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foo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 愛下-第1190章年輕的警部鑒賞-o0xd1

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
小說推薦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
(明天修改,1188被屏蔽了,明天恢复)
如果说园咲家就是风都罪恶根源的话,这种评价对于这个只是在为那些罪犯提供力量的人有些不公,毕竟黑暗永远都存在着,而罪恶的根源应该是人类心中的恶念,而园咲家的人只不过提供了将这些恶念完全发出出来的力量。
现在回到了园咲家中,菲利普对于这都一切既熟悉又陌生,毕竟今天下午才刚刚看完有关自己的一切记录,而园咲家的宅院必然是无法避免的一环,而现在和冴子一起向着里面走去,这让菲利普感觉非常怪异,一些从未现在过他脑海中的画面随着他的前进慢慢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这就是我的记忆吗?”
当初被庄吉和翔太郎救出来的时候,菲利普就已经没有记忆,而现在出现在他脑海当中的也仅仅是童年时期美好的回忆。
终于,菲利普和冴子在女仆们的带领下走到了大厅当中,而这个时候园咲琉兵卫和若菜已经坐在了餐桌前面,至于园咲文音这个已经失去了面容的女人暂时还没有到场。
“来人,你终于回来了,很快就你就能够为你的姐姐而献身了,你应该很开心吧。”
园咲琉兵卫在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疯狂,而这也是当初在被菲利普和翔太郎以强化獠牙王牌的力量打伤,然后又被冴子进行偷袭之后出现的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若菜会选择主动成为风都的女王,毕竟如果继续按照父亲的话向前走,那么弟弟来人必将成为她的敌人,而自己的姐姐也是一定会远离自己,至于母亲更是早就离开了,父亲的话,看现在这个情况也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
为了园咲家,若菜也是选择了最为温和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父亲的心愿,至于其他的一切就是需要她自己去努力了。
对于园咲琉兵卫的话,菲利普表现得非常平静。
“爸爸,这是在我失去记忆之后第一次这么称呼你,由我和翔太郎在,你的计划一定不会成功的。”
“哈哈哈,是这样吗?那么就让我这位风都的恐惧帝王来看看,守护着风都的假面骑士有着怎样的力量吧?”
情绪明显非常不稳定的园咲琉兵卫,在飞利浦说完话的时候,就直接将自己的恐惧记忆体拿了出来,而菲利普的腰上却同时出现了一条腰带。
这一幕让冴子和若菜都感觉非常惊讶,毕竟她们两个可是清楚驱动器是翔太郎手上的,只有翔太郎将驱动器戴在腰上之后,菲利普这边才会出现腰带的,而现在那个半吊子侦探并不在这里,驱动器却出现在了菲利普的腰上,这可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了。
“翔太郎。”
“呐,一起上吧,菲利普。”
“Joker。”
“Fang。”
拿出了各自的记忆体的两个人,在通过心中那模糊的联系交流了之后,现在在驱动器的引导下,也是完成了变身前的准备。
虽然强化獠牙王牌并没有疾风王牌无限强大,但是单单从破坏力上,却是要稍稍高出疾风王牌极限的,毕竟那个形态更加重要的是对于敌人数据的读取,可以说能够找到最简单应对敌人的方法,而强化獠牙王牌就是要用狂暴的攻击强行撕裂眼前的一切。
从战斗风格上来讲,隆可是相当喜欢强化獠牙王牌了,毕竟当遇到了无法读取数据的敌人,那么绝对的力量就非常重要了,除非有一天菲利普能够进入到宇宙深渊那里,将自己的地球博物馆变成宇宙博物馆,这样的话疾风王牌极限也就彻底消失了,因为想要达到那种程度,必须要世界记忆体才能够做到。
若菜他们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家宴还没有开始,父与子之间就要发生战斗了。
