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0y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txt-第596章 霸總陸薇語的一天(下)(2更求訂閱)推薦-vdeuv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二十分钟后见~~~~~
午后,方年开上奥迪载着陆薇语离开公司。
此前有跟张瑞约定了下午去参观毕方云。
这也是方年第一次去毕方云。
说起来方年对张瑞还是比较照顾的。
如果要是有熟人知道毕方云是前沿天使投资的,还知道给了哪些资源,估计得羡慕疯。
哪有草创企业一上来就能跟当康游戏这种庞然大物合作的。
难得是个晴天,温度又高了几度,恰逢周末。
陆家嘴金融区车流汹涌,人来人往。
一家本帮菜馆里其中一桌客人,气氛相当冷清。
明明是在他乡亲戚重逢,应得意时,却不可避免的冷了场。
林南放下筷子后,低垂着脑袋,发起了呆,方年没再多说,自顾自填饱肚子。
说这么多,还是看在林南是他表哥的份上。
再说下去,这话就成了水,寡淡且无用。
方年吃差不多时,林南低垂着头,缓缓开口:“我心里一直以为她就像有句话说的那样,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也替代不了。”
“刚才我仔细想了想,可能不是这么一回事……”
闻言,方年打断道:“这些事情自己心里仔细想想就行,没必要说出来的。”
林南猛然抬头看向方年,愣愣的‘啊’了一声。
接着闭上了嘴巴。
在方年看来,林南不算是舔狗,毕竟他干嘛干了,完全没耽误。
只不过林南可能是真的蠢。
辛辛苦苦打工挣的钱,没想着要多孝敬父母和尚健在的奶奶,光顾着花在一个未来注定不相干的女人身上。
还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一段两段,脑子里面没有水,方年都不信。
艷客劫 小魚大心
“手头上有闲钱实在不想存起来,就去报能报的培训课,提升自己的能力,再不济打回家里给外婆。”
结完账后,方年随口说了句。
傾盡余生去愛你 戈一
闻言,林南深深的叹了口气:“我要是能早听到这句话就好了。”
“光是从进‘贪好玩’算起,前前后后已经收到了六万多块的工资,也就剩下了前天发的上个月工资在手上。”
方年忍不住嗤笑一声:“去年过年时我没跟你说?”
“也不对,现在你多少还是带了脑子,知道不刷信用卡透支了。”
林南被方年的话给说得满脸通红。
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句实话,林南自己心里想想,清楚这要不是在‘贪好玩’的工资高点,指不定他又去开新的信用卡了……
…………
饭店门口,方年找了个借口讲说自己有事,给林南下了半个台阶。
林南当先离开,讲说自己刚好也想去逛逛申城。
方年在饭店门口站了两分钟,顺手摸出手机,给陆薇语发QQ消息。
“在吗,午饭吃的什么,还在看书吗?”
很快手机震动了两下。
喂鱼:“不在,吃的小土豆,没给你剩,正在看。”
方年:“秒回还说在看书,我可能要晚点回去。”
催更大魔王 大魔王11
喂鱼:“哦,那还回来吃晚饭吗?”
方年:“应该……会回来吧~”
喂鱼:“哦。”
文字没有声音,陆薇语并不知道方年发这些消息的时候,嘴角有坏笑。
这就是方年故意不打电话的原因。
不多时,方年回到金茂大厦楼下,开上车从陆家嘴延安东路隧道过了江,朝着回杨浦的反向开去。
一转悠,时间就到了下午三点多。
总算忙活完的方年歇了口气,寻思再去哪兜兜圈,再回杨浦,电话响了起来。
接通后,温叶小意的声音传了出来。
“方总,您有空吗,我想跟您汇报一下前沿社团方案。”
方年略有诧异:“昨天还在哭丧着脸,今天就这么着急汇报了?”
温叶连忙道:“因为昨天您提点了我,所以我今天很快整理好了方案。”
接着又慌忙补充道:“啊,我这不算加班,是我主动的义务劳动。”
闻言,方年吃惊道:“温秘,你最近脑子里面是不是进了水?”
“对……”电话里温叶愣住了。
方年就笑了起来:“原来你自己知道。”
接着又说:“我现在在外滩这边,一时半会不打算回杨浦,这事情没那么着急。”
温叶立马道:“我在公司,您时间方便的话,我马上可以过去。”
“那你没打卡吧。”方年故意说了句。
接着说了个地方,就挂了电话。
正好打算消磨消磨时间,方年便不介意听听温叶已经准备好的方案。
十几分钟后,温叶匆匆赶了过来。
“喝什么自己点,我买单。”方年看了眼温叶,道。
还没落座的温叶哦了声,便先点了喝的。
方年看了看温叶放在一旁的的公文包,眉头微动,随意道:“温秘,你不觉得自己出门要拿公文包很不开心吗?”
