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cl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明末黑太子 txt-第840章:獲得慘勝分享-1jcav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这三十五艘战舰由郑氏悍将郑芝鳌率领,虽然队伍里并没有特别大的战舰,但胜在出敌不意。
退一步说,就算没出敌不意,如今郑芝凤的舰队遭遇宿敌,势必陷入苦战,作为眼下唯一的援军,硬着头皮也得冲上去。
郑芝鳌的舰队里没有战力强大的夹板船,也没有体型如山的封舟,连乌尾船都没几艘,多为广船与鸟船,仅此而已。
若想与驰骋大洋的红夷战舰相抗衡,仅有的办法就是采用火攻与近战相结合的方式。
点火的时间要把握好,不能提前点火,否则被红夷瞧见,知道驶来的是纵火船,远远的就会调头跑路。
郑芝鳌在出发之前便已经下令,距离敌舰超过百步之遥,便决计不能点着船上所装载的易燃之物。
此法是舰队的获胜希望,断然不能轻易拱手让人,不然红夷就能凭借火力优势,恣意轰击己方的舰船了。
由于出发时间比较早,在双方发生大规模混战之后,郑芝鳌的舰队便抵达了这片正在燃烧的水域。
“司令官阁下!我们后方发现大量敌舰!他们正在快速靠近!”
“命令舰队立刻撤出战场,保持与敌舰的距离,防止其使用纵火船!”
舒尔斯贝克上校现在最害怕的就是郑一官的纵火船,哪怕用三艘纵火船来换一艘己方战舰,那郑一官都算是占到大便宜了。
这种近乎于同归于尽式的打法,作为参战战舰极少的一方,东印度公司的舰队是不可能承受得住的。
哪怕马上就要再次击沉和摧毁十余艘敌舰,现在也要立刻放弃这些即将吞下的猎物,否则己方就要从猎人变成猎物了。
火影三重奏
超級大文豪 韭菜殼子
从前后夹击敌舰,到被敌舰前后夹击,全程也仅仅耗时半个多小时而已。
看着时间倒是不少,但重炮的射度普遍都在十分钟以上,想要提高射度,那火炮的寿命便会大幅度的缩短,还要担心突然炸膛的危险。
能够速射的武器只有佛郎机,荷军倒是装备了不少,但郑军装备的更多,近战就是比谁火力猛、射速高、船板厚。
郑军舰队火炮口径普遍较荷军偏低,但在近战时能用庞大的火炮数量来弥补这个不足,进而提高火力输出总量。
船板是硬伤,不可能临时先打补丁,被重炮命中,真是能够达到几炮就轰沉一艘船的地步。
但郑军船多,扛得住这种损失,已经有近两百艘战舰丧失作战能力,仍旧可以凭借余下的战舰与继续缠斗。
荷军倒是没有摧毁这么多战舰,至少有一半是注定要成为是役损失的纵火船。
这些纵火船有很多都没命中目标,只能漫无目的地在风里的作用下往南漂泊,直至化为灰烬。
贝克上校所率领的大员舰队刚夺取战场的上风优势,可没占到多久的便宜,就被来援的郑军舰队给夺走了。
空間之旅
要想再夺回来这个优势,就必须逆风往北打,还要跟对方近战一番。
考虑到会被纵火船给偷袭,贝克上校便打算让舰队绕个圈子,兜到敌军舰队的背后去。
但船舷两侧的炮火也没闲着,一边轰击已经被包围的敌舰,一边阻击即将攻过来的敌舰。
只是与新加入战场的敌军舰队尚有一公里以上的距离,炮火倒是十分猛烈,命中率却低的可怜。
在自身移动时打移动靶,这难度不是一般的高,即便是最好的炮手也不见得能打中几炮。
主要是因为火炮射度太慢,一次开火之后,等装填完毕,还需要重新计算目标的距离。
这就等于每次都是在重新较射之中,等较射地差不多了,双方也就面对面了……
贝克上校在为己方炮击的效果着急时,心里又在暗骂西班牙人愚不可及。
要是派出二十艘战舰,跟普特曼斯的舰队一道北上,整个舰队的实力也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以郑一官的野心,如果荷属大员失守了,这位前海盗头子能放过福尔摩沙北部的西班牙属地?
目光短浅的西班牙人似乎就不愿意想这个问题,活在梦里不说,还将大量的明人给屠戮了。
这不是主动给郑一官以进攻西班牙属地的口实么?
连东印度公司都快抵挡不住郑一官的进攻,西班牙人能固守成功?
既然总督科奎拉冥顽不灵,固执己见,那就让岛上的西班牙人自生自灭吧!
等被郑一官给占领全岛,再想从其手中夺回来,那就太过困难了,届时必须付出比现在高得多的代价才行。
攝政王獨寵小萌妻 殘劍~飄雪
贝克的大员舰队是在逆风迂回,对方却是顺风而来,双方在航速上存在明显差异,荷方的机动性要弱得多。
幸好发现及时,留下了足够多的调整时间,不然让这支敌军舰队冲到近前,后果不堪设想。
“快!加速!冲上前去!击沉抑或是摧毁一艘红夷战舰,爷便赏银五千两!”
