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0xs超棒的小說 《基因大時代》-第206章 大傢伙都一樣(求訂閱)分享-f4pc2

基因大時代
小說推薦基因大時代
进入冥想状态,对现在的许退而言,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不过,坐在石头上进入冥想状态,让许退稍有点不太舒服。
瞅了下,许退直接躺在了草地上,然后再次进入冥想状态。
按屈晴山所教导的,要注重‘自然’
精神感应不急不徐的落在了自己胳膊上的伤口。
何谓‘自然’?
这个许退其实一时间也答不出个具体的说法来。
但许退却也有着自己的理解。
自然,也许就是过程。
以前在金城府时,常看老爹做菜,老爹许建国做的菜,能够馋的许退舔盘子。
有时候老爹加班没在,许退到家之后便自己尝试着做。
那真是一看就会,一做就不行!
絕品房東
步骤明明没有错,但做出来,就是不好吃。
后来,老爹许建国做菜时偶尔也会给许退说两句要点,许退倒是记住了。
做菜最重要的是不能急。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小火慢闷,你要是用了大火,滋味就不一样了。
不能心急,一步一步慢慢来,这大约就是许退理解的自然之道。
同样的,这会感应自己肉身的原初量子频率,许退也觉的,不能急。
虽然说许退的微观感应,目前可以一瞬间感应到伤口处各种细胞的变化。
但许退觉的,慢一点。
一步一步一层一层的了解,直至最深处。
先了解自己身体受伤后的各种反应变化,再感应身体恢复机能的原初量子频率,应该可以事半功半。
精神感应慢慢透到伤口处,许退首先‘看’到的是还有肉眼看不见的血液在慢慢涌出。
这是人体受伤之后的本能表现。
再往下看,断裂的血肉纤维,依旧是呈活性状态,本能的在蠕动着,聚合着大量血色。
微观感应再次放大精神感应。
这一次,许退看到了红细胞,看到了血小板,还看到了白细胞。
其中就属血小板最忙碌,好像是士兵一样,冲锋到伤口处,不断的蠕动聚使着,形成血凝给伤口止血。
白细胞有点像是精英战士,慢吞吞的跟在血小板身后,警惕的巡逻着,一旦有入侵的病毒什么的,立马雷霆出击,防上伤口感染。
“各单位协同作战吗?”
微观感应下再细看,身体内突然间就涌来了大量的生长因子,开始不断的律动,伤口处开始蠕动。
表面上看,伤口没什么变化,但在微观感应下,断裂的血肉组织已经开始缓缓滋生,蠕动连接。
看了一会,许退感觉似乎没有啥收获。
什么原初量子频率,压根没感觉。
微观感应继续向下。
这一次看到的东西就更复杂了,什么巨噬细胞等等都看到了,感觉更加混乱了。
再往细致里看,许退感应到的世界,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一片了,血液和血肉组织的各种细胞单元,按各自的规律运动工作着。
但许退却感应不到任何头绪。
清朝歡迎你
许退甚至看到了细胞的结构。
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这让躺在地上的许退反思起来。
为什么没有感应到原初量子频率呢?
按理说,他的微观感应那么强?
不应该啊!
他都看到这么细致了,他能看到的内容,已经可以媲美很多研究中心的超级显微境了。
甚至说,那些一般的科研中心的显微镜,精度都不如许退的精神感应强。
一念及此,许退忽地楞住。
显微境?
显微境看的是精度。
要是仅仅看到精度、看到极细微的程度,就能感应到原初量子频率,那要人干什么,要具现感应系做什么?
显微境将精度看到极致,不就做到了吗?
错了。
许退发现,他的方向错了!
妖孽殿下乖不乖
微观感应。
他目前只做到了‘微’,而没有做‘观’。
准确说,是没有做到‘微观’的精髓!
那到底什么是具现感应系的‘微观’呢?
微观,更应该是一种整体上细微层次的观察,而不是具体细微到极致。
忽然间,许退就有些懂了。
频率!
原初量子频率。
微观感应。
这应该是一种整体的细微层次上的感应。
一念及此,许退精神感应一散,然后又将微观感应落在了伤口处。
但这一次,许退没有用微观感应去感应细节。
而是将整个伤口,甚至是整条手臂,都当成了一个整体。
感应手臂受伤处,伤口、手臂这个整体的最细微的变化!
这种状态下,整个伤口哪怕是毛细血管的律动,都在许退的感应之例。
但这种感应,是一种整体层次的感应。
不是单独感应一条毛细血管,而是整个将手臂上所有的血肉组织视作了一个整体。
随后,许退更是将精神感应蔓延到了整个身体。
哪怕是一次呼吸,也会略微影响到手臂种种变化。
渐渐的,许退感受到了一种律动!
他自己身体整体的律动!
冷雨
心脏泵血,通过动脉涌向全身,再回收。
肺部呼吸,将氧气通过红细胞送向全身。
这是生命的律动!
人这个天地万物之灵的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生命的律动。
许退感觉,他这时候要是用精神力大力的共振一下心脏,就会让血液成倍的加快。
若是用精神力共振的频率足够快,甚至能够爆掉自己的心脏!
突然间,许退就明白了!
