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公然插手香港事務!美國又宣佈制裁4名香港及內地官員

再次公然插手香港事務!美國又宣佈制裁4名香港及內地官員

(原標題:再次公然插手香港事務!美國又宣佈制裁4名香港及內地官員)

【環球網報道】據香港“東網”11月10日報道,美國特朗普政府週一(9日)宣佈,再製裁4名內地及香港官員,理由是因應香港國安法的實施等行動。

“東網”稱,美方制裁的4人包括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駐港國安公署副署長李江舟、警務處副處長(國家安全)劉賜蕙、警務處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

美國國務院宣稱,內地及香港官員持續通過基於政治動機的拘捕行動,剝奪香港的自治與自由。美國務院聲還聲稱,“以上4名官員,與實施香港國安法有關,威脅香港的和平、安全及自治”云云。

今年8月7日,美國國務院和財政部以所謂破壞香港自治爲由宣佈制裁11名中國中央政府部門和香港特區官員。

對此,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0日表示,美方有關行徑公然插手香港事務,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中方對此堅決反對、強烈譴責。他說,針對美方錯誤行徑,中方決定即日起對在涉港問題上表現惡劣的美聯邦參議員盧比奧、克魯茲、霍利、科頓、圖米,聯邦衆議員史密斯,以及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總裁格什曼、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總裁米德偉、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總裁特溫寧、“人權觀察”執行主席羅斯、“自由之家”總裁阿布拉莫維茨實施制裁。

此前報道:

金燦榮:禁止共產黨員進入美國 不利於美國國家利益

隨着大選臨近以及抗疫壓力逐漸增大,美國近日對中國的施壓也不斷增強,無論在南海、香港、還是臺灣問題上,都可以看到美國的身影。上週又傳出了美國政府將會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屬進入美國的消息。如果這一政策得到實施,無疑會加深中美的隔閡。

對此,觀察者網專訪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美國問題專家金燦榮教授,談談中美摩擦升級以及中美關係走向。

觀察者網:最近美國在南海動作頻頻,一再挑起爭端。美國在南海“攪局”,想要達到什麼目的?

金燦榮:在南海仲裁案四週年之際,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就南海問題發表講話,這是“全政府對華政策”的一個最新動作。所謂的“全政府對華政策”,就是美國政府想協調各個部門,在對華政策上步調一致。過去我們在交流中有種感覺,就是美國不同的部門對華政策是有區別的,有了這個政策後步調就一致了。

5月20日,特朗普當局專門給國會提交了一個16頁的報告,強調從現在開始要嚴格地推“全政府對華外交”,從各方面對中國施壓。南海施壓只是一個最新的動作,其他還有很多動作,比如說在香港和新疆問題上制裁一些官員、進一步壓制中國媒體在美國的存在、加大制裁華爲的力度、又對一部分中國商品增加25%的關稅、在國際上拉幫結派,排除中國的5G技術。最近又出了一個傳言,就是7月14號《紐約時報》的獨家新聞:美國考慮限制所有中共黨員及其家屬的赴美簽證。可以看得出來,讓美國調整南海政策是有一個大背景在的,我們要跳出南海看南海纔看得清楚。

線下全流程“搬”到線上 招標採購實現數字化轉型

美國以前在南海島礁的主權歸屬上是中立的。在1995年以前,也就是美濟礁事件以前,美國並不關心南海島礁的歸屬問題,他們政府所關心的是自由航行。在美濟礁事件之後,美國就開始選邊站了。2012年中國與菲律賓就黃巖島問題對峙之後,美國更明顯地站到了菲律賓的一邊。因此,2016年所謂的南海仲裁案實際上是美國操縱的。美國政府躲在幕後,鼓勵菲律賓去起訴,而且起訴的歷史材料都是美國政府幫忙整理的,所謂的仲裁庭也是他們操縱的。

