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6jt火熱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645章 心虛?沒有,不可能有鑒賞-ys92a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折腾了两个小时,烤肉被放上烤架。
团子拖了几根竹子回来后,舔干净了身上的血渍,就抱着竹子坐在一旁啃,又恢复了萌萌的黑白团子形象。
池非迟给非赤、团子留了一小块竹鼠生肉,又放了一块在之前放鱼的冷冻箱里。
这好歹也是有灵性的动物肉,不知小泉红子能不能用得上,他留一份,明天给小泉红子寄过去。
其他人没问那块肉的事,之前觉得池非迟放的调味料多,等烤肉烤出来就只剩——真香!
一群人就算坐在一起撸串,也不可能对其他人泄露自己知道的、有关组织的事,只是简单聊了两句。
吃得差不多,鹰取严男没再继续烤东西,坐在火堆旁的石头上休息,转头看还剩下不少的肉类、蔬菜,“食材好像准备多了。”
琴酒放下铁钎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抬眼看池非迟,“贝尔摩德有没有跟你说过,下次出来烤肉叫上她?”
池非迟刚打算从火堆里把叫花鸡刨出来,闻言,沉默了一下,“说过,她还说,带团子出来的时候也叫她。”
琴酒:“……”
池非迟:“……”
如果他们跟贝尔摩德说,不是故意忘了她的,贝尔摩德会信吗?
心虚?没有,不可能有。
双方行动碰不到一起,如果因为别的事聚会,那也不合规律,也容易引来危险。
不过女人很麻烦,要是贝尔摩德知道,估计够说上一段时间的了。
“呃,我不会跟贝尔摩德说的,”伏特加连忙保证,“我们今晚没有来山上烤肉,也没有见过团子。”
“我也不会说出去的。”鹰取严男道。
“今晚行动的情报调查没有麻烦她,”池非迟把火堆里的泥球用树枝扒拉出来,“具体行动内容,我只跟那一位提过,她不会知道的……吃不完的食物,要不要把腌制过的肉烤好分了?”
“啪。”
烧硬的泥块被池非迟用石头砸掉一块,香味弥漫。
“好啊,”伏特加欣然接受这个提议,“带回去可以当午餐,拉克,你做食物的手艺还真是不错啊!”
琴酒刚想说‘不要’,闻到味也默认了。
把剩下的食材烤好、分了,两辆车前后离开。
池非迟先带团子去了地下训练场,把团子洗干净之后,才送团子回动物园,等返回地下训练场,已经凌晨六点多了。
非赤在池非迟去洗漱的时候,先一步爬上床,在枕头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圈好,心里还有些感慨。
小哀祸祸竹鼠,它没得吃,但团子祸祸的竹鼠,它就有得吃。
它早就盯上那两只肥肥的竹鼠了,要是没有团子,还吃不上呢。
心愿已了,整条蛇都神清气爽。
……
池非迟洗漱完躺下,也不知睡了多久,被放在床头的电话‘嗡嗡’振动声吵醒,拿过手机一看,上午九点。
“小兰?”
声音控制得太好,毛利兰也没能听出困意。
籃球之娛樂帝王 堯帝a
“非迟哥,我感冒好了,不过还是想下午去新出医院一趟,让新出医生看看要不要再吃点感冒药,你也很久没有跟新出医生见面了吧?要不要一起去?”
“几点?”
“我打算吃过午饭之后,就和爸爸、柯南一起过去,大概下午一点出发。”
“你们先过去,我下午直接去新出医院。”
“好的,那医院见!”
非赤横搭在池非迟脖子上,也迷迷糊糊醒了,“主人?”
池非迟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回去,“没事,继续睡。”
过着这种昼伏夜出的生活,能在上午十点睡醒就不错了。
異世穿越帝國 古夜凡
所以,在没有提前确定过时间的情况下,组织没人指望能在上午十点之前联系到其他人,就算联系,也大多是发邮件。
打电话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提前邮件打过招呼,需要确认碰面的时间、地点或者任务详情,要么是突发紧急状况需要处理。
除了这两种情况,很少有人直接打电话,如果突然打电话过去吵醒人,说不准对方还没睡多大会儿,遇到个有起床气的,绝对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不过毛利兰、阿笠博士这类人可不知道他大半夜还在到处跑,偶尔也会有电话在早上打进来。
只能尽快结束通话,继续睡。
又睡了三个多小时,池非迟和非赤一起起床,去外面训练场‘午练’,之后回家把昨晚的烤肉和叫花鸡热了一下,吃过饭才开车去新出医院。
……
一世刻骨一世銘心(妤茶) 妤茶
新出医院。
逍遙神
毛利兰做过检查后,跟假新出聊着天。
“我……我觉得这次感冒一定是顽皮鬼在作祟!”
