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uww人氣玄幻小說 詛咒之龍-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憑本事來-oezoh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郑逸尘来这里的时候有人觉得奇怪了,但是这已经不能影响到什么结果了,会议室那边的进展郑逸尘这边完全了解,所以这边完全就是卡着时间的来的,至于更好的掩盖方式?不要想太多了,这边的动静根本没有办法掩盖的,最多就是拖延一下别人发现的时间,所以那些注意到这边的视线郑逸尘也就不在意了。
歷史進程 書道難
反正只要自己下手够快,那些人就没办法阻止自己,当然下手归下手,什么都不做也不合适,郑逸尘嘀咕着的同时,直接将一个魔法结界给拍在了地上,这也是提前准备好的强力魔法结界,属于物理和魔法双重特性的东西,展开之后彻底的隔绝掉了附近的通道。
这个时候在附近活动的那些施法者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想要打破这一层魔法结界却发现这个魔法结界的强度超出了他们的想想,想要第一时间将这边的事情汇报上去,但是环境中却有着一层干扰,无法通过魔兵召唤书将消息传递出去,只能用基本靠吼的方式,这样一来一回,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争取到了。
看着这点时间意义不大,对于郑逸尘这边而言意义已经很高了,隐藏着的幼体巨兽也被郑逸尘给调了出来,这东西并不好运进来,但是有着生命魔女做出来的空间扩容袋就不难了,安妮做出来的空间扩容袋怎么说呢,那玩意根本就不是袋子,说是大师球也可以,郑逸尘甚至为了应对一下那种东西的,还专门的摆出来了相应的姿势。
唯一比较麻烦的就是传导线的接入了,这个好在郑逸尘之前就做好了大量的准备,还有这尖角的暗中作弊操作,将传导线接入过来的难度不高,过程也只是稍稍的用了一点幻梦之毒,很快就会消散的那种分量,让郑逸尘在这里成功的植入了传导线,那东西不用完全的接入到巨兽身上,只要能够在短距离内接收到‘信号’就可以了。
“嗷呜~”看着前方空间极度不稳定的区域,被放出来的幼体巨兽显得有些焦躁,郑逸尘微微的呼了口气,没有任何的犹豫,将之前做好的大量准备全都放了出来,幼体巨兽最强的是身躯,但不意味着额外的防护就没有任何的用处了,土元素之心,还有一些郑逸尘做出来的超强防护道具全都拿了出来。
这种准备在极短的时间就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在他的指令中,巨兽和他一起向前冲了起来。
地面在幼体巨兽的踩踏下崩碎,让它更好的接触大地,幼体巨兽身上散发着厚重的土黄色光芒,这种力量在郑逸尘调动土元素之心塑造出来的一个土属性领域中进一步的强化,一个完全是土属性的环境里,对于纯粹的土属性幼体巨兽而言帮助极大,直接让它能表现出来的硬性防御提升了几个档次,当然正常的防御力再怎么说,面对真实伤害的时候也特别的吃亏。
幼体巨兽能够去抗的主要因素就是伤害的分流带来的高额度减免了,真实伤害能被减免,不像是雪山之主和火山之主的极寒和极炎,属于无法被减免的生命移除类型的伤害,是那种的话,带着幼体巨兽也不好使,而眼下的,直接冲就是了!!
幼体巨兽庞大的身躯和第一道空间裂隙撞在了一起,本来就显得有些不稳定的空间,在这一次的撞击中,彻底的混乱了起来,并不是空间碎片乱飞的场面,而是由空间裂隙的震颤引发暴乱气流,只不过那种乱流相比起空间裂隙的真实伤害打击就不算什么了,直接被防御完全展开的幼体巨兽给彻底的无视,倒是那一道被撞击的空间裂隙给它留下了一道痕迹。
纯净琉璃色的鳞片上面只要有异常的痕迹就显得极为清楚,虽然留下的一道白痕并不严重,可这只是一个开始啊,前方的空间裂隙何止上百道?
