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bra超棒的玄幻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第五百一十七章 我會讓你死的很有新意讀書-e1r9u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望着那宛如陨石天降般的可怕身影,整个深红佣兵团的成员都强迫自己暂时摒弃掉坠入深渊的恐惧绝望等负面情绪,在第一时间进入了战斗状态。
毫无疑问,这是一头龙裔!
至少是一头有着真龙血脉的强力龙裔,绝不可正面力敌,那样的结果就是在第一时间被碾成碎片!
现实不像是那些吟游诗人们兜售给孩子们、用二十面骰子投掷概率的扮演游戏,没有任何血脉加持的普通人就是天然被巨龙这样的物种碾压,那种几十上百吨的玩意儿哪怕是从天上不小心掉下来,仅凭自重都能砸碎半座城堡。
不过好在,既然是龙裔,那么他们就是专业的!
在深入巢穴屠龙之前,如何用最有效率且最隐蔽的方式迅速清缴掉巢穴周边的龙裔眷族,就是一门值得代代传承下去的学问。
巨龙他们都不知道猎杀了多少头,一头有着真龙血脉的半龙豺狼人而已。
只不过…先前那声比起真龙还要可怕三分的怒吼声依旧让他们心中隐隐觉得不妙。
“先散开!”
随着枪兵队长的一声大喝,深红佣兵团的七名成员纷纷四散开来,而施法遭到中断一阵不适的女法师奇焰则被枪兵队长搂住接连向后三个撤步。
紧接着就听到‘咚’的一声巨响传来,随着那头半龙豺狼人的落地,以他为中心的火山岩就像活化过来一样,如同大海一般律动起来,无数火花夹杂着暗红的岩浆自碎石缝隙迸溅而出…
就像是…像是这已经由地底喷发而出、在山顶冷却了无数万年的火山岩,又重新开始被融化开来了一样…
“哇噢!”
那暴虐而霸道的一击,瞬间引爆了死亡竞技场的氛围,周遭看热闹的人群宛如围着篝火跳桑巴舞的狂欢者们。
而望着那海啸般涌来的热浪,枪兵队长不得不带着女法师一跃而起,落在竞技场边缘的石柱上,被场中那不断于岩块周遭肆意流淌的岩浆映照出的面色变得震惊而又难看,奇焰更是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道:
“元素活化光环…这怎么可能!这不是只有真龙才会的拥有的天赋本能吗?”
所谓‘光环’不过是他们那个物质位面的叫法,实质上只是巨龙体内过于活跃的元素运动与外界元素共鸣之下的元素活化反应,一般也只会在日积月累下改变不同巨龙巢穴周边的环境,却很少有巨龙能够将这股被动的能力在对战中一瞬间爆发出来。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无不是真龙中天赋卓越的佼佼者,在几代传承的深红佣兵团的狩猎履历中也仅碰到过一次。
而那一次,他们整个深红佣兵团战死大半,险些团灭。
即便是身为队长的枪兵‘好运’也不由陷入两难之中。
他们过往之所以能够屠龙,除了他们队伍本身实力不错外,更重要的是源于代代相传的屠龙经验。
按照这些先人总结出的经验,针对不同类型不同性格的巨龙做出战前分析,制定量身打造的屠龙计划,再根据计划去采购准备相应的材料、装备、卷轴与魔法物品。
由于他们生前的狩猎目标是一头银龙,所以携带的基本都是寒系防护物品,附魔卷轴也大多是用于破开金属龙铠式鳞甲类的,这就让他们此刻陷入了一种很尴尬的境地。
但这里所有人都有理由陷入恐惧与绝望,唯独身为队长的他不能!
于是开口部署任务道:
“誓约,蛮子,你们俩顶上去,不要硬拼。
“剃刀,找机会攻他要害!
“乱箭保持压制。
“凛冬,想办法控住那头豺狼人。”
“好的,团长!”
天機神相
随着枪兵队长的部署下达,原本还有些心神不宁的几名队员当即像是有了主心骨,纷纷照办。
其中那名疾风剑士与野蛮人战士分别从两头踏着在熔岩上漂浮的岩块欺近过去;
手持两把剔骨刀的游荡者则化作一道灰雾隐匿不见;
卓尔游侠没有动用那笨重的猎龙弩,而是一拔背上的硬木弓,一连串连珠箭朝着李维尔的方向当头洒落;对付这种类人形态的怪物,笨重的猎龙弩反而没他的硬木弓好使。
唯有那名长相与奇焰极似的女法师停留在原地,开始吟唱起让周遭都开始变得清凉的咒语。
“奇焰,你负责在一旁策应,我先去了!”
女主播愛上我 狂刀三浪
待吩咐完一切,枪兵‘好运’哥就提起那边硕大的龙枪,跟着剑士与野蛮人战士一同朝着场中那头豺狼人俯冲而去。
“队长!”