加速5G移動超高清視頻創新

到了今年7月13日,美國最新的表態變得更加明確,就是要站在臺前,直接進入拳擊臺了。原來美國還是在後面當教練、遞毛巾,現在直接進場要和中國比賽了。第二天,也就是7月14日,美國派了一艘阿利伯克級驅逐艦進入南海,爲最新的表態背書。這次美國的政策轉變從我們中國角度來看是件很消極的事,因爲中國現在在和東盟國家談“南海行爲準則”(COC)。

7月14日,阿利伯克級驅逐艦拉爾夫·約翰遜號在南沙羣島附近航行 圖自美國太平洋艦隊官網

張培萌已赴派出所筆錄 律師:涉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

在南海,與我們有島嶼主權糾紛的是四個國家: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在聲索國的糾紛當中,中菲矛盾比較突出,隨着現在杜特爾特執政,中菲矛盾就好多了;中越爭端還在,但是應該講也基本可控。馬來西亞、文萊和我們的糾紛並不突出。另外有個國家,和我們沒有島嶼糾紛,但是有海域劃分的糾紛,就是印尼。印尼有一個羣島叫納土納羣島,他們把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劃到我們斷續線裏面去了,這樣我們就有海域糾紛。

總結一下,現在的情況是,我們與四個國家有島嶼糾紛,其中兩個比較突出,兩個相對可控,還有一個國家與我們有海域糾紛。這些年由於中國努力發展與東盟諸國的關係,再加上中國也在積極的跟東盟國家談COC,所以整個局面是可控的。

但是美國最新的表態和行動讓南海形勢變得複雜了。原來雖然美國也選邊站,但都是躲在糾紛國的後面,現在已經直接下場了,讓我們有一種感覺,就是美國現在表態說:“我也不在後面支持誰了,你就來和我硬碰硬。”其政策與行動會對有糾紛的聲索國產生微妙的心理和政治影響。

觀察者網:所以說美國想要給我們的談判製造一個複雜的環境,或者說,要給我們的談判增加難度?

超高清音視頻撬動DRM產業新生態

金燦榮:是的。所以我覺得美國有這些動作之後,我們跟東盟國家的談判可能會困難一點。但是我個人也認爲我們需要淡定。戰術層面,當然我們對於可能出現的困難要做一些準備。不過戰略層面上我們要淡定,因爲無論是相對美國還是相對於周邊國家,我們有一箇中國綜合國力增長快的大背景。另外中國軍力上的提升是全方位的。美國的軍艦以及飛機的巡航,還有周邊國家的一些小動作,應該不會改變這個大趨勢。

目前我覺得我們的應對是不錯的。首先我們外交部門出來揭露一下美國政府立場的虛僞性。美國拒絕國際海洋法,卻用海洋法來要求我們。在地區趨向緩和之後,還想把事情鬧大。我們外交部門應該出來譴責,不譴責是不對的。現在仍然有一些學者還是說中國應該忍住。這態度是不對的,因爲忍氣吞聲是就是默許了美國的行爲,對以後的中國的談判是不利的,還鼓勵了美國政府的囂張氣焰。我們除了在外交上要揭露和批評,也要在軍事和輿論以及其他層面做一些準備。

快訊:消費電子板塊走弱

觀察者網:對,您剛纔講到了,中國無論是在道義上,還是在法理上,還是在絕對的軍事實力上,都不用在南海方面過於的擔憂,我們有實力去應對這個事情。但是您剛纔也說到了美國現在調整了對中國的策略,已經從原來的各自爲戰變成了各政府部門聯合起來一起施壓。您之前在採訪中講的是它手裏的牌是一張一張地打,現在感覺是一手全部都打出來了。

俄新艦配備新型反潛導彈

在國家安全層面上,除了南海之外,中國還有臺海、香港等幾個方向,您認爲未來美國會不會在這幾個重點地區一起“搞事情”,然後讓我們“疲於奔命”?美國會干涉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想達到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金燦榮:美國現在正在實施“全政府對華政策”。請注意,不是“討論”,而是“實施”。因此,最近出牌特別多,但我覺得他們大部分能打的牌已經出了。當然,美國正在琢磨新牌,但這個新牌能不能做出來,他們還在掂量當中。

菲律賓疫情期“園藝熱”滋生“偷綠植風”

