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htxq精彩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兩百六十三章 回世再塑身展示-boxx5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白衣修士是邪神,虽然学的是修道人的道,可他并没有世人的情绪反应,也没有荣辱之念。他听到正清把自己说成随手可除的尘埃,一点不见恼怒,反而承认道:“尊驾的确很厉害,故我之前不敢和你照面。
你既能堵住我,想必我所理解的道法已被尊驾看破,尊驾说得不错,我用这些道法是斗不过你的,故我唯有回归本来,只我有幸见识到诸般妙法,却也不想可就此放弃。”
正清道人没有立刻动手,而是立于虚空看向他,似是等着看他的选择。
白衣修士身外有光芒急骤闪烁了几下,有丝丝缕缕白烟自身上飘游了出来,这白气凝聚在一起,隐隐约约可见是一个白衣小童的模样。
而当这个小童从他身躯之中抽离出来的时候,似是那些窥见得来的道法也是一同剥离了出来,其原本形貌也是无法维持了,渐渐化变成了一个像是由无数无数肢体和内脏扭结在一起的庞大怪物,有大小不一的眼目生在上面,看着异常狞恶古怪。
林廷执等人透过水光帘幕望见这一幕,俱是神清气定,但是大台外沿那些弟子且是不成了,尽管他们不曾看到此景,可此刻却一个个心神烦躁,胸膛之中有恶气生出。
而更远处的那些神人值司则是头脑昏昏沉沉,连带外貌也是开始发生了扭转变化,似是在像着这个邪神的方向转变着。
林廷执见了,拿起玉槌,敲了一下身边悬挂的小编钟,悠悠清声一响,所有人都是神智一清,神人值司的那些变化也是被压了下去。
而在虚空之中,正清道人看着上方那庞大邪怪,语气平淡道:“只是如此么?”
他没再继续等下去,立身不动,原本笼罩周身的清光却是向外散开,开始只是若星一团,可在数息之后,周围虚空却是由寂暗无光变成得一片澄澈明亮,仿佛其本来就如此,只是被他破除了原先的暗沉。
而在这片无边光芒之中,似任何除他之外的异物都无法存驻其中,一颗颗星辰碎成了粉末,再是化作虚无。
林廷执等人本来正通过光气水帘观望场中景象,但这刻帘幕似也是受不住这道光芒,却是一下崩散开来。
他倒一点也不见意外,回身言道:“正清道友既然出手,那想来他是有把握的,就等正清道友的传报到来吧,瞻空观治,就劳你再盯紧一些。”
瞻空道人点首应下。
那邪神暴露在了赫赫明光之下,身躯就被融雪般化开,只是它没了道法那一部分,可也懂趋利避害,如潜渡一般,往虚空深处沉入,再从虚空另一端出来,可是从这里探头出来,却发现头顶之上依旧是充斥着那一片无边清芒。
它不由得再度退去,可是接下来无论从哪里遁出,都是会遭遇到这片光亮,这像是虚空被整个扭转了过来,这此光亮往还在虚空深处蔓延,其似无处不在,将它所有去路都是封死,没有任何地方可去。
其之身躯则在光芒照耀下加速融化崩塌,只它似不甘心就此衰亡,无数肢体向着正清道人延伸,只是方才到了半途之中,就节节崩裂,消散无有。
正清道人站在原地,面上无有情绪表露出来,只是十分淡漠地看着这一幕,待得在邪神光中完全化无有,身上清光才是收敛了回来,虚空也是重复浑黯。
他抬头看了看,邪神方才分化出来的白衣童子早在他出手之前就不见了影踪,这背后似有更高层次的力量出手将之挪去了。
不过这就与他没有关系了,那邪神本体已然被他消杀了,他此行要做的事已经完成了。
他仰起首来,上方有一个椭圆形的阴影浮现出来,随着一道金光一闪,便自原地消失不见。
守正宫中,张御正身在殿内推演神通,只留的化影在道宫之中继续祭炼法器。
这一日,明周道人到来殿中,言称奉玄廷诏旨将此番玄粮功赐送至。
张御化影自里出来,收得诏旨,见这番功赐共有三百二十钟玄粮,另有运灵丹丸若干。他将这些东西收下,问道:“明周道友,那邪神可曾捉到了?”