“其实你们女孩子喜欢的那些好看的包包,也能装文件的。”
温叶愣了下,迎着方年的目光,迟疑道:“应该要不开心吗?”
庶女當嫁之一等世子妃
“公文包挺方便的,什么都能装。”
顿了顿,温叶小心翼翼的说道:“另外,方总,我其实没有好看的包包。”
“挺好,你这心态去哪都能混开。”方年笑了下。
方年能见到温叶的大多数时候,她都是背着公文包的。
一没有成熟女性背的各种名牌包包。
二没有小女孩背的各种可爱包包。
从秋天到冬天,一直都是黑色的中性公文包。
又能装电脑,又能装文件夹,结实耐用,就是不好看,还一眼就能看出来廉价。
没想到温叶自己觉得很正常。
难怪明明是面试的行政岗,会被关秋荷给单独挑出来,光是在见方年之前,就面试了有三回。
人的两面性,在温叶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即便成了方年秘书后,在非工作时间点里,温叶还是有自己的小性格,比如还是想要调侃或调戏一下方年……
…………
方年喝了口水果饮品,看向温叶:“说说你的方案。”
温叶连忙从公文包中掏出一份文件递给方年:“方总,您过目,我跟您说说方案。”
方年翻开文件,听着温叶小声汇报。
“目前这个是草案,可能还是会有遗漏的地方。”
“大学里的社团最容易招收的是大一新生,但这显然不是前沿社团急缺的成员;
根据您的要求,首先前沿社团要能跨大学,作用是收拢大学里的优秀人才,所以我大胆的认为,每个学校要发展的成员不必太多,但必须都是在某一方面有才能的人;
我举个例子,比如方总您的高中同学,刘惜。
尽管她还在上大一,但她一定是目标成员,我在复旦三年多,是第一次接触她那样的……学神。”
似乎是想了想,才总结出‘学神’两个字。
“……”
温叶又说:“另外一方面,前沿社团的侧重点是提供创业启动资金,成员的侧重发展可以偏向于财经、管理类……
不过并不是每个优秀的学生都想要创业,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创业,而且社团还能提供比较珍贵的实习机会……”
“……”
温叶列出来的方案还是很详细的。
把方年简单说过的点都填充了细节。
方年翻着方案描述,开口道:“这份方案作为草案是合适的。”
顿了顿,方年看向温叶,语气平静的道:“现在,我有个额外的问题想要问你。”
“您问。”温叶语气认真起来。
方年认真道:“这个问题你得考虑清楚再回答。”
“你能给我干几年?”
迎着方年认真的眼神,温叶沉吟下去。
她知道这个问题很重要。
她更知道,这个问题的回答必须要遵循本心。
靠上下嘴皮一碰随便说,温叶不认为方年会看不出来。
而且,温叶心里也隐约清楚,这是方年释放给她的一个机会。
就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从面试到入职到现在,温叶获得了不少提升个人能力的机会,包括方年说过的MPA或者在职研究生这些,都没有问过这个问题。
可是现在,方年好像忽然没有缘由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让温叶沉思了很久。
甚至说一瞬间有一百万个念头闪过。
方年没有催促,目光甚至望向了窗外的行人。
起码过了得有五分钟,温叶才语气平静的回答这个问题:“我今年马上22岁,对人生并没有完整规划,好听一点说,是随缘,其实是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所以,我没法保证我一定能为您工作多少年,我只能保证,从2010年开始的五年时间里,除非我达不到您的要求,否则我不会辞任。”
方年没回头,淡声道:“你为什么不替自己多解释几句。”
温叶吞咽了一下分泌过多的口水,面露敬畏:“我……我怕解释不好,全成了借口。”
方年目光虚虚的望向窗外的行人,语气随意:“那你就不怕失去我给的机会。”
微雪(沙漏番外篇)
“我怕,而且我知道这个机会可能会改变我的整个人生。”温叶老老实实的回答。
回到明朝做帝君
方年似乎笑了下,说道:“这不是我想要听到的答案,哪怕你解释说自己未来要结婚,要生孩子,难免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投入工作,但即便这样,你依然会继续给我干下去,也会令人心情愉悦一点。”
“温秘,你不应该这么不会察言观色。”
温叶小声叹了口气:“对不起,方总,我让您失望了。”
“谈不上,尽快在复旦内用你的名义申请成立社团。”方年语气平静道,“我相信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下周二下班点前我想听到好……消息。”
能很明显的听出方年声音顿了下,接着温叶就见方年手指向窗外的方向,说:“你去把李安南喊进来。”
温叶顺着方年手指方向看过去,边点头边应下来;“好的。”
方年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路过的李安南。
他甚至掏出手机看了眼,并没有QQ消息,也没有未接电话。
倒是顺便看到了时间,下午四点。
未几,李安南跟在温叶的身后走了进来,见到方年后一脸惊喜的道:“老方!”
