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s5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九星之主討論-135 除夕鑒賞-h5xdh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荣陶陶横刀立马,站在面馆之中,看着两个进不敢进、退不愿退的偷猎者,他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一丝冷笑:“呵。”
“咚!”又是一声脆响,后方,那表情痛苦的高凌薇,一手抓着女偷猎者的脑袋,再次高高拎起,又狠狠凿进了瓷砖地里。
那早已晕死过去的女偷猎者,此时已经是头破血流,甚至是血肉模糊,已然没有了生的气息。
这样的画面,看得两个偷猎者心惊肉跳……
任务目标…不是一个学生么?
清穿之萌寵福晉 棠梨落月
即便是再怎么耀眼,光环无数,但起码是个学生,正路子培养出来的人,为何会有如此残忍的举动?
杀人不过头点地!
平日里喝酒吃肉的时候,俩名偷猎者很轻易的就能说出“老子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这种话,看似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亡命之徒,天不怕地不怕。
但是真的祸到临头,可就不这样了。
也许,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害怕的东西的确很少,但是高凌薇这一股子狠劲儿,的确是让人胆战心惊!
荣陶陶微微挑眉,道:“呵呵,就这点出息?”
这话,曾经出自高凌薇之口,笑的也是当初的荣陶陶。
那个时候的她,给了荣陶陶机会,而荣陶陶鼓足勇气去牵她的手,却只敢轻轻捏捏她的手指肚。
同样的话语,从荣陶陶的口中说出来,却是杀伤力十足,极尽嘲讽之色。
两个大老远赶到这里执行任务的亡命徒,被眼前的孩子这般嘲讽,是真的受不了了!
“我去尼玛的吧!”其中一个偷猎者再也忍受不住,一声怒吼,也许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他双手连连挥舞,一柄又一柄雪制匕首向荣陶陶飞刺而来!
“叮~叮~叮~”
匕首被铁雪小臂接连格挡,掉落在地。
荣陶陶右臂连连遮挡,一双眼神嘲讽的盯着进攻的偷猎者,寒声道:“你™不是亡命徒吗?那就过来跟我玩命!别试探了!就这点儿出息!?”
荣陶陶嘴上这样说,但是脑海中,却是将一句句话语留在了偷猎者的脑海中,疯狂的往人心上扎!
清風無念 白日夢
“4打2,还被反杀了2个?呵呵,你可真是厉害呢~
这么多年训练都练狗身上去了?丢死人了,你快收拾收拾去世得了……”
偷猎者面色潮红,肺都快要气炸了!
耳中接收的信息,与脑海中浮现的信息完全不符,但毫无疑问的是,他统统都接收到了。
双份的嘲讽,双倍的痛苦!
荣陶陶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杀手锏,一秒双喷……
一时间,偷猎者竟然分不清,到底哪边儿传来的话语更嘲讽,心态都快炸了!
“好小子!”店门口处一声惊喝,几个魂警刚刚冲进来,就听到荣陶陶的邀战宣言。
魂警们也是有点发懵,他们当然听不到荣陶陶脑海里传递的阴阳怪气,但仅就荣陶陶口中说的话而言,那叫一个霸道凶悍!
简直比亡命徒还要亡命!
这孩子是松柏镇的高中生?
哪个老师带的?蛮横成这样?
偷猎者们纷纷面色一僵,刚刚心态几近爆炸边缘,此时却是彻底爆炸了,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魂警来了……
一道身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一道凶狠的飞膝,竟将偷猎者踢成了虾米,一口鲜血喷洒了出来。
“咚!”的一声闷响,偷猎者重重撞到了墙壁上,甚至那厚重的墙壁,都砸出了道道碎纹!
荣阳拍马赶到!
但荣阳的脸色很不好看,面目甚至有些扭曲,似乎也在强忍着什么。
“凌薇!”杨春熙迅速跑过来,看着高凌薇机械一般,拎着女匪徒头向地底砸的动作,她一手按住了高凌薇那沾满了鲜血的手掌,另一只手抬起了高凌薇的面庞。
杨春熙那泛着奇异光泽的眸子,对上了高凌薇那几近泛白的眼眸。
终于,高凌薇停了下来,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
这是荣陶陶第一次进魂警橘,幸运的是,他是和荣阳一起进的。
几名魂警,护送着杨春熙和高凌薇去了医院,而荣家两兄弟,因为伤势并不严重,被第一时间叫到了警橘,协助调查。
和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被押送的两名偷猎者伤员,至于另外两个…嗯,已经没了。
这也是荣陶陶第一次接受询问,做的第一份笔录。
作为受害者,尤其还是松江魂武大学的学员,魂警们对荣陶陶的态度很好。
甚至在询问的时候,他们还时不时的安慰荣陶陶,嗯…这让荣陶陶的第一次魂警橘之旅体验极佳。
出了询问室,荣阳正和一个魂警在走廊里说着什么,看到自家弟弟出来,荣阳急忙上前,一手搭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道:“没事吧?”