随着幼体巨兽的大力推进,空气中响起了刺耳的压碎声音,幼体巨兽的速度也从最快降低到了最慢,比起成年人正常走路的速度都要缓慢,那些空间裂隙带来的阻力极为的明显,被幼体巨兽挤碎了的空间裂隙很快就会再次出现,当然防御全开的幼体巨兽让那些空间裂隙出现的位置强行的偏转了。
但那些空间裂隙却成了卡着它的夹子,虽说不能完全限制住行动力,但也别想要加速前进了。
幼体巨兽每一秒都要承担巨大的伤害,身上的鳞片都开始出现了细微的破碎,这还是将绝大部分的伤害分流给大地后的结果,没有伤害分流的能力,早在第一次接触,幼体巨兽就要被那道空间裂隙给切成两段,距离古代遗迹的十公里之外的区域,那边的地面发生了剧变,完好的地脉地面上浮现出来了大量的裂痕。
在那顆星子下 四葉行星草
大地崩溃,泥土粉碎成为比起灰尘还要细小的粉末,一个巨大的空洞在那个区域内逐渐的成型。
郑逸尘则是在心无旁骛的操作着自己能够做的事情,帮开路的幼体巨兽进行着额外的辅助,比如说使用空间魔技强行的对四周因为受到大量空间裂隙的覆盖而不稳定的空间变得更广阔的,空间被空间魔技的影响变得宽阔了,因为是空间魔技的影响,而不是正常的空间强度,所以那些空间裂隙就变得有弹性了,虽说扩大的空间很快就会崩溃,可郑逸尘只要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就够了。
廢太子的重生路
一点点的时间能让幼体巨兽多走两步,土元素之心的力量除了塑造出来一个土元素的环境之外,还额外的增强了幼体巨兽和大地的关联性,别的道具中大部分都是对空间环境能够施加影响的,从宝库那边的收获带来的额外准备全部投入到了这个地方。
这么多的方式全部的调用起来,在幼体巨兽顶住了最难抗的空间裂隙之后,幼体巨兽的前进速度也慢慢的恢复了起来,而通道后方的魔法结界在这个时候也被彻底的打破了,会议室那边得到了消息之后,虽说会议的内容讲到了相当重要的部分了,可是中枢区发生的事情让谁都坐不住,他们没有太多的犹豫就直接强行中断了会议。
有关于扭曲信息的事情之后再说,眼下郑逸尘搞出来的事情更加的重要,毕竟他都借助着会议分散所有人的注意力整活了,他们自然也能强行中断这一次的会议,对此在会议室那边替代郑逸尘的影武者也没有任何的迟疑,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会议室,老板吩咐的很清楚,只要她拿捏着有关于扭曲信息的情报,她即便是身份暴露了,想要离开也不会有人阻拦她。
一码事归一码事,他们既然中断了会议就意味着暂时得不到那部分的信息了,而得不到之后肯定还会有一场新的会议,强行的索要?那么做了之后整个联盟也就真正的分崩离析了,郑逸尘掌握着诸多核心情报的前提下,很多事情都不能和以前那样做了。
况且古代遗迹这边的诸多事情都是凭本事来的,郑逸尘眼下做的事情,从根本的角度来说也没有任何的问题,安排这场会议也只是一种正常的手段,他有精力安排这次会议的同时,顺便对中枢区那边进行攻略,其主要的目的嘛,大部分人都能猜出来。
无非就是觉得自己在古代遗迹这边的诸多行动处处受限,所以在这种条件下弄出来一个相对稳妥的条件占据一个先手,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无法阻止他了,恩,他们的反应速度已经很快了,哪怕在会议的拖延下也用最短的时间打破了魔法结界,来到了能接触到中枢区的通道这里。
只是这个时候郑逸尘已经和幼体巨兽进入到了空间裂隙的覆盖区域内,在空间裂隙对正常空间的扭曲下,他们能看到的就只有一个庞大的黑影……
“这该怎么参与??”来这里的人看着这种场面,说是参与,实际上就是趁机介入,能分一杯羹就分,能分的同时踢掉这条龙那更好,不能分的话看情况再说吧,反正对于一些势力而言,怎么说都不想要让这条龙得手的。
可眼下的问题就是不是他们想要做什么了,而是根本没有机会去做,总不能在这个时候跟招魂一样,对着郑逸尘嚎个几嗓子,看能不能将他给叫回来吧?有着这样的想法还不如指望一下郑逸尘脑子突然烧坏变成智障了。
别的就不要想太多了,所以没得参与以及人也叫不回来的前提下,他们只能在这里干瞪眼的同时,顺便想着郑逸尘赶紧将自己给搭进去了,赔了夫人又折兵更好,总之在场没有人几个人希望这条龙能成功的,毕竟这条龙的影响力已经足够大了,中枢区那边的攻略若是成功了,让他掌握到了古代遗迹,他们还怎么在这个地方混啊?
