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ssk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兇靈祕聞錄-第六百零五章:白銀鑰匙鑒賞-6zmle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盯着彭虎那尽显疑惑的脸,姚付江眼疾手快奔至近前,一把推开陈逍遥,而后抢在青年道士前滔滔不绝诉说开来,详细的把人物末尾众人所曾遭遇连同女螝被镜子封印等事统统告知,当然,在叙述过程中平头青年还刻意提及了陈逍遥明明有镜子但当时却故意不拿出来一事,至于赵平为何没死以及月晓诡异死亡倒是只字未说。
“卧槽,难怪你小子会挨揍!要我说你活该啊!”
………
總裁前夫,絕情毒愛 唐漠葉
性格决定脾气,脾气决定选择,加之陈道士确实玩笑过度,待听完姚付江详细叙述后,彭虎毫无意外的选择站在程樱一边从而第一时间回头指着陈逍遥大骂呵斥,毕竟当时的情况不管怎么说都属于严重危急状态,没想到这货居然还有心情调侃众人,这不是摆明了欠揍么?换成旁人还好,可陈逍遥耍的人里却恰好还包括程樱,这,这是自己给自己找刺激啊,直白了说简直和作死没区别。
许是也自知做法欠妥,听着彭虎斥责,陈逍遥倒没怎么辩解,就这么面露尴尬嘿嘿笑了几声。
当然,所幸有惊无险,大伙儿还是在最后成功封印了女螝,更何况不管怎么说陈逍遥也算是那场灵异任务最大功臣,且他的那面小型八卦镜更是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见陈逍遥面露尴尬老实闭嘴,彭虎满意点了点头,继而爽快地对在场众人一挥大手道:“都给我听好了,此事到此为止,就这么算了,以后任何人不得追究提起!”
很明显,作为列车老人,加之实力不俗,光头男在团队里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见彭虎为其出头,话语方尽,众人纷纷点头,就连程樱也只是在狠狠瞪了眼陈逍遥后没有多说什么,为了团队稳定,算是给足了光头男面子。.
了解完此事,彭虎也没啥可说的,虽说他和其余资深者一样对赵平见螝未死以及月晓无故死亡一事心存疑虑,可大伙儿却也清楚的知晓眼镜男性格,只要赵平想说的事你就算不问他也会主动说出,反之只要他不想说的事你就算再怎么追问那眼镜男也不会吐露一个字,所以很自然的,当完和事佬后,彭虎转而心生感慨,晃着脑袋自语道:“我日啊,真没想到那看起来几近无解的粉裙女螝居然会怕镜子,最后更是败在了一面小小镜子上,这他吗还真是出人意料世事无常啊。”
劍與財
其实彭虎的这阵唏嘘和多数执行者心态相同,不错,谁会想到那只曾给众人带来无尽胆寒甚至曾把执行者逼入绝境的粉裙女螝有这么个弱点呢?说庆幸也不为过,看似简单,然退一步讲,假如不是赵平在最后察觉到小镇里没有镜子的细节,那么最终他们这伙人毫无疑问下场凄惨,注定会一个不剩团灭在那粉裙女螝手里,每每想至此处众人都一阵后怕,可以这么说……这场名为小镇惊魂的灵异任务原本足以团灭整支队伍,而他们最终能活着回来则纯属侥幸。
许是彭虎的自语感慨同样给姚付江带来一定触动,光头男言罢,青年亦是紧随其后点头附和道:“是啊,那粉群女螝太可怕了,不单杀人手法骇人听闻不料连驱魔道具都对其无效,当时我甚至都以为咱们注定团灭,谁曾想结局会如此出乎预料呢?”
与此同时,车厢内,就在彭虎与姚付江双双长吁短叹之际,一旁静坐已久的赵平莫名抬头看向对面,看向程樱,然,不看则已,一看之下才发现对方不知何时早就盯着自己,见状,眼镜男先是一滞,旋即转移视线,如同察觉到什么般将目光扫向某一方向,看向车厢一角,看向某名正站在钱学玲身后的胖子。
高继坤。
自打这小眼睛男人回返列车起胖子就始终处于沉默状态,非是不想说话,而是他仍未从欣喜若狂中回过神来!
是的,对于高继坤而言他刚刚经历的任务等同地狱,等同刚刚从螝门关走了一遭,他全程处于胆寒状态,尤其是任务末尾,当发现赵平中招后他心中的绝望感就已愈发高涨,认为自己的存活希望微乎其微,而真正导致他彻底崩溃的则是月晓之死,看着同为新人的方海和月晓相继毙命先后惨死,兔死狐悲感就这样笼罩着他,从而让当时的他深信自己必死无疑,甚至都曾经暗自下定决心,假如轮到他看到了粉裙女螝的话,那么他会毫不犹豫自杀,死都不愿变成一堆零碎!
