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njh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宿主-第五百三十節 財政困境看書-s0sl0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她很年轻,也很聪明。
当初,巫且其实是存了“进献”这个女人的念头。但巫且没能搞清楚状况,他一直认为天浩之所以选择阿依,是因为当时在磐石寨里实在找不到对天浩抱有好感的女人……这种想法不能说是有错,毕竟那时候天浩无权无势,只是个孩子。
巫蓉的聪明不仅体现在政务处理方面,她一直在察言观色,找到了她认为正确的,同时也是天浩真正意义上的审美观。
她一直在努力节食外加体能锻炼,肥胖的身形变得苗条,穿着打扮也有着太多与阿依重叠的部分,轻薄且透明,尤其是那种随着王后身边侍女迅速传开,在龙族女性之间倍受追捧的内衣,也在巫蓉的改造下出现了很多与文明时代相同的特殊部分。
巫蓉现在每天都穿着高跟鞋在天浩面前走来走去。不断变热的天气在她看来对自己非常有利,那意味着能穿上更短的裙子,还有更贴身的衣服。
只是现实令她有些失望————年轻摄政王一直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兴趣。
……
撒克逊王国,首都伦敦。
国王乔治坐在小会客厅漂亮的木制手工高背椅上,注视着坐在对面的布拉克巴恩侯爵,还有财政大臣劳伦特伯爵,嘴唇紧抿,一言不发。
前线传来了战败的消息。
“你们当时说过,教廷开发出了新武器,这一战肯定能赢。”乔治双眼有些发红,虽然上了年纪,金色头发大部分偏于白色,却使他有种特殊的优雅气质,即便发怒也有种独特的男性魅力。
布拉克巴恩侯爵是撒克逊军方代表,他的年岁与国王相当,右手一直按在衣服末端的纽扣上,手指轻轻摩挲着光滑的圆形银扣表面,说话的语气虽然谦恭,却带有几分隐约的强硬:“陛下,我必须对此作出更正————无论我还是劳伦特都没有说过这种话。当时是您亲自接见了教廷的使者,我们都在场,都听到了那个该死的骗子口口声声他们开发出了新武器,不损一兵一卒就能攻下锁龙关。”
国王怒视着布拉克巴恩侯爵,后者却丝毫不肯认输的直接与他对视。布拉克巴恩侯爵之所以被军方选作代表不是没有原因,他性子执拗,认准某个方向绝对不会转弯,更重要的是面对来自国王的压力从不低头,站在军方的立场上拼尽全力也要争取利益……虽然他不是一名优秀的将军,却得到了撒克逊王国陆军和海军的信任。
“攻占锁龙关是我们多年来的愿望。”国王眼眸深处闪烁着痛悔:“身为凡人,不可能每件事情都能做到全知全能。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需要你们替我在关键时候做出正确选择。六十万……整整六十万人啊!呜呜……布拉克巴恩,还有你,劳伦特……呜呜……你们……你们把军队还给我,还给我……”
小会客厅是国王的私人空间,除非得到邀请,正常情况下这里不会有人进来,外面走廊上有忠心于国王的侍从,在两名值得信赖的属下面前,乔治感觉自己被可怕的噩耗彻底击败,情绪思维都变得难以自持,他坐在椅子上分开双腿,弯下腰,两只手捂住脸,低声哭泣着。
身为国王,乔治在过去长达数十年的执政生涯中遭遇过很多问题。饥荒、洪水、干旱、瘟疫、战争……他咬着牙硬挺了过来,在民众当中也得到了“英明之王”和“伟大君主”的称号。其实很多上位者都会心狠手辣,乔治也不例外。他曾经在饥荒年间调拨大批粮食运往南部,只为了保住那里的农民和田地不受损失,因此导致北部和西部贫瘠省份多达四十万民众被活活饿死。王国历十四年(按照每一任国王登基时间计算),东南部洪水肆虐,乔治命令禁军挖开下游堤坝放水,这样做可以确保首都安全,却造成下游五十多万平民受灾,最终被淹死的民众多达二十二万。
