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z48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詭異入侵 txt-第0206章 神祕小鼎熱推-8wtv8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就算看门老头死了,医院总会再找一个看门的吧?这年头,只要开得出工资,还怕没人应聘?
江跃将这个疑问说了出来,老赵苦笑道:“还真有不怕死的,第二天就有人来接岗,不过,听说新来的,呆到半夜就吓尿了,当晚就溜号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愿意接这个活。后来医院想出一个辙,想安排双人岗,而且价格开得更高,终究没人愿意接这个活……”
但凡知道真相的,谁愿意为这点工资拼上性命?
韩晶晶忽然道:“老赵大哥,只有一墙之隔,你每天那么晚回家,听到那些奇奇怪怪的声音,不害怕吗?”
“哪能不害怕啊?可也没别的路可以绕啊。要不是为了生计,我早就想离开这个地方了,唉!”
一切为了生计。
芸芸众生,不用为生计发愁的,又有几人?
韩晶晶对此自然理解不深,却也大致能懂一些。
“老赵大哥你为生计这么拼,我们今晚免费吃你这么一大桌,可不是有点难为情?”
老赵忙道:“那不一样,绝对不一样。别说是这么一大桌,就算你们天天来吃我一大桌,那也是应该的。没有小江兄弟,我老赵说不定现在还在里头蹲着呢。更别说开店赚钱了。”
江跃笑了笑:“老赵大哥,你要这么说,我反而惭愧了。这星城二院,我看的确有点不太平,你还是要悠着点。哪怕店搬不了,住的地方换一换也好。”
老赵一拍脑袋,叫道:“对啊,还是你们读书人脑子灵活。我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反正都是租的,换哪住不是住?大不了多走几步路。远一点也可以骑电动车嘛!”
老赵又闲聊了几句,这才离开。
江跃他们倒也吃得尽兴了,一大桌东西,居然也消灭了不少。
起来时,江影特意盯着江跃:“小跃,我们先送晶晶回家,然后我们一起回家。今晚不许再出门了。”
前几天,江跃连续两三个晚上没回家,虽然跟家里说过,可江影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的。
整宿整宿都睡不踏实。
眼下老赵大哥一席话,江影生怕江跃又去多管闲事,所以怎么都要把他拉回家,不允许他再插手。
这世道,诡异的事处处都是,他一个人真管不完。
倒不是江影没有同情心,没有情怀。
终究,没有什么比弟弟的安危更加重要的。
韩晶晶其实挺不舍得和江影江跃他们分开,不过时间确实也不早了。一个姑娘家家,终究不可能留宿别人家。要是过了点还不回家,估计手机会被她母亲打爆。
江影一直将韩晶晶送到门口,敲开门进去,这才下楼。
这回换江跃开车,江影副驾座。
“小跃,老实交代,那个许纯茹,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姐,你还真八卦啊。真就是生意关系。”
“生意?她要买你那些灵符?还是什么?”
“都不是,那些东西见不得光,除了黑市,我一般不搞私人买卖。是别的一桩生意。”
輪回至尊 魔玨
见姐姐好奇,江跃只得把杜一峰和许纯茹的情况说了一下。
江影听完了之后,久久无语。
看着认真开车的弟弟,那挺拔的五官轮廓,又一次觉得,这个弟弟是真长大了,成长的速度快得超乎她的想象力。
随随便便一单生意,就是几千万?
这个手笔,真是有些惊到江影了。
一家六千万,两个人就是一亿二千万,而且是一口价,不带讨价还价的。
这个数字放在一个月前的江家,简直想都不敢想。江影做梦都没想过,在金钱方面,老江家会跟几千万上亿这种数目牵扯上关系。
毕竟,她干了两年房产中介,也算业务能力出众的了,一年下来,也就二三十万。
抹除了家庭各种开销以及个人支出,能剩下多少?
这种数目,就算一年到头来不吃不喝,按之前的赚钱能力,得赚几百年!
所以,这个数目之大,甚至让江影都有些慌张。
“小跃,这试炼的事,靠谱吗?就算他们都是豪门子弟,这大几千万,说掏就掏了?会不会有什么猫腻,甚至是阴谋?”
