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qc9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鑒賞-a2tg5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新闻报的发售,其实也只是刚刚开始摸索而已。
好在陈家财大气粗,和陈家有业务往来的商贾也多,这些商贾们大多有自己的销售渠道,请他们代理贩卖,便可将这销售的触手下沉到最基层的书铺、杂货铺里去。
不只如此,陈家还专门雇了一批货郎,沿街售卖。
其实这种新东西,若是换做是在其他人来操办,基本上没有希望的。
毕竟,新闻报的背后,是各州数不清的人马,这些人都需吃喝,需要给养,只有大世族和巨贾才拿的出这么多的人力物力。
可即便有了这个,你还得有一个造纸作坊和印刷作坊,在这个时代,也只有陈家才能提供低成本的纸张,并且雇佣大量的匠人进行活字印刷了。
風雨大宋
报纸必须得用活字印刷,因为这东西讲究的是时效性,若是用雕版,等你雕出来,黄花菜都已凉了。
好在这些年,活字印刷在陈家的带领之下,从粗糙到慢慢改进的精良,虽然还不足以让报纸字迹清晰,可勉强能看还是可以做到的。
当然,陈家真正厉害的还是销售网络,毕竟和无数的商贾有着大量的业务往来,控制了这些商贾,某种程度,就控制了整个市场。
换做其他人,无法迅速的将业务铺开,就意味着报纸的销量起初是极低迷的,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这种源源不断的亏本损失。
就现在的销量而言,陈家也在亏本,不过……陈正泰的主意定了,即使是亏本,也必须硬着头皮干下去。
陈爱芝现在担心的是,第二期印刷的六千份,能够顺利的兜售出去,若是滞销,那便糟糕了。
好在长安这地方,加上二皮沟,人口足有百万以上。
且这百万人口之中,且大多都是天下的精华,这里有不少入朝为官的大臣,有武官,有勋臣子弟提拔进去的禁卫,还有数不清的商贾,有来此游历的读书人,有大量皇族供养的僧侣,有二皮沟大学堂,还有许多开始渐渐识文断字,掌握了阅读技巧的匠人。
在唐代,识字率可谓是低的吓人,可在长安,天子脚下,这巨大的皇城之中,识字率本就是最高的,而且这几年……识字率已经节节攀升了。
因而,陈家调查的识字人口,大致是在三十万上下,这个数目很惊人。
报纸发了出去,陈爱芝依旧还留在报馆,一方面,是等着销量,一方面,则是要准备为下一期的报纸做准备了。
…………
李世民起了个大早。
他的文章发了出去,竟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心里开始惦记着自己的文章,会不会写的不好,到时候反而惹人笑话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李世民还心心念念着,这文章若是发出去,不知会有什么效果。
如此一想,他一宿没有睡好,总是觉得文章里有些用词,不对。
李世民是个深具责任感的人,他和其他皇帝不一样,其他的皇帝各有千秋,性子都有不同。而李世民很爱惜自己的名声,做任何事,都希望能做好,他希望自己能给天下臣民们展现的是自己最光辉的一面。
因而,卯时的时候,张千便听到了李世民的动静。
张千便蹑手蹑脚的进入了寝殿,低声道:“陛下……”
却见李世民自己已穿了衣,趿鞋起来了。
张千吓了一跳:“陛下这是……”
李世民瞥了他一眼:“还能是什么,朕思来想去,不放心,给朕更衣。朕要出去走走。”
张千觉得李世民简直有些神经质了。
接下来,便听李世民问他:“你觉得朕的文章如何?”
这个问题,张千已回答了不知多少遍,轻车熟路道:“陛下,奴觉得陛下文采斐然,实在是……文曲下凡……”
李世民火冒三丈:“住嘴,你这阿谀奉承之徒。”
张千吓得打了个哆嗦。
李世民随即道:“随朕出宫去。”
“出宫……”张千一愣:“陛下,这……万万不可哪,上一次……”
紅塵伴君之雙心扣 梅兒若雪
李世民淡淡道:“上一次,不是好的很吗?”
