达洛星的实际统治者?”
记者们的嗅觉很敏锐。
星际时代的情报封锁也更艰难。
此时此刻。
也就在王维弄死帝格约三个小时之后,发生在曼达洛星的“政变事件”,已经被添油加醋的传递到了此方剧情世界内的所有人耳中。
……
玛维共和联盟治下,玛维星域。
某个破败的酒吧当中,苍老的酒保用力擦拭着酒杯,泛黄的眼球直勾勾地盯着酒吧中唯一的客人。
几十年的酒保生涯,让老酒保练就了一身辨人、识人的能力。
也因此。
老酒保一眼便能看出,这个从三小时前就来到酒吧,千杯不倒,且穿着破烂衣服的清秀男子,实在算不上什么良民。
其身上散发出的气味,远比那些游走于灰色地带,做着搏命买卖的星际佣兵们,危险的多。
“再来一杯,谢谢。”
声音从清秀男子口中传出,吸引了老酒保的视线,想了想,老酒保拿出酒瓶,为此人倒满了酒液。
随后,其身体前倾,看着男人,笑眯眯道。
“尊贵的客人,如果您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的话,可以跟老汤姆说说,只需要一些合理的报酬,老汤姆便能帮你解决很多问题。”
酒保:老汤姆,从眼前的男人身上,闻到了危险。
但危险,很多时候也意味着机遇。
而机遇,就是金钱,就是生意。
听到这番话,年轻男人笑了笑,将酒水一饮而尽,随后,他转头,看着老汤姆微笑道。
“这么说,你应该见过些世面喽?”
老汤姆笑而不语。
直到年轻男子伸出手来,指了指老汤姆身后的电视机。
“但我觉得,你应该没见过那个。”
“您真的有能力承担黎明帝国的怒火么?”
声音从电视机中传出,吸引了老汤姆的视线。
看着直播画面中,那画面最中央的年轻男子,又看了看画面下方的滚动消息,片刻,老汤姆一撇嘴,嗤笑道。
“又是荒芜星域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先生,听我一言,那地方乱得不成样子,一天要打八十场战役,政权更替什么的更是常事儿。”
“但即便如此,也没出过什么大乱子,黎明帝国和古神教派……啧啧,那小子只是个愣头青罢了,相信他也蹦跶不了多久了。可能现在,也就算是他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了吧。”
身为剧情土著。
老酒保对黎明帝国和古神教派的力量心知肚明。
他从不认为,这些所谓的“反叛军”,能,甚至是敢去撸黎明帝国的虎须。
但出奇的。
那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年轻男子,看电视却看得出神……
直到画面中,终于传出了“采访对象”的声音。
“我不认为黎明帝国算是什么威胁……”
“对我来讲,无论是黎明帝国,还是古神教派,还是什么玛维共和联盟、超能者联合会,天剑门……他们都是垃圾,都是垃圾你懂么?”
“至于什么我是否已经成为了曼达洛星的实际统治者……嘿,别闹了。”
“不仅仅是曼达洛星,这整个星际社会,十六星域,早晚都是我的。”
“你们等着瞧吧。”
王维一言出。
我是我妹 錯愛蔓延
天下惊。
不是惊骇,惊悚……
而是惊讶,然后转变成了嗤笑。
“傻子年年有,这个人也算是傻中皇帝了……这小子是个人才。”
老酒保被吓了一哆嗦。
实在是……
今年真的没有比这个更好笑的笑话了。
倒是吧台前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
“你也觉得,他是个人才对吧?”
老酒保耸了耸肩,实在不知道年轻人所说的这个“人才”,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快穿男神一網打盡 風雪空濛
可能是年轻人,也不想跟老汤姆多说些别的了。
再要了一杯酒后,年轻人沉吟片刻,便开了口。
“该谈谈生意上的事情了。”
“您需要什么?”
老汤姆来了精神。
而后,年轻人指了指老汤姆身后的电视机,轻声道。
我們倆 走肖王於
“我需要你把我,送到那个叫曼达洛星的地方,能做到么?”