我觀察中國的輿論,有這麼幾種心情。一個是憤怒,就是對美國氣焰太盛感到很不滿。現在網上隨處可見相關言論。第二個是焦慮,擔心中美間不只是對抗,不只是競爭,還有發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而且可能出現的地方還挺多:臺灣排第一,接着南海,然後東海,還有一些周邊的熱點。第三點是困惑,就是覺得美國政府現在不太正常,做出來的事情都不是常人會做的事。現在這三種情緒在網上漸漸蔓延、發酵,我覺得這也很正常,因爲那麼多事擺在那裏,否認不了。

多款尖端“黑科技”亮相進博會 中國市場迎更大信心

而我們的政府也在認真應對,這一點可以放心。美國在香港問題上制裁了我方官員以後,我們也制裁了他們的官員;美國趕走了中國四家媒體,我們也趕走他們四家。在新疆問題上的處理也是這樣的。外交上要鬥爭。美國在東海、臺海、南海有一些軍事上的動作之後,我們經常也有一些迴應。我覺得政府現在是根據有禮有節的原則正在處理一個一個的問題。在這裏我想另外講一點,就是美國現在的行爲其實也展現了他們的焦慮。

數百億債券即將到期 恆大急完蘇寧急?

觀察者網:對,很明顯可以感覺出來。前兩天蓬佩奧在發佈會上說中國是帝國主義,大家覺得是劇本拿錯了。

金燦榮:美國的一些官員已經口不擇言了。現在他們講話好像不需要邏輯,不需要事實依據,說明他們沒有章法了,這是一個。再一個大家體會一下,他們整我們,如果從2017年下半年算,已經快三年了,但效果很有限。中國近幾年經濟發展的有一點慢,沒有加入WTO的那10年那麼快,那個時候經常兩位數地增長,我們現在只有6%左右,其實慢很多,但在大國裏面還是算快。

就是說,中國還是按部就班地在往前推進發展,但是美國連吃奶的勁都能拿出來了,卻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我們在外貿方面有些不足,但總體還是在增長的。美國直接影響內部經濟比較難,但影響外貿應該是比較直接的,結果產生的影響也沒有想象那麼大。上半年我們的外貿還是正增長5.1%,這是非常好的成績。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講,美國其實接近三年的對華政策並沒有成功。

另外,今年出了個新事物叫新冠肺炎病毒。它其實是一件意外的事情,雖然不改變原來的大趨勢,但是會對原來的趨勢有一個加速或者減緩的作用。由於我們處理新冠肺炎本身確實是大國裏面比較好的,現在我們復工復產比較順利。因此,我們二季度正增長3.2%,美國二季度肯定是負增長百分之十幾以上,具體是多少還不知道,但是可能會比預期更多一點。

美國在新冠肺炎的應對上特別糟糕,經濟沒有最悲觀的預測那麼差,但還是比我們要差得多。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美國的焦慮是進一步加深了,這樣就導致最近他們的出手就更狠了,好像沒有底線了。

人民數據助力山西智慧交通管理

我應該是國內較早指出中美關係基本性質變了的學者。中美關係從既競爭又合作走向了競爭爲主。就長期來講,中美競爭主要是兩個焦點:內部改革和第四次工業革命。誰能夠把國內的事務處理好,誰能立於不敗之地;誰能夠在工業革命當中佔據領先地位,誰就能夠把握未來。這是我的基本觀點,也講了好幾年了。

中美兩國都是超級大國,外力無法擊敗他們,只能自己擊敗自己。所以只要把家裏的事理得比較順,就敗不了。而第四次工業革命是決定人類未來的,中國在這兩個競爭點上正在取得優勢。

第一、咱們國家不管美國怎麼鬧,都在很認真地解決內部問題。今年我們就上下同心,以舉國之力打了一個全民防疫戰。這是我們對於短期問題的處理。看長遠一點,這幾年我們優化了經濟發展模式,提升了現代國家治理能力,還堅持扶貧,解決國內的社會問題,我們一直都是穩紮穩打地一步步往前推進。美國正好相反。美國國內現在好像越來越亂,沒人去解決問題,反而互相推諉,或者推給其他國家。

在6月20日的競選集會上,特朗普將新冠肺炎稱作“功夫流感”。該圖爲觀察者網視頻截圖

南京農大教授用大數據預測遷飛害蟲 嚴防死守應對物種入侵

觀察者網:您覺得美國現在這麼大力地對中國採取動作,是不是也有轉移國內矛盾的需求呢?

