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仙都

ovkha有口皆碑的小說 仙都-第一百三十五節 棄我去者讀書-8r18w

仙都
小說推薦仙都
八棱破甲槊上,缠绕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纯青火焰,汉钟离心中一凛,双掌一合,扯动天地伟力,将破甲槊牢牢夹住。近在咫尺,他窥得真切,那一抹青焰摇曳不定,僵持数息,视伟力如无物,箭一般射向眉心,汉钟离大叫一声,撒开双手一个懒驴打滚,着地滚了十八个跟头,避之唯恐不及。
無上真仙 鐵血丹心
林夏的重生日子
契約男傭生活 半獸人
天地动荡扭曲,藏兵跨独角乌烟骓撞破虚空,单手接住八棱破甲槊,虽是孤身一人,却有千军万马的气势。
網遊之神靈 幕落幕起
汉钟离翻身爬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猛然望见风屏谷方向黑压压一片,烟尘四起,冰原震动,大军正席卷而来。他心念数转,朝藏兵摊开双手,示意并无争夺之意,既然他要插手,姑且退让一步。回鹘、洄水、逆相三镇将见对方势大,也不愿横生枝节,当下圈转马头,追随汉钟离绝尘而去,心中都有些纳闷,不知藏兵镇将为何要横插一杠,救下那头天魔。
藏兵居高临下,凝神打量周吉,隐隐察觉异样,眼前这狼狈的天魔,似与大人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他也懒得去琢磨,匹马单枪守在一旁,静观其变。周吉瞥了他几眼,见这镇将默不吱声,摆明了车马等候正主处置,心知这一回是躲不过了,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熄了念想,催动魔气疗伤,无移时工夫,双腿便恢复了七八成,不用再拄着五色神光镰撒不开手了。
他将目光投向倒地不起的铁猴,结结实实吃了汉钟离一记天地伟力,又挨了回鹘镇将一记狠的,可怜,骨碎筋断,脑瓢儿稀巴烂,奄奄一息,模样惨不忍睹,好在它已经炼为天魔眷属,魔核完好,只须灌注天魔气,既能死而复生。他麾下许多眷属,属这猴头资质最佳,也不枉他费尽心思,央魔女出手相助,才得大功告成。
等了百余息光景,大军前锋席卷而至,姬胜男老老实实见过藏兵镇将,候立在旁不声不响,乌照只随意拱了拱手,绕着周吉转了半圈,啧啧称奇。他本是外界异物,炼化一滴本命血气,得以永驻于世,感应敏锐,早嗅到一丝异样的气息,看了藏兵镇将一眼,也不说破,心中暗暗转着念头,猜测那天魔与大人是什么关系。
前锋将他团团围定,密不透风,插翅难飞,周吉暗暗苦笑,眼不见为净,干脆盘膝坐定,五色神光镰搁于腿上,合上双眼,默默催动魔气,沿经络每作一循环,略略增厚些许,比起直接炼化魔核,微乎其微,几近于无,不过心神沉浸其间,物我两忘,暂时摆脱了忧惧。
两耳不闻窗外事,不知过了多久,周吉心中一阵悸动,猛地从入定中惊醒,颈椎咯咯作响,如生锈的铁门枢,他艰难地抬起头,只见一双妙目静静望着自己,瞳仁中映出一个盘膝而坐,双手按定五色神光镰的身影。是魔女离暗!那曼妙的身姿,熟悉的容颜,无论经历多少次轮回,也不会从记忆中磨灭。然而她却静静望着自己,就像望着一个素未平生的陌生人,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只有谨慎和好奇。
明末之虎 遙遠之矢
周吉张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他察觉到哪里不对劲,眼前的女子是魔女离暗,却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魔女离暗,他眼中露出迷惘之色,一颗心直往下沉,下意识抬起头,却见一头足踏瘴气的异兽立于空中,背负一个男子,黝黑魁梧,五官粗犷有力,正是他命中注定的对头,竭力逃脱的噩梦。
毒醫狂妃:妖孽邪王請自重
皇上是情夫 明星
魏十七目光落于周吉身上,双眸精光四射,左眼红瞳,十恶命星血光大盛,右眼银瞳,大陵五三合星一主二伴,动念之间,便可将他碾作齑粉。有些人,看你一眼,你就死了!绝望如潮水淹没了身心,周吉这才意识到自己与魏十七的差距是如此之大,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可望而不可即。
一念生,一念死,一念兴,一念灭。周吉猛地摊开双手,大大小小的魔核从指缝间掉落,语无伦次道:“这是葛阳真人,你知道的,无垢洞洞主,现在是葛蓬莱……这是松骨真人,昆吾洞洞主,这是长息真人……这是居延真人,你也认识的,神兵洞……这是黄四海,这是季沉霭,还有李津泽、卢一苇、曾平漠、陈渡泸、贾榕樟……斜月三星洞的核心弟子……这是阎青阳、阴白藏、文三清,是我收服的手下……还有杜千结、阳罡、阳隆……闻薰、闻铎、班阙,他们是广闻派的,来自截海岁寒洲……对了,还有铁猴孙悟空,孙悟空,孙行者,美猴王,孙猴子……雷公脸,火眼金睛,如意金箍棒……它也是我的眷属,听我指使,不离不弃……没有死,还能活转来……”
他伸手一指,一道天魔气将铁猴残躯卷起,一颗漆黑坚硬的魔核跳将出来,欢喜万分,将魔气一扫而空,重又沉入丹田,铁猴破碎的脑壳“咯咯”作响,白骨生肉,转眼死而复生,蹦蹦跳跳来到周吉身旁,抓耳挠腮,全然不认魏十七。
周吉强笑道:“这猴头没了棍使,没了棍使……那棍子被镇将拿走了……”他声音越来越低,脸色越来越难看,当年的情分,过去的情分,再加上这些筹码,能不能打动他?能不能说服他高抬贵手,留自己一条活路?
