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835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匠心 txt-763 直播抽獎-gye8u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台前幕后一阵哗然。
锁?
你说这玩意儿是个锁?
它哪里像个锁了?
不过也有人通过它的名字结构,猜出了一些什么。
鲁班锁名为锁,其实是一种益智玩具。
这个班门锁其实也是吗?
上千件的益智玩具,这可真是太复杂了。但这个活动归根结底还是要落实到拍卖价格上,一个玩具,就算它再复杂,又能卖出什么价格来?
最昂贵的乐高玩具,蝙蝠侠洞那种,也就二十万左右。这个价格确实不低了,但要看跟什么比。
薄情總裁,請離婚!
许问这块血榉,一开始就被陈楠教授开价到一百万,而被许问拒绝了的。
也就是说,它拍卖出来的价格,必然应该在一百万以上。卖不出这个价格,就是许问的失败。
一个玩具,卖到一百万以上?
简直天方夜谭!
武斯恩紧盯着许问,表情非常复杂,过了好一会儿,他转过身,把这个有点沉重的木箱放到旁边准备好的另一个箱子里,亲手用封条封好。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黑夜不寂寞
最佳小刁妃
花樣男子穿越記
这表示,在拍卖之前,不会有人把它打开替换或者破坏什么的,它会原样保留到拍卖会上。
“我知道了,会以这个名字进行登记。”武斯恩承诺,接着从身后接过两张纸,递给许问道,“这是拍卖的代理合同,上面各条款已经写明,你可以看一下。拍卖的收入将除去材料成本,一半归于制作者,一半进入一个基金,用作传统文化保护。这个基金暂时由我们承运公司监督管理,回头将正式由国家文物局牵头,建立基金,所有价目进出都会定时在网络上向公众公开。”
这话是对许问的介绍,也是借着他的直播间,公布给大众听的。
我家的貓會修仙
整个制作后期,许问直播间的热度一直稳定在一千万以上,一点也没掺水,几乎成了虎鲸直播间的头名。
最关键的是,直播间的热度计算一般是观看人数、弹幕数量、弹幕人数、礼物值等各项加成的一个总和,许问直播间礼物不多,弹幕不多,主要就是靠观看量撑起来的。
这个关注度真的就非常可怕了……
不过实打实的观看人数总会转化成弹幕的,先前直播间气氛特殊,弹幕相对比较少,但也占了半屏。
现在许问完工,眼看着高潮就要来了,弹幕数量也疯狂增加,密密麻麻占了半屏,还叠了几层。
武斯恩这话说得堂堂正正,弹幕上支持者众多,质疑声也不少。
但慈善这个东西,与金钱密切挂钩,生来就会伴随着这些声音,只能靠时间与行动一点点证明。
武斯恩也点到为止,没再继续说下去,等许问看完拍卖合同,签了名字,又跟他说了今晚拍卖的时间与地点,就离开了。
到此为止,许问“古艺新作”的工作全部完成,只等晚上的拍卖会出结果。按理说,直播到现在也应该关闭了。
结果许问看了看时间,又跟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重新坐到摄像机面前,拿起了手机。
“谢谢你们这几天一直来看我,能得到你们的关注,我很高兴。”他说。
这是他几天以来第一次跟弹幕交流,弹幕简直要疯了,满屏密密麻麻,什么也看不清楚,下方的弹幕框拼命向上滚,速度惊人。
“慢点慢点,你们这样我什么也看不清楚。”许问说。
虽然他这样说了,但弹幕还是一点不见少,最后还是许问自己去设置了一下,才勉强看清了上面的内容。
他设置的时候没有别人教,全是自己做的,而且速度并不慢。所以刚刚设完,他就看见一条弹幕,念了出来:“大师对弹幕挺熟的啊?”
“那当然,我也是现代人。直播是看得比较少,但以前一直去视频网站看视频,自己也发过弹幕。”
“什么样的视频?什么样的都有,传统文化的、考古发掘的、地方文化的,还喜欢看工业类型的。传统手工业,也是工业的一种嘛。”
手機系統有點坑 路清
異能之破天
拽丫頭誤闖男子高校 殷小妍
“传统手工业确实被现代工业冲击得很厉害,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总是要追求更方便更快捷的生活,我们不可能一直生活在过去。”
“过去也很有情调?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那我只能说,你们想得太简单了。就不举更远一点的例子,拿几十年前来说吧。七十年代的时候,家家户户限电,每户晚上只能开一盏灯。因为发电量供应不了。这还是有电的时候,再远了,没有电,蜡烛是很贵的东西,油也很贵,晚上怎么办?只能睡觉。夜晚照明,是很基本的需求吧?但真的满足不了。”
许问语气和缓,慢悠悠地回答着弹幕的问题。
这里面有一些是他收集来的信息,但大部分都是他亲自经历,说起来细节丰富,格外真实。
按理说,他的工作做完了,直播间的人数应该大量减少的,但交工一个小时后,直播人气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又增加了几百万,稳居虎鲸第一位了。
其实人数相对固定,没有明显增量,但弹幕量增加太多了,还有很多礼物,大额打赏非常多,直播间上方的通知几乎没停过。
许问跟弹幕聊着天,手上却也没有闲着。
血榉还剩一点边脚料,他一边说话,一边用这剩下的边角料做了个小东西。那是一个半个巴掌大的小乌篷船,平镇常见的式样,船篷比较高,篷下有凳可供乘坐,船夫站在前方的船板上用竹篙撑船。
它虽然小,但刻画得极为细致,船上乌黑竹篾篷子的纹理、船篷下的两排凳子、凳上的人、篷前的船夫全部都清晰分明,连衣纹都宛如真实。
许问其实就只在刚刚到平镇的时候坐了一回这样的船,但现在他描画起来却信手拈来,每个细节都很逼真。
弹幕看得眼馋,开始起哄:“抽了抽了!”
许问看见了,处理完最后一点部分,笑着说:“行啊,弹幕抽一个人,回头邮寄出去。”
接着想了想,又说,“回头我会正式开一个直播间,长期直播修复一座古宅。到时候我会定期做些东西弹幕抽奖,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长期直播?
修古宅?
帝少的心尖寵妻 沐七兮
弹幕抽奖?
直播间的弹幕迅速炸翻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