金燦榮:美國政府最近這麼瘋狂地打壓,一個邏輯是國際政治邏輯,就是他們感覺到中國發展得太快威脅到了他們。還有一個是國內政策邏輯,他們現在好像無力、也無意解決國內問題,然後就會把責任推給中國,就是我們剛纔分析的態勢。

其實長期來看這並沒有什麼好處,因爲我們的邏輯是,重點競爭的第一點是解決國內問題。咱們中國紮紮實實地解決這個問題,美國爲了迴避管理問題就罵中國給罵死了,還有瘋狂地打壓中國的經濟和科技、教育。但是客觀上來看,我覺得有一個好的作用,就是加強中國的自主創新。

北向資金調倉名單來了:科技股獲青睞 金融股遭拋棄

過去一段時間美國還比較理智,對全球化也很尊重,努力地推進,所以那個時候我們依賴全球分工,發揮我們的相對優勢,獲得了較大的經濟利益。我們的發展是不錯的,但是原來的發展模式確實對我們自主創新不太有利。因爲高度依賴國際成功以後,關鍵的技術和關鍵的產業就不在我們手上。理論上講,一個國家是不應該把所有技術所有的產業拿到手,這樣效率不高,所以依賴國際分工。現在的情況就是美國逼着我們走自主創新之路。

退役軍人事務部門推動雙擁工作取得豐碩成果

我覺得我們的政府還是比較冷靜的。美國單方面制裁我們,還威脅全面脫鉤,但中國政府不會主動脫鉤,在地方政府層面繼續交往,與專業協會以及公司也繼續交往。另外,我們在美國發起對華貿易戰的背景之下也加大了開放的力度。比如出臺外資22條,大幅度減少負面清單;還有金融開放,在南海建立海南自貿港。

我們現在其實是多手段地應對美國製裁和脫鉤的威脅。一個是國內加強自主創新,一個是更加開放,和國際資本合作,與西方國家繼續保持溝通渠道。我相信這個做法對我們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當中的角色是有幫助的。但美國現在在去全球化、排斥移民、排斥留學生,這些對於保持他們原來的優勢是不利的。

觀察者網:最後想請您來點評一下美國禁止共產黨員和他們的家屬進入美國這條新聞,非常有意思。因爲大家都覺得這特別地魔幻,不可想象。以前我們不會覺得美國會主動去隔絕中國,因爲美國就是希望能夠通過交流進行和平演變。中國有9200萬黨員,如果他們,還有他們的家屬被禁止進入美國的話就等於隔絕了絕大部分中國人與美國的交往。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您覺得這條新聞的真實性有多高,會不會真的實現?

除了禁止中國的人以外,美國還在排斥中國的技術。他們不僅自己打壓華爲,還拉上了英國,甚至還想拉更多的國家一起打壓,要把中國的技術完全從國際市場當中排除出去。您覺得美國這種非常具有冷戰色彩的操作會愈演愈烈嗎?

金燦榮:首先我認爲禁止共產黨員進入美國的消息不是空穴來風,因爲它符合特朗普對華決策班子的大邏輯。現在特朗普班子當中對華決策有幾個人作用特別大,一個是國安會副主任博明(Matthew Pottinger),還有就是納瓦羅和蓬佩奧。蓬佩奧受華人學者餘茂春的影響很大。

這幾個關鍵人物都有一個思路,就是要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分開,然後進行打擊。按照這個思路,簽證方面限制中共黨員及家屬就很自然了。但是他們未必能真的做到。因爲中共黨員9000多萬,如果把家屬算進來他們的想法可能涉及到三億人。這三億人中有不少在政商界都有比較重要的地位。限制他們,坦率地講,實際上對美國國家利益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