庶女重生:如夢妖嬈 三分苦
親愛的桃色少婦
極品花花公子 毒液的甜
明周道人道:“正要和守正说此事,那邪神半日前已是被正清上尊斩除,此一战到此算是尽了全功了。”
张御不禁点头,正清道行甚高,再加上有玄廷在背后帮衬,有这结果不出意外。他再问了一些细节,就让明周道人离去了。
回到殿中后,他回想一下,却也是发现,正清道人立下如此功劳,玄廷却没有给其任何名位,单纯只是赐了一些玄粮下去。
这个举动其实明白的人都是明白,应该是正清在某些事上仍与玄廷意见相左,只是如今需到他,所以才起用于他,可某些坚持只要他不肯放弃,那么玄廷自也不会将他真正接纳进来。
他认为这等做法是对的。
第一夫人,豪寵小嬌妻
似岑传、梅商等人就算道念不变,在玄廷获取名位无大碍,可是正清道人道行极高,若是入了玄廷,一旦功行再进一步,或可能登上执摄之位,那到时候此人说不定就会自身道念来左右玄廷之决策。
不过眼前最大的敌人还是上宸天和那即将归来的寰阳派,在这两个大敌未曾消除之前,其余事都可先行放下。
他念头转过之后,便就继续回去祭炼法器。
两月时间一晃而过。
上宸天虹殿之外的广台之上,孤阳、天鸿、灵都三人一齐出现在了此间。
豪門暖媳 浮光錦
殿前大阵之中那一道如烟气光越来越是凝实,像是从天际深远处流淌下来的一条河流,动静也是愈发之大,有隆隆之声震动天原。
许久之后,这光气河流缓缓涌动了起来,但在某一刻时,却是骤然一顿,大阵之中出现了一条通天立地的光柱,所有的雷震音声,雨露迷雾,都是一起消失无踪,而后一个模糊人影出现在了阵盘之上,这个人影渐渐凝实,变化成一名身躯挺拔的年轻道人。
这道人抖了抖袍袖,自光芒之中走了出来,对着三人打一个稽首,道:“赢冲见过三位上尊了。”
灵都道人这时拿起一根枝条,自一旁得金瓶之中蘸得一些清灵之水,对着赢冲洒将出去。
赢冲站着不动,任由这水珠落在自己身上。
修真罪少回都市 塑料殼
此水乃是清灵之水,可清静神思,除绝外尘,免去寄虚修士从在入世之身重新凝聚的过程之中沾染到外间邪秽,但若有碍,则其人身上必见异状。
不过水落身上,赢冲神情自若,气息纯正,一如以往。
逆天狂夫太囂張 涼悅
孤阳子见此,才是开口道:“赢道友,我等已是等你许久了。”
赢冲道:“劳烦三位上尊相候,感得有气机相召,赢冲知晓定是三位上尊设法,故也是顺此归来,却不知现如今内外局势如何?”
鬼女鬧翻天
名門艷旅 曼陀羅妖精
灵都道人起手发了一个玉符过去,此符至外,便化作一团灿烂气光,赢冲道人将之接纳入心神之中,霎时明白了这些时日来的一切事机。
農家仙犬 釣魚1哥
天鸿道人站在台上望下道:“赢道友,下来诸般事宜,我们还需你出力谋划,只你方才归来,难免形散神驰,不妨先定心固神,而你多日不归,道宫之中想来也有许多事宜要处置,过两天我们再与你商议。”
赢冲再是一个稽首,道:“多谢三位上尊体谅。”
孤阳三人再是交代了一些话,就令他自去。
赢冲离了虹殿,往自己道宫之中回返。
只是他在世之身重塑,需得重新契合天地,故他没有选择直接挪转,而只是起了个寻常遁法。
不多时,他便回宫门之前,这时却听到殿中弟子和仆役在那里议论纷纷,似在讨论什么,他心中微微一动,落下身形,往殿中走来。
那些仆役见他回来,都是又惊又喜,纷纷作拜,或口称祖师,或言老爷回来了,
赢冲唤来一名亲近弟子,道:“方才我听你们窃窃私语,是在议论何事?”
那弟子回道:“回禀祖师,这几日宫中不知何故,总是有仆役说是见到一个白衣童子在那里玩耍,可宫中本无这般人,弟子初时还以为是玩笑,只是后来又有好几人见到,说是这童子有时候白日穿堂而过,有时候深夜一人在庭中嬉戏,有师兄想要捉他,可每回有仆役见了禀告,等回头就又寻不见了。”
赢冲若有所思,道:“我知晓了,你且去吧。”
挥退弟子后,他一人来至后殿,方才踏入庭中,却见一个白衣小童那里跑来跑去,但是活动之间全无声息,对他似也是视而不见。
他看有几眼,走了过去,问道:“你来我这里何事?”
白衣小童止住脚步,茫然看过来。
赢冲看他几眼,点头道:“原来如此。”
他伸手出去,在小童顶门之上轻轻一拂,后者先是一个恍惚,随即眼神瞬时变得清亮了许多。
赢冲对着他道:“你以后便跟在我身边吧,对外就说你是我新收的徒儿,切不可漏了自家身份。”
那白衣小童的眼眸动了动,便对赢冲拜有一礼,道:“是,老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