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7a9超棒的都市小說 諸天普渡 起點-第785章 阿含寶經 (二合一章)展示-p4gtb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老狐一脸遗憾和期冀:“先生真的不能再多留些时日?”
他刚才听到洪辟向他辞行,大为震惊。
洪辟笑道:“不留了,在这幽谷之中数月,倒是清静,不过我也是时候该走了。”
“也是,先生乃非凡之人,浅水岂能困真龙?如何能在这幽谷之中久留?”
老狐眼中露出该当如此的叹息之色:“唉,只是那些小辈该舍不得先生了。”
“老狐你太过暮气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今日之别,他日当有再见之期。”
洪辟拍了拍老狐肩膀,他年幼尚幼,不过三尺身材,好在老狐也不高。
爽朗笑道:“老狐啊,惜别离情,你且留着,你不是喜欢对月饮酒吗?来日相见,我与你同上九天,揽月入怀,共饮仙酒。”
老狐只当他是戏言,却为其豪情所倾折。
哪怕说这话的,是一个不过七岁的稚龄童子,有着说不出的滑稽和怪异。
欠身一拜,发自内心地赞叹道:“那老狐就先谢过先生了!”
“说来也是可叹,世人皆以我等为妖魔异类,或唯恐避之不及,或欲诛之而后快,”
“我等有幸,得遇先生,蒙先生不弃,有教无类,传授了武功,又教授还有种种大道理大学问,先生这一去,便再无此机缘了。”
洪辟点头道:“你放心,读书之事,我也早有安排。”
“这数月里,我已为小狐狸们启蒙,往后也可便要靠自己努力了,以这石洞中藏书,倒也足够她们读的了,”
“至于售后,若是有疑难之处,我倒是有一人可荐于老狐。”
老狐讶异道:“哦?人类之中,还有能如先生这般,不视妖为异类之人?”
“人类之中,有识之辈多如河沙,”
洪辟道:“我也不瞒你,他叫洪易,是我同胞兄弟,”
“虽与我一般年幼,却是聪慧非常,自幼饱读诗书,不说有多大学问,给小桑她们解答疑难,倒也足够了。”
“我走之后,你可如此这般,去将他引来此谷,但切记不可透露我的半点消息。”
“这……先生既有此吩咐,老狐自当从命。”
老狐愣了愣,便欠身道。
“小狐狸们那边,我就不去与他们作别了,”
洪辟道:“今日便会离去,不过,离去之前,我再还要给老狐你们留下一件临别赠礼。”
“我狐族已受先生大恩,如何还能要什么赠礼?”
老狐连连摇头,一双狐眼却睁得溜圆,盯着洪辟,满是期待,一双狐爪也像人手一样不断搓动。
重生之嬌養 流水成觴
就差说一句:你倒是快点拿出来啊!
“……”
洪辟嘴角微微一抽,转身便走:“老狐还请随我来。”
没过多久,老狐跟随着他来到一处峭壁之前。
此处地势开阔,一面山壁平整如墙。
“我曾自创一法,今日便留于此处。”
洪辟只说了一句,不待老狐说话,朝山壁上扫了两眼,身形便忽然拔地而起。
如同一缕轻烟般,在山壁前盘旋升腾。
白嫩的手指伸出,没入山壁,坚硬的石壁就如豆腐一般。
身形在山壁前上下左右变幻不定,在老狐眼中就是一团模糊的轻烟。
山壁上,却是石粉飞扬,不断地出现一个个铁划银勾的大字。
老狐抬眼望去,口中不自觉喃喃读出:“如是我闻……”
只是一眼,老狐心下便暗惊:先生真是好大的气魄……
这四个名本有其意。
不过传闻上古之时,圣人佛陀宣讲无上大法,便常以此四字开篇。
故此后“如是我闻”这四个字,便代表着无上大道法门,只出现在圣贤亲传的宝经宝典之中。
寻常之人,若说这四个字,那是要被人耻笑的。
老狐刚才听他说是“自创之法”,虽知洪辟是天生不凡,对他用这四个字,虽不至于发笑,但也心中打鼓。
不由按下思绪,顺着字迹看下:
“夫宗极绝于称谓,无上玄法不可言传,留此法经,演万象幽微,示万法之相……”
老狐先时还是不甚在意,只是下意识读了下去。
才读得两句,陷入经文之中,便发觉自己再也无法往下读哪怕一字,甚至一毛一画。
就连先前所读,也全然忘记,无法再想起。
心中一惊,再从头去看,只看了第一个字,却发现那个“如”字如同活了过来一般。
竟化成了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举手投足,似在演化某种妙法
那一笔一画,便如其手脚身躯,又似是其体内脏腑经络,动静之间,有气流行于其间。
“老狐,莫看了。”
不知过了多久,老狐仍沉浸第一个文字之中,洪辟已从山壁前如轻烟般飘落在他身前。
看了老狐的模样,也不意外,出言将其唤醒。
老狐猛地惊醒,下意识地又朝山壁上文字最末处看去,竟又能看清壁上所书。
“阿含者,法归也。万法总归,万善之渊府,总持之林苑。道无不由,法无不在,譬彼巨海,百川所归,故以法归为名。”
“阿含?阿含……法归……”
老狐念叨着,先前那种古怪又再次发生,他又忘了看过的文字。
老狐满脸骇然:“先生,这是……!?”
