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gnz都市异能小說 《蘭若仙緣》-第四八七章 夜來驚夢 血漫蘭若看書-x6u9z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无生在城中等了两天之后叶知秋匆匆而来,一身风尘。
“急着找我有什么事?”
“帮我找个人。”
“找人,什么人?这可不是我的专长。”叶知秋拿起悬在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大口酒,将腿打在椅子上道。
“这个人你应该能够找到,你很熟悉的,你们的军师华源。”
“华军师,你找他做什么?”叶知秋听后一愣。
“找他自然是有事了。”无生笑着道。“怎么,有问题?”
“好,我想想办法。”叶知秋打着哈欠,似乎昨天晚上没怎么睡好。
“等等,你该不会是想要趁着他和将军闹僵这个机会想要诓他离开青衣军吧?”叶知秋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坐直了,瞪着大眼睛望着无生。
“不会。”无生笑着摆摆手。“见他乃是为了私事。”
“那就好,青衣军不能没有军师。”叶知秋深吸了口气。
他们两个人商量了一会,定好了十天之后在在这里碰头。事情说完了,无生本想离开,却见叶知秋面色有些奇怪,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和他说。
“你还有事?”
“有没有兴趣做件大买卖?”叶知秋胳膊肘横在桌子上,身体微微前倾,望着无生。
又是这句话,无生听后笑了。
“有做买卖,你在加入青衣军之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也曾经做过点小买卖。”
“说说看,这次又要干什么?”
叶知秋听后搓着双手。
“一件重宝。”
“重宝,什么重宝?”
“一件白玉如意,在交州一处洞府之中被发现,在秘密运往京城的过程之中被人劫走,据说那玉如意乃是道门至宝,玄妙无比,可发白色光华打到修士身上之后可以让修士瞬间失去法力,其散发出来的玄光又可护体,水火不侵,还能破诸般法术。”
这么厉害!无生听后不禁大吃一惊。
如此厉害的法宝在进京的路上被劫走,还是秘密押运,能劫走这件法宝的修士本身恐怕修为就不一般,而他现在手中又拿着这件十分厉害法宝,进可攻退可守,可是十分的难对付,再想夺回来可就难了。
“买卖是挺大,风险也大。”无生笑着道。
“叶兄,先不说那修士得了重宝之后当然会隐藏起来,如何找他就是个难题,找到了他这件重宝你是否能够抢得到?就算是你能够抢到了,拿在手里可是烫手的很呢!”无生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那个修士的藏身之地已经有些眉目了,至于抢到了那宝贝之后,我们可以转手把它卖掉吗。”叶知秋笑着道。
“卖掉?”
这等天下罕见的宝物居然还会有人想着卖掉,而不是据为己有,不得不说,这叶知秋的想法也是十分的清奇。
“你找到买家了?”
“正在联系,打这件宝物注意的人多的很,只要宝物到手,卖家绝对容易找。”
“都有哪些人在关注这件宝物?”
“朝廷的武鹰卫,长生观,荆州楚王府,九幽教,还有一些散修。”
这么多人,抢这么一件宝物!无生靠在椅子背上摸着下巴。
“我不想参与,也劝叶兄你也不要掺和。”思索了片刻之后,无生拒绝了叶知秋的邀请。
那宝物好不好?的确是好!但却不是现在他必须的,他身上的这些宝物,禹王神锋、昊阳镜、佛剑,哪一样都不比那玉如意差,他尚且未能完全炼化,那件宝物本身对他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衙內闖三國 大篷車
至于叶知秋说的做买卖,拿着这样的重宝,无论是和谁做买卖,本身就是另外的一重风险。他不明白叶知秋为什么要冒着很大的风险做这件事情。
“太危险了。”
“富贵险中求吗。”
“富贵?叶兄你是缺钱的人吗?”
