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u8n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 愛下-第二五二章、錦帆系鈴分享-whbvr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阎圃的小宅里,人去楼空。
在程畿拜访的三日后,他便将家人托付给宗族照顾,自己带着两名随从,踏上了东去临江县的道路。
是的,东去临江,而不是北上武都郡。
外企之花落的聲音 南湖野客
虽然他接受了程畿的举荐,答应了前去武都出仕华雄麾下。
但出于无功不受禄和君子不夺人之美的矜持,他婉拒了程畿的好意:直接招募板楯蛮为进身之阶。
“招募板楯蛮,是讨逆将军托付给程县令,如今已经事毕;而且在下乃儒人,对兵事并不熟悉,还是不涉足了。还请程县令先遣板楯蛮北上,并为在下愿意助讨逆将军建功立业之心意表明一二,只是现今有些俗事未了,先去处置,三个月后再北上。”
他是这么给程畿答复的。
带着士人的傲骨。
程畿颔首应下,并没有说破阎圃的心思。
一直居家耕读养望的待价而沽,还有什么俗事未了?
穿越之寡婦丫鬟
不过是觉得就这样去武都,会有坐享其成的嫌疑,之所以想以三个月为期,寻找个进身之阶罢了!至于这个进身之阶是什么,他不是说了自己是“儒人”吗?
既然不涉及兵事,那就是邀请位有才学的友朋,一同去武都出仕的荐才之功了。
傾天:醉臥塵世
这样做的方式,对以后也有好处。
有个乡党当同僚,总能彼此守望一二的嘛。
对此,程畿心中了然,自修书给华雄介绍阎圃的底细和才学,以及让阆中宗族带着板楯蛮去武都郡不提。
而阎圃则是日夜兼程,只用数日就赶到了临江县。
对他来说,在有讨逆将军官职的华雄麾下出仕,算是难得的起点了。
毕竟安汉阎家不是官宦之家,祖上没有出过名声斐然的人物,更不像关东士人那样有名扬天下的称号,比如被赞为“王佐之才”的荀彧。
而且就算是自己被州牧刘焉征辟了,也不会直接授予实权。
刘焉,是大汉宗室、天下名士!
首席嬌妻難搞定
不光带着不少僚佐来上任,还让益州许多豪族及手握实权的官僚归心。
论名声和实利,他阎圃还排不上号。
因而,他很看重这次机会。
想着在出仕之前,做出点什么事迹来,让华雄对他高看一眼。
但和程畿想的不同是,他在临江没有什么故交或亲朋。
而是他这些年在养望之余,也秉承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游历郡内,观阅风土人情来增长见识。
走过的地方多了,眼界自然就宽广了。
比如阎圃就知道,在临江有一位豪杰,无论性情还是志向,都很适合拉去武都作伴。
是甘宁,甘兴霸。
其出身于临江县大姓之一,家世富庶,但为人却以粗猛好杀著称。
【巴郡临江县大姓有严、甘、文、杨、杜,各家中多有盐井为利。】
惡犬天下 畫虎客
年少时好游侠,纠集县内浪荡儿自称渠帅,头戴鸟羽腰系铃铛,在郡县内为非作歹。并组织了船队,经常劫掠依长江来往荆益的商队。行事颇为乖张,陆行比陈列车骑,水行则连接轻舟。常用锦绣维系舟船,离开时又要割断抛弃,以显示其富有奢侈。
因而被称为“锦帆贼”。
阎圃没有见过甘宁。
又或者说,就算两人认识了,以各自的为人行事,也会杜绝任何交集。
但他却满怀热枕而来,因为通过甘宁这些年的事迹,推断出这个家伙就是个性情中人,很容易结交的那种。
甘宁这些年浪荡为贼,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别人若是对他很尊敬,便倾心相交,可以为之赴汤蹈火;但如果礼节不隆的话,他就会放纵手下抢掠对方资财,甚至杀害官长吏员。
也正是如此,让阎圃觉得自己的三寸之舌,对上这种人还是够用了的。
对他恭敬一点,将姿态放低一点,就能结交了嘛。
然后再扔出什么“男儿的威风,应该是在沙场上建功立业,而不是在乡里横着走”等金玉良言,还怕甘宁不动心吗?
