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g0sc好看的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 起點-第九百九十三章 回到起跑線-jtp8j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玛卡!朱利安!卡桑德拉!”
帕拉丁一口气叫出了三个人的名字,那三名从刚才开始就在旁边看着,碍于身份问题不方便出手的天堂之光成员立刻跳了出来。四个人从四个方向围住了现在依然处在狂暴状态的达克,花费了好大一段力气之后,才终于将这个家伙用铁链重重捆绑起来,再施加上封印术,终于让他动弹不得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当当当——!
第四场比赛结束的钟声,也是在这个时候敲响。
相信现在根本就用不着任何人去怀疑,都知道这第四场比赛的胜利者属于谁了吧。
葬靈禁地
————
“原来我们的会长是这样一个疯子?我之前仅仅是以为他只是个娘娘腔!上次就算是发个疯也会有节制!但是现在他发起疯来自己人也一样打!你们之前都没有告诉过我他发起疯来那么可怕!!!”
天堂之手休息区内,冰心的身上裹着毛毯,手里捧着一杯热水坐在位子上,双脚也是泡在一盆盛放着热水的脚盆里面。
看得出来,虽然刚才那场战斗他没有被打,可是达克那股疯狂的模样很明显地是吓到了他。
其他的成员现在都在照顾伤者,有两名牧师现在正在努力为刚才被直接打飞的光头牧师,波克以及孤影读治疗术。
在经受了又一次的神圣治疗之后,波克从一旁用椅子组成的临时床铺上艰难地直起上半身,捂着胸口说道:“别……别这么说啊……冰心!其实我们会长……他只是……他只是有些……小毛病而已……”
“这叫小毛病?!刚才如果我不是小心翼翼蹲着连一口大气都不出的话,那么现在躺在这里的人连我都有一份!”
因为恐惧,所以冰心的嗓门也是变大了许多。甚至是在这样大声吆喝的时候他那双浸没在热水脚盆里面的双腿也都在瑟瑟发抖,整个人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一点点寒冰法师的模样了。
盜墓鬼城
可也就在他在这里咆哮的时候,帕拉丁却是走了进来,大喝一声:“够了!”
冰心连忙闭上嘴,继续拉着身上的毛毯,踩着热水脚盆哆哆嗦嗦了起来。
这位天堂之光的总会长看了看在场的所有天堂之手的成员,随后转过头,看着身后那个被铁链层层捆绑,但已经不再挣扎动弹的儿子。思虑片刻之后,他再次开口说道——
“不管出现什么事情,我的儿子现在依然是天堂之手的会长!如果你们中间有人不想要在这里待下去了,那么随时随地都可以走,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挽留,也不会有任何的为难!不过我要让你们全部人都记住,我儿子的这种病仅仅只是暂时的,他不是一个疯子,更不是一个杀人狂!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治愈,我会请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治好他!到时候,我会重重嘉奖那些还站在他身旁的人,听懂了没有!”
伴随着这位总会长的声音,其他天堂之手的成员们现在也全都不说话了,仅仅只是低下头,算是对于这个方案的默认。
用自己的威信压住这些成员之后,帕拉丁哼了一声,转过头看了一眼那边被铁链绑着的儿子,随后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各自忙各自的去。
接着,他也是走到了波克的病床旁,蹲下身,握住了这个胖子的手。
“会长……是我……是我没有看好少爷……”
波克努力想要直起自己的身子,但他现在实在是伤的太重,根本就没有办法支撑起来。
帕拉丁安抚住波克,让他继续躺下。片刻之后,他轻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达克这次的病情会变得那么严重?我儿子绝对不是一个疯子,他一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波克皱着眉头,显得有些犹豫。
帕拉丁继续抓住波克的手,带着十分诚恳的态度认认真真地说道:“告诉我,波克。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孩子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过去这一个月来他都没有出过门,也没有接触过任何可以让他不舒服的人或是物,为什么他这一次的暴走会那么可怕?就连我……我都差一点点没有拦住他。”
望着这位总会长脸上的那种震撼表情,波克的表情显得有些复杂。在犹豫了片刻之后,他伸出手也是抓住了帕拉丁的手掌,轻声说道:“会长,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这段时间以来您一直关着少爷……所以,才会导致……”
话一说到这里,帕拉丁的情绪突然间有些不稳定起来。他一把扯开波克的手,双眼瞪大,直视着波克。
波克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说过头了,一下子也是闭上嘴,不说话了。
过了良久良久,帕拉丁的情绪才再次慢慢稳定下来,缓缓说道:“我是他的父亲,做父亲的,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受伤又有什么错?而且你也知道,我的孩子将来可是要进入皇室的!我要保证他的各个地方都要完美!不管是性格、礼仪、举止、谈吐、学识,以至于外貌,都必须是一等一,不能有任何的瑕疵!你觉得我这样做,难道有错吗?”
波克皱着眉头,显得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这个……做父母的为了孩子着想,当然不会有什么错……可是……”
帕拉丁再次看了一眼身后那个完全不动弹的儿子,说道:“可是什么?可是就是有那么一些东西……有那么一些不安分的东西想要干扰我儿子的思想!他本来的情绪已经十分稳定了吧?过去这一个月的时间以来根本就没有发病的迹象了吧?那么现在究竟是为什么会疯的那么厉害?波克,我一直都很信任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被一直逼问,波克本来就身负重伤,现在更是显得有些疲惫,说不出话来了。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这位天堂之手的副会长只能皱着眉头,苦笑一声说道:“我觉得……可能……可能有那么一点点……外部因素吧……可能是因为今天是决战……所以少爷……心情激动了一点……”
皇叔有禮 茹落
“决战?”
