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saw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相伴-k53i3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当然有证据!
马英初脸色骤变。
他无法理解,一个官声极好的刘舟,怎么就成了一个十恶不赦之人。
当然,御史台也不是吃素的,马英初虽听到还有证据,第一个念头,却是这陈正泰必定是凭空捏造了什么。
因而,马英初只是从鼻里发出了低不可闻的冷哼。
温彦博此时也感觉到事情严重起来,这关系到的乃是御史台的能力问题。
他看都不看陈正泰一眼,眼睛落在别处,却是一字一句地道:“既有证据,就请出示,只是……倘若这是凭空捏造,信口雌黄,陈驸马乃是皇亲国戚,自是贵不可言,只是诽谤大臣,亦是滔天大罪,到了那时,御史台上下,免不得要齐力劾之!”
这话放了出来,便算是彻底让御史台和陈正泰站在了对立面。
最好你的证据有用,如若不然,御史台也不会客气。
李世民眼帘低垂,没有人看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道:“证据何在?”
一日之间,搜罗数年前的证据,在所有人看来,除了凭空捏造进行诽谤之外,实在没有其他的可能了。
因而更多人同情的看着温彦博和马英初。
陈正泰道:“陛下,二皮沟这里,在三年前,曾来过一批陕州的流民……”
他刚开口,温彦博就冷冷地道:“陕州流民,又与之何干?”
陈正泰道:“正是因为三年前的大旱,他们没有了生计,这才迁徙至此。”
温彦博面上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ꓹ 道:“百姓迁徙,本是常有的事ꓹ 以此为罪证,只怕过于牵强。”
过去了这么久的事,只凭这个来指责ꓹ 这在温彦博看来,不过是陈正泰故意想要整垮御史台而已。
陈正泰道:“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人证。”
“人证?”温彦博抬起眼:“是何人?”
陈正泰道:“烦请张力士将人请入殿中来。”
殿中百官ꓹ 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
朝堂上这样的攻讦,他们见的多了。
傾宸
在他们看来ꓹ 不过是一次彼此之间的撕咬而已。
而御史台上下上百号人ꓹ 任何一个御史,都不可轻易招惹,毕竟他们以捕风捉影,能言善道著称。
陈正泰所谓的罪证,只怕转瞬之间,就可以推翻。
所以大家都保持着沉默,想要看看ꓹ 陈正泰的人证到底是什么?
张千匆匆出殿,而后便领着一个人进来。
此人看着很面生。
寻常的打扮ꓹ 一身的短装ꓹ 显然像是某个作坊里来的ꓹ 脸色有些蜡黄ꓹ 不过肤色却像老榆树皮一般,满是褶皱ꓹ 他双目没有什么神采ꓹ 惊惶不安地打量四周。
待他进来ꓹ 众人都奇怪的打量着此人。
这样的人……其实大家都见得多了。
对于这朝中诸公,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轻易抬眼去多看一眼。
李世民本也奇怪ꓹ 陈正泰所谓的证据是什么,可此时见这人进来,不禁有一些失望。
温彦博见状,立马厉声道:“陛下,这就是陈正泰所谓的人证吗?一个寻常小民……”
一出籃球一出戲
他的话,已是将这了老匠人吓了一跳,老匠的脸色一下子白了许多,更加惶恐不安。
陈正泰却已上前,不理会温彦博,而是朝这老匠道:“这里是天子堂,陛下就在这里,你不必惊慌,我来问你……”
老匠慌忙点头,他显得自惭形秽,甚至觉得自己的衣服,会将这殿中的地砖弄脏似的,以至于跪又不敢跪,站又不好站,手足无措的样子。
陈正泰问道:“你是何人?”
特工媽咪復仇爹 思青蔓
老匠道:“俺……俺叫刘九。”
“够了!”温彦博咆哮:“陈正泰,你将这样的人请至太极殿,这是何意?”
群臣又不禁开始彼此窃窃私语,一时之间,殿中有些喧闹。
李世民则抚案,冷冷道:“让陈正泰问。”
温彦博这才住口。
于是陈正泰继续问道:“刘九,你是哪里人?”