老汤姆微微一笑,搓了搓手指。
“只要钱到位……”
“再次认识下,我叫老汤姆。”
“我叫周武。”
……
看着眼前一大堆笑得前仰后合的记者们。
王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他心里也委屈……
黎明帝国的帝炎……真的就是个垃圾。
兵力是多了点儿,可能还有些隐藏的底牌。
但是……
碾压。
王维对他就是碾压好吧?
而从疆域上看,黎明帝国,可能已经算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剧情势力了,王维能碾压他,就能碾压什么古神教派等等等等……
这不是量上的差距,论兵力数量,王维真不一定比帝炎更强。
但这是质上的差距。
这个可就无解了……
一打五?
五个霸王能打过一个圣子么?
打不过吧?
那还说什么了?
“哎哎哎,别笑,我认真的。”
王维“郑重”提醒了一下参与采访的记者们。
谁料他们笑声更甚,甚至眼泪都流出来了。
王维也无奈了。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想通了这些,王维也就没了继续下去的念头,随意挥了挥手,王维刚想宣布采访结束,却又想到了什么。
“对了,这次的采访,大家伙都直播了么?”
“直播了直播了……”
嘻嘻哈哈的声音从记者们口中传出,与其说是回答,不如说是调侃。
王维想想又道。
“那个,我今天说得这些,能不能占个头版头条?”
“肯定能肯定能……”
愣头青跟五大势力宣战……同时!
这标题就够惊悚,就够吸引人眼球了。
别管真相是啥,当个标题党,将这事儿炒作成年度最佳笑话,从媒体的角度上看也是合算且合理的。
“那个,确定能散播到星际社会的所有角落么?”
“一定的一定的……”
星际社会枯燥乏味。
难得出了这么个奇葩,这么个大宝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对吧?
于是,王维放心了。
“这就好……”
随着王维宣布散会。
现场的记者们嘻嘻哈哈笑成了一片。
他们徜徉在欢乐的海洋中无法自拔。
记者们都想好了标题。
“无知的蠢货挑衅无尽星海五大霸主,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关注今晚八点……”
再看向王维,众人眼中禁不住升起一丝异样的情绪。
这傻子。
可要晚点儿再死啊。
这个世界,真的好久好久没出过这么大的笑话了。
……
对整个曼达洛星的整编,自有文官团出手,并不需要王维耗费多大的精力。
他独自一人,走入了曼达洛三世的书房之中,准备借助书本、网络的力量,好好探索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以求能够从中找到些有用的消息。
超級全能王
不过在此之前……
另一件事情,却主动找上了门来。
伴随着手机声音响起,王维接通电话,内里,那熟悉的声音,便再次传入王维耳中。
“王维……”
这声音,王维很熟。
不就是上次那个不讲武德的家伙么……
但这一次,这不男不女的声音,却没了曾经的暴躁,取而代之的,则是惊奇与些微的愤怒。
“你有这本事咋早不出手!?”
“我有什么本事?”
“就是……干掉了帝格的本事,别装了,什么事情,都逃不过神灵的法眼,你搞掉了帝格对吧?破坏了黎明帝国的太空基站对吧?你上哪儿弄到了这么强的力量和军队?”
不同于那些记者。
联络王维的这人,显然有自己的情报渠道——更大,更强的情报渠道。
王维弄死了帝格之事,此人一清二楚。
也正因为如此,这人方才觉得此事诡异到不能以常理判断。
那是黎明帝国的驻军。
受帝炎军主之力加成!
帝格本身,也是军魂统帅,手下的千余人编制的军魂特战队,曾经给古神教派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王维能够如此轻松的摁死帝格。
这足矣证明,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在荒芜星域横着走!
而对于这人心中的小九九,王维可谓是一清二楚。
坐在椅子上,王维翘了个舒服的二郎腿,平静说道。
“两个问题,首先,你是谁?”