毛利兰一脸认真,“在我生病卧床休息的时候,经常听到门外有奇怪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很快又消失了……”
柯南心里干笑,那个顽皮鬼大概是他,他担心毛利兰的身体,有时候会跑到房门口、却又不知用什么理由进去,只能在门口站着。
“是、是吗……”易容成新出智明的贝尔摩德被毛利兰的脑洞打败了,汗了汗,温和笑道,“应该是你想多了,最近气候变化很突然,感冒也是正常的啊。”
“就是说啊,现在这个时代,哪里还有什么鬼嘛!”毛利小五郎道。
“咔哒。”
身后,门被打开,平静男声显得有些森冷。
“你们遇到鬼了?”
毛利兰和毛利小五郎感觉一股凉意从尾椎骨直蹿脑门。
这突如其来的阴风……呃,不,冷空气,不用转头看也知道是谁来了。
柯南对进门的池非迟打招呼,“池哥哥,你来了啊。”
今天某个家伙穿得很休闲,白T恤黑长裤,不过一脸冷淡地走进门,还是给人一种来砸场子的感觉……
“不好意思,看到外面门没关,我就直接进来了。”池非迟解释道。
某假新出装出意外神色,心里也确实意外,“啊,没关系,不过非迟,你也生病了吗?”
“不是,不是,是我叫非迟哥过来的,他和医生也很久没见了,”毛利兰笑眯眯解释着,将一个便当盒放到桌上,“还有,我做了紫薯水晶糕,想带给医生尝尝,也想让非迟哥也尝一尝,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的。”
“紫薯水晶糕?”贝尔摩德看向毛利兰打开便当盒,“看起来很不错呢。”
“是吧?”毛利兰笑道,“这是是非迟哥教我做的,他教过我做草莓水晶糕,换了陷料就可以做成紫薯水晶糕,我想等暑假再尝试做一次红豆沙水晶糕。”
贝尔摩德笑着提议,“那我们去后院坐一会儿吧!”
虽然她跟真正的新出智明接触、调查的时候,没听新出智明说过池非迟会做甜点,但也不敢保证新出智明不知道这些。
这种话题继续不下去,还是尽快岔开。
……
新出医院后面的住所走廊上,依旧摆放着一个个人体模型和骨架。
五人一边往客厅走,一边闲聊。

“这里还是老样子啊,”毛利小五郎伸手摸了摸立在走廊上的人体模型,“当初来到这里,我可是被吓了一大跳呢。”
贝尔摩德顶着新出智明的脸,微笑,“是啊,我没有收起来。”
她是想把这些东西收起来,但也担心拉克这家伙突然跑过来,发现人体模型不见了,心里起疑。
毕竟她不知道新出智明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一直把这些东西放在家里走廊、房间里,是不是跟拉克有什么约定……
“医生,小兰姐姐的身体没事了,对吧?”柯南这才想起毛利兰是来看病的。
“很健康,”贝尔摩德转头,发现毛利兰似乎害怕走廊上的模型、目光都闪闪躲躲的,笑着宽慰道,“放心好了,像你这么健康的身体,连鬼看到了也会退避三舍的!”
柯南又好奇问道,“医生,怎么没看到你们家的老奶奶和佣人小姐呢?”
“哦,我让她们两个先到青森去了。”贝尔摩德从容应答。
“我也记得你之前说过,会去位于青森的医院任职,”毛利兰看向‘新出智明’,“她们也要一起去青森吗?”
“没错,她们先过去准备了,至于我呢,还要把手头的事完成,把这里的医患介绍到可靠的医院去,所以我让青森的医院稍微再等我一下,”贝尔摩德装出新出智明的和气模样,说了之前就想好的说辞,“而且上次发生在这里的命案,等判决的时候,我还必须出庭为毛利先生的推理作证……”
柯南想起新出义辉的案子,心里有些感慨。
那个案子,那位女佣小姐在停电后去拉了电闸,这个无意之举,让凶手的手法得逞。
無淵大 路書一
为了不让那位女佣小姐有心理负担,他、大叔、池非迟合伙隐瞒了真正的手法,谎称是凶手中途去将剃须刀放进水里的。
而新出医生听到了事实真相,却也跟他们一起隐瞒。
絕色一品妃 若有所濕
替身(Another) 綾辻行人
也是那个时候,他觉得世界上有很多明面上看不到的温暖。
上次在中华街也是一样,小兰无意打翻汤碗让凶手的计划得逞,为了让小兰不内疚,池非迟又一起跟他一起把真相隐瞒,他这个小伙伴真的挺好的。
“那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不会觉得害怕吗?”毛利兰弱弱问道。
“因为这些模型吗?”贝尔摩德疑惑。
“也不全是,”毛利兰左右看了看,“就是在晚上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什么东西盯着你……”
走在一旁的池非迟突然停步,转头看着身后的走廊。
毛利兰被池非迟的反应吓了一跳,一把抱住毛利小五郎的胳膊,尖叫。
“啊——!”
柯南、毛利小五郎、贝尔摩德之前还没怎么,结果被毛利兰的尖叫吓了一大跳,也连忙回头看身后。
片刻,走廊尽头转角,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探出头,似乎刚才也被吓得够呛,额头上还留有冷汗,“那个……请问出什么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