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p5s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鋼鐵蒸汽與火焰-第一六一八章 最後的落幕與傳奇的開始(九)相伴-hxwjr

鋼鐵蒸汽與火焰
小說推薦鋼鐵蒸汽與火焰
几人同时应声,对他们而言现在是最后一步,不能出现任何失误。垂死反扑通常都异常猛烈,因为已经可以不去顾忌自己的性命,唯一的心思都在如何杀对方上。他们眼中,更别说卡西亚这种身上本就有着太多未知信息的敌人。
弧形圈再度展开,阿格尼斯他们找好自己的位置,在密码语中相互传递信号,一同用手枪进行射击。寂静的山脉间终于传来声响,在山谷中传递回荡开很远很远。紧接着树木陆续因为子弹洞穿树干倒塌,将树叶上落下的灰烬扬起。
阿格尼斯他们没有感觉到卡西亚身上有着紧张或是着急,数轮射击全被躲过,唯一的作用不过是一些子弹擦着卡西亚的身体飞过,让粘结在他身上的焦黑壳子或暗红色肌肉撕裂少许。他们知道以卡西亚目前的伤势,这种伤可有可无,多上一点未尝不可,因为既不会影响他目前的状态,也不会使得伤势继续加重。
“为什么会这样?”阿格尼斯和圣格德他们的脑袋中都有相同的疑问。对方依旧能预判到自己射击,从而规避子弹走过的路线,这一点他们虽然惊讶卡西亚现在的状态还能做到这一点,但完全不意外。
意外的是卡西亚身上为什么感觉不到慌张和紧迫感。一直保持着冷静,不会因为局势的逆转与艰难处境而出现破绽,这才是阿格尼斯他们当前难以接受的一点。
过后几轮射击在卡西亚本就烧伤严重的身体再添上数道血痕。没有血液可流了,伤口只是鲜红的血肉,不见淡青色浓稠血液的影子。不知道是消耗过于巨大,还是因提前意识到哪里会出现伤口,所以提前压迫了那里的所有血管。
“目前这种情况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奥古斯换下弹夹,“本来就是被击坠飞空艇而落在地面上,我们五人带着的的子弹都不多了,勉强可以再维持数轮射击。现在手枪对蓝银子弹的承载能力大概也快要达到极限,就是不知道是子弹数量先不够,还是手枪先一步承受不了。”
“另外,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我们现在看似拥有巨大优势,随时可以冲过去拿到卡西亚的性命。实际情况真的和我们所想的一样吗?想法与现实间还是有很多差距吧?是受了重伤没错,红水银炸弹的威力都看见了,他肯定躲不过去。只是作为卡西亚,的确要对他的顽强生命力发出赞叹。其实现在变得紧张和焦急的是我们,这一点,希望各位好好想想。你们仔细观察卡西亚,那像是被逼入绝境中的样子吗!”奥古斯认为现在自己现在就是在做一件极其荒谬的事情,从很多方面来说。或许是因为卡西亚在帝国当中的名气,但无可奈何,因为骑士侍从考核证实了他的确能与这名气想匹配。百米外的卡西亚就像是从火化场里爬出来的一样,站在那里却依旧具有威慑力。
精神上的体现,奥古斯心里说。对方过于冷静,不免使得自己会胡乱思考很多。对方大概也是知道这一点——这种状态下,不能露出任何一丝破绽,特别是情绪和精神。奥古斯安慰自己,但效果并不理想。
“卡西亚肯定猜到我们在想什么,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像现在这般肆无忌惮。没有人敢在这时冲上去,他有自信在死前带走我们当中的一个。而重点,则是我们确定他能办到这一点。事实上,现在的他真的可以办到吗?”一时间,圣格德回到自己最初的工作,圣使时代学习的各类开导暗示知识。
“奥古斯说得不错,现在着急的是我们。”圣格德补充,他一直观察在卡西亚,“你们绝对发现了这一点,只是没有人愿意说出口而已。才过去不过两三分钟时间,现在的卡西亚和几分钟前比起来,无论是状态,还是精神,变化上都着实有些大了。虽然他在极力掩藏自己的恢复力,但想要骗过我们的感觉,还是需要更加精进一点才行。”