洪辟笑道:“此乃阿含武藏。”
老狐狐口连张,却说不出话来。
片刻,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如此宝经,先生竟肯赐我狐族,先生大恩大德,狐族定当万世以报!”
“好了,起来吧。”
洪辟不耐这种虚礼,直接扯起不情愿地老狐。
站起来后,老狐嘴里还不断嘀咕“礼不可废”“恩德难报”之类的话语。
过了好一会儿,才忽然醒悟般,一脸担忧道:“先生,此处虽是山中,却时常有人迹,那玉京城中的王公贵子,更是常至此处围猎,这宝经就这么刻在此处,恐有泄露之虞啊。”
他还以为洪辟是不了解,以为此处幽僻,无人会来,才会如此,不由暗怪自己没有早点说清。
却不想洪辟反而毫不在意地笑道:“经在此处,谁想要看,就看便是,何须理会?”
老狐满脸错愕:“啊?”
此等宝经,难道不应该密而藏之,不使外传吗?
莫说是这等鬼神莫测的宝经,在这天下,便是一套寻常粗浅的武技,倘若被任何一人得了,也会珍而视之。
靈武狂尊 燕十八爺
若非亲近之人,莫说看上一眼,便是听上一耳都不愿。
洪辟却悠然道:“世如苦海,众生浮沉,王权富贵,武功道法,皆众生所求,其法殊途,其归也同,不外乎苦海争渡罢了。”
“我创出此阿含武藏,也从未有自珍之念,与其令其于我怀中徒自蒙尘,不如广布天下,为这苦海众生增一舟筏。”
他用脚尖轻轻踢起一块石头:“区区数千言罢了,你学得它宝贵,可若无人得见,又与我这脚下顽石何异?若学得此经之人越多,也越可证明此经存世之价值。”
絕世武尊.
老狐怔在原地,无言良久。
许久才肃色正颜,一板一言,整肃衣冠,知洪辟不喜繁礼,便只是躬身拜倒,口中呼道:“先生……胸怀若海,德比天高,纵然三古之圣贤,也未必能及,足可为天下之表,在世圣人,老狐,拜服!”
洪辟这一次倒是没有阻止,反倒大喇喇地受了。
因为这本就是他要达到的目的。
成为天下之表,在世圣人!
虽然是有目的而为之,但他所说的话,倒也不假。
敝帚自珍的心思,他从来没有过。
功法是他创的,越多人学,就越能证明它的价值。
至于会不会有人学会了之后对他有威胁、甚至超过他?
若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他有什么资格为天下之师?
又拿什么去超越万古以来的先圣先贤,打破亘古未有人能打破的屏障,开创大道,登临彼岸?
只是话有说回,他此世身没有本尊的大神通。
壁上留字,也并不能尽展阿含之妙。
但哪怕是一丝真灵唤醒,于这壁上所留的经文,助人修成武道人仙之境,已是足矣。
天驕無雙 跳舞
何况他在这壁上,也并不止是留下了无上武道……
这山壁留经,别说他不怕人看,他还怕人看不到。
要不是他现在还太弱,而且法不可轻传,否则反遭他人嫌弃轻视,他都想直接进玉京城里用发传章的方式,将阿含武藏广传于天下。
这部阿含武藏,洋洋数千言。
对于一部总归万法的宝典来说,数千言太少了。
便连其中任何一种法门都无法尽述。
本尊将一身所学,尽皆凝炼于这数千言中,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经文之中,每一个字,每一笔,每一画,都是智慧华光所凝聚,都是一条无上武道。
所以哪怕只是一个字,甚至一笔一画,也包含着庞大的信息量。
一般人便连其中一笔一画,也无法承受。
因此在观看经文之时,若只是无意识还罢了,若是有心去看,那就连一个字都无法看清,也无法记下。
这也是老狐先前感受的种种古怪的原由。
洪辟唯一可虑的,反倒是西山就在玉京之侧。
等到此处山壁经文传扬开去,会遭权贵霸占,会被朝廷封禁,他人无法再接近。
至于毁去山壁?