“俺……俺是陕州人。”
“陕州?你何时来的京师?”
神緣帝命 道K
刘九道:“三年前,七月……”
陈正泰继续追问:“为何来京?”
“俺……”刘九显得局促不安,不过好在陈正泰一直在询问他,以至他不假思索道:“大旱了,乡中活不下去了。”
“活不下去?”陈正泰道:“可是我听说,陕州的大旱轻微,不足道也。”
刘九听到陈正泰的反驳,竟一下子慌了手脚,忙道:“不……不敢相瞒,真……是真的是大旱……”
陈正泰冷笑:“可你说的,与陕州观察使还有御史台所奏报的,却是大相庭径。”
“这……”刘九更加的慌了:“俺,俺可不敢说谎……”
殿中鸦雀无声,群臣都是一脸冷漠的样子。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在大家看来,陈正泰此举,颇有几分哗众取宠的嫌疑。
此时,陈正泰继续道:“这样说来,陕州当真发生了大旱?”
“这还有假的?”刘九似急于想要解释一般,急匆匆地继续道:“俺……俺就是当时逃出来的……那一年大旱,附近的庄稼,颗粒无收,存粮早就吃完了,没了粮,山里便出了许多的大盗,世道一下子变得艰险起来,当时整村人都不得不逃荒……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愿意背井离乡的哪,可是没有办法了,不逃,便是一个死字,俺……俺就是当时逃出来的,村里几十口人跟着逃荒的队伍走的,一路过去,什么吃的都没有,沿途上,到处都是饿死的人,有人饿的极了,眼睛都是黄的,连地里的土都吃,于是胀着肚子,硬生生的死了。这沿途上……一丁点吃的都没有,到了县城和州城,这城中的城门早就紧闭了,不让俺们进去,说是要堤防宵小之徒,俺们没有法子,有人还是躲在城墙下头,希望城里的官家们垂怜。也有人受不了,继续逃荒。”
说到这里,刘九声音低沉,恍恍惚惚的道:“俺运气好,沿途遇到了贵人,总算是出了陕州,而后一路到了二皮沟,方才安顿了下来……”
听到此处,温彦博和马英初等人只是冷笑。
群臣们也都不置可否的模样。
温彦博踏步上前,冷笑着看刘九:“听你这样说,这陕州的旱情已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死了许多人,是吗?大胆,你这刁民,十之八九,是受人唆使,这才说这样的话吧!你所言的,都没有凭据,你口里说死了许多人,可都是你自己的说辞而已,口口声声说死了许多人,那么我来问你,死了哪一个,死了的叫什么?”
他一声声厉问,本以为足以将刘九吓倒。
这等刁民,来了这种地方,本就胆战心惊了,管他陈正泰此前教唆了什么,可这等人没有见识,吓一吓,便再不敢胡言乱语了。
可谁知……
刘九的表情,从起先的战战兢兢,惶恐不安,却开始变得奇怪起来。
他面上依旧还是胆怯,可是这胆怯却缓缓的开始变化,随即,脸色竟慢慢开始扭曲,而后……那眼睛抬起来,本是浑浊无神的眼睛,竟是一下子有了神采,眼睛里流过的……是难掩的愤怒。
温彦博竟被这眼神,有点唬住了,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说,这是怎么回事,此人……
只见刘九的眼里,突然开始流出了泪来,泪水滂沱。
刘九咬牙切齿的样子,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吼:“要证据吗?好,俺来告诉你证据,我刘九一家十三口人,俺的爹娘,俺的叔伯,俺的两个兄弟,俺的婆娘,还有俺的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在逃荒的路上,都死了!都死了呀!”