张千便不敢再反对了,乖乖去安排。
清晨拂晓,一辆四轮马车在十几个护卫的随扈下出了宫城。
只是李世民出了去,却一时之间,不知该往何处去。
便将张千唤来:“此时拂晓,何处热闹?”
“这……”张千想了想:“在平安坊。有一个妓寨,听闻那里都是通宵达旦,天亮了,方才曲终人散,不少人爱去那里凑热闹。陛下,陛下……您不是要去那样的地方吧。”
李世民则一脸狐疑的看着张千:“这妓家所在,你是如何得知?”
张千:“……”
李世民随即道:“再想想,寻个茶肆吧……看看有没有早开张的。”
张千只好道:“奴遵旨。”
马车便调转方向,开始漫无目的起来。
…………
陈正泰也起的挺早,他对陛下钦赐的文章颇有兴趣,也想看看反响如何。
其实皇帝的笔墨,某种程度就是口含天宪,言出法随,只是历朝历代以来,都不可能真正接触到寻常百姓而已,在这个时代,州县里叫皇权不下县,哪怕是长安城,其实旨意也只是在七品以上官员这里为止,剩下的旧和庶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他早早起来,随即,陈福兴冲冲的来:“公子,公子,报馆那里,得了一份驾贴。说是要将陈爱芝请去御史台……询问……”
“什么?”陈正泰有点发懵:“御史台为何如此?”
“只说去问问。”
陈正泰不禁恼怒:“让陈爱芝不必理会他们,他又没有犯罪,竟还敢动驾贴。这陈爱芝,是我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兄弟血脉,这是何等的关系,御史台不经我这里,直接下驾贴,是欺我们陈家没人马?”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陈福不断点头:“是,是,其实……陈馆主确实没有去,说是要询问你,再肯动身。御史台那边似乎有些急,所以派了几个御史大夫亲来了报馆,说是报馆贩售消息,兹事体大,为了严防引发事端,妖言惑众,往后这报馆里有什么消息,都需他们监看之后,方才可以……”
陈正泰心里便晓得,御史来了是假,这背后,只怕有不少世族在后头怂恿,陈家这是断绝了他们的消息渠道,这都是真金白银建起来的,结果……一下子……没了用处。
世族之所以能在这个时代具有垄断地位,除了有土地和部曲,还有便是知识的垄断,而知识的垄断,势必会造成消息渠道的垄断,毕竟……也唯有有知识的人,才能够具有一定的前瞻性。
可新闻报可倒好了,扬州有海船出海,这消息报出来也就罢了,下头还会有一些编辑的点评,暗示可能造成人参的稳定供应,这寻常百姓看了,再傻也晓得怎么回事了。
陈正泰冷笑:“这样呀,都已到了报馆了?这倒好极了,让薛仁贵去会会他们吧,我看仁贵这小老弟成日闲得发慌,要淡出个鸟来。”
陈福便忙点头,匆匆去了。
陈正泰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几个御史而已,来了二皮沟,能干什么,真以为陈家是吃素的。
老兵系統
…………
新闻报报馆……
几个御史被人请到了正厅。
陈爱芝倒是对他们颇为客气,请了上座,而后命人斟茶,见过了礼。
这为首的御史便不客气的道:“上一期的新闻报,我等已看过了,里头有太多犯忌讳的地方,御史台这儿,议了议,觉得很多地方都不妥当,到时参劾肯定是少不了的,可是看在,这是陈家的报馆,所以,本是想请你去御史台,商议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既不伤了陈氏办报的好意,也不至朝廷难办。可下了帖请你去,你却推三阻四,这是何意?莫非……尔一平民百姓,竟已敢无视御史台了吗?”