然而世事难料,最后的结局却出乎了高继坤的预料,先不提过程,反正他个人确实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活下来!由于喜悦过度,饶是回归已久,胖子仍久无反应久无烟雾,一直处于欣喜呆滞状态,直到他无意中接触到某人,直到无意中接触到某人目光。
那名叫赵平的眼镜男正默然盯着自己。.
咯噔!
刚一接触到对方目光,不知怎么的,心脏莫名一紧,最终被强行压下,然后,胖子灵机一动,忙做出一副感激表情。
(好险,幸亏我反应够快,只是……难道是我的错觉吗?为何在这绝对安全的列车里我依然畏惧这眼镜男呢?到底怎么回事?)
高继坤自然不会知道他最后之所以能活着回归完全来自于赵平开恩,当然,就算他不知道内情,但胖子毕竟不傻,行事谨慎的他依然对眼镜男笑脸相迎恭敬有加。
啪!
可惜胖子的感激表情没有维持多久,下一秒,身侧,一只手就已用力拍至肩膀,猝不及防下,高继坤当场一个哆嗦,赶忙侧头,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痞气十足的脸。
邪王的嫡寵妖妃
“呦!恭喜高老哥闯关成功!我先在这里对老哥表示祝贺!”
陈逍遥先是随口调侃了高继坤一句,言罢,青年没有继续对方,转身就走,越过前方钱学玲径直走向右侧,最后来到因昏迷而始终横躺地面的何飞身旁,看着面前何飞,陈逍遥俯身蹲地检查开来,而这番动作亦瞬间引起在场多数人关注,一时间,除狐疑费解的高继坤外,其余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何飞,不错,如今距离何飞回魂成功已过去有五六天时间,期间甚至还经历了一场灵异任务,只是,都过去了这么久了,何飞怎么还没醒呢?
许是猜出了诸人想法,粗略检查完毕,加之并无大碍,陈逍遥耸肩解释道:“大家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之前我说过,何飞预计醒来时间大概为10天左右,期间任何一天都有可能,目前才过去五六天而已,大家无需紧张,至少有一点我敢保证,咱们的队长大人绝对会在下一场任务开始前醒来,嘿嘿,所以诸位还是把心放宽些吧。”
解释有理有据,分析无所纰漏,见对方如此作答,众人心中稍安,就连是目前最关心何飞安危的程樱也不好多说什么,随着陈逍遥言罢,程樱亦起身离坐走至近前,俯身将大学生架起,而后朝一旁钱学玲道:“学玲姐,这几天还是要麻烦你照顾何飞了。”
听程樱言语客气,钱学玲忙点头回答道:“妹子你和我还客气啥?放心把队长交给我照料吧,反正之前也一直是我负责照顾,有我在你和大伙儿放心好了。”
自从程樱对众人公布性别后钱学玲便主动改变称呼,且两女之间关系亦比往日亲密不少,这是很自然的,毕竟列车女性就只有她俩,加之同为资深者,二人接触起来可谓比男人们还要方便的多。
“嗯,既然如此,那么大家散了吧,快凌晨了,是该回去休息了。”
撂下这句话,程樱便和钱学玲一起架着何飞朝车厢连接门走去,然……
“同志们等一下!先别忙撤退!”
不知为何,就在程钱两女双双转身,就在其余人也打算离开现场回返三号车厢之际,后方,一直蹲地未起的陈逍遥却忽然发声突兀呼喊,声音之大竟当场把众人吓了一跳。
为何叫住旁人?为何突兀发声?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刚刚在何飞所躺地面发现了某样小物品。.
敗家導演 秋刀斬魚
物品银光闪闪颇具质感,拿到手中定睛观察才发现是把银质钥匙,掂了掂似乎还停沉,见状,不明所以的他立刻叫住了众人,不出所料,好奇转身,回头张望,待看清陈逍遥手中物品后,先是一愣,旋即恍然,脑海闪电般回想起一事,回忆起某段信息。
印象中,当初进入任务前屏幕曾在任务信息末尾添加过一条特别备注,即……
極品盜妃馭夫術 道盡天下
完成任务后队伍将会获得地狱轮回站专属钥匙其中一枚!
白银钥匙!
此时此刻,注视着陈逍遥手中这把通体银光的钥匙,一时间,程樱、彭虎、赵平等元老资深者几乎同时在脑海冒出结论,那就是……
开启地狱轮回站的三把专属钥匙,如今已收集两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