刘九愤怒如雄狮,恶狠狠的盯着温彦博。
温彦博听到此言,身躯一震,不由又后退一步,他竟有些慌了。他无法想象,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小民,竟让他有一些惊慌失措。
刘九似要将牙齿咬碎,眼里布满了血丝,依旧死死的盯着温彦博,继续咆哮:“他们……都是饿死了的啊,是活活饿死的啊,实在是没有吃的了,俺的女儿,那时才四岁,没有吃的了,便连树上的皮屑也已没了,她嗷嗷的哭,一直哭到没了气力,便断了气。俺的婆娘,一直在念,就要到了,就要到了,到了城里,就有粮吃了!可谁曾想到了城里,便连城也进不去。在那里早已聚集了无数的人,人人在哭喊,有人想要靠近城楼,便被城上的步弓手用箭矢射退。俺那婆娘,便晓得没有路走了,便疯了似的自语,到了后来,倒在了路边上,便再也站不起来了。你问我有何证据?我来告诉你,我一家老小,都是证据,十三口人,只有我独活了下来,我若不是来了二皮沟,我们刘家,便最后一丁点的血脉也没有了。”
说到这里,刘久便想到了三年前的那个中秋,似乎也遥想到了女儿倒在他怀里,不断哭叫,直至再无声息的那个下午,他眼里泪水便如断线珠子一般落下来,已是哽咽难言,只是含糊不清的道:“他们都死了,都死了,倒在路边上……俺……俺想留下的啊,真的想留下,可俺还得继续走,留下来,便是死,那时我女儿死了,我就想……我还有我的婆娘,还有儿子,还有俺娘……再到后来,俺娘饿死了,她吃了土,肚子胀的受不了,疼的在地上打滚,不停说,赶紧走,赶紧走,将婆娘和儿子带出去,要活。俺晓得娘没有救了,便继续走,走啊走,接着死了婆娘,再之后,俺儿子便不见了,在一群流民里头,你睡一觉起来,儿子就不见了,他们都说,肯定是被人偷了去,有人饿极了,便要偷孩子,我的儿子,迄今都没再见着,你知道……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刘九抬起头来,死死的看着温彦博。
温彦博顿觉得毛骨悚然,他脸色惨然,似乎从没有想到过这样恐怖的事,便连连后退,一时之间,竟是大气不敢出。
群臣骤然之间,也变得无比肃然起来,人们垂着眼,此时都屏住了呼吸。
刘九的每一个字,都犹如一根刺,听着让人恐怖,却也让人好像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就在此时,刘九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清脆得令殿中的每一个人都听得非常清晰,接着听到他道:“我真该死,我早该死了的,我为什么就不死……”
而后一个个耳光,打得他的脸上染上了一个个血印。
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
李世民高高坐在殿上,此时心里已如扎心一般的疼。
温彦博还想诘问什么,想要寻觅出漏洞,可他哆嗦着干瘪的嘴唇,身躯微微的颤抖着,却是一时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相愛恨晚
另一旁,马英初显然并不甘心,不自信地道:“这……这是一家之词……”
陈正泰怒不可遏地瞪着他道:“何止是一家呢?马御史以为,从陕州逃荒来的,就只是一个刘九?陕州饿死了这样多的人,可是……苍天总算是有眼,它总还会留下一些人,或许……等的就是今日……”
陈正泰说着,自袖里掏出了一沓奏文,而后对着李世民正色道:“陛下,这里头,乃是儿臣昨日紧急寻觅了在长安的陕州人,这里头的事,一桩桩,都是他们的口述,上头也有他们的签字画押,记录的,都是他们当初在陕州亲见的事,这些奏文已将三年前发生的事,记录得明明白白,当然……诸公肯定还有人不肯相信得,这不打紧,若是不信,可请法司立即将这些口述之人,统统请去,这不是一人二人,而是数十上百人,刘九也绝非只是一家一户,似他这样的人,成百上千……请陛下过目吧。”
陈正泰说着,将那一沓奏文送至小宦官身边,小宦官忙是上前接过奏文,这小宦官似乎也被刘九吓着了,哆哆嗦嗦的将奏文带上殿去。
而此时……温彦博和马英初二人,已是脸色蜡黄,他们突然意识到……好像……要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