陈爱芝吓得满头大汗,忙告饶道:“实是这里走不开身……”
“哼。”此前说话的御史大怒,起身,拂袖:“这是什么理由?简直岂有此理,我马英初从未见过跋扈至这样的人,哪怕是房公、杜公,也不至跋扈如此。今日我等亲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陈爱芝汗颜:“不知。”
“不知……你竟不知。”马英初又怒了,其实他本意是想给一个下马威,另一方面,是想借此机会,直接让御史台插手报馆,当然……插手报馆,乃是天下诸公们乐见其成的,这玩意……大家已经察觉到威力了。
却在这时,外头有人道:“是谁要冒充御史,让小爷我看看,我打不死他们,他们是御史,我名字倒过来写……”
说着,便见一人莽撞的冲进来,这开春的天里还有几分寒气,可这少年,却只穿着一件不能御寒的短衣,他血气方刚,浑身还冒着热气,气咻咻的冲进来。
那马英初一愣,方才还板着脸,大声呵斥,这是长久御史生涯带来的习惯。
现在一看一个莽撞的少年冲进来,先是骂:“是什么人,给我滚出去。”
接下来便道:“小汉,你这是干什么?”
此后又道:“小郎君,你不要无礼。”
而后又是:“小英雄,有话好好说。”
最后似乎连嗓子都哆嗦了:“贤侄不要如此。”
可悲的是……这些话没有什么用处,紧接着便传出啊呀的哀嚎声。
又听那少年的声音,咋咋呼呼道:“现在尝到厉害了吧,还敢不敢冒充御史,你以为我程处默小爷爷是假的,下次见你这般的骗子,便打你一次!”
程处默……
一群人狼狈逃窜出来,而后咬牙切齿,那不是程咬金家里的不肖子吗?久闻他和陈家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啊呀……快走,快走……”
…………新闻报的发售,其实也只是大家在摸索而已。
支配者日記
好在陈家财大气粗,和陈家有业务往来的商贾也多,这些商贾们大多有自己的销售渠道,请他们代理贩卖,便可将这销售的触手下沉到最基层的书铺、杂货铺里去。
不只如此,陈家还专门雇了一批货郎,沿街售卖。
其实这种新东西,若是换做是在其他人来操办,基本上没有希望的。
毕竟,新闻报的背后,是各州数不清的人马,这些人都需吃喝,需要给养,只有大世族和巨贾才拿的出这么多的人力物力。
可即便有了这个,你还得有一个造纸作坊和印刷作坊,在这个时代,也只有陈家才能提供低成本的纸张,并且雇佣大量的匠人进行活字印刷了。
报纸必须得用活字印刷,因为这东西讲究的是时效性,若是用雕版,等你雕出来,黄花菜都已凉了。
好在这些年,活字印刷在陈家的带领之下,从粗糙到慢慢改进的精良,虽然还不足以让报纸字迹清晰,可勉强能看还是可以做到的。
当然,陈家真正厉害的还是销售网络,毕竟和无数的商贾有着大量的业务往来,控制了这些商贾,某种程度,就控制了整个市场。
巧聯珠 煙霞逸士
换做其他人,无法迅速的将业务铺开,就意味着报纸的销量起初是极低迷的,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这种源源不断的亏本损失。
就现在的销量而言,陈家也在亏本,不过……陈正泰的主意定了,即使是亏本,也必须硬着头皮干下去。
陈爱芝现在担心的是,第二期印刷的六千份,能够顺利的兜售出去,若是滞销,那便糟糕了。
好在长安这地方,加上二皮沟,人口足有百万以上。
且这百万人口之中,且大多都是天下的精华,这里有不少入朝为官的大臣,有武官,有勋臣子弟提拔进去的禁卫,还有数不清的商贾,有来此游历的读书人,有大量皇族供养的僧侣,有二皮沟大学堂,还有许多开始渐渐识文断字,掌握了阅读技巧的匠人。