“来人,现在还不是与他战斗的时间,所以停下来吧。”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园咲文音突然走了进来,而她的话则是缓和了大厅当中的气氛,这也让刚刚还剑拔弩张的父与子同时解除了变身。
可以说,刚刚菲利普和翔太郎之间默契给了冴子和若菜她们两个很大的惊讶,这完全可以算作心有灵犀了,而且她们也记得自己的父亲就是被刚刚那个形态打伤的,现在能够让这两个人的战斗延后对于所有人都有好处。
在找回自己的过去之前,菲利普就已经察觉到shroud的一样了,只是他并没哟想到那个每天都在脸上缠着纱布的女人竟然就是自己的母亲。
擋我者死 非常六加七
相比于对其他人的关注,菲利普将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园咲文音的身上。
……
“怎么样?菲利普,没有什么问题吧。”
在菲利普从园咲家的宅院回到了事务所之后,一直不放心的翔太郎也是终于能够稍微安心了,但他还是立即跑到了门口将菲利普拉了进来。
菲利普对于翔太郎的关心摇了摇头,然后平静地说:“没事的翔太郎,不过下一次见面就是要与爸爸的战斗了,我们一定不可以输掉。”
“放心吧,菲利普,我们一定不会输的。”
对于彻底摧毁博物馆这件事,翔太郎可是已经期盼很久了,现在虽然不能将博物馆摧毁,但是能够将一切的根源园咲琉兵卫,也算是给了风都一个交代,毕竟翔太郎也是非常向往这隆所描绘的风都的未来的。
留在了家中的隆,察觉到了菲利普的归来,接下来很多的事情他都要开始准备了。
源自于风都的怨气现在已经都蓄积在园咲家的地下了,因此在翔太郎他们解决了园咲琉兵卫之后,还要与那个怨气集合体打上一场,只不过那个时候他们也就必须要与照井龙他们联手战斗了,那个怨气集合体的力量可不是太弱,再加上为了能够完全清除,隆还为它特意准备了一支记忆体,尽管会给翔太郎他们增加一定的难度,不过现在的他们可是不会输的。
“还真是震撼人心的力量,赤坂先生,不知道你的手上是否还有这样的核心硬币吗?我非常希望能够得到几枚进行研究。”
核心硬币的制造方式已经失传了,在四十年之后,鸿上可能会找到那种方法,因此会制造出让水骑陷入暴走状态的波塞冬联组,现在有了独立于那些核心硬币之外的特殊存在,鸿上怎么可能会没有研究的欲望。
“当然还有了,这三枚是魔斯拉联组,应该算是一种虫子吧,在遇到了它的主人之后,这三枚硬币就会自行融合进去,所以你们最好还是小心点。”
对于鸿上的请求,隆当然不会拒绝,鸿上虽然会搞事情,但他却绝对不是一个坏人。
鸿上并没有想到隆竟然这样就将他梦寐以求的核心硬币交给了他,不过在他将这三枚硬币拿了起来之后,他也就被这三枚硬币的光泽吸引了。
網遊之穿越傳奇 錢家三少
“赤坂先生,这三枚硬币的价值无法估量,所以里中将现在我们鸿上生物体研究所的研究项目都给赤坂先生展示出来,只要赤坂先生选中的项目,都可以直接将资料调出来进行查看。”
……
从鸿上基金会离开了之后,隆无意当中看到了正向着鸿上基金会赶去的安库。
在刚刚映司消灭了那些噬欲怪之后,那些细胞硬币已经让安库吃得非常饱了,而他现在就是要去与鸿上进行谈判。
“哎,真是一个喜欢自投罗网的傻鸟。”
刚刚在离开的时候,隆就已经看到了蛋糕上面被鸿上写上了50%,而现在安库还向着那边走去,隆有怎么可能不知道安库这就要自己去送硬币了。
只不过这件事和他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对于安库的力量进行限制是绝对没错的,说到底他现在还没有融入人类的生活当中,而贪欲者可绝对不关系人类的生死。
安库现在依旧只是一个贪欲者,因此在他真正地获得生命之前,对于他力量的限制是一种对于映司的帮助。
现在既然已经让映司的战斗几乎走上了正轨,隆也就准备开始给弦太郎准备装备了。
問斜陽 瓊瑤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这个时候弦太郎应该已经拿到了自己的腰带,只是那条腰带的力量也就是一般,就算是弦太郎依靠着自己的力量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也是有着一定的极限的,因此老父亲也是要为自己的儿子准备一点好东西。
不过就在隆回家的时候,他看到了乌凡将一枚硬币扔进了弦太郎的额头上的投币口当中,只见一只噬欲怪很快就从弦太郎的身体当中钻了出来。
“你的欲望还这是强大。”
感受到了噬欲怪身上的气味,乌凡就知道了弦太郎的欲望有多么强大。