江影是护弟狂魔,如今弟弟这么优秀,万一被某些势力盯上,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上次遇袭的经历,江影多少还有些心理阴影。
江跃笑道:“姐,我先收钱,后办事,主动权在我。试炼这个事,我也有多方渠道打听,倒不用担心。即便他们要玩点花样,谁算计谁还不好说呢。”
见弟弟脸上满是胸有成竹,江影稍稍安了心。
自小,这小子还是很靠谱的。属于那种表面乖乖仔,心里头特别有主意的人。吃点小亏他比计较,但是谁要算计他,却也肯定是自讨苦吃。
回到家,小姑一家已经休息。
江跃还是老习惯,想进地下室做一番功课。
家醜
制作了几张辟邪灵符。
答应黑市的辟邪灵符,上次已经准备好。今天再制作几张,权当备用,更何况家里人也得备着一些,人手一张大有必要,以备不时之需。
还有一张操控灵符。上次原本准备了一张给余渊的,结果用在了老狐身上了。这次得给余渊补一张。
明天就是和黑市约定的交易日,两张辟邪灵符,换六十株凝烟草。
江跃发现,自从得到了窥心术的奖励,对精神力的要求明显提升。而炼制灵符,一方面消耗精神力,但同时又是锤炼精神力的绝佳途径。
每次炼制灵符之后,江跃都会有一些疲惫感。
可是当这些疲惫感消失之后,精神力明显又得到了提升。
这倒是一举双得,既得了灵符,又提升了精神力。
灵符制作完毕,江跃休息了片刻。
想起昨晚从那邪恶术士处得到的那枚小鼎,倒是有些意思。
当时有浓雾弥漫,老韩显然是没看到这枚小鼎的,也不知道此物的存在。因此,江跃顺手牵羊,倒是毫无压力。
把玩着手中的这枚小鼎,江跃暗自琢磨。
那个家伙,的确是江跃遇到最神秘最难缠的一个对手。他的那些手段,即便是江跃也是闻所未闻。
竟然可以召唤冢中枯骨,驱使这些邪物来为他效力,这手段确实是惊人。而且那些邪物,居然还具备一定的战斗力。
难道,都是靠这小鼎来驱动?
江跃还记得,那家伙驱动这些小鼎时,手指伸入这个小鼎,也不知道拈了什么,不断弹射出来,那些邪物被江跃摧毁之后,居然还能重组!
这尊小鼎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拿在手上虽然有些份量,也不过是二三斤的样子。
外表的纹路倒是有些古老神秘,透着一种古朴的气息。
往里看,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并没有什么实质的粉末或者液体。到底那家伙是怎么操弄这小鼎的?
为什么他手指从中拈上几下,手指就能弹出那诡异的绿色萤光,驱动那些怪物?
江跃不知道深浅,自然不会轻易把手指伸进去试探。
有好奇心是好事,但盲目的好奇心却有可能害死人。
当时除了这个小鼎之外,还从那家伙身上摸出个优盘。江跃当时把那家伙身上摸了个遍,就摸出这么个东西。
江跃很好奇,这优盘到底有多重要,这家伙居然要贴身收藏?
地下室没有电脑,江跃回到楼上房间,打开电脑,插入优盘。
这优盘容量可不小,里头有三个文件夹。
丹武毒尊
而且每一个文件夹都分类得很好。
一个文件夹是视频,一个文件夹是文档,还有一个文件夹都是图片,江跃点开图片一看,里面尽是一些阴森恐怖的图片。
江跃稍微浏览了一下,这些图片竟是实地拍摄。竟都是各种荒坟野冢。
里头居然还有张地图,标注着星城周边百十里地,哪里有大规模的坟墓,哪里的坟墓是土葬的,竟标记得非常清楚。
看得出来,坟墓也有讲究。
火葬的那种,只是一个盒子,对那厮来说根本没有意义,基本都是在公墓里,他肯定不会光顾。
只有偏远农村,还作兴土葬,抵触火葬,全须全尾入土,却正好是这家伙的目标。
江跃暗暗吃惊。
这个变态!