再者,好任侠的甘宁,对“朕之虎臣”华雄应该是倾慕的才对。
带着这样的想法,阎圃到了临江,并没有打听甘宁如今在哪里浪荡,而是直接寻到临江甘家拜访。
虽然说,甘宁自从游荡乡里为祸了以后,临江甘家就声称不认这个人了。
但谁都知道自家孩子自家疼,打断骨头连着筋。
exo之黑白旋律
甘家肯定和甘宁是有私下联系的。
尤其是,阎圃为了让甘家能引见,还打提前给自己头上,安了个“行讨逆将军、护羌校尉麾下”的名号。
效果也是明显的。
巴蜀之地虽然封闭,但大户人家对消息一直很灵通。
甘家当然也知道,升迁速度很迅猛,简在帝心的华雄是谁。
也不敢怠慢。
当即就礼节很到位的,将阎圃请入家中。
待得知阎圃的来意,是想请甘宁一起前去武都在华雄麾下出仕时,就陷入了两难中。
不是他们看不上华雄。
更不是在担忧,甘宁的浪荡滥杀之名,会得不到华雄的看重。
而是如今甘宁的性子,改了。
或许是去年的马相自称天子为祸益州,让他觉得为祸乡里是件可耻之事,便不再浪荡行事。
道事秘聞 根號
不仅不再胡乱攻掠别人,还收了性子跑去一处庄园里专心读书,钻研诸子百家之说,想着以后能有所作为。
对于甘家的长辈来说,这是喜闻乐见的。
修身读书习武,才是正道嘛。
天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以后能成什么事,不过是个动不动就血溅五步的匹夫罢了!
因此,他们也担心,现在让阎圃去见甘宁了,会不会耽误了自家孩子的向学之心。
好不容易,才浪子回头的不是?
只是,能去华雄麾下任职的机会,他们也不想错过。
那是讨逆将军啊!
以一介黔首之身,能被绶官为将军的人,前程有多光明瞎子都能看得到。
况且华雄出身凉州,是个边陲鄙夫,年纪也不大,和甘宁粗猛的性子应该很相契,说不定以后真能做出点光耀门楣的功绩来。
远的不说,华雄的义弟华车,一个羌胡都封侯了!
我在床下等你 墨漪
他甘家的孩子,难道还比不上一个胡种吗?
带着这样的顾虑和期待,甘家长辈们思来想去,就先以路途劳顿为由将阎圃安顿下,然后就遣老仆快马赶去寻甘宁,让他自己来决定去留。
没办法,甘宁的性子有点倔。
他们这些长辈要是能以管制得了,那之前就不会让甘家出了个“贼”。
锦帆贼,也是贼!
有辱门楣家声,让人暗地里戳脊梁骨的!
甘宁藏身的庄园,也在临江县内。
依着长江畔而筑,离涂井溪盐泉很近,这也是甘家私有盐泉的地方。
白夜黑天
因为甘宁纠集的浪荡儿,并没有散去,而是改头换面成为了甘家的庄客。反正畜养这些人能为甘家增加武力威慑,让官府以及贼寇不敢逼迫,平时也能护卫私盐走水道贩卖求利。
报信的老仆,往返只用了一个时辰。
带回来的信息也很简洁:让阎圃来庄园一趟。
甘宁要见见阎圃,再做打算。
这样的答复,让甘家长辈老怀甚慰。
大丈夫有用之身,不轻许于人。事关前途,打听仔细点,谨慎点总没错。
而阎圃得知后,心情也不错。
既然决定和他谋面了,那就说明甘宁是有点意动的。
不然的话,直接闭门羹奉上就是。
何必多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