戰爭承包商
乌凡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弦太郎竟然一脚将噬欲怪踹飞了出去。
“你这个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从未见过正常人类有这种力量的乌凡,被弦太郎这一脚吓到了,毕竟噬欲怪怎么说也是通过欲望制造出来的超凡生命,而弦太郎也就还是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而已。
“我的欲望你是实现不了的。”
弦太郎可是十分清楚自己的欲望是什么,而也正是因为他十分清楚,所以才知道乌凡是没有任何机会帮助自己让自己欲望满足的。
“切,人类的欲望那么简单,怎么可能无法完成,你不会是希望变得像我一样强大吧。”
现在还没有经受过社会的毒打的乌凡,显然不清楚站在弦太郎面前的大山有过么恐怖,甚至说此时噬欲怪已经向着隆的家里面走去了。
“他的欲望是成为假面骑士,但是在成为假面骑士之前,他必须通过我的考核。”
这个时候,将狱狼刀扛在肩膀上的隆开口了。
“老爸。”
听到了隆的声音,弦太郎立即转过头看向了隆这边。
至于乌凡则是观察着隆这个特别的人,毕竟很少有人在看到他们之后还会站在原地的。

爆萌戰妃:王爺,求放過!
哗啦啦
弦太郎只看到老爸将狱狼刀扔了出来,而乌凡的身体则是瞬间被穿透,很多的细胞硬币从乌凡的身体当中掉了出来,其中还夹杂着两枚核心硬币。

狱狼刀就像是扎在了木板上一样,停在了隆的家的正门的前面,至于那只还没有成熟的噬欲怪同样也被解决了,并且直接变成了细胞硬币掉在了地上。
“怎、怎么可能?!”
乌凡没有想到隆仅仅一击就差点干掉自己,刚刚那把刀要是再偏上一些的话,他的意识硬币就要被打出去了。
“所以,你感觉你能够帮助我儿子满足他的欲望吗?”
当隆走到乌凡的面前的时候,他的手中则是提着轰鸣,而这让捂着胸口的乌凡向后退了几步。
看到乌凡的动作,弦太郎就知道自己欲望对于这些贪欲者来说真的太难了,而且是有可能让他们当场去世的可能。

随着一道雷电落下,乌凡倒在了地上。
影子遊戲 嫣青
哗……
歡樂田園小萌妻 沁溫風
雷电直接让乌凡失去了意识,而他也被隆拎着一只脚走到了家里面。

隆用轰鸣一甩,正好用轰鸣利刃的位置撞到了停留在半空中的狱狼刀,而狱狼刀也是旋转了一下就收进来轰鸣当中。
“隆,你这是在哪里捡的垃圾?”
虽然已经知道了乌凡的身份,但是迦娜依旧要嘲讽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贪欲者。
刚刚在家里面观看了一切的迦娜,要不是隆的出现让她没有出手,从来没有出过手的迦娜也是一展自己的风采了。
看着全身漆黑的乌凡,迦娜感觉家里面可能又要多一张嘴了。
当乌凡醒了之后,他就看到有两个看起来和贪欲者完全不同的生物在厨房里面做饭,而刚刚那个将自己打倒的男人和那个被自己选中的噬欲怪的宿主在电视前面打着游戏。

刚刚站起来准备搞事情的乌凡一下子糊在了墙上,而他并没有发现有人此时在他的身边。
加隆和戒撸丸终于做好了晚饭,隆和弦太郎也才放下手中的手柄,而隆随着也是对着楼上喊了一声。
“新,可以将他放下来了。”
機靈寶寶:惡總裁爹地請接招

摔在地上的乌凡立即站了起来,而此时他虚弱期还没有过去,被隆打出来了两枚核心硬币的他,此时虚弱地不行,可是他又不可能就这么待在这里。
“戒撸丸,他长得和你其实还有点像,估计也是有着蝗虫的力量吧。”
一边端菜一边在那里聊天的两位异魔神,加隆开始给戒撸丸找起了亲戚,毕竟这个绿色的怪人外表加上虫子的特征,放在一起真的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