在唐代,识字率可谓是低的吓人,可在长安,天子脚下,这巨大的皇城之中,识字率本就是最高的,而且这几年……识字率已经节节攀升了。
因而,陈家调查的识字人口,大致是在三十万上下,这个数目很惊人。
报纸发了出去,陈爱芝依旧还留在报馆,一方面,是等着销量,一方面,则是要准备为下一期的报纸做准备了。
…………
李世民起了个大早。
他的文章发了出去,竟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心里开始惦记着自己的文章,会不会写的不好,到时候反而惹人笑话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李世民还心心念念着,这文章若是发出去,不知会有什么效果。
如此一想,他一宿没有睡好,总是觉得文章里有些用词,不对。
李世民是个深具责任感的人,他和其他皇帝不一样,其他的皇帝各有千秋,性子都有不同。而李世民很爱惜自己的名声,做任何事,都希望能做好,他希望自己能给天下臣民们展现的是自己最光辉的一面。
因而,卯时的时候,张千便听到了李世民的动静。
张千便蹑手蹑脚的进入了寝殿,低声道:“陛下……”
却见李世民自己已穿了衣,趿鞋起来了。
张千吓了一跳:“陛下这是……”
李世民瞥了他一眼:“还能是什么,朕思来想去,不放心,给朕更衣。朕要出去走走。”
张千觉得李世民简直有些神经质了。
接下来,便听李世民问他:“你觉得朕的文章如何?”
这个问题,张千已回答了不知多少遍,轻车熟路道:“陛下,奴觉得陛下文采斐然,实在是……文曲下凡……”
李世民火冒三丈:“住嘴,你这阿谀奉承之徒。”
张千吓得打了个哆嗦。
李世民随即道:“随朕出宫去。”
“出宫……”张千一愣:“陛下,这……万万不可哪,上一次……”
李世民淡淡道:“上一次,不是好的很吗?”
张千便不敢再反对了,乖乖去安排。
清晨拂晓,一辆四轮马车在十几个护卫的随扈下出了宫城。
只是李世民出了去,却一时之间,不知该往何处去。
便将张千唤来:“此时拂晓,何处热闹?”
神秘夜晚:隱身相公不見面
“这……”张千想了想:“在平安坊。有一个妓寨,听闻那里都是通宵达旦,天亮了,方才曲终人散,不少人爱去那里凑热闹。陛下,陛下……您不是要去那样的地方吧。”
李世民则一脸狐疑的看着张千:“这妓家所在,你是如何得知?”
张千:“……”
李世民随即道:“再想想,寻个茶肆吧……看看有没有早开张的。”
张千只好道:“奴遵旨。”
马车便调转方向,开始漫无目的起来。
…………
陈正泰也起的挺早,他对陛下钦赐的文章颇有兴趣,也想看看反响如何。
其实皇帝的笔墨,某种程度就是口含天宪,言出法随,只是历朝历代以来,都不可能真正接触到寻常百姓而已,在这个时代,州县里叫皇权不下县,哪怕是长安城,其实旨意也只是在七品以上官员这里为止,剩下的旧和庶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他早早起来,随即,陈福兴冲冲的来:“公子,公子,报馆那里,得了一份驾贴。说是要将陈爱芝请去御史台……询问……”
“什么?”陈正泰有点发懵:“御史台为何如此?”
“只说去问问。”
陈正泰不禁恼怒:“让陈爱芝不必理会他们,他又没有犯罪,竟还敢动驾贴。这陈爱芝,是我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兄弟血脉,这是何等的关系,御史台不经我这里,直接下驾贴,是欺我们陈家没人马?”