逆仙 藍狐之戀
白石主神
频率!
这应该就算是所谓的原初量子频率。
只是许退刚刚感应到是有关心脏运转的原初量子频率。
忽然间,许退就明白了微观感应怎么用了。
不再用微观感应盯着伤口观察。
而是呈整体化的态势,将手臂视作一个整体,用微观感应去感应手臂伤口处的所有生命律动。
有血液运转泵动的生命律动。
许退若是用精神力具现加强一下这里的生命律动,那他手臂的力量,就能够获得一个短暂的提升。
红细胸运输氧气的律动,也是如此。
甚至许退还发现了代谢律动。
渐渐渐的,这种大层面上的微观感应不断的加深中,许退突地发现了一点点极其微小的律动。
就像是种子在土层中缓缓发芽,伸出一个嫩芽微微顶开土层,那是生命生长的律动。
这种极其细微生机律动,此时正在缓慢而持续的作用于许退的伤口处。
每一次律动,许退的伤口处的肉芽就可以生长极小极小的一点点。
这点变化,许退的微观感应,却又能感应到。
“这就是血肉生长的原初量子频率?”
瞬息间,许退就心有所悟。
几乎是同时,许退精神力就融入当中,开始共振并放大这个血肉生长的原初量子频率!
刹那间,具现共振开始的刹那,无法形容的生机力量,陡地就汇集向了手臂伤口处。
微观感应中,原本缓缓蠕动的极其细微的肉芽,忽然间间疯长起来,瞬息间与伤口对面的肉芽纠缠交融在一起。
这一刹那,所有的血肉组织,神经、血管,等等,天然的疯狂攀生起来。
仅仅一刹那的功夫,断开血肉伤口,就重新蠕动连接恢复了。
也就在这一刹那,一种莫名的无法形容的痒感,涌向了伤口处。
全身上下在这一刹那仿佛涌出了四亿八千万只蚂蚁一样,涌向了许退的伤口处。
每只蚂蚁从许退体内爬过,都会带来一丝让人难捺的麻痒感。
四亿八千万只蚂蚁同时爬过许退的身体,汇向了许退的手臂伤口处。
瞬息间,许退的神经元就像是遭受了微电流刺激一样,手臂甚至是身体止不住的抽搐起来。
哪怕许退意志力惊人,口中也发出了无意识的伸呤声!
那声音入耳!
连许退自个都震惊了!
这特么,是一个男人能发出的声音吗?
简直像极了动作片中某些男女主达到最后时刻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浑身抽搐中的许退突地感觉到了一股尿意。
本能的夹腿。
但在这时候,浑身似乎都在经历微电击的许退,感觉他的肌肉尤其是括约肌,似乎有些不管用!
卧槽!
许退连呼卧槽!
这要是自己把自己给整尿了,简直是神啊!
今天怎么回宿舍呐!
关键时刻,许退的精神力扑了上去。
括约肌短暂失控。
但是精神力还管用!
直接用精神力控制了一下尿意。
还好!
许退终于一口气!
呼吸也迅速平稳了下来。
那种四万八千亿蚂蚁爬身的感应,来的快,也去的快。
短短一秒钟,就过去了。
但带给的许退的感觉,却非常的不友好…….
黑道特種兵
如果可以,许退不愿意再次经历。
特么的,自个把自个整尿,还是修炼整出来的。
突然间,许退就有些明白屈晴山那句话的意思了。
引发不可控制的灾难!
这要是精神力用力过猛,治疗伤势的时候,当场将一个女同学给整的嘶喊尿裤子。
这怎么解释!
一个不好,是要玩出人命的啊!
忽然间,许退感觉身旁有异。
猛地睁开眼,就看到了屈晴山那闪光锃亮的大光头,和瞪的跟铜铃一样的眼睛!
“卧槽,你小子刚才那嘶喊的声音那么诡异那么炸,应该是本能反应,你该不会这么快就感应到血肉生长的原初量子频率。
然后给自己来了一发吧?”
惊叹着,屈晴山直接拉过了许退受割伤的手臂看了一眼,就再次惊呼起来。
“卧槽,还真是给自己来了一发啊!这第一道伤口就成了啊?这才一刀啊!”屈晴山再次惊呼。
惊呼着,屈晴山直接看向了许退的下半身,“来来来,让我看看,尿裤子没有。
咦,第一次给自己猛猛的来了这么一发,你竟然没尿裤子?”屈晴山愕然。
“屈老师,你别离我这么近,你一大老爷们的,别吓我!”
许退推了一把屈晴山,连忙做了起来。
“我就是突然间感应到了血肉生长的原初量子频率,然后尝试着具现了一下,没想到…….”许退解释了一句。
“不用解释,第一次,大家伙都一样。”屈晴山说道。
闻言,许退尴尬稍解,然后看着屈晴山问道,“对了屈老师,听你刚才的意思,我第一次具现这个,没尿裤子你很意外啊。
这么说,你第一次具现血肉生长的原初量子频率,尿裤子了?”
屈晴山呆住,然后起身拍拍屁股,“怎么会,我堂堂具现感应系的副教授,具现感应系的全系引导者,怎么可能会尿裤子!
绝对不可能!”
“我不信!”
屈晴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