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udn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ptt-第845章 緣由推薦-zsvll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听到这个突兀的声音,夫妻俩都被吓了一跳,猛的扭过头去,看到五个人走了过来,四男一女,正是市刑大队的韩彬等人。
霸唐逍遙錄 風雨天下
男子有些慌乱,“你们是干啥的?”
韩彬亮出了警官证,“我们是警察。”
女人脱口而出道,“警察,你们是怎么找到这的!”
韩彬不答反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曹俊豪。”
元若語 曄景
“孙小茹。”
韩彬笑道,“你们还真会跑,选了这么一个世外桃源躲避,还真是让人羡慕。”
“警察同志,我们没有跑,就是来这玩的。”
“你们夫妻的手机为什么停机了?”
曹俊豪眼珠子一转,“警察同志,您是不知道,那些中介烦死人了,天天给我打电话问我卖不卖房,租不租房,我是出来旅游的,都被他们搞的没心情了。后来我跟老婆一合计,干脆把手机关机了,图个清静。”
“你是图清净了,我们警察找你可费劲了。”
“同志,你们找我有啥事呀?”
“你们犯了什么事,自己不清楚吗?”
“我们都是好人,能犯什么事,误会,这肯定是有误会。”曹俊豪敷衍了一句,“同志,我们在水池里泡着,这也不是问话的地,能不能换个地方。”
“行呀,那就换个地吧。”
曹俊豪提议,“你们能不能先出去,让我们夫妻换一下衣服。”
“换衣服可以,不过要分开换,你们夫妻从现在开始不能单独接触。”说完,韩彬给李琴使了个眼色,让她带着孙小茹换衣服。
等孙小茹换了衣服,包星也跟着曹俊豪换衣服,随后夫妻二人被带上警车。
被押到警车前,曹俊豪还有些抗拒,“警车同志,咱们这是要去哪?”
“市公安局。”
“公安局?”曹俊豪有些紧张,“不至于吧,我们就在这个小区住,要不去我家坐会,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在我家里问。”
“这里的房子是你买的,还是租的?”
“都不是,是我一个朋友的,我们借住。”
“既然是借住,就别给人家找麻烦了,还是去警局方便。”
天子的藏心情人 蜜見
“那能不能让我们回家换身衣服?”
“到了警局穿啥衣服都一样,没那么多讲究。”韩彬有些不耐烦,摆手让人将他们两个押上车。
上车后,曹俊豪冷不丁的问道,“警察同志,你们是哪个部门的呀,我看您刚才的证件,好像是市刑侦大队。”
“不错,我是市刑侦大队的人,有什么问题吗?”
“之前,跟我们联系的好像是新华分局经侦大队,怎么又换成了贵部门?”
韩彬不答反问,“昨天下午两点到六点之间,你们在哪?”
“我们哪也没去,就在温泉别墅呀。”
韩彬示意包星先不要开车,追问道,“说一下你们昨天下午两点到六点之间的具体行踪,越详细越好。”
曹俊豪有些懵了,“昨天下午有什么事吗?”
包星呵斥道,“哪来那么多话,问你什么就答什么,你要是心里没鬼,有什么好怕的。”
魔劍姬物語
“我想想,昨天中午吃完饭,我和老婆午休了一会,大概两点半起来了,收拾了一下,三点左右就开始泡温泉,泡到下午五点就去餐厅吃饭,六点多我们吃完饭就回家了。餐厅也在别墅区里面,是二楼的西餐厅,不信你们去问。”
韩彬吩咐道,“王霄、江扬,你们两个去核实一下。”
等两人离开后,韩彬继续问道,“曹俊豪,滨海国际小区6号楼1单元501是不是你的房子。”
“是。”
“你上一次回去是什么时候?”
“有几天了吧。”
重生1 純潔
“具体几天?”
“十一月4号上午,我们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搬到这边来了。”
“从那之后就没有回去过。”
“没有。”
“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还有个住家保姆。”
“她叫什么名字?”
錦繡良緣:郎君莫慌
“刘玉芬。”
“你最后一次见刘玉芬是什么时候?”