不要说是区区六十万,就算战死一百万人,在国王乔治看来都很正常,这是为了赢取胜利必须付出的代价。
然而这次的损失与过去不同,这是六十万久经战争,接受过严格训练,同时还是花费了大笔金钱堆砌而成的精锐部队。
死再多的平民乔治也不会动心。他们就像蚂蚁,每天都在生养,不用自己花一个便士。
撒克逊王国陆军总数多达好几百万,真正的一线精锐还不到八十万。说穿了,这就是“作战部队”与“补充人员”之间的区别。为了维持作战部队的实力,乔治每年都会从自己的内库拨出大笔资金转为军费。他很清楚,一名精锐的职业军人无论战斗力还是综合数值,全都远远凌驾于普通后备役之上。更重要的是,他们对自己的忠诚度非常高,几乎没有背叛的可能。
乔治相信教廷不会在“攻占锁龙关”这个关键问题上撒谎。多少年了,无数教皇在那个尊贵的位置上换来换去,只有现任教皇说出这种笃定的话。大陆北方的土地是如此诱人,那里还有着无数的珍贵物产。乔治之所以没有动用撒克逊王国后备役,而是直接派出一线精锐的原因就在于此————只有忠于自己的军队才会确保国王利益,至于后备役……其中有太多贵族的掺杂成分。一旦攻入锁龙关,无论战利品还是土地,都会被他们在第一时间瓜分,留给自己的只是残羹剩饭。
其实撒克逊陆军在这次战争中损失的人员数量总体高达一百五十万以上。除了那六十万精锐部队,还有多达五十万的第一批辎重兵和工兵,后续源源不断从王国派往北方的后勤运输人员,以及驻守神威要塞的那部分兵力。
但在国王乔治看来,除了真正有价值的六十万精锐,其余的战死或被俘者都不值一提。
布拉克巴恩侯爵与劳伦斯伯爵面面相觑,他们不约而同保持了沉默,一直耐心等到国王像个倍受凌辱无助少女那样抽泣了好几分钟,哭声逐渐变得低沉,侯爵这才张口劝道:“陛下,请节哀。”
国王抬起头,用力抹掉眼角和脸上的泪痕,湿润的眼睛里透出一缕凶光:“你们难道不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布拉克巴恩侯爵目光微滞,他思考了一下,认真地说:“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悲剧。陛下,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应该是采取措施稳定国内民众情绪,尽可能减少战败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
财政大臣连忙点头,附和道:“按照之前的统计数据,至少有一百六十万个家庭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亲人,他们需要安抚和慰问。”
絕塵逍遙錄 後笙
国王仿佛没听到他们的话,他因为哭泣脸上泛起潮红,苍老而悲怆的声音满含着讥讽:“果然是尽职尽责啊,你们想到的只有这些?为什么不说说教廷,还有那些与你们来往密切的教士?如果没有他们的撺掇,你们恐怕不会同意出兵,也不会在我增加年度军费的诏书上签字。”
布拉克巴恩侯爵面色一沉,他努力控制着想要发作的冲动,尽可能保持着在国王面前的礼仪和冷静:“陛下,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国王似乎看透了侯爵在想些什么,他用手指轻轻点了几下自己的额头:“我有眼睛,也有脑子。我承认,在出兵这件事情上的确有些贪心,我很后悔为什么没能早点看穿教廷的阴谋。可是你们……你们虽然在某些时候与我有着同样的想法,目的却不单纯。”
布拉克巴恩没有回答,也没有辩解。不是因为恐慌,而是因为不屑,以及发自心底的傲慢。王权对他来说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尊敬,然而这个时代的王权与过去区别很大,至少国王的权力受到了限制,他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决定一名侍从,或者一个平民的生死。比如砍掉对方的脑袋,或者施以酷刑……但无论如何,国王无权处决像自己这种身份特殊的高阶贵族。