霸道總裁:女人別想逃
江跃脑子里稍微一脑补,便能想象出,这家伙必然常年行走于荒山野岭,各处去找坟地。
而且还得是新葬的坟地。年月太久,过于腐烂,甚至已经解体的,自然也用不上。
“如此看来,这家伙应该是具备控尸的手段,那尊小鼎,应当是辅佐控尸的宝物?”
控尸这种事,对普通人而言,的确是无法想象。
但是那小子也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居然可以让那些尸体看着像活人,光从外表看,虽然看起来步履蹒跚,但整体而言,确实具备几分活人的样子。
准确地说像活死人。
不过这个秘法显然也有弊端,当控制的人挂掉,这些邪物也会瞬间崩溃,回到原先的状态。
这尊小鼎,大约就是提供支撑那些活死人行动的能量。至于这些能量到底从何而来,目前不得而知。
也许,另外两个文件夹能给出答案?
看着文件夹那密密麻麻的视频和文档,江跃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看起。
时间也不早了,江跃决定回头慢慢研究。
那小子居然布置邪阵,拘禁幼儿园幼儿的魂魄,光从这一点看,这小子就邪门得紧。
如果这些文件夹里都是这些邪法,江跃实无兴趣去琢磨。
他虽然很渴望变强,也不排斥一些相对阴暗的手段。可如果这些手段要建立在拘禁无辜活人的魂魄上,江跃确实干不出来。
除非这些活人都是十恶不赦的混蛋。
不过,江跃看那小鼎本身,似乎并没有那么夸张的邪气。相反,小鼎本身具备的古朴气质,倒是透着某种神奇的韵味。
江跃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
那家伙的邪法倒的确是很邪门,可这尊小鼎一开始入手时,也许那邪恶术士的气息还没完全散去,起初多少有些邪异。
可是落到了江跃手中,那邪恶修士人死灯灭,对小鼎的影响也逐渐消失,小鼎的气质受到了江跃的蕴养,明显不再有什么邪气。
哪怕那家伙邪法古怪,江跃却可以确定,这尊小鼎绝不是邪物。
江跃估摸,此物应该可以用来炼药。
……
第二天一大早,江跃还是早早起身。
答应和黑市老板交易的时间,就是今早。
江跃一大早起来,便将几张辟邪灵符给了江影。
“姐,这日子一天比一天邪性,这几张辟邪灵符,咱们家人手一张,可千万马虎不得。”
江影原本是有一张的,后来送给了韩晶晶。
早饭草草吃了几口,江跃便开着陆地巡游出发了。
黑市的信用的确没得说,六十株凝烟草毫不含糊,一点都不打折扣,连江跃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江先生,看来你这个前辈,对你很是偏爱啊。这辟邪灵符,还有没有搞头?”商人永远是贪婪的。
哪怕江跃之前再三申明,这灵符很难弄到。
可他总还有些念想。
江跃笑了笑:“那要看怎么出价,只要价格到位,办法总能想一想。”
这次,江跃反而不把话说死了。
黑市老总闻言,眼前一亮。
“江先生觉得什么价合适?还是三十株凝烟草换一张辟邪灵符?”
“不换了。凝烟草已经够用,除非换种子和培育方法。今天先到这,有需求,我再联系你。”
黑市老总还没来得及留客,江跃就径直去了。
看着江跃离开的背影,黑市老总陷入了深思。这个年轻人,他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这到底是背后有高人,还是这家伙本身就是高人?
若是后者的话,那就太可怕了。这么年轻,竟然能炼制灵符?而且还这么克制,城府这么深?
一般的年轻人,如果灵符这么走俏,怎么可能控制得住利益的诱惑?必然会大规模炼制。
这个年轻人的手法,看起来更像是饥饿营销啊!
……
錯過的青春時光
江跃离开黑市,却没有急着去学校,而是去了一处废弃烂尾楼。
这次,他要找的是余渊。
江跃并没有鲁莽,车停在远处之后,避开耳目,绕了一段,才走入了这片烂尾楼。
这地方他上次来过,倒也轻车熟路。
不过当他接近余渊藏身的那栋楼时,心头却涌起了一些莫名的异样感觉。
除了余渊,这楼栋居然还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