李安南还没坐下,就叽叽喳喳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本来还想要不要去复旦看看,没想到在外滩就碰到了。”
方年做了个手势:“有时间吧,坐下来喝杯东西。”
李安南连忙道:“那哪能没时间呢。”
“……”
落座后,李安南才解释道:“听说学生证可以提前很多天买票,跟同学一起去火车站看看现在能不能买回家的车票……没想到只能提前11天,还不能买。”
方年问了句:“你们学校什么时候放假?”
“22号下午就可以回家。”李安南回答道。
申城的高校寒假安排都差不多,早早晚晚也就那么几天,22号是周五,复旦的学生其实也可以提前回家。
今天已经是9号了,并不算太提前。
尤其是现在连电话售票系统和网上售票系统都没有出来,只能去代售点或者火车站买票。
这时间节点,申城倒是有个电话订票系统,不过全是人工操作,本质上就是远程代售,还会送票上门。
嗯,只接受申城本地订票。
接着李安南又说起了别的事情,比如元旦跟室友去旅游了等等以前都没经历过的事情。
方年插了句嘴:“你们学校不考试吗?”
李安南:“噶……”
“唉,大学这考试有点麻烦啊,一考考一个多星期,自习室爆满。”李安南叹着气道。
方年就笑了起来:“别跟我说连个考试都搞不定。”
“我这可有事情想交给你。”
李安南立马正襟危坐起来:“老方,你说,我一定办到,不就是考试吗,我必然拿下。”
“加社团了吗?”方年问。
李安南立马点头:“加了……”
方年打断道:“退了吧。”
“试试自己去申请创立一个社团,名字叫前沿社团。”
李安南脑子念头一转,就反应过来,看向方年,小心翼翼的问道:“自己搞社团?”
“嗯。”方年点了下头。
“这个重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只要申请成功了,接下来的事情,温秘会教你。”
李安南眼睛猛眨,吃惊道:“你不会是想要搞跨学校的社团吧?”
“恭喜你,猜对了,不过没奖励。”方年笑呵呵的道。
接着换上了普通话:“温秘,李安南是东华大学的高材生,我刚才跟他商量过了,他已经答应自己在东华大学第一个申请我们将要推出的前沿社团,你把基础资料整理一份给他。”
温叶瞄了眼李安南,嘴上应道:“好的,方总。”
她能看出来,事情的真相可能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但这完全不妨碍她配合方年一下。
李安南张嘴想要争辩,迎着方年笑眯眯的眼神,最后还是点了头:“好吧,我……”
丹劫公子
“你别你试试,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想混吃等死,还是跟我吃香喝辣,去林荫小道挂白霜?”方年打断了李安南的迟疑,一本正经的道。
李安南差点就让自己弟弟站起来说话:“我一定拿下!”
见状,方年轻描淡写的吐出两个字:“年前。”
李安南:“我……”
“我干嘛要跟温叶姐姐进来。”
方年挑着眉看向李安南:“别这么亲密,要礼貌的话,叫温秘书!”
温叶本人并不在意称呼问题。
她只是很羡慕李安南。
有的人投胎投的好,根本比不了。
她还在心里惋惜自己可能已经丢掉了的那个机会,只是笑笑,没吱声。
有句讲句,温叶比很多很多人都更清楚的知道方年有多优秀。
他给的一个机会,会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饞妻難哄 北北傘
李安南连忙换了称呼:“温秘书,我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请教你吗?”
温叶笑眯眯的道:“关于申请社团这方面的事情……”
“抱歉,不可以。”
李安南:“!”
他还能说什么!
“我能先走吗,时间不早了,我想回学校了!”李安南耷拉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