他倒全然不担忧。
这部阿含武藏放在此世,那也是能与天下各大圣地中的传承圣典相提并论,甚至尤有过之的真经宝典。
世间任何一个欲窥大道之人,都不可能舍得将之毁去。
他也有自信,若毁去这壁上经文,没有他亲笔所书的经文,任何人都不可能自行修成。
哪怕有神魂强大者,损耗神思魂力,强行将这壁上经文记下,也是一样。
“老狐,我离去之后,你若见有可造之材,不妨也将之引来此地,让其观看这壁上经书,”
洪辟怕老狐想不开,嘱咐了一句:“能参悟此经者,日后当有不凡之就,你狐族想要存立于世,这些人受你恩德,当不吝于扶助一把。”
“先生真是思虑深远,老狐不及,老狐惭愧。”
老狐心中一惊。
它还真有心将此处秘而藏之的心思。
虽说洪辟不怕让人知晓,可这种宝典,毕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好还是只有狐族得之……
被洪辟点破,也知其话中隐含警示。
此经若秘而不宣,狐族便是怀璧其罪。
天下便没有不透风的墙。
此举只是取死之道。
“罢了,我言止于此,你我,就此别过吧。”
洪辟随口说道,下一刻,老狐便见眼前之人微微模糊,转瞬便已消失不见。
“果真是天生圣人……”
老狐站在原地,喃喃道。
一个七岁孩童,有着无人能及的智慧学识。
它活得已对够久,见过无数人,但它见的人中,无论是一方雄主枭霸,还是大儒大贤,没有人能与之相比。
还能创出这等无上宝经。
除非是上古圣贤兵解转世,又哪里能有其他可能?
老狐自认为所想无差,所以一直以来,对这位先生的异人异行,从来没有诧异过,也从来不把对方当做幼童。
感叹良久,老狐又抬头去看山壁,先前沉浸那第一个文字其中,得观大道,如痴如醉,一直记挂,这时哪里不第一时间去看?
不过这时再看,他才忽然发现,山壁上,不仅只是法经数千言,法经旁,还有一幅人相……
……
离了西山幽谷,洪辟又来到山脚下的孤坟前。
站在碑前,低声道:“您再等等,若只是杀了那负心之人,恐非你愿,我此身又为人子,虽无情义,却有恩义,以子弑父,终究不该,”
“且那人虽道貌岸然,却着实是世间人杰,生死并非其所惧,”
“他以武立爵,如今又以理立世,武平天下,理学治世,倒是大气魄,”
“如此正好,待时机一至,我便要在他最得意自在之处,败其人,诛其心,为您先出一口恶气。”
话音落下,洪辟拜了三拜,便转身离去。
西山脚下,离孤坟大约十数里地,有一寺庙。
寺庙不算小,却已经十分破败。
想是也曾香火鼎盛,只是自大乾得天下道门之助,覆灭大周,还有大禅寺,天下间的佛寺禅刹,也同时遭了殃。
都市之王
莫说香火,佛门还能存世,已经是大乾不想付出太大精力代价,高抬一手罢了。
洪辟径直朝着寺庙走来。
此时他身上正出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
脸庞五官竟在挪移改变,便连身形四肢也如软泥一般渐渐拉长。
等到了寺庙之前,他已经变了一个人一般。
从一个七岁稚龄童子,变成了一个身长不足五尺的干瘦少年。
这简直像是传说中,人仙巅峰之境方能有的千变万化之神通。
但事实上,洪辟如今于武道修为上也只是相当于练髓大宗师罢了。
武道不同于道术。
他是本尊一缕真性降生此世,神魂强大,不可思议,修炼道术,可一蹴而就。
但武道炼体,却需他脚踏实地,一点点凝炼。
有着种种优势,数月之功,也才顶得道术修为上的一夜之得。
这种类似千变万化的神通,实际上也只是一种易形奇术,也是记载于阿含武藏中的一门奇门武道。
只要凝炼了五精五脏,到达一定程度,便可施展。
却也只能改变长高样貌。
若非他年龄实在太小,肉身也未曾长成,也不至于只能易形成了一个还不足五尺的矮子。
洪辟以一个矮子的模样,径直走进了寺庙中。
他来此处,却是要请寺中僧人开一个方便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