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rf1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愛下-第1160章 《寶藏》看書-geog5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修改中…)
“也因为记录着我的心结。”
“所以,这本黑色笔记本也被我叫做‘恶魔之书’。”
“很中二对吧?”
靈智上人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些废话我就不多说了。”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就打开笔记本吧。”
“我允许的哦。”
纸条的右下角还有一行小字。
“打开吧。”
看完纸条的内容,小哀也想起了那时的事情。
她仍然记得,光佑给她说的那番话。
当时她是如何说光佑的。
回过神后,小哀便把视线重新放在那本所谓的“恶魔之书”上。
得到了光佑的允许,她才拿起了黑色笔记本并翻开。
笔记本的第一页写着一行字。
也是写给小哀的。
“真的要打开么?”
仿佛是在劝退小哀。
可在这行字的下方还有一行小字。
“打开吧。”
在这行字的旁边,光佑还画了几个可爱的颜文字。
看到这些,小哀轻笑一声:
“也真是的。”
可随着页数往后,框格图画的出现,小哀渐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她的表情逐渐认真起来。
框格图画,其实叫做“漫画”可能会好一些。
漫画的名字很简单,光佑也将其标在了每一页的开头:
《如果我不曾存在》
这个漫画没有结尾,中途就断了。
她看到漫画的最后一页时,就确定了大概的时间。
是那次意外发生的时候。
那次意外,让两人的关系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也终于不仅限于轻吻脸颊。
她也记得那次从明美公寓回去后,光佑那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感觉,就好了许多。
看完这个没有结尾的漫画,小哀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
“没想到,他原来还想过这些。”
“如果是我的话,可能…”
把她自己代入光佑后,小哀抿了抿唇,自语道:
“可能,我会比他还严重吧。”
“心里明明藏着那么大的事情,却还是装成没事人的样子。”
“真是个傻瓜。”
“你以为当时那样就可以不让我担心?”
“可你那样才更让我担心啊。”
自言自语完,小哀怀着略显沉重的心情,继续往后翻。
漫画之后的是画。
准确的说是一幅幅有关小哀的画。
最多的是小哀微笑的样子。
不同场景、不同装扮。
或是在花丛中央,亦或是在沙滩上。
或是一袭白裙,亦或是一顶草帽。
唯一不变的就是她脸上的那一抹幅度不大,却醉人的微笑。
看着这些自己的画像,小哀沉重的心情得以缓解。
笑容也随之在她脸上绽放。
如同画上的一样。
唇角上扬的幅度不大,可发自内心,足以令人沉醉。
反正,光佑就是这么认为的。
紧接着,小哀看到了其中一幅画下方的一行小字。
“你的微笑,是我迄今为止最为宝贵的财富之一。”
以前的画都会写上画完的时间。
田園娘子:撿個夫君生寶寶
可这幅却并没有。
忘了?
不,小哀知道光佑的意思。
“迄今为止”在这句话里的意思是:
——现在。
什么时候看,这句话就是什么时候说的。
求仙則 越黃
明天,就是“迄明天为止”。
后天,就是“迄后天为止”。

直到永远。
笔记本剩下的内容大部分都是画。
都是和小哀有关的画。
其中也有画“宫野志保”。
例如,“灰原哀”和“宫野志保”站在一起的画面。
有些画就只是光佑突然想这么画。
而其中有些画,光佑还特意为其想了一个小故事。
故事就写在画周围的空白区域。
坐在光佑床的床沿上,小哀认真的看着每一页的内容。
她的表情乍一看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依然是面露微笑。
可若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小哀的眼眶有些发红。
她的内心已经被感动的情绪所充盈。
笔记本有些厚度,光佑至今为止也没全部用完。
还有许多空白。
胡作妃為,王爺乖乖求饒! 川川梅子
宰相千金太難寵
看了将近半个小时后,小哀就看完了目前笔记本里的全部内容。
她起身抱着笔记本来到书桌前。
因为在最后一页,光佑新写了几行字:
“以前这本笔记本被我叫做‘恶魔之书’。”
“因为记录着我的心结。”
“可在我不再画漫画的时候,‘恶魔之书’就已经结束。”
“后续的内容和‘恶魔之书’完全没关系。”
“作为这本笔记本内容的绝对女主,你来想个名字吧?”
坐在光佑床的床沿上,小哀认真的看着每一页的内容。
她的表情乍一看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依然是面露微笑。
可若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小哀的眼眶有些发红。
她的内心已经被感动的情绪所充盈。
笔记本有些厚度,光佑至今为止也没全部用完。
还有许多空白。
看了将近半个小时后,小哀就看完了目前笔记本里的全部内容。
她起身抱着笔记本来到书桌前。
因为在最后一页,光佑新写了几行字:
豪門難嫁:不育之戰 布董
腹黑萌寶:傾城魔法師
“以前这本笔记本被我叫做‘恶魔之书’。”
“因为记录着我的心结。”
“可在我不再画漫画的时候,‘恶魔之书’就已经结束。”
“后续的内容和‘恶魔之书’完全没关系。”
“作为这本笔记本内容的绝对女主,你来想个名字吧?”
坐在光佑床的床沿上,小哀认真的看着每一页的内容。
她的表情乍一看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依然是面露微笑。
可若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小哀的眼眶有些发红。
她的内心已经被感动的情绪所充盈。
笔记本有些厚度,光佑至今为止也没全部用完。
还有许多空白。
看了将近半个小时后,小哀就看完了目前笔记本里的全部内容。
她起身抱着笔记本来到书桌前。
因为在最后一页,光佑新写了几行字:
“以前这本笔记本被我叫做‘恶魔之书’。”
“因为记录着我的心结。”
“可在我不再画漫画的时候,‘恶魔之书’就已经结束。”
“后续的内容和‘恶魔之书’完全没关系。”
“作为这本笔记本内容的绝对女主,你来想个名字吧?”
坐在光佑床的床沿上,小哀认真的看着每一页的内容。
她的表情乍一看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依然是面露微笑。
可若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小哀的眼眶有些发红。
她的内心已经被感动的情绪所充盈。
笔记本有些厚度,光佑至今为止也没全部用完。
还有许多空白。
看了将近半个小时后,小哀就看完了目前笔记本里的全部内容。
她起身抱着笔记本来到书桌前。
因为在最后一页,光佑新写了几行字:
“以前这本笔记本被我叫做‘恶魔之书’。”
“因为记录着我的心结。”
“可在我不再画漫画的时候,‘恶魔之书’就已经结束。”
“后续的内容和‘恶魔之书’完全没关系。”
“作为这本笔记本内容的绝对女主,你来想个名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