卡西亚左手臂上像是因腐蚀而缺失一块的血肉并没有恢复,可现在也看不见白色的骨头了,一层新的薄薄的肌肉爬了上去,将之覆盖。那层被烧焦的黑色血肉壳子的确附着在他身上,仔细观察后,不难发现新皮肤已有生长出来的迹象。
“我们过来这里时,他的状况的确很差。但一定要记清楚一件事情,那已是几分钟前的事情了。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当然这是猜测。固态红水银,大家对之都不陌生吧?奥古斯我不清楚,但我们每人的身体中,此刻至少都有一根、、、”
“叶捷琳的名额是卡西亚帮助她拿到的,卡西亚至少也猎杀了一头凶猛生物。它身体中的固态红水银、、、我认为也至少有一根。还有对固态红水银的利用率,肯定比我们都强。”沉声中,伊莎贝尔接上圣格德的话。她和阿格尼斯等人明白圣格德想要表达的意思,此刻的卡西亚很有可能是在利用各自的心理,来为自己拖延恢复的时间。有固态红水银在,即使在物质上不足以支撑,但就能量上,肯定不会缺少。
说话时间,有脆响从前方传过来。一片小拇指厚的在高温下发泡了的焦黑壳子从卡西亚腹部脱落,新生的皮肤还带着鲜嫩的亮红色,柔嫩且细腻。那片皮肤随后迅速褪去新生的色彩,变成带着血色的白皙颜色。
庶女休夫:絕色七郡主 卿新
卡西亚这时开始在原地不过数米的范围内警惕的缓步走动,本就冷清且淡漠的双眼里,疲倦之中多出一点亮光。
不知道是否为巧合,阿格尼斯等人感受到了这到目光中正在逐渐增强的气息。
“最后一轮射击,打完子弹后,必须加快时间。卡西亚的情报,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有太多。我害怕拖延下去,奥古斯和圣格德所担心的事情都会在我们眼前发生。”最后还是阿格尼斯出来做出总结性质样的发话,“这里用不着我提醒了,各自小心。”
鬼城墓 awei龔詩唯
确定子弹数量和枪械稳定情况,五人变换了位置,将距离前压了数十米。枪声响起便不再停下,阿格尼斯他们一面射击,一面缓慢的向前靠近。情况与预想中的一样,意料之中,因为换做他们自己,即使是蓝银子弹,如此距离下,三阶段顶级行列中的手术者都能躲避。日常训练中就有这一项,只是使用的不是能致死的子弹罢了。想要靠枪械击中,卡西亚已经给他们做过示范——意料之外的攻击,否则敏锐感知察觉到的瞬间,身体就能本能做出反应。
不过还是让卡西亚腹部新生的皮肤因子弹带起的风气撕裂开,露出一片鲜红色的肌肉。那些焦黑的坏死血肉壳子又脱离一部分,阿格尼斯他们眼里,情况的确在朝着自己担心的方向发展。
唯一不清楚的是卡西亚现在的状况恢复得如何了。眼睛中光亮与气息越来越强,一分多钟后,随着最后一道炸裂枪声荡开,阿格尼斯发出一声怒吼,黑鳞迅速覆盖全身。奥古斯冲出去数米远时,身体也瞬间膨胀,随后泄气般变得更为瘦弱。这一次,他麦色的肌肤变得更为白皙一些,仔细看,则是一层淡灰色覆盖上他的身体。
末世大回爐
圣格德在弧形包围圈的边缘位置,他在子弹即将使用完时,体内的增殖组织便早已活络。奔跑开便是他自己的全状态。弧形圈另外一个边缘角,伊莎贝尔手里多出另外一把灰青色短剑,锋刃和剑身上开有竖排颇具规律的小孔,小孔通过内部通道连接至她的右手端。一层角质从其右手分泌,包裹剑柄使得它与手掌看似一体。已经是银灰色的梅薇斯依旧在四人身后,但速度丝毫不输于四人。
空气突然间不再安静了,奔跑扯动气流,圣格德他们每一步都将地面踩踏的凹起。梅薇斯周围传来噼啪声,手就放在腰间,随时准备连通辉管。
不过百米距离,眨眼间,阿格尼斯他们真切的感受到与卡西亚距离间的拉近。也是这一刻,卡西亚身上的气息突然间崩离瓦解,直接转身就跑,没有丝毫犹豫。
“追!”阿格尼斯尚未吼出声,其他人已经逼迫自己提升速度了。卡西亚的速度并不快,相对之前,这已经慢了太多。
“规避射击是他的极限。”话语中带着确定,圣格德吼出声。空气在他身前被挤向两边,每一步都跨越数米距离,爆发力加上极为坚韧的身体,仅是两三步,他便去到最前面。长剑再度展开,嗡嗡作响。