“就是14号上午呀,怎么了?”
“刘玉芬死了。”
“啊!死了!”曹俊豪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真的假的。”
韩彬拿出了一张照片,“自己看看吧。”
曹俊豪拿起照片看了一眼,顿时被吓了一跳,“我的妈呀,这是死在了我家呀,她那天还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
“这也是我们想问你的,人死在你们家了,她丈夫还想跟你们要说法。”
曹俊豪拍着大腿,“警察同志,我们冤枉呀,这跟我们有啥关系,她死在我们家了,我还觉得晦气呢。”
“人死在你们家了,你们夫妻俩玩失踪,手机停机,还躲这么老远。不怀疑你,怀疑谁?”
“天地良心呀,刘玉芬的死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好几天前就搬过来了,打哪之后就没见过她,她什么时候死的我们都不知道。”
“那你们为什么躲在这?”
“我……之前,新华分局经侦队的人找过我们,我们怕麻烦,不想去警局做笔录,就躲个清闲。“
“做个笔录,也花不了你半天时间,你在这一躲就是好几天,你要是心里没鬼,谁信呀。”
威尼斯心跳遊戲
“警察同志,您听我说。我和刘玉芬的死是真没关系,至于经侦队那边的案子,我是知道一些情况,但人在商场身不由己,真要做了笔录事就多了,我是真不想招惹那个麻烦。”
“经侦队的事,我们管不着,也不想管,你把刘玉芬的事说清楚就行。”
曹俊豪用力抓了抓头发,“我说什么呀,我们也不在家,也不知道她咋死的,她不会是把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带到我家了吧。”
韩彬指着手机上的照片,“你看清楚,刘玉芬死的时候穿的衣服,是不是她自己的?”
曹俊豪瞅了瞅,一瞪眼,“不是,这是我老婆的衣服,那个手表是我去年在国外给老婆买的,花了我好几万块钱呢,刘玉芬怎么可能买得起。”
“你说这是你老婆的,那手表和衣服为何会穿戴在刘玉芬身上?”
“这我哪知道呀,让我老婆看到了,那还不得炸了。”
韩彬看他不似作伪,继续问,“刘玉芬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或者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没发觉她有什么异常,至于有没有得罪过人,那我就不清楚了。”
“那你和你老婆呢,你们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没有,我们生意人以和为贵,我和我老婆的为人都特别好,朋友没有一个说我们的不是。”
“都谁有你们家的门钥匙?”
“就我和我老婆还有保姆刘玉芬。”
“据你所知,昨天有没有人去过你家?”
曹俊豪想了想,“应该没有。”
“你们家有什么贵重的东西?”
“我老婆的珠宝首饰,再加上一些现金,应该值几十万块钱吧。”
韩彬在本子上记了一下,“你再想想还有其他线索吗?”
“没了,警察同志,我们这些天一直都在温泉别墅住,根本就没有回过家,你们来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刘玉芬死了。”
韩彬没在说什么,转身去了另一辆车。
曹俊豪老婆孙小茹就在这辆车上,李琴坐在旁边看管。
韩彬打量了对方一番,孙小茹三十多岁,长得挺漂亮,打扮的也很时尚。
韩彬开门见山道,“孙小茹,你昨天见过刘玉芬吗?”
“没有,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她了。”孙小茹回答之后,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警察同志,难道是刘玉芬出卖了我们……不对呀,她应该不知道我们在这。”
“刘玉芬死了。”
孙小茹吓了一跳,“什么,死了!不会吧,前几天我们还见过。”
韩彬拿出照片,“你自己看。”
“诶呦,还真死了,不对呀,她怎么穿着我的衣服,还戴着我的手表。”跟刘玉芬的死比起来,孙小茹似乎更关心这些,
“这个连衣裙是我刚买的,我自己才穿过一次,她凭什么穿我的衣服。还有我的限量款手表,平常我都舍不得戴,她居然戴着我的表死了,这不是恶心人嘛,让我以后怎么戴。”
“我说自己的衣服怎么经常动地方,版型还变了,原来是她给我撑大了,这个坏女人肯定不止一次偷穿我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