女法师伸出手想要挽留,指尖却只来得及触碰到对方的衣角,只能眼睁睁的望着他们那孤注一掷的背影。
她知道身为一名主修塑能派系还是火焰专长的自己在这场战斗中恐怕作用不大,但心中的那股无力感依旧让她心头发慌,总想为团队做些什么,才能安心。
就在她神情恍惚时,就突然听到了一声惨嚎。
奇焰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就看到野蛮人‘蛮子’离地抛飞而起,整个人身体连带着那把家传战斧竟是…被一刀砍成了两半…
鲜血飞舞中,豺狼人一把拽住了见机不对、想要撤步重新拉开距离的剑士脑袋。
嘎吱咔嚓…
“唔…”
猩红的血流当即从剑士‘誓约’的眼眶、鼻孔而耳朵肆意流淌而出,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都在随着头盔的扭曲变形而一同坍塌。
“哈!”‘好运’刚冲至半途。
嘭的一声空气被撕裂的爆鸣声中,就见那头豺狼人一脚踹出,剑士的躯体当即如同破娃娃一样飞出了两个球场的距离,轰碎了那道石柱墙,没了声息。
“约里克!!!不!”
奇焰当即就听到了来自妹妹的悲鸣,约里克,那是‘誓约’的名字,也是妹妹的未婚夫。
她恍然回过神,也不知是不是由于过于紧张与恐惧,有些模糊的视线才终于清晰起来,待看清场中的情形时,顿时止不住的一阵干呕。
原来约里克先前只是身体飞了出去,脑袋依旧停留在了‘原地’…
官場迷情 橫刀一笑
豺狼人的左爪上,赫然依旧拽着剑士‘誓约’五官因痛苦绝望而扭曲的脑袋,脖子下面还挂着一串乳白带红的脊柱还在不住抽搐。
“噢!!!”
而如此暴力血腥的一幕也让整个竞技场的氛围空前高涨了起来。
一劍破道 連天紅
他们不是没有见识过比这还血腥残忍的画面,但像这种极致效率又野蛮至极的‘处决杀’,本身就是一种极简至高、令恶魔们都心醉神仪的…
暴力之美!
眼见大师级的野蛮人战士与初入传奇的剑士竟是瞬间被秒杀,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甚至‘团灭过一次’的枪兵‘好运’也不由瞳孔骤缩,本能的停下了进一步动作。
团队其他人也是瞬间噤声。
就见场中的半龙李维尔兴趣寥寥的随手将剑士的脑袋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踏碎。
接着像是伸懒腰般歪了歪脑袋,然后对残存的屠龙佣兵们勾了勾爪子:
“来吧,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在你们进行狩猎的时候,就要做好成为猎物的准备,不是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都‘死’过一次的原因,还是无底深渊这种地方天然会放大生物思维中的负面情绪,亦或是担忧继续‘死亡’后所面临的凄惨境遇。
无可比拟的恐惧与绝望在他们所有人心头难以遏制的升起。
“不可能赢的…这是头怪物…彻头彻尾的怪物…”
无所适从的女法师甚至都忘了去寻找可能还有用的法术,捂着自己开始扭曲变形的面庞低声哭泣道。
听见哭泣声的李维尔顿感无趣,准备提前结束掉这场无聊的、没有丝毫悬念的屠杀,拖着那把猩红的血肉屠夫缓缓朝着几人走去时。
关键时候还是队长‘好运’嘶吼道:
心航之路 的士
“乱箭!凛冬!掩护我们!快!”
卓尔游侠与法师当即回过神,心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只要踏上这条屠龙之路,就意味着他们几乎与所有巨龙为敌,而无论是巨龙还是此刻深渊里的这头龙裔豺狼人,都不会给予他们丝毫怜悯。
于是宛如流萤的箭雨与暴风雪几乎同时将李维尔笼罩进去。
這個男人太危險 謝上薰
李维尔直接无视了那重新将脚下熔岩冷却凝结让他动作变得有些凝滞的暴风雪,轻松写意的抬起那把门板似的血肉屠夫上下移动,就将水泊似的箭雨拒之门外。
也许是那叮叮当当的声音让他感觉到了烦躁,在众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他竟是一把将‘血肉屠夫’朝着不断移动中找射击角度的卓尔游荡者砸了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那处的石柱整个就像多米诺骨牌似的开始连环崩塌,跟虫子一样上蹿下跳的卓尔游荡者也随之陷入沉寂。
“嗯?”步行中的李维尔忽然觉得脚下有些突如其来的魔力波动。
就见脚下被暴风雪持续砸出的寒霜冰层突然隆起四面冰墙跟铁处女一样自地面朝他合拢而来。
砰!
竞技场中当即出现了一座栩栩如生的冰棺。
唯有冰棺中豺狼人的神情,依旧残留着一丝饶有兴致的残暴。
“噢!”
这突如其来的绝地反转,再次让死亡竞技场的观众们狂欢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除了押注过的赌徒们,只要战斗够精彩,他们本身是没有立场可言的。
“就是现在!”
队长‘好运’一阵振奋,嘶吼道。
与此同时他也提着自己的龙枪开始了提速,明明没有任何坐骑,却跑出了冬狼疯狗般的狂乱速度,发起了比起梦魇骑士还要迅捷爆裂的冲锋。
“贯穿吧!!!”
