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8rd妙趣橫生小說 諸界末日在線 煙火成城-第一百零五章 是他!相伴-5xakq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这应该是……”
顾青山话音未落,却见他手中的那一抹黑暗轰然散开。
这样的动静顿时触动了整个水渊。
无穷的黑暗次第浮现光影,渐渐令四周显现出一个世界的景象。
“这是时光重影,看来那个存在已经虚弱到了极致,连现身都无法做到,所以它把想说的话展现成过去时代的景象。”谢道灵沉静的说。
“原来如此。”顾青山道。
两人一起朝那片景象望去,只见四周已经化作重重迷雾。
混沌!
这里是混沌之中的情景!
行屍天下
迷雾之中,一道模糊的身形徐徐走来,手中捧着一本沉重的书籍。
食仙
顾青山眼皮一跳。
“师尊,那是海底之书,是四圣柱之水所具现的魂器。”他悄声道。
“如此说来,此人应当就是水之纪元的使徒。”谢道灵说。
小小乞丐誘君心:乞丐皇妃 亦然
只见那人将海底之书静静放在身侧,然后在迷雾之中跪了下来,开口道:“各位,我愿投靠于末日与混沌,以我的力量为你们效劳。”
迷雾之中,顿时响起千百道声音:“我们为什么需要你?”
“因为我是虚空之中,知道秘密最多的人,也是所有纪元之中,最具有力量的存在!”那个人大声道。
迷雾开始翻涌。
千百道声音随之响起,带着一股戏谑之意道:“最具有力量?不,你应该见识过地之纪元,那个纪元的使徒,战斗力比你强悍得多。”
那人坚定的道:“但我通晓的知识最多——我所掌握的技巧和隐秘之事,连你们也无法跟我相提并论——如果我说错了,请立刻杀了我。”
迷雾中,那些声音陷入了沉默。
仿佛——
帝寵-凰圖天下 步月淺妝
那个人说得并没有错。
一片寂静之中,只听那人继续说下去:
“只要你们满足我的心愿,我一定贡献出自己所有的智慧与知识,全力帮助你们,完成你们所想要达成的事。”
好一会儿。
迷雾之中,终于有一道幽冷刺耳的声音响起:
“说出你的心愿。”
那人顿时为之一振,高声道:“我要成为你们当中的一员!”
霎时间,迷雾中响起了千奇百怪的大笑声。
“他要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一个蠢货……”
“哈哈哈,他大概什么都没搞清……”
“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
忽然,所有声音一收——
就像有人喝止了这些满是嘲笑之意的言语,迷雾再次陷入死寂。
那道幽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真的要加入我们,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并且为我们效力?事先声明,这件事绝对没有后悔的余地。”
“我是认真的。”那人道。
幽冷的声音道:“很好,这倒是一个机会……诸位,让我们尝试一下,把他变成我们中的一员,看看会发生什么。”
无数窃窃私语声随之响起。
整个光影画面渐渐黯淡下去,再次消弭于黑暗之中。
“看上去,像是水之纪元的使徒投靠邪魔的那个时刻。”谢道灵说。
青春無敵 浣青衣
“我也这么认为,可他给我看这个,究竟是想说什么?”顾青山不禁有些疑惑。
“或许是为了告诉你,其实他并非真心投靠邪魔?”谢道灵说。
顾青山闻言顿时心中一跳,脑海中有一段对话飞闪而过。
“因为我已经不耐烦当混沌的使徒,我想投靠你们,成为你们当中的一员。”
“可惜……”
“什么?”
“我们已经决定,再也不会犯下同样的错误,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
没错,那个黑影说,它们曾经犯过这样的错误。
现在看来,黑影所们所犯的错误,便是接纳了一名使徒,投靠于它们。
而——
黑影便是墟墓意志的具现体。
那么被它们接纳的使徒,自然也化作了——
金色琴弦
巨大尸体!
“原来真的是它!”顾青山脱口而出。
“是谁?”谢道灵问。
顾青山立刻把自己所想的事情说了一遍。
谢道灵静静听着,忽然指向黑暗的水渊,说:“看,当你明白这件事的时候,这些黑暗又在酝酿一道新的过去重影——这样的留影之术真是罕见。”
——当一个人明白某件事后,接下来的重影才会出现。
这已经跟因果律有关了。
区区一段留影,都能扯上因果律,水之纪元的使徒果然是懂得知识最多的存在。
两人一起望去,只见那些黑暗不断沸涌翻滚,最终具现出另一幅画面。
但见画面之中,整个世界都处于战火的肆虐之中。
一处宽阔的大江之畔。
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最惨烈的阶段。
“看,那是你。”谢道灵说。
“是我。”顾青山道。
两人看着一幕幕战斗的画面,以及它所走向的那个终局——
女将军毅然道:“顾青山,你是人族仅存的剑仙,我记得你会那一招属于剑仙的秘剑,同归。”
“住口!”一名人族修士义愤填膺,说道:“同归一旦用出来,顾先生也会身殉!”