本来就想着在很多方面压这条龙的发展的,结果人家逆境中依旧能刚发展起来不说,还走到了所有人的前面,现在更是正在干大事,然而他们并不是那条龙的队友,以前还是打压的对手呢,所以他若是成功了,以后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本来是一群人压一个的,压不住了,那就意味着他们要反过来被压,这个时候无法阻止这一切了,那应该考虑的就是怎么捅原本是自己这边的那些合作对手一刀,重新寻求新的合作了,平日里压制郑逸尘的发展归压制,真没办法那肯定是换成合作了,死硬下去?这又不是个人的恩怨,没有大仇的前提下,肯定是跟着风向变化了,黑暗教会是没有任何的可能性了,不代表别的势力就没有可能性了。
“问题是这条龙是怎么做到的?”有些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可是空间裂隙啊,这种东西的杀伤力谁都很清楚,哪怕是超强的魔法防护也会像是一张纸一样被切开,更别说正常的穿过这个通道了,可那个庞大的黑影看着显然是某种魔兽之类的东西,可问题是有着什么样的魔兽能做到这种程度?无视空间裂隙的杀伤力?
欲沈似海
讲道理这实在是有些扯淡了,那些已知的最强魔兽中,也没有能够抵抗的住这种攻击的,至于龙族?虽说空间被扭曲了,导致他们看不清楚那个巨兽的具体形态,但也能确定那个魔兽根本就不是什么龙族。
“说不定是那条龙做出来的什么东西?”
“那也太夸张了……”说话的施法者拿出来了一个炼金傀儡,不信邪的控制着这个炼金傀儡向前走了一段距离,整个炼金傀儡连空间裂隙都没有碰触到,就被扭曲的空间给撕裂成了几块,通道内的空间是扭曲的,但这种扭曲并非是空间裂隙附带的真实伤害,只是一种正常的撕扯性质的攻击。
身躯足够强韧了就能够顶住这种扭曲带来的撕裂打击,不够强了,那就像是用来探路的炼金傀儡一样直接就被强拆了:“不是假象,就是直接闯进去的,该死的,这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太想要知道这条龙究竟是怎么抗住空间裂隙的杀伤力往前走了,不管是借力还是别的方式,这都意味着这条龙实际上已经拥有了能够抵抗这种空间级杀伤的方式了,攻击方面不知道如何吗,但防御面这一点的确没的说。
醜女如 鄉村原
“……等结果吧。”拉布斯特帝国的代表呼了口气说道,郑逸尘现在就已经开始进行中枢区的攻略了,让他们这边也有点不能接受,虽说他们知道这条龙暗中做了很多事情,不过作为受益者,拉布斯特帝国这边自然不会做出来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但从心里来说,他们这边其实也想要掌握整个古代遗迹,从别人那边分润过来的好处,哪有成年人的全都要以及我还要的好?
当然从各个角度来说,郑逸尘不带他们玩,自己去进行这件事也无可厚非,毕竟双方的关系虽说不错,但又不是亲密无间的,接下来就是看这条龙准备做点别的什么事情了……
正在进行攻略之通道的郑逸尘已经没有精力去在意别的事情了,这一次用的化身是重现化身,额外的用了一粒不可再生的重现之尘做出来的新化身,主要是为了匹配一下郑逸尘身上的一些变化,比如说多出来的魔核那种东西,为的就是让重现化身的性能更好的发挥出来。
配合着幼体巨兽一起攻略而不是在一旁划水摸鱼,开始的时候郑逸尘辅助起来挺轻松的,之后随着压力越来越大,很多事情郑逸尘也不能分心去应对了,至于外边接收信号的传导线被人发现了如何,那并不如何,传导线的制作虽说是耗费了不少成本,但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保护古代遗迹的地盘不受到破坏,被人发现了,给拆了,也只是改变了一下伤害分流的范围。
并不会真正的影响到这边的操作,至于那个时候对于古代遗迹的破坏?找拆的人的麻烦啊,他做好了各种准备,竞争方面也是按照规矩来的,凭本事嘛,换成别人也有这种能力了,绝对会和郑逸尘干出来一样的事情,这不是共享不共享的事情,也就是郑逸尘这边显得势单力薄了,换成别的势力,早就将这边给封锁的严严实实的。