反正是大哥报销银子,郑芝鳌在此时也就可以特别的大方了。
五千两对普通水手们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全船人一起分,每个人也能落袋不少。
对郑芝鳌来说,用五千两银子就能换来一个战果,那真是太划算了。
荷兰红夷此番才带来不足百艘战舰,用五十万两银子就能包圆了!
郑芝凤已经用特殊颜色的信号弹告知了来敌的规模,从而使郑芝龙掌握了一定的情报。
从大员直厦门,每隔四十里便会有两艘负责执勤与联络的战舰。
采用信号弹的方式,只需不到一小时的时间,信息就会传递到厦门。
郑芝鹏见到信号弹,便会立刻命令舰队启航,直奔大员而来。
换作旁人,是没资格使用这个通信方式的。
一旦明白信号弹打出来的相关含义,便会迅速做出反应。
即便需要一天才能赶到战场,也必须如此这般。
郑芝龙现在不清楚红夷只是派来这一支舰队,还是另有其他。
但不管怎样,都要在击退来犯之敌的同时,确保大员周边水域的安全。
不然围攻热兰遮城堡,迫使勃尔格那厮投降的时间还得继续延后。
若是没有一场接一场的风暴,城堡里的守军早就被熏得失去战力,缴械投降了。
然而勃尔格那厮运气好得出奇,天气居然站在红夷那边。
每每让郑军的努力在最后关头便付之东流,哪怕风暴晚来二十天,勃尔格也得投降了。
“紧咬敌舰,不得迟疑!”
郑芝鳌的任务并非与郑芝凤的舰队汇合,对于解围之事,其实是很容易的。
只要摆出一副疯狗的架势,上来就要与对方同归于尽,红夷自然会被吓得立刻开溜。
与郑芝凤汇合,便意味着己方须自行放弃上风优势,而让红夷绕道自己背后。
这是郑芝鳌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此番他就要死死压住红夷包抄的势头。
发现红夷舰队转向,打算迂回己方之后,郑芝鳌也命令舰队贴上去。
这陆地上的红夷凭借城堡,可以龟缩防守,看海上的红夷能跑到哪去!
红夷想夺取上风优势,就必须跟自己打才行,否则这辈子都别想翻身!
想远距离重创自己的舰队,即便是海战经验的红夷炮手,配合威力强大的重炮也做不到。
对方没有相当高的准头,郑芝鳌和一群手下也就有恃无恐起来。
貌似这群红夷的水平还跟前些年一样,还指望进战取胜。
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是役郑芝鳌已经将每艘船都变成了纵火船!
倒不是说一定要点着冲过去,那样就太明显了,容易被红夷看出端倪。
郑芝鳌让手下携带了大量的猛火油,每艘船上都装载了十桶。
还有大量可用来投掷的瓦罐,靠近之后,将其点着从炮窗里扔进去。
油桶则可用绳子挂在红夷的大炮上,再用火箭引爆。
届时一艘小船便可换取红夷的一艘大舰,这叫一本万利!
玩同归于尽的把戏,红夷从来就不是郑军的对手!
郑芝鳌的手下都明白,较于红夷的大炮,他们手里的发熕就是个摆设。
真正的杀手锏便是近战点火,每点着一艘敌舰,便意味着五千两银子到手了。
红夷是否会用上他们这招,郑军上下是不知道的,但他们是肯定要用的。
在荷兰战舰的猛烈炮击之下,海面上爆起道道水柱,郑军舰队顶着炮火在快速逼近目标。
尽管已经有六艘战舰遭到重创,两艘正在快速下沉,余下的战舰也在郑芝鳌的率领下,一往无前地冲了过去。
郑芝鳌根本不在乎自身的损失,只要能重创当面之敌,哪怕整个舰队一次拼光了都可以。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中弹的战舰也越发的增多,可每艘战舰上的郑军将士都全无惧色。
等到双方撞船之后,获胜的一方肯定是己方无疑。
因为手里有油,心里不慌!
贝克上校手里尚有十二艘战舰,尽管每艘战舰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可依然能够按其命令进行作战。
然而面对敌军支援舰队的进攻,落在队伍最后的四艘战舰就有些慌乱了,他们已经来不及撤离到安全距离了。
“布隆霍斯特”号率先被郑军的一艘鸟船给撞上,这艘鸟船之前已经被轰得满目疮痍,好在坚持到了撞击的那一刻。
無敵仙帝在現代 骨灰級煙鬼
“红夷龟孙!尝尝咱爷们的法宝!”
已经被敌军炮火压制了许久的郑军水手们终于迎来了扬眉吐气的时候,将装油瓦罐点着之后纷纷扔进对方的船舱里。
“啪!啪!啪!”
见到海盗们还有这种奇葩武器的荷兰水手立刻用火绳枪还击,再让海盗如此放肆,只怕整艘战舰都得被引燃。
“让你打老子!用装油的木桶,直接往舰体上泼洒!”