“没事,放心吧。”
荣阳对一旁的魂警点头示意,道:“那我先带他回去了。”
“好的,麻烦二位在松柏镇多待几日,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情,真是抱歉。等我们审讯出来,会给你一个交代的。”魂警当即点头。
荣陶陶一脸好奇的看着警官,跟着荣阳向外走去。
出了警橘大门,一股寒风袭来。
荣阳吐出了一口寒气,一手揽着荣陶陶的肩膀,声音温和:“你知道,你是受害者,是防卫的一方,所以不要有什么压力。”
“嗯……”荣陶陶点了点头,平日里,他杀的都是雪花狼。
荣阳继续道:“面对着一个企图杀害你,并且一直处于行凶过程中的罪犯,你有权利作出抵抗,生死勿论。”
“嗯,我知道。”荣陶陶轻声说着,毕竟,他还是一个少年,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
万幸,荣陶陶不是普通的少年,而是一名魂武者。
对于这类特殊的群体,无论描述的再怎么光辉伟岸,但是每一位魂武者,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双手染满了鲜血的。
当然,魂武者手上的鲜血,大都来自魂兽。
“记着,他们是穷凶极恶的罪犯,你不动手,死的就是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荣阳面色严肃,双眼直视着荣陶陶的眼神。
“我知道了,知道了……”荣陶陶咧了咧嘴,如果换成是高凌薇的话,也许哥哥不会这样再三强调。
这也许就是关心则乱吧。
荣陶陶为了制止荣阳继续安慰,便开口询问道:“刚才在交手的时候,那个女偷猎者说,让高凌薇爆掉魂宠?”
“嗯……”荣阳深深的叹了口气,道,“霜夜雪绒的存在,挡了偷猎者组织的财路了,小型偷猎者团队不敢言语,但是这些大型的偷猎者团队,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今晚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这次过完年,你和高凌薇就回学校吧,相比于人口眼杂的松柏镇来说,松江魂城的人员构成,还是相对比较纯粹的。
待在学校里,会安全许多。”
“好家伙……”荣陶陶忍不住哼了一声,小声嘀咕道,“我以为这群人是来夺走我的莲花瓣的,却是没想到,人家根本懒得理我,竟然是奔着大薇来的。”
“这个世界很现实,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再强,没有挡人财路,别人也不会追杀你。”
荣阳继续说道:“也有可能是你莲花傍身的消息,尚未扩散开来,未来,可能真的会有不法之徒觊觎你的莲花瓣,前来刺杀你。”
说着说着,荣阳的心里也难受了起来。
荣陶陶和高凌薇是个什么组合?
唐僧肉组合?
一个身傍雪境至宝·九瓣莲花,一个拥有极品魂兽·霜夜雪绒……
毫无疑问,统统都是被追杀的主儿。
谁能想到,那个在半年前还无忧无虑、在天台上独自训练的孩子,此时就快要成为所有罪犯的目标了……
荣陶陶突然开口询问道:“偷猎者团体,是怎么知道高凌薇有功能性极强的魂宠的?”
荣阳面色有些难看,沉声道:“上次追捕任务中,我们几乎逮捕了那支精英偷猎者小队的所有人,但确实有一条漏网之鱼。但说实话,偷猎者瞄上高凌薇是早晚的事,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所以雪燃军才极力邀请高凌薇入伍,也能在客观层面上护她周全。
只是没想到,在这守卫严格的松柏镇内,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
闻言,荣陶陶沉默了下来……
荣阳手掌握了握荣陶陶的肩膀,道:“高凌薇和你一样,都是怀璧其罪,遭人妒忌、遭人追杀,错的绝对不是你俩。”
我的探靈經歷
说着,荣阳召唤出了本命魂兽·雪夜惊,带着荣陶陶,一路向送魂二院赶去,迅速找到了高凌薇所在的病房。
病房门口,有几名魂警把守,发现两人回来了,病房内的杨春熙也走了出来。
“淘淘,怎么样?没事吧?”杨春熙一脸的担忧之色,轻轻将荣陶陶揽入怀中。
“唔…没事,我没事……”
婚裂癥候群 梁鴉
“她呢?”荣阳急忙询问道。
杨春熙安慰道:“估计之前是被那弥途折磨的不轻,精神状态很差,不过高凌薇也是壮士断腕,爆掉了额头魂珠,一次性做出了殊死抵抗。
现在,她的状态已经平稳下来了,会没事的,放心吧。”
荣陶陶推开了嫂嫂,道:“我能去看看她么?”
“最好别惊扰她,去吧。”杨春熙点头道。
替明
荣陶陶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门,蹑手蹑脚的上前,却是看到在病床上,高凌薇合着双眸,依旧处于昏睡状态。
即便是在睡梦中,她睡的似乎也很不安稳,眉头紧皱,一手还死死捏着床单。
超武文娛
荣陶陶快步上前,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却是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帮助她。
鶴唳華亭
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伸出了手,碰了碰她死死捏着床单的手掌,微微用力,缓缓的扒开她那纤长的手指。
下一刻,高凌薇猛地抓住了荣陶陶的手掌,力道很大,捏的荣陶陶生疼。
荣陶陶忍着疼痛,却是发现她并没有醒来的意思,也就没敢抽出手掌。
这夜,是除夕夜。
重生之名門毒秀
窗外的松柏镇,一片喜庆祥和。
大街小巷悬着彩灯、挂着灯笼,鞭炮声轰隆作响,一连串的烟花,将夜空映如白昼,的确是一片“火树银花不夜天”的美好场景。
窗内,空荡荡的病房中,荣陶陶拾着高凌薇的手掌,抵在唇边,默默的陪在她身边,也看着她那紧锁的眉头,一点一点的渐渐舒缓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