叶知秋听后笑了笑,伸手揉了揉鼻子。
“现在天下这么乱,一动不如一静。”
“我倒是想静。”叶知秋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舒展了一下身体。
“那么,十天之后见。”
好,叶知秋点点头,见无生不想掺和这件事,叶知秋也没有继续强求。
无生离开了房间,腾空而去。叶知秋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伸手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小口,然后慢慢的咀嚼着,回味着。他望着窗外,微微有些出神。
离开这座城池之后,无生便直接回到了兰若寺中。
当他回到寺里的时候本想去自己的师父禅房之中,却被无恼师兄拦住,说是空虚正在闭关,不能被外人所打扰。
“闭关?”无生听后看了看自己师父的房间。
“这倒是个稀奇事。”
当天夜里,无生在睡梦之中似乎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无生,无生。”
“何人?”
最強特種兵傳說 天佑
他起身四处张望,发现自己禅房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空虚和尚就站在门口轻轻地朝他招手。
“师父,什么事啊?”
“来为师的禅房一趟。”
无生听后起床穿衣,然后跟着空虚出了禅房来到庭院之中,黑夜之中院子里静悄悄的。
他跟着空虚和尚来到禅房外,门是打开着的,空虚和尚先一步进去,无生紧跟着进来,然后看到空虚和尚坐在床上,七窍流血,模样甚是恐怖。
“师父!”
无生见状急忙来到空虚和尚身旁,叫了两声没有反应,伸手轻轻的碰了碰他,咕咚一声,坐着的空虚和尚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大量的鲜血从口鼻之中不断的深处,无生用手堵着,鲜血不断从指缝之间涌出来,根本堵不住。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走着呢,怎么一转眼就不行了!
“师父,师父!”任凭无生怎么呼喊,那空虚和尚就是没有任何反应。
无生急忙运转法力,佛法化为一道长虹度入了空虚和尚的身体之中,却如泥流入海毫无动静。
“师父,你醒醒,醒醒!”
他拽着空虚和尚的衣服使劲的摇晃着。
空虚和尚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有口鼻眼耳不停的向外流血,七窍流血,止不住的流。
无生停下来,空虚和尚的头一下子歪倒一边,无生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手,放在空虚和尚鼻子下面。人一下呆住了,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两眼呆滞,如遭雷击一般。
空虚和尚已经没了气息。
师父!
他大喊一声,然后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抱着自己的师父就想跑出去找空空师伯,结果连抱都没抱起来。
摳女難纏:美男求入幕
空虚和尚的身体是那样的沉重,以无生自己现在的修为,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百个人他也抱得起来。可此时的空虚和尚是这样的沉重,仿佛他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他可以抱起一百人,却抱不动一座山。
嘿妞兒我要泡你 桬小淚
抱不动!怎么办?
无生心中有些慌乱。
找方丈师伯!他想到了那个干瘦的老和尚。转身就朝着禅房外面跑去,当他来到禅房外面的时候却发现外面已经血雾弥漫。
这是?
无生一下子愣住了。
重生之戀愛養成 小骨骰
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一下子血雾弥漫了,难道是兰若寺下的伏魔大阵出了问题,也不会这么快啊!
无生回头看着禅房之中坐在床上,七窍流血,头歪向一边的空虚和尚,又看了看这越来越大的血雾。血雾开始幻化,厉鬼骷髅从血雾之中飞出,朝着无生而来。
都给我闪开!