“其次,这次来电话的目的。”
话筒对面的声音沉寂了下来,许久,才说道。
“我是维迪尔,真实身份乃是古神教派的秘密情报科职员,曾经对你们反抗军的经济支持,便是我们古神教派为了颠覆曼达洛星政体所做出的秘密行动。”
“而这次的来电,为的,就是和你谈谈有关于此事的后续。”
说到后续,维迪尔来了精神。
“你击毙了帝格,必然会触怒黎明帝国,而能够帮你躲过这一劫的,只有同为星际社会霸主的古神教派。”
“加入我们,投入到神的怀抱之中,区区黎明帝国,我们帮你扛了。”
王维已经展现出了实力。
单人毁掉了帝格及帝格麾下的第五军团,这证明了王维有“利用价值”。
悍妃八福晉 清淺輕畫
这种强度的超能者,拉拢,显然是必须的——帝炎甚至都亲自传音给王维,准备跟王维聊聊,古神教派也不可能没表示。
但……
“对了,刚才的直播你看了么?”
“你说的是刚才那个乱七八糟,引人发笑的直播?”
“额……算是吧……”
“放心,神不会责怪你的无礼,只要你全心全意的侍奉神,神灵会原谅你的……”
“不是……那些,其实真的是我的心里话。”
“就是,黎明帝国,古神教派,你们在我眼里,都是垃圾……真的,我真是这么想的……”
维迪尔彻底没了声音。
片刻后。
饱含威胁的话语,方才从话筒对面传来。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马上你就知道我怎么敢了!”
二话不说挂断了通讯,王维毫不理会维迪尔的气急败坏,他只是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星际简史慢慢品读,时不时的摇头晃脑着,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中无法自拔。
而另一头。
维迪尔好不容易方才压下了心中的怒意。
再次拨出一个电话号码,随着电话被接通,维迪尔语速极快的将与王维的谈话内容,报告给了上级。
“我们该如何处理这个大言不惭的傻哔!?”
“神,自会对他降下惩罚,无需介意此人,帝炎,自会让他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
“帝炎不会理会我的。”
“至少短时间内不会。”
曼达洛三世的书房中,王维一边看着书,一边头也不抬的对贾诩如此说道。
贾诩听罢,亦是点头。
随手摊开地图,看着硕大的十六星域图,贾诩语速清晰道。
“荒芜星域本身就是个三不管地带,身处于黎明帝国与古神教派的交界处,此地战乱频发,资源虽然不少,但长久的拉锯,已经消耗了两大势力太多的物资。”
“经我查证,近百年以来,帝国与教派,都有意缩减对荒芜星域的投入。他们恐怕也不想将有生力量,大量的投入到这个战争泥潭当中。”
“这给了我们一个良好的基本盘和发育空间。”
说白了。
王维占山为王、甚至口出狂言的行动,不会引起任何人的反击和反对——因为曼达洛星不重要。
甚至于,王维占领曼达洛星,毙掉帝国第五军团的行为,更给了帝炎一个撤兵的借口——虽然有损国威,但考虑到王维展现出的实力,帝炎貌似也能忍……
“但如果我们的行为再激进一些……比如说,占领周边的星球,甚至占领整个荒芜星域,到时候,敌人的反击力量恐怕不会小了。”
贾诩这般说着,语气中,却没有什么担忧、惊慌的情绪。
只因为……
身为王维的大管家。
只有贾诩知道,王维的神国里,到底有着多强悍的力量!
“开始吧……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王维这话,相当于什么也没说。
但即便如此,贾诩却也明白了王维的意思。
陛下主意已定。
名为汉帝国的战争机器,将要全面启动。
然后,将汉帝的威名,传播向整个世界!
……
神国之内。
纵然被封印了神国规则之力,但王维神国,等同于主世界,故,在职业角度上,王维依旧与神国存在着莫大的联系。
彼时。
王维启动的第二道军团降临,经过吕布的规则之力固化之后,已经形成了一种类似于半永固型的空间通道。
天空中。
寄居在时间长河内的明皇能够看到,下方,无数将士、战争武器、科学家,在荀彧的安排下,有序穿过传送通道,源源不断地走向了外界。
其数目之庞大。
甚至让明皇眼角抽动,心底发寒。
吞噬了无数剧情世界之后,王维神国的体量,已经大到恐怖。
规则之力不谈。
单就是人口、军队、技术底蕴。
便已经远远超过曾经明皇以为的军主的极限。
他甚至有这样一种感觉。
如果只拼军主之力的话……
嬴枭,是不是王维的对手?