捕盗见到自己的弟兄被射中,倒在甲板上痛苦不已,立刻怒不可遏起来,他还留有后手,总之横竖都要点着这艘红夷战舰。
这样会导致双方战舰同归于尽,但郑军所要做的就是这个,如此战术对船多的一方是极为有利的。
“让尔等吃个痛快!”
你有大炮,咱有火油,而且近战之际比你那大炮厉害得多。
待整艘战舰被点着,看你那些大炮还有何用!
“套上了!”
爺別纏妾身
“一二三!使劲拉!”
水手将套索套在红夷大炮上,套索的另一端是一定绑好的油桶。
数名水手一起用力拉拽,油桶便急速升空,最终与大炮挨在一起。
女神的貼身狂醫 江小白
如此又接连往复了两次,有三个油桶被绑到了敌舰的外壳上。
寵妻成癮,霸道機長請離婚
“都退后!射炸油桶!”
“轰……”
捕盗一声令下,弓箭手用火箭射中油桶,立刻引起剧烈的爆炸。
随之这艘红夷战舰的左舷也开始熊熊燃烧起来,这让上面的荷兰水手和炮手都陷入绝望之中。
對不起,我想要你 陌尋桑
他们之前还以为射杀十余名海盗,再坚持一会儿便可取胜。
万万没想到对方实施了如此荫险的诡计,用人命换时间。
一旦战舰被引燃,他们就没有了退路。
要么战斗到最后一刻,与战舰同沉,魂归海底喂鱼。
要么尽快跳海逃生,寄希望附近的战舰将自己捞起。
“布隆霍斯特”号被点着之后,很快便变成了一座巨大的篝火,火势立刻到了失控状态,全员不得不弃舰逃生。
郑军的这艘鸟船也未能幸免,但好在附近就有郑军其他战舰,水手们游个百十来步便能获救。
在“布隆霍斯特”号不远处,“卢克拉森”号与“费尔赫费尔”号也被郑军用同样的战术给收拾了。
即将逃出升天的“弗里肯斯坦”号,舰尾被点着,现在屁股冒火,拖着滚滚浓烟也要跑路,动作慢一点就真的要喂鱼了。
“命令全员撤离战场,向南部安全海域撤退!”
贝克上校用望远镜见识到了这群海盗使用了一种类似油料的物质,只要泼洒到己方战舰上,再用火箭施射便可以报废掉一艘战舰。
再这么打下去,整个大员舰队就都得被这么活活玩死,所以在损失了四艘战舰之后,毫不犹豫地下达了撤退命令。
真是可怕至极!
愿上天保佑我们!
上次在海上打游击都没损失这么多战舰,没想到这次一次就损失了七艘。
再不收手的话,余下的八艘也要损失掉。
普特曼斯愿意玩,那就让他自己玩去吧!
“懦夫!胆小鬼!回去等着被评议会收拾吧!”
正带着分舰队与敌军作战的副司令吕克马伦少校,见到贝克率先开溜,等于自己的舰队被其出卖,立刻破口大骂起来。
大员舰队突然撤退,致使他的舰队猝不及防,来不及填补战场上陡然出现的漏洞,直接导致三艘战舰被敌军焚毁。
贝克的决定毫无疑问起到了反作用,等于让之前整个舰队的努力都功败垂成,己方再也无法扛住如此强度的消耗战了。
马伦认为只要己方舰队再坚持一小时左右,就应该可以打败郑一官的海盗舰队了,都是被贝克这个懦夫给拖累了。
由普特曼斯亲自指挥的主力舰队已经损失了包括五艘主力舰、十七艘快艇、两艘归国大船在内的二十四艘战舰。
加上贝克与马伦两支舰队的损失,较于之前的总规模,其实损失已经过半了。
再打下去势必会损失更多的战舰,无奈之下,普特曼斯只能下令全军撤退。
勃尔格是死是活,暂时已经不在其考虑的范围之内了。
具体是暂时后撤修整,还是直接南下马尼拉,普特曼斯还没有想好。
郑芝凤的损失也不小,初步估计在两百七十艘左右。
按照战损比来计算,等于每损失将近七艘船,才能摧毁一艘荷兰战舰。
这还没算郑芝鳌舰队的损失,都算上的话,平均代价就超过七艘了。
但较于料罗湾之战,也算是取得了不下的进步。
当时郑芝龙用三四十艘船都没拦住横冲直撞的“赫克托”号,让其溜之大吉。
此番又没逮住这艘罪行累累的红夷战舰,不得不说是个小小的遗憾。
在质量不如对方的情况下,若想取胜,就只能用数量来充抵。
幸好是役有“捕鲸叉”反舰导弹和猛火油的助战,还有郑芝鳌从半路杀出,没让红夷包抄的计划得逞。
否则只怕郑军损失三百艘以上的战舰,都不见得能打败有备而来的红夷舰队。
这只是在热兰遮城堡被围之后,双方在海上的首次交锋。
没人保证红夷不会卷土重来,在郑芝鹏的舰队抵达之前,损失惨重的郑芝凤也只得打捞落水人员,收拢残存的战舰,向岸上撤退。
等郑芝鹏的舰队赶到这边,一众兄弟再行商议应该如何安排后续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