陈福不断点头:“是,是,其实……陈馆主确实没有去,说是要询问你,再肯动身。御史台那边似乎有些急,所以派了几个御史大夫亲来了报馆,说是报馆贩售消息,兹事体大,为了严防引发事端,妖言惑众,往后这报馆里有什么消息,都需他们监看之后,方才可以……”
陈正泰心里便晓得,御史来了是假,这背后,只怕有不少世族在后头怂恿,陈家这是断绝了他们的消息渠道,这都是真金白银建起来的,结果……一下子……没了用处。
世族之所以能在这个时代具有垄断地位,除了有土地和部曲,还有便是知识的垄断,而知识的垄断,势必会造成消息渠道的垄断,毕竟……也唯有有知识的人,才能够具有一定的前瞻性。
可新闻报可倒好了,扬州有海船出海,这消息报出来也就罢了,下头还会有一些编辑的点评,暗示可能造成人参的稳定供应,这寻常百姓看了,再傻也晓得怎么回事了。
陈正泰冷笑:“这样呀,都已到了报馆了?这倒好极了,让薛仁贵去会会他们吧,我看仁贵这小老弟成日闲得发慌,要淡出个鸟来。”
陈福便忙点头,匆匆去了。
陈正泰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几个御史而已,来了二皮沟,能干什么,真以为陈家是吃素的。
…………
新闻报报馆……
几个御史被人请到了正厅。
陈爱芝倒是对他们颇为客气,请了上座,而后命人斟茶,见过了礼。
这为首的御史便不客气的道:“上一期的新闻报,我等已看过了,里头有太多犯忌讳的地方,御史台这儿,议了议,觉得很多地方都不妥当,到时参劾肯定是少不了的,可是看在,这是陈家的报馆,所以,本是想请你去御史台,商议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既不伤了陈氏办报的好意,也不至朝廷难办。可下了帖请你去,你却推三阻四,这是何意?莫非……尔一平民百姓,竟已敢无视御史台了吗?”
陈爱芝吓得满头大汗,忙告饶道:“实是这里走不开身……”
“哼。”此前说话的御史大怒,起身,拂袖:“这是什么理由?简直岂有此理,我马英初从未见过跋扈至这样的人,哪怕是房公、杜公,也不至跋扈如此。今日我等亲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陈爱芝汗颜:“不知。”
“不知……你竟不知。”马英初又怒了,其实他本意是想给一个下马威,另一方面,是想借此机会,直接让御史台插手报馆,当然……插手报馆,乃是天下诸公们乐见其成的,这玩意……大家已经察觉到威力了。
却在这时,外头有人道:“是谁要冒充御史,让小爷我看看,我打不死他们,他们是御史,我名字倒过来写……”
说着,便见一人莽撞的冲进来,这开春的天里还有几分寒气,可这少年,却只穿着一件不能御寒的短衣,他血气方刚,浑身还冒着热气,气咻咻的冲进来。
那马英初一愣,方才还板着脸,大声呵斥,这是长久御史生涯带来的习惯。
现在一看一个莽撞的少年冲进来,先是骂:“是什么人,给我滚出去。”
接下来便道:“小汉,你这是干什么?”
此后又道:“小郎君,你不要无礼。”
而后又是:“小英雄,有话好好说。”
最后似乎连嗓子都哆嗦了:“贤侄不要如此。”
可悲的是……这些话没有什么用处,紧接着便传出啊呀的哀嚎声。
又听那少年的声音,咋咋呼呼道:“现在尝到厉害了吧,还敢不敢冒充御史,你以为我程处默小爷爷是假的,下次见你这般的骗子,便打你一次!”
