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2gy优美都市异能 《奮鬥在瓦羅蘭》-第八十九章 刀鋒之舞相伴-tnbxp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
刀锋之舞飞快的向着斯维因的方向推进,尽管眼睛被自己衣服的碎片蒙住,但是艾瑞莉娅却能够通过风,气息,还有空气的流动来判断自己身边的一切,而她的剑刃舞动时的每一次颤动和飞舞,也都会告诉她周边的情况。所以就算是她蒙上了自己的眼睛,但是却还是能够感知到自己所杀的人的形态,以及他们被自己杀死时的姿势。
这是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不这样做的话,只会死更多的人,所以她不得不这样做。为了其他反抗的人不再遭受她所看到的苦难,为了不让其他平静生活的艾欧尼亚人也遭受到诺克萨斯人威胁,为了让自己的家乡能够在一切结束后得到平静和平衡。她都不得不将自己破碎的家徽对准了自己这些被蒙骗的同胞,让他们死去,让她,还有她的家名被侮辱。
她已经对自己的生命不抱任何的希望了,以自己荣耀的家徽杀死自己同胞的行为足以让她被自己的家族除名,哪怕这个家族只剩下她一个人也是如此。所以她已经想好了,既然自己无法阻止其他人争权夺利,那么杀死斯维因的荣耀就必须被她所夺取,而她也会将自己的生命在这场战斗当中终结掉。
这样一来,诺克萨斯的攻势将会被放缓,那些人也无法因为这份荣耀而继续争权夺利,因为夺得这份荣耀的是一个不荣誉的死人。艾欧尼亚的其他愿意遵循均衡和平静的长老们将会发声,把他们想要成为军阀的想法熄灭,让艾欧尼亚不会进入军阀混战的年代,可以更早的结束一切,回归平静。
余生念你渡光陰 魯四小姐
三國之隨身空間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天真,但是她觉得自己只能够做到这一步了,她只是一个渴望平静生活的小女孩而已,并不是什么英雄,所以她只能够堵上自己的性命来保卫自己的家园,保卫她心中的家园了。
但是越往前进,她前进的步伐就越发的艰难。
一百米,她开始面对那些从小习练武艺的武士们,而根据她斩杀对方时对方的姿势,对方是碎岩道场的武士,因为他很明显擅长防守反击。
二百米,她面对了三名碎岩道场的武士,而第一个被她杀死的,则是他们的长老。
三百米,她掠过对方阵型的时候,被六名苍流武士同时攻击,而攻击者当中有一名明显是滩脊村的长老,他的魔法依旧是那么的鲜明。
四百米,被十二名落叶武士包围,他们以复仇之名攻向了艾瑞莉娅,但他们的长老却不见踪影。
星之仙帝 千秋懸日月
…………
八百米,三十多名来自不同道场的武士围住了她,其中不乏有名的好手。他们要求她就此返回,并且告诉她,他们在前方他们布置下了天罗地网,斯维因根本无法突破他们的封锁,所以她的入场只会让他们的包围出现破绽,让斯维因逃走。可是这三十个人一个都不敢像现在的艾瑞莉娅动手,就算艾瑞莉娅身中二十多箭,身上还插着三把断裂的利刃也是如此。因为他们都看到了,艾瑞莉娅刚刚到底是怎么将那些有名的武士和长老在一瞬间杀死的,他们虽然个个自命不凡,但是还是能够看出彼此的差距的。
鲜血淋漓,每走一步都如同千斤一样沉重,并且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慢慢的流逝,但是艾瑞莉娅的意志依然坚定如铁,她面对这些好手们的威胁和包围,以及他们所说的既往不咎,帮忙隐瞒的话语都只当做不存在,因为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些人已经不想要重新回到原本平静的生活了,他们只想要权利,还有名誉。
極品王妃,王爺我要和你離婚
他们看不到这场战斗即将失败,也看不到让他们继续这样下去会对这片土地造成怎么样的危害。
“让开,让我终结这一切。”
民國異事
她只是冷冷的说着自己的最后的通牒,并且依然没有摘下蒙在自己眼睛上的布条。
天價萌妻:厲少的33日戀人
“那么,看起来是没办法了,既然你如此不通大义,那么……”
为首的武士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他是真的不想和现在的艾瑞莉娅战斗,将时间拖到对方流血而失去战斗力不好吗?但是既然艾瑞莉娅如此的想要斩杀斯维因,提前终结这场战斗,那么他也只能够将其杀死在这里了。毕竟他的盟友们的实力还保存的比较完整,很难让他的宗主得到斩杀斯维因的荣耀,所以现在诺克萨斯人还不能够被杀穿。
女特種兵追狼副市長 聽情軒
“让我们共同讨伐这个不忠不义的人!洗刷赞家因为她而被染上的污名!”
尽管曾经有想过赢取这个赞家的女儿,进一步的取得大义,但是既然对方这么不识趣,拼着自己死都要杀死斯维因,破坏他们的计划,那么也就只能够杀死这个漂亮的姑娘了。于是他大吼了一声,让周边的武士们冲向了艾瑞莉娅,并且用暗语通知他的自己人,让他们送其他势力的人去死。
…………
霸天武 蛇吞
婚戰:夢寐以囚
而当艾瑞莉娅终于将这些人杀的溃散之后,她的身上有多出了好几只箭,并且还被一根长枪贯穿了肩膀,但是她只是默默的折断长枪,踩着这些人的死尸继续飞速向前,朝着那已经隐约出现在她感知当中的斯维因冲去。只是让她不断咬紧自己嘴唇的是,就在她再次冲锋向前的时候,无数的人就向她迎面冲了过来,但是就在她想要挥砍过去的时候,她却发现这些向自己冲过来的人们都避开了她。
“快跑啊!诺克萨斯人来援军了!”
“怒涛长老战死了!快跑啊!”
这些呼喊让她的神智恍惚了一瞬间,她立即撕掉了已经被鲜血染透的布条,让自己可以看清战场的局势,然后她就看到了四散奔逃的农夫,还有那些想要尽可能保持阵型撤退的各个起义军们。天空也早已经变得漆黑,而那些原本在战场中心苦苦支撑的诺克萨斯士兵们,现在正不断的追赶人数是他们几十倍的艾欧尼亚军。
醫道芳華 五滎
两万多人,打六百多人。
输了?
艾瑞莉娅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说不出话来,但是就在她即将因为这绝望的一幕而跪倒在地的时候,正骑马指挥战士们追杀艾欧尼亚人的斯维因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而尽管在他的身边还有着数百名身穿坚甲的诺克萨斯精锐,但是她却依然站了起来,向着斯维因发起了冲锋。
她的生命已经无关紧要,但是艾欧尼亚,却必须得到喘息的机会。所以哪怕要身负骂名,她也要尽可能的做到自己要做的事情。
杀死斯维因,终结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