一说到这一点,帕拉丁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立刻回过头来看着战场另外一边的人鱼之歌的休息区。
尤其是看着那个现在正在继续安排指挥的人鱼之歌的会长——艾罗·加西亚。
“是了……这应该就是原因了。他们……他们就是达克现在情绪不稳定的重要因素!”
眼看帕拉丁把所有的问题全都归结到了人鱼之歌身上,波克有些着急,不顾自己身体的创伤,连忙说道:“会长……你可别……可别想太多啊……!”
“想太多?不,应该说,我刚才想的实在是太少了。”
帕拉丁拉了拉自己的袖口,眯着眼,眺望着那边的人鱼之歌休息区,缓缓说道——
“刚才比赛的时候就是这样,他们的行动很明显经过精确的计算。一开始就是针对冰心,把他逼急了,迫使他总是想要使出大规模的寒冰魔法。之后则是利用这种魔法的范围来波及到达克。”
“而等到达克开始发病之后,他们却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一点似的,立刻压低身子蜷缩不动。这怎么看都知道,人鱼之歌肯定是事先就知道达克的状况有问题,事先就知道了他的这个弱点!”
说到这里,帕拉丁回过头望着旁边的波克,说道——
“他们是怎么知道达克的状况的?这一点你没有和我说过。”
波克的嘴角略微抽搐,一时间似乎也不知道应该从哪个地方开始说起。而看到波克现在这种犹豫的模样,帕拉丁则是哼了一声,继续眺望着前方的人鱼之歌,缓缓道——
“看起来,我终于找到问题的症结了。”
说完,他立刻转过头走向那边的达克,伸手一扯,将他身上的铁链全都扯了下来,随后捂住自己儿子的肩膀,将他的身子搀扶了起来,柔声道:“怎么样?还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吗?”
此时的达克似乎已经清醒了过来,他抬起头,看到自己的父亲之后浑身一颤,随即立刻低下头,缩着脖子,轻声呢喃了一声:“对……不起……父亲……”
“不要说对不起!这都是对面的错!是他们利用了你的弱点,想要借此打击你的自信心!不过,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被这么一点点的情绪冲动所击垮的。你一定能够成功克服那股心理障碍,从而成功的!”
既然帕拉丁都这么说了,那么达克现在也只能表示认同。看到儿子轻轻点了点头之后,帕拉丁的脸上重新洋溢起了笑容。他转过头向着那个皇室平台的方向张望了一眼,说道:“现在,皇室成员你应该都在里面接见外交使团,所以说你刚才的模样并没有被公主看到。现在问题还不严重,我要你等会儿上场之后立刻干脆利落地解决那个完全依靠坑蒙拐骗走上来的人鱼之歌。明白了吗?好,现在上吧。”
这位父亲在自己儿子的肩膀上重重一拍,一股信任的形象已经树立,他现在也应该功成身退了。
达克转过头,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带着其他天堂之光的成员回到座位上坐好,他这才略微呼出一口气,转过头,面对自己的公会成员。
“下一场比赛……要开始了。你们谁……和我一起上?”
絕色萌仙
达克的目光缓缓地落在这些公会成员的身上。
可是,当这些人的目光和达克互相接触的那一刹那,每个人的眼神中都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些许畏惧的色彩。
“我……我……!会长……我陪你……一起上……!”
而在这片畏惧之色中,躺在另一张病床上的孤影现在却是抬起那被缠满了绷带的手,努力地想要翻身坐起来。
看着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达克的脸上闪过一抹欣慰的笑容。但他还是走上前轻轻按住了他,说道:“别这样,你还是好好躺着休息吧。我失手打伤了你,如果等会儿我再次失控打中你的话……我担心我会内疚一辈子。”
孤影强行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露出一副憨笑:“不怕!会长……我身子骨硬朗……真的不怕!”
虽然这名刺客还是坚持,但是达克还是有自己的原则。他按下了达克,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是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再次回过头看时,那些成员们不仅仅是不敢和自己四目相对,甚至就连脚步都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人鱼之歌很明显是针对你来的。”
廢柴上位:腹黑太子妃
冰心依然抱着手中的暖水壶,目光中带着无穷无尽的疑惑——
“看起来他们想要取胜的唯一方法,就是想尽办法弄伤你,然后逼迫你发狂。只要你发狂,处于任何人都攻击的状态,那么他们才有理论上可能赢得胜利的机会。换句话说,你刚才说的没错,第五场比赛,你的确还是有可能发狂,你可能还是会攻击自己的队友。”
对于冰心的指责,达克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机会,一时间只能沉默。片刻后,他也只能皱着眉头,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承认了?你不愿意承认也必须要承认。这样的话就意味着如果你在等会儿的第五场比赛上场了,那我们这些人就必须要全程保护你这个‘战士’。这样的话,你出场还不如不出场。可是刚才总会长也说了,第五场比赛你必须上场。所以,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寒冰法师的说法没有错。
事实上,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有错。
这一切达克都知道,他也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这种可怕的缺点……控制不住自己的那种一旦受伤之后就会显得异常兴奋的体质,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在这种近乎狂热的兴奋之中做出任何事情。
所以,第五场比赛的出场阵容,现在也已经决定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