侯爵知道国王纯粹只是为了发泄,这些话就算说得再重也无法对自己造成损失。然而来自内心深处的愤怒却愈演愈烈,侯爵紧握着双手,仿佛一尊处于风暴中心,随时有可能释放出力量与凶狠的雕塑。
财政大臣在旁边伸过来一只手,适时地在他大腿上拍了几下。他脸上带着微笑,面对愤怒的国王不卑不亢:“陛下,我们与教廷之间从来就没有任何关系。无论您是否相信,我们都是血统纯正的撒克逊人。”
这句话是经常挂在拉伦斯伯爵嘴边的口头禅,曾经无数次发挥过应有的效果。这次也不例外,国王乔治的怒火逐渐平息,他的思维也在冷静中逐渐恢复正常。
“我们的损失太大了。”国王发出长长的叹息:“赛斯特港的爆炸原因至今没有查明,王国第一舰队遭到重创,损失的物资补充起来倒也不难,关键是新造战舰,还有对水手和士兵的训练,再加上陆军方面的失败……接下来,该怎么办?”
重生之骷髏人生
他不是一个毫无见识的王,也知道对失去亲人民众抚慰的重要性。其实自从赛斯特港大爆炸以来,国王一直在努力填平舰队方面的资金缺口。另一方面是对南方富庶省份增加新的税种,另一方面是向银行家大量借款。前者虽然遭到平民和小贵族们的反对,但国王提出的征税时间只是两年,由此一来,反对的声音也不会太多。后者则不同,银行家可不是慈善家,他们愿意把钱借给国王当然是为了谋求利润。在借款合同上,清清楚楚写着两条极为重要的借款担保。
妖道至尊
如果打赢了这场战争,银行将以略低于市场的价格收购战利品,抵充所借的款项。
如果输了,那些放债者将在战败传来之日,成为撒克逊王国南方及沿海各省的税收监管者。
如 流鳶長凝
简而言之,就是以王国最富裕的省份税收作为抵押,从银行家手里拿到现钱。
凭着对圣主的虔诚起誓,这笔钱国王乔治一个字儿也没有装进私人腰包,的确是花在了该用的方面。
最初是为了给赛斯特港的大爆炸事件收尾。所有爆炸死难者家属都得到了一份抚恤金,只是数量不多,但海军部和国王承诺,这样的抚恤金还将在未来几年内下发六次。
这样的解释倒也合理,累计相加的总数也令人满意。亡者家属心中有了期盼,怨言也就没那么多……其实国王乔治有自己的打算:第一舰队损失惨重,想要恢复实力就必须投入大笔资金。相比之下,给予死难者抚恤金的问题就不算什么,总之大笔款项拨给了海军部,责令限期建造新船,同时加大水手的训练规模与速度。至于后期必须支付的抚恤金额,在当时的国王看来完全可以用来自北方的财富抵充。
毕竟锁龙关已被攻下,北方巨人被王国联军打得溃不成军。每次想到那些以“大车”为单位从北方运来的战利品,乔治就会高兴得在梦中露出微笑。
獸神 雨魔
破碎的现实是如此残酷,自从收到来自前线的败报,国王的心彻底凉了。
财政大臣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睛,认真的提醒道:“陛下,我们必须在两周内下发两百万人的抚恤金。”
这是转移所有人注意力,平息布拉克巴恩侯爵与国王之间愤怒的唯一话题。
乔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以每个士兵五个金镑计算,至少需要一千万。在下一个税收季节来临前,内库和国库都没有钱,国王前天就这个问题与劳伦斯单独谈过,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调用各省份的应急款项,这笔资金约为四百万镑。
如何填平庞大的缺口?
鋼鐵雄心之艦男穿越
“我们可以借款。”财政大臣脸上一片平静,仿佛这在他看来根本不是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