我能提升功法
六界吞噬者 雪帝峰
魔物大军默然肃立,四下里鸦雀无声,唯有风声呜咽,如泣如诉,魏十七静静注视着周吉,注视着另一个自己,那个过去的自己,软弱的自己,无能的自己,逃避的自己。他心如止水,毫无留恋,沉声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周吉如遭雷击,僵坐不动,神魂在魏十七注视下灰飞烟灭,天魔之躯随之土崩瓦解,五色神光镰一声哀鸣,化作一蓬尘埃,冉冉散去。眷主既已湮灭,眷属亦难逃一劫,魔核一枚枚砰然破碎,魔气氤氲而出,惶惶然无有依附,魔女离暗微微叹息,伸手轻揽,将天魔气收拢一处,纳于天魔殿堪舆图内。
盛愛成婚:霍少的心尖暖妻
魏十七拂动衣袖,周吉留下的痕迹荡然无存,从这一刻起,南方的城市,钢筋混凝土森林中那个“我”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老鸦岭枯藤沟,一个食肉的猎户。他的所有记忆从那里开始,到这里结束。

an3oa精华玄幻小說 仙都 起點-第一百三十三節 鐵板一塊展示-pp9ag

仙都
小說推薦仙都
他望得真切,那眉眼,那神态,那气息,即便是烧成了灰也认得出来,最初的深渊之子,古佛迦耶终于回归深渊。魏十七眼中星云退去,剩下一片旷远幽深的星域,左眼亮起一颗凶星,血光萌发,是为十恶命星,右眼亮起又一颗凶星,一主二伴,是为大陵五,在他双眸注视下,过往因缘变化,昭然若揭,他心如明镜,隐隐望见天机的演变。
四月的星球1 苗雨
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佛法当兴,道法当灭,天帝的种种努力,终是水中月,镜中花,梦中影。
仿佛为了印证他心中所想,迦耶垂下眼帘,朝他深深看了一眼,百丈金身急剧缩小,由虚转实,一步跨出大阵,踏上了深渊的土地。他会转身来,朝管虢公合十作礼,见过深渊意志的化身,拂动衣袖,七十二枚血舍利鱼贯而出,投入大阵,涸泽而渔,榨干最后一丝威能,魔气氤氲而起,勾勒出变幻莫测的轮廓,一个身影浮现于虚空,面目模糊,气息深沉。
三生道訣
他化自在天魔王波旬,终于跨出了最关键的一步,真身穿越界壁,降临于深渊。功行愈深厚,深渊的排斥愈强横,迦耶耗尽一百零八枚血舍利,才将波旬接引至深渊,在棋局之上落下的最后一子。
一百零八枚血舍利齐齐炸开,传送大阵烟消云散,风屏谷地动山摇,塌毁了大半,北地风雪再无遮挡,席卷而至,一时间天昏地暗,鬼哭狼嚎。迦耶宣一声佛号,金身大放光明,缓缓举起右手,施无畏印,脑后显出一轮佛光,刹那间风偃雪止,彤云滚滚拨开,涌出四轮赤日。
管虢公仰头望向深渊的天空,四轮赤日,昭示着昊天、伏岳、北冥、转轮四皇,深渊之底人心各异,非是铁板一块,若他们齐心合力,岂有他可趁之机?