思考良久,明皇也只能微微一叹。
“时代,真的变了……”
……
萌愛娘子太血腥
曼达洛星。
身为战争前线,平日时候,曼达洛星是少有访客的。
但最近一段时间,随着一名叫做王维的傻子,颠覆了曼达洛星的政体,夺取了曼达洛星的主权,此地反而变得热闹了一些。
吃瓜群众哪里都有。
有瓜的地方,便有他们的身影。
外太空。
无数星际采访船停泊在港口外,随时监控着王维的一举一动,并将此地的情报,汇报给了所有星际民众。
但各方反应。
却让这些记者有些看不太懂。
首先,乃是王维口出狂言之后,黎明帝国和古神教派都未对此事做出什么表示。
就好像……
被王维冒犯的,不是他们一般。
而王维,亦对曼达洛星进行了彻彻底底的改造!
无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工程队,如同医生一般对着曼达洛星的星体,挥舞起了手术刀。
每一日,曼达洛星的形状都在改变,都在变化。
“死星改造技术。”
“源自铁血战士,但被我纳入神国之后,这类技术又有了新的进展。大概的思路,就是把行星改造成巨型星战武器,就像你看到的这样。”
王维笑着对身边的人说道,引来了一阵马屁。
能在这时候拍王维马屁的,不是自己队友,又是何人?
周武、荒、汪昱唯等人,在王维发表电视讲话之后,便已经各施手段前来汇合,到了现在——大概是入场后的月余之后,众轮回者便已经完成了集结。
但其实……
这次剧情世界,并没有他们的事情。
他们来到王维身边,也只是抱一抱王维的大腿,谋求王维的庇护,真打起来,他们能发挥的作用,相当之小……
王维也不介意——这点儿担当他还是有的。
远方,伴随着仓促的脚步声响起,汉帝国首席技术总监已经来到了王维面前。
“陛下。”
看着这张铁血星人的脸,王维微微点头。
“准备的怎么样了?”
“只待陛下一声令下,死星便可立即启动。”
“那么就开始吧。”
声音刚落。
巨大的引擎声,便从地底响起。
从外太空看去。
能看到,整个曼达洛星轰地一颤。
下一秒,这颗行星,立刻脱离了原本的轨迹。
在一众记者惊骇莫名的目光之中,死星,逐渐脱离星系,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超越光速般的向着星门所在的方向驶去。
“他想干什么?”
“鬼知道……”
“这曼达洛星,咋就自己动起来了呢?”
“这技术……我记得玛维共和联盟好像有,叫什么星体战舰……但据说还在研制阶段……”
“等等,你们看曼达洛星的移动轨迹。”
“那边是……”
星门!
通往,黎明帝国疆域的星门!
皇宫之内。
王维高坐在龙椅上,看着面前的摄像机,语气悠哉道。
“第一站,黎明帝国,黎明星域。”
“在此,我以汉帝王维之名,对黎明帝国宣战!”
妖孽後衛 九楓錢
君似明月我似星 雨落塵煙
“帝炎,做好准备吧。”
从头到尾,一共就三句话……
但这一次。
借着死星战舰这种高档技术的威慑力,王维的话,再不似跳梁小丑那般,没有半点说服力。
黎明帝国官方报纸:黎明日报紧急宣布。
“狂妄的小丑胆敢挑衅帝国的威严,他必将迎来帝国的愤怒!”
“黎明帝国官方已经宣布,将毁灭一切胆敢侵犯帝国疆域的敌人。”
“当王维穿过星门的一刹那,他必将迎来末日。”
其实……
除少数人外,没人把王维当回事儿。
这事儿的意义,顶多是,一个月之前,那个与五大霸主同时宣战的傻子又犯病了。
但……
当黎明帝国调集整整五十个集团军,横列于星门另一侧之时。
事情,便已经朝着任何人都猜不到的方向狂突猛进。
王维,对着黎明帝国,扣响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