程处默……
一群人狼狈逃窜出来,而后咬牙切齿,那不是程咬金家里的不肖子吗?久闻他和陈家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啊呀……快走,快走……”
…………
李世民已稳稳的坐在了茶肆的二楼,靠着轩窗的位置,自这里,此时长安城已渐渐复苏了,早起的百姓开始起了一日的生计,街道上的人流日渐增多。
也有不少人,开始出现在茶肆里。
三三两两,有人只是来吃个早茶,有人则是呼朋唤友,谈天说地。
李世民则呆呆的坐着,护卫们另坐了两桌,只有张千在旁陪着。
这里很有市井气,其实李世民是颇喜欢的,在宫里待久了,沾了一些烟火,总让他心里颇为惬意。
却在这时,外头有货郎大叫道:“新闻报,新闻报,新鲜出炉的新闻报,赶紧……赶紧,大消息……有大消息……朔方城建成完工,木轨已修至八成,又需新募一批匠人,开采朔方铁矿与煤矿,待遇优厚……淮南水患……淮南出了水患……”
李世民留了心,朝张千使了个眼色。
其实这货郎下头一叫卖,就有许多人涌上去。
买报的人有着不同的心思,做买卖的人,希望寻觅商机。读书的人,是因为里头有一个版面专门会刊载文章。而文章其实是很值钱的,一篇好的文章,能导致洛阳纸贵,只是那时候,人们只能靠亲笔抄录文章罢了,现在人家直接印刷了出来。
寻常百姓,也会凑热闹似的想买一张,家里拮据,可现在孩子们若是能认字,将来入了作坊或是其他的营生,往往工钱比那大字不识的人多一些,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报纸上头这么多字,而且据闻,里头的字没有之乎者也,和太多弯弯绕绕,和口语差不多,学习起来方便。
至于达官贵人,自然不必说了,反正有钱,就算不看,府上的人也会采买回去。
那货郎被七八人围着,便是茶肆里的人,也纷纷推开窗来,望着街下,口里道:“货郎,你上来……”
那货郎听了,吆喝一声,和街面上的买报人交易完了,便兴冲冲的上楼,抱着一沓的新闻报,一桌桌的兜售。
这里的伙计是不会去管的,以为知道客人们需要货郎跑腿,若是将人赶走,客官们难免要骂。
张千也匆匆上去,买了一份,而后送到了李世民面前。
…………
感谢柒彩缝纫线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拜谢。
李世民已稳稳的坐在了茶肆的二楼,靠着轩窗的位置,自这里,此时长安城已渐渐复苏了,早起的百姓开始起了一日的生计,街道上的人流日渐增多。
也有不少人,开始出现在茶肆里。
三三两两,有人只是来吃个早茶,有人则是呼朋唤友,谈天说地。
李世民则呆呆的坐着,护卫们另坐了两桌,只有张千在旁陪着。
这里很有市井气,其实李世民是颇喜欢的,在宫里待久了,沾了一些烟火,总让他心里颇为惬意。
却在这时,外头有货郎大叫道:“新闻报,新闻报,新鲜出炉的新闻报,赶紧……赶紧,大消息……有大消息……朔方城建成完工,木轨已修至八成,又需新募一批匠人,开采朔方铁矿与煤矿,待遇优厚……淮南水患……淮南出了水患……”
李世民留了心,朝张千使了个眼色。
其实这货郎下头一叫卖,就有许多人涌上去。
买报的人有着不同的心思,做买卖的人,希望寻觅商机。读书的人,是因为里头有一个版面专门会刊载文章。而文章其实是很值钱的,一篇好的文章,能导致洛阳纸贵,只是那时候,人们只能靠亲笔抄录文章罢了,现在人家直接印刷了出来。
寻常百姓,也会凑热闹似的想买一张,家里拮据,可现在孩子们若是能认字,将来入了作坊或是其他的营生,往往工钱比那大字不识的人多一些,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报纸上头这么多字,而且据闻,里头的字没有之乎者也,和太多弯弯绕绕,和口语差不多,学习起来方便。
至于达官贵人,自然不必说了,反正有钱,就算不看,府上的人也会采买回去。
那货郎被七八人围着,便是茶肆里的人,也纷纷推开窗来,望着街下,口里道:“货郎,你上来……”
那货郎听了,吆喝一声,和街面上的买报人交易完了,便兴冲冲的上楼,抱着一沓的新闻报,一桌桌的兜售。
这里的伙计是不会去管的,以为知道客人们需要货郎跑腿,若是将人赶走,客官们难免要骂。
张千也匆匆上去,买了一份,而后送到了李世民面前。
金牌相公:獨寵腹黑妻 冷煙花
…………
感谢柒彩缝纫线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