魔气滚滚向内塌陷,铸就天魔之躯,波旬睁开一双空荡荡的双眼,起心意一唤,远在千万里之外,魔女正追随周吉高飞远走,忽然心有所动,惊呼一声,化作一道天魔气,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倏忽破空飞去,投入波旬右眼之中,化作一枚漆黑的瞳仁。一十三员魔将感应到魔主的召唤,立马扭头奔赴风屏谷,剩下周吉孤零零一拨,立于茫茫冰原之上,身旁没了魔女指引,心中空落落的,仿佛缺了一块。
当年波旬深居他化自在天,隐隐察觉大变之局,以左右双眼化作两魔女,一女先投入迦耶座下,一女后投入天庭为质,借以窥探天机。迦耶以无上佛法点化魔女,与魔主暗通款曲,及至魏十七飞升天庭,变数落入棋局,他命魔女追随周吉,传下天魔书,历千百劫,始终不离不弃,助其参悟小神通,洗炼眷属,于一十八魔将外,别立一支势力,投入深渊,置下一招后手。深渊主宰神通广大,血战九死一生,若魏十七不幸陨落,则周吉应运而起,尚有一线回寰余地。
当年处心积虑落下的一子,终成为一招废棋,魏十七于深渊成就十恶星躯,操纵法则,另辟蹊径,凭一己之力,推演无上域界神通,生生跳出棋局,成为推动变局的落子之人,其中的利弊得失,迦耶看不清,猜不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魔王波旬不愿留下芥蒂,毫不犹豫收回右眼,弃周吉不顾,而对左眼所化的离暗不闻不问,足以表明倾向。
如魏十七当真看重离暗,便是以左眼相赠又何妨!
陸少乘勝追擊 粉扇
魏十七合上双眼,停了数息缓缓睁开,眸中双星已隐没不见。管虢公上前与迦耶、波旬招呼,全不以深渊之主自居,他空有意志,尚未取回本源伟力,深渊的铁律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无有强横的实力,一切都是枉然。樊隗悄悄挪动脚步,靠近魏十七一边,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本能地觉着,迦耶与波旬都不可深交,反倒是魏十七劫了他的镇将樊鸱,又劫了他的镇柱藏兵,算不上欠人情,也有几分香火情,或许可以打打交道。
總裁的贖罪新娘 盧卓婭
虽然因深渊意志走到了一起,但他们各怀心思,也不是铁板一块。
靈動獵人
血战方兴未艾,昊天等绝不容他们从容壮大,来自深渊之底的第一波反扑随时都可能杀到,管虢公居中合纵连横,四巨头很快达成一致,迦耶护送管虢公,魏十七、樊隗、波旬各自收拢麾下大军,取道东行,遥相呼应,一路收服镇将,去往东方日出之地,聚于参天巨桑之下,相机而动,突入深渊之底,夺取本源伟力。
计议定当,各自收拢麾下兵将,兵荒马乱闹腾了一阵,小摩擦小冲突不断,彼此骂骂咧咧,威胁来威胁去,终于安定下来。仓谷糜打听得形势急转,交战双方握手言和,风屏谷中的老弱病残,谁都没有去招呼,他心中惴惴不安,待要找柯轭牛商量一二,却见他早引了山鸫、阎虎、阎狼及一干亲信,悄无声息往谷外摸去。
仓谷糜脑中灵光一闪,急忙撵了上去,拦住柯轭牛问个明白,果不其然,他们腰杆子硬了,决意投旧主而去。他肚子里转着念头,柯轭牛的旧主却也不是生面孔,当年与契染联袂南下,颇有交情,眼下正无路可走,不如投上前求个收留,该不会被拒之门外。一不做二不休,仓谷糜瞪起一双铜铃大的眼睛,瓮声瓮气,没费几句话就说服了柯轭牛,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风屏谷外,魏十七召集起兵马,重加整编,命藏兵镇将为前锋,以姬胜男、乌照为副手,领一支偏师,樊鸱坐镇中军,以魔女离暗、南明小主为副手,胡触、邓犁、施旋豹三将各领一支精锐,管大椿统御魔兽。他手下缺少独当一面帅才,无论是樊鸱还是藏兵,与樊拔山相比,都有所不及,不过深渊之中,堪与樊拔山相提并论的,又能有几人?
长空万里,残阳似血,九瘴兽王足踏五彩瘴气,稳稳浮于空中,魏十七立于其背,举目远望,樊隗麾下大军整饬肃穆,令行禁止,魔物天性桀骜,被樊拔山调教得如此听话,非常人所能及。正观望之际,屠真跨云纹黑豹疾驰而至,言说仓谷糜与柯轭牛引了一干手下,押送血食前来酬军,欲投靠主人,鞍前马后供驱使,风里风里去,雨里雨里去,但凭吩咐,绝无二话。
九瘴兽王瞪大了眼睛,觉得这几句话好生耳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琢磨了半天,张张嘴,忽然觉得有点难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