不到一个呼吸,圣格德去到卡西亚背后。他全力猛踏地面,身体前移的同时顺势带着宽刃长剑回转一圈,狠狠横砍向卡西亚的后背。
“咚、、、”大篷火花瞬间溅开,卡西亚直接飞出接近十来米远,滚动几圈后撞到树木上,勉强站起来,却是吐出一大口粘稠的血液,瞬间烧蚀地面。其背后的一小片黑鳞挡住了这次进攻。不敢停留在原地,卡西亚站起来继续后撤。
天下無諜
“追上去!”几人突然间都有了力量。圣格德从原地消失,与阿格尼斯他们一同变成流影,在树木间穿梭。
“咚!”数十米外的圣格德去到卡西亚身后的上空,预判到卡西亚接下来去到的位置,临空向下全力竖劈。
卡西亚被定在原地,双脚陷入地面,散开的力量在周围压下凹坑。其肩部有新生的鳞片飞落开,倾斜肩部卸下这把宽刃长剑时,空气紧接着炸开,下压的气流卷起枯叶,一根长棍从高空斜落而下。卡西亚只有一面覆盖了鳞片的左手摆出角度,挡下并拨开长棍,但左手伤口上新生的血肉撕裂开,露出骨骼的白色。巨大力量让卡西亚全身震动,地面顺势吞没至其腰间位置处,使得他仿佛一瞬间矮了一节。
这时已经不需要有人提醒了,从空中落下的圣格德接触地面便去到卡西亚侧旁,给阿格尼斯与伊莎贝尔他们让出位置的同时,双手握住剑柄,站稳脚步便提起长剑,准备下一次极力的挥斩。
同时,奥古斯抬起长棍再度压在卡西亚肩头,阻碍他从泥土中抽出双脚。阿格尼斯与伊莎贝尔这时赶到,两人各自占据一个位置,一片剑影瞬间将卡西亚笼罩。大篷火花如同火焰般,突然般将卡西亚包裹起来。
“脖颈!”圣格德吼出声,双手力量骤然爆发,下一道挥斩已然来临。
“嗡!”
一道细密的颤音,仿佛来自于每一个人的精神深处,在脑海里突然响起。这一刻,似乎所有的声消失,周围只剩下这让人耳膜震颤的嗡嗡声响。
圣格德一瞬间生出错觉,他仿佛听见了圣堂每日十二时那古老大铜钟被敲响后余下的最后颤音一样。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一下子消失了,不是手臂本身具有的力量,而是一种从高空落下、或是小时候溺水时的失重、不踏实的怪异错觉。他感觉到自己一瞬间与地面失去了联系,想要使出来的力量没有了依托物,顿时消散无形。
下意识间便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圣格德思考时,这才发现视线上除了问题。因为他看见卡西亚正在移动。而后,他才突然明白,移动的不是卡西亚,而是因为自己挥动长剑时的力量过于巨大,此刻的自己如同围绕圆心旋转的球体,那根拉扯的线断了后,便自己朝向一个方向飞了出去。
视线立即调整,圣格德看向卡西亚,一双从膝盖处整整齐齐被切断的双脚还直直的立在他的旁边,切口平滑如同不能反射景物的镜子。视线另外一角,一条倒刺完全张开的尾巴破开了泥土,缠在了阿格尼斯的右脚上。
随即在他视线中再度闪过一道黑光,有“叮”的声响传开,一截短剑飞开了。圣格德没能捕捉到卡西亚手臂的动作,更别说黑色剑身的轨迹。下一刻,伊莎贝尔也向着一个方向倾倒。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危险信号这时才从圣格德的全身生出。
圣格德想要吼出声,却是奥古斯先于一步吼出他想要喊出来的话。
“跑!”
没有任何犹豫,甚至是身体动作先于自己的思考。奥古斯与梅薇斯看也没看对方一眼,却异常默契的朝向相反的方向全力冲刺。
顧惜朝也不好當啊! 赫連宇夜
一团黑影直接从地面弹射而起,阿格尼斯从这团黑影中分离出来,垂直坠落地面,砸出一块大坑。一把黑剑紧随其后闪电般落下,直接插入阿格尼斯的胸口,没入只留剑柄。
黑影落地便已消失,空气发出轰轰声,影子再度凝实时,却是疾驰的奥古斯倒飞回来,撞断一颗大树。奥古斯在空中翻转,双脚沾地后转身用尽全力一拳打向身后接近自己的拳头。空气在其两个拳头接触时爆炸开,激起一片散开的风。同时,一条尾巴伺机多时,从奥古斯后背心穿出,倒刺展开,回拉时破坏掉了周围所有的脏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