農門醫後
撕裂荆棘之枪!
可就在龙枪即将刺入时,那尊冰棺却是陡然爆裂开来,冰屑碎块四散飞溅间,一只狼爪握在了枪尖之上。
于是下一刻就像是急速奔驰的重装卡车骤然撞在了高速路下的水泥墩子上,当即骤停,再也寸进不能,唯有那凌冽的狂风将地面上冰霜刮的向后方不断飞离飘摇,露出下方依然冷却满是裂痕的黑色火山岩。
可致命一击被阻的枪兵却没有半点气馁的神情,反而死死的盯着李维尔道:
“结束了…怪物…”
噗嗤。
就见李维尔身后,不知何时凭空出现了两道黯淡的红光,径直捅进半龙豺狼人的腰子。
背刺———美杜莎之牙!
然后在观众们的一阵惊呼中,一名面带得意兴奋之色的卓尔从潜行状态中遁出,舔了舔猩红的唇。
成功了!
他成功了!
这头该死的半龙豺狼人,简直比一切真正的巨龙还要难对付。
不过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他这可是一把粹过石化剧毒的史诗级匕首…
‘剃刀’环视着那矮墙后仿佛在为他们而欢呼的围观群众们,尤其是那些魅魔治安官们因为兴奋都将那V型制服朝着两侧一扒,用那对让人头晕目眩的体操球悦动出让人血脉偾张的律动时,突然有种莫名的感觉:
似乎…无底深渊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嘛。
连胜一百场吗?
他对这里的生活,忽然有些期待起来。
可就在这时,那个让他重新陷入梦魇的声音再次响起:
“的确是结束了…虫子们。”
紧接着他忽然有种自己在急速变小的错觉…
不,不是自己变小了,而是身前的存在竟是在急剧的膨胀。
为什么!
为什么他的石化匕首没有生效?
但再不甘心,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剧变,身为游荡者的本能依旧是第一时间遁回潜行状态。
可他才刚来得及从那钢板似的鳞片中拔出匕首,就突然像是被一条蟒蛇般的东西卷住了。
‘完了!是龙尾!’
当剃刀意识到这一点时,随着海拔的抬升,他终于有幸看到了身前这头怪物的全貌。
这是一头体型甚至比起生前那头极老银龙还要大上两圈的红龙…
“这究竟…是怎样一头怪物啊…”
因为眼前这头红龙完全超出了他对巨龙这种生物的认知。
不但免疫他匕首上的石化剧毒,身躯跟钢铁一般坚韧,还有背上那宛如钢铁丛林般的金属管子究竟是什么…
不过…也无所谓了。
他几乎已经预感到自己的即将到来的死法了。
那就是被龙尾像是蟒蛇般拧成一滩肉渣。
还真是…没有新意的死法啊…
因为这一般都是屠龙新手的常见二十三种死法之一。
只是没想到,自己一位传奇游荡者,竟然会以这种无趣的死法逝去。
而身前的巨龙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他的遗憾。
于是‘剃刀’有些懵逼的看着自己被那条灵活而健壮的尾巴给塞进了一只金属管道里。
眾神統領 楓de蕭瑟
伴随着坐下一阵火光迸溅。
“啊!!!!!”
这位传奇游荡者就坐在超音速的金属炼金炮弹上原地螺旋升天了…
如此新颖而壮烈的死亡方式,再次引起矮墙外的一阵欢呼。
“呀!提比利乌斯领主!我们要跟您生更多的小艾黎!!!”
那群魅魔碧池更是如同啦啦队似的齐齐背过身去,晃动着自己白花花的大腚,用巴掌跟拍人皮鼓似的击打出令人惊心动魄的肉浪,有些兴奋过头儿的当场就跟开瓶的香槟似的,场面之壮观,丝毫不比李维尔的人肉炮弹逊色。
可刚喊完,就被翻身而起气呼呼的小艾黎一脚一个全都踹下了墙。
她拿这些给她投食的碧池们当姐姐,结果这群不要脸的家伙居然想当她的后妈!?
而场中的李维尔幸好没能看到这一幕,否则八成儿要绷不住自己那张‘残暴无情’的脸了。
被反手拽在爪中的‘好运’口吐血沫道: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是一头红龙…
“我们终日追逐着巨龙的脚步…
“我们因猎杀巨龙而荣耀、因巨龙的财宝而富豪,又因巨龙而万劫不复…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只是…能够请求您放过她们姐妹…
两侧的法师姐妹当即感动的眼眶通红。
“她们只是施法者…双手从未沾过巨龙之…”
噗嗤。
然而他这番煽情的演讲才说道一半,就直接被李维尔一把碾成了肉渣,然后像是嫌弃似的朝地上一甩。
“玛德,协助者就不算是偷猎者了吗?
“什么逻辑?”
语罢,他就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抬起头,肩上的两门巨炮就分别朝着两个懵逼的冰火两重天法师姐妹转动。
“槽!快跑啊!!!
“领主又犯啦!!!”
矮墙上看热闹的人群一哄而散。
几秒钟后,轰鸣乍响,满地疮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