无生一掌,身前三丈之内血雾被一下子荡空。
他回到了空虚和尚的禅房之中,在空虚和尚的身旁布下一圈佛门法咒-锁魔,护住他的周身,然后解下自己脖颈之上的佛珠挂在他的身上。这时候,已经有血雾从门口和窗户的缝隙透了进来。
布置好这一切,无生出了禅房,转身关房门,不敢耽搁,直接朝着空空方丈的禅房而去。
他身后出现一尊法相,发出灿烂金光,所过之处,血雾尽数被消融,其中幻化出来的厉鬼罗刹,幽冥鬼物未等靠近便被佛光杀灭。
无生心中焦急,佛剑出鞘,剑出火生,白金的的剑虹化为一道烈焰,将他身前的血雾一分为二,清出几十丈长的通道。
来到空空方丈门前,红雾翻滚如水一般从里面涌出来。无生推开房门,血雾弥漫,不能视物房间里什么东西都看不清楚。
无生双掌一合,一推,有万道金光从双掌之中迸射而出,犹如万道利剑,万道火焰,将那些血雾切割、消融。
血雾之中显出一道人影,一身袈裟,一脸血色,双眼血红。
“方丈师伯。”无生看着空空和尚。
“杀!”空空和尚大吼一声,面目狰狞,好似罗刹。
他一声高喊,身后血水翻涌而出好似大浪汹涌而来。
无生单手一推,佛掌推山,那翻涌而来的血雾凭空收阻,不能向前,却是继续后浪推前浪,不断的向上,掀翻了屋顶,冲到了寺院的半空之中。
異世仙尊
空空方丈伸手一抓.,一把血色长刀在手他那干瘦的手臂也是血色,透着几分晶莹,就好似血玉一般,一如寺庙之下镇压着的罗刹王。
无生见状心中是十分的焦急,那边自己的师父生死不知,这边空空方丈眼看着已经入魔,本来还想找这位师伯想办法救自己的师父,看这样子得先要救这位师伯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空空和尚抽刀便斩,直砍无生头颅。
无生一手定住空空和尚身后那汹涌如潮的血水,一手佛剑一横,挡住血色长刀。
血刀与佛剑交击,一声脆响,血刀崩碎。
空空和尚手臂一下子诡异的伸长,手指如鹰爪直抓无生的心脏。无生抬手佛指一点,指尖好似一团火苗跳动闪耀,落在空空和尚手掌之上,他掌上的血色一下子散去了大半,然后缩了回去。
老和尚僧袍激荡不止,身后一尊法相出现,三头六臂,持魔剑,拿血刀。
无生身后一尊大日如来金身法相与之相对。
单手一掌。
如来金身,如来神掌。
一掌荡开魔剑,血刀,佛光照亮了禅房,割裂了那后面的血水,好似火焰落在了积雪之上。
罗刹王六臂齐碎,血河消退。
无生一掌定住空空方丈。
唵,
六字真言念动,一圈金光横扫四周。
重生之縱橫蒼穹 小生火龍
吗,
梵音如海浪,冲出了禅房,将外面寺院之中的血雾荡开。
呢,
金光如流水传遍了兰若寺,整座寺庙晃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佛光如一道长虹落入空空和尚身体之中。他的身体颤抖不止,身上的血色迅速的褪去,大量的血雾从他的身体之中飘散出来,然后被佛光消融干净。
“无生。”空空和尚嗓音沙哑,眼中满是血丝。
“师伯,您可算是醒过来了。”无生不敢松气,继续将佛法度入他的身体之中,然后改六字真言为诵读经文。
迟迟不见无恼和尚,只见血水雾不断的从禅房之下涌出来。
“我没事,你下去吧。”空空和尚艰难道。
“师伯,再等等,一会无恼师兄就该来了。”
“他来不了了。”空空和尚说完之后眼睛一闭,头一下子耷拉了下去。
“师伯?!”无生心中咯噔一下子,伸手一试,空空和尚也已经没了气息。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无生心已经慌了。
师父没了气息,空空方丈也是这个样子,还有空空方丈刚才说的那句话,也不会来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无恼师兄也出了意外?
无生看着那从地下汹涌而出的血水,鲜红的让人目眩神迷。
回到三國當王爺 宇通人
不对,不对,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放下了没有气息的空空方丈,站起身来走到了寺院之中,看着弥漫的血雾,看不到近处的山,也看不到远处的天。
婚謀已久,權少的秘愛新妻 六玥
他一步腾空而起,片刻之后落地,然后发现自己还在兰若寺里,离着背后的禅房门口不过几丈的距离,还是身在血雾之中。
本该一步百里,现在却跨不出十丈之地。
幻象,还是梦境?
这样的情况他曾经遇到过,当日在伏魔大阵之中被那罗刹王身体之中的血元侵入识海便陷入了轮回一般的幻境之中,还险些沉沦于其中、
眼前的这般情形和那日有些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