不给别人一点接近的机会,想要接近了,那也是扯皮半天才行的事情,郑逸尘势单力薄就只能让他们在这边围观了。
“这可真是……难受。”郑逸尘嘀咕着,在看到了幼体巨兽身上的鳞片破碎的速度超出了计算好的速度之后,他立即就进行了另外步骤的辅助,借助着土元素之心用出来了超级加强版的大地守护,虽说和幼体巨兽的能力覆盖了,但这一层覆盖也相当于是一层额外的防护,单独计算的,能提前减免一部分的伤害就减免一些。
通道内的空间是扭曲的,他能确定自己走的直线,但并不能确定通道的长度,当然他也不会因此觉得绝望啦,土元素之心本身也是一种探索工具,塑造出来的土元素领域除了强化幼体巨兽的能力,更好的和大地接壤的同时,持有土元素之心的郑逸尘也能因为土元素领域确认一下四周的情况,土元素领域在这个环境内也受到了影响。
但延伸的范围其实还是不错的,只要土元素领域的范围边缘恢复了正常,那么那个正常的地方就能够成为一个向外扩散的突破口,郑逸尘也能马上发现,从而确认整个通道的长度,同时这个领域还能辅助一下郑逸尘这边避免一些别的陷阱,至少土属性之外的魔法陷阱是别想要正常的发挥出来该有的作用了。
前路不明,做了太多准备的郑逸尘并不想要因此放弃,他来这里就是冲着成功而来的,毕竟外部的条件实在是太糟糕了,不然他完全能像是进行正常的实验那样,失败失败失败之后成功,在这个地方,失败了一次之后,就意味着往后会有更多的阻碍出现,要么一次成要么就是被盯死。
郑逸尘有一些合作伙伴,但合作伙伴在这里的影响力太差了,他有着当今的处境其实也挺正常的,圣堂教会那边是因为郑逸尘有着魔女的支持,所以走不到一起,黑暗教会那边则是因为郑逸尘并不屈服,选择加入他们,外加后来的诸多冲突,所以双方的矛盾就越来越明显了,两巨头都这样了,别的势力基本上不可能明面上的背道而驰,主动的找郑逸尘进行合作。
魔药师协会那边是那边和郑逸尘合作对市场有利,在别的方面并不会有太多的影响,所以别人就当做是没看到了,紫萝商会虽然也差不多,不过紫萝商会的发展在奥布帝国那边已经全线退出了,这也是黑暗教会和奥布帝国跟郑逸尘的矛盾带来的影响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汇聚到中枢区通道的人越来越多,这边的人就差等着那些空间裂隙消失之后,直接杀入通道里面,将里面的那条龙给踹出来了,顺便弄清楚那个魔兽究竟是什么玩意,能让他顺利的在这个危险的通道里前进着。
眼下围观者们的感觉就像是在生化危机的电影里面,眼睁睁的看着外来的主角肉身扛着激光通道正常前进一样,就特么硬是离谱。
“已经看不到了,他进去了吗?”在巨大的黑影彻底的消失之后,最前排的围观者们就显得有些着急了,虽说之前只能看到一个黑影,也不能确认太多的情况,但能确定的就是黑影正在前进中,现在因为前进的距离太远了,外加空间的扭曲,已经让他们彻底的失去了黑影的踪迹,无法进行具体的观察了,对此他们也是心惊不已。
这个通道特娘的到底有多长?
郑逸尘经过的地方,那些空间裂隙全部恢复了正常,这也就意味着不可能从外部一点点的破坏那些空间裂隙,慢慢的将整个通道蚕食掉,可正常的通过,特娘的谁能扛得住啊……
而在这个时候,汇聚在这里的各大势力代表也得到了一个新的情报,距离古代遗迹数公里之外的一处大地出现了异常的塌陷,正在整个古代遗迹蔓延过来,按照那种塌陷的规模,蔓延过来的话,整个古代遗迹都可能陷入地下。
古代遗迹的下方本来是有一个矿脉的,但矿脉已经被人偷了,变得空荡荡的,虽说后来也有一些擅长土系的施法者进行了额外的填补,可那只是正常的填补,不是往里面灌水泥加固,按照蔓延过来的崩塌强度,古代遗迹下方的地面依旧承担不住的。
“……”这种异常绝对有很大的问题,脑子好用的施法者已经联想到了相关的可能性了,外界的大地出现了异常的崩塌,多半是和这条龙正在做的事情有关系,那种崩塌根据调查者的确认,是无法阻止的,但是在他们认为崩塌会真的波及到古代遗迹的时候,崩塌却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