人群开始骚乱。
只听顾青山站在高台上,解释道:“单凭你我两人的性命催动这一剑,根本无法战胜这位最终的魔神。”
一股悲戚之意渐渐在军营中蔓延。
正在这时,画面突然拉近,汇聚在一名身穿黑色战甲的将军身上。
在整个军营之中,他是唯一身穿黑色战甲的将军。
似乎是感受到了顾青山和谢道灵的目光,这位黑甲将军朝两人望来。
“很久不见,顾青山,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黑甲将军道。
“独孤将军……”顾青山低声道。
“他是谁?”谢道灵问。
“来自伏羲帝国的一位将领,出身于兵器世家,一直勇猛善战……想不到是使徒。”顾青山道。
两人飞快说完,只听那黑甲将军道:“在投靠那些混沌之中的家伙前,我用了分界石——这石头是我们水之纪元的最高成就,为了铸造它,我们耗尽了纪元所有的潜力。”
“也许你觉得我们没有全力对抗末日……但在四个纪元之中,我们水之纪元也许不是最强大的,但我们一定是最睿智的,因为我们最重视知识与智慧,所以我们知道对抗末日的下场……只有毁灭。”
黑甲将军摸出一块石头,展现在顾青山与谢道灵面前。
——正是分界石。
黑甲将军徐徐说道:“一旦投靠那些诡异的存在,我便会立刻邪化,根本没有机会去探查它们的秘密——分界石正是我们呕心沥血所创造的宝物,它最大的用处,便是将使用者变成两部分,如此一来,邪化的过程就无法完成,它会卡在半途——毕竟还有半个人,已经不属于当前的身份,邪化也就无法彻底完成。”
“所以……是你给了老妖精那张字条。”顾青山问。
“对,是我,我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所以期望未来有人能救我。”黑甲将军道。
“也是你,一直在帮顾青山?”谢道灵问。
“帮他就是帮我自己,帮所有众生,我自然要帮他。”黑甲将军道。
“那么,你分为两个人之后,又发生了什么?”谢道灵追问。
黑甲将军脸上露出落寞之色,低声道:“另一半的我确实被化作了一座墟墓……也就是你所见的巨大尸体,但那些墟墓之中的存在立刻就发觉上了当,它们无法毁灭同类,所以把我禁锢起来,封印在永恒的荒芜之地。”
“而这个并未邪化的我,则在无穷的岁月之中一直潜伏,看过了火之纪元、风之纪元的毁灭,乃至洪荒纪元的诞生与兴盛……甚至看到了你作为先天圣人的降临。”
他指了指顾青山。
“洪荒纪元乃是混沌的具现纪元,我察觉到一切的终末即将来临,所以在不周山断裂之后,一直到洪荒崩碎,化为六道轮回,我依然潜伏其中,静静等待机会,直到——”
“你的再次出现。”
他说完,将分界石一收,大步朝点将台上走去。
顾青山和谢道灵紧紧跟在他身后。
“我们已经得到了那张字条,现在我们来救你了。”顾青山道。
黑甲将军脸色丝毫不变,头也不回的道:“邪魔们虽然无法杀死同类,但它们已经侵蚀了混沌,甚至掌握了一种序列,所以它们现在正在用我的全身血肉与骨骼,改造成白骨之座,想要以此彻底镇压住这一段时光长河,让一切时间流都受它们控制。”
“我们马上救你。”谢道灵说。
“不行,你们还不能救我——因为一救我,邪魔们立刻就会发现这件事,它们的序列之源存放在白骨之座的核心中,虽然它们假装全都回归了过去,但控制了这一段时光长河之后,它们随时都会出现在白骨之座上。”黑甲将军道。
顾青山沉声道:“你的谋算是——”
“去找序列之源。”黑甲将军道。
束婚
“序列之源?那是什么?”谢道灵问。
“最初的序列——并不是从墟墓中出现的那个末日,而是混沌最初的那个序列,它包含了最终极的秘密,而我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黑甲将军道。
“好,我们这就走。”谢道灵说。
“去吧,这件事关系到整个决战的成败,当你们找到最初的序列,才可以来救我,否则一切都没有意义。”黑甲将军道。
这时他终于走上了点将台。
满场的修士们都朝他望来,却对站在他身后的顾青山和谢道灵视而不见。
顾青山和谢道灵对望一眼,顿时就要退出这片光影画面。
临走前,顾青山忽然停了停。
他望向黑甲将军,低声道:“想不到,从一开始我们就并肩战斗了这么久。”
黑甲将军一笑:“我那个纪元之中所有的亲人与同袍都战死了,我也曾灰心丧气过很久,甚至向归于永灭,这样就再也没有伤心事,直到……我看到了你的所作所为——我认可你为最后一名同袍,与你一起来搏这最后一次。”
顾青山道:“我曾跟你说过,我一定会救你脱离那根青铜柱……”
“我相信你能做到。”黑甲将军干脆的道。
顾青山点点头,后退一步,跟谢道灵一起离开了这一段光影。
他们走后。
黑甲将军在原地站了一息,朝着点将台中走去。
榮華貴女 夜纖雪
那里站着王灵秀与顾青山。
王灵秀脸上写满了悲戚。
顾青山依然冷静,注意到了他的到来。
“独孤将军,怎么了?”顾青山开口问道。
黑甲将军道:“兴许我们这里打了胜仗,其他地方就不用考虑是支援我们,还是支援王城——他们来得及回去救王城。”
“对,这是唯一的方法,但是以我个人之力,就算牺牲生命,也无法斩杀这头魔神。”顾青山道。
黑甲将军身子徐徐下沉,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顾先生,我愿同归。”
他平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