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何日請長纓

4jsmc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何日請長纓 齊橙-第四百四十四章 我請他去吃烤鴨鑒賞-pmcib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唐子风是新经纬公司的常客,但每次来基本上都是找李可佳聊天,与赵云涛、刘啸寒等人见面也就是打个招呼而已。程序员的世界离唐子风太远,两拨人坐在一起基本上就是大眼瞪小眼,啥也聊不起来。
不过,这一次涉及到去俄罗斯招聘程序员的事情,李可佳就不得不把赵、刘二人请过来了。二人对唐子风倒是挺客气,寒暄了几句,这才问起有什么事情。
“什么,招聘俄罗斯的程序员?”
听李可佳介绍完情况,两位资深码农都愣住了:
無限之殺戮系統
“这怎么可能,人家怎么会愿意到中国来?”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唐子风说,“我前几天就挖到了一个俄罗斯的机床设计高手,连我们集团总工都称他是一个数学天才。”
“一定很贵吧?”赵云涛怯怯地问道。
“的确是挺贵的。”唐子风语气沉重地说,“12万的工资,奖金另算。”
死神之星幻閑人傳 血言星幻
“12万……”刘啸寒咂了一下舌,“这笔钱,够咱们聘七八个有经验的程序员了。”
李可佳瞪了唐子风一眼,然后对赵、刘二人说道:“12万年薪,你们给我聘七八个人来试试,别说有经验的程序员了,现在清洁工的年薪也超过2万了吧?”
“什么什么,年薪12万?不是月薪吗?”刘啸寒瞪圆了眼睛,“可佳,你没听唐总说清楚吧,这怎么可能是年薪。”
“可的确就是年薪。”唐子风呵呵笑道。他刚才故意没有说12万的工资是年薪还是月薪,就是为了逗逗这两个书呆子,没想到他们还真的上当了。
搁在几年前,赵云涛和刘啸寒倒也不至于犯这样的错误,一年12万的工资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但这几年,全中国的工资水平都在上升,新经纬公司作为高科技企业,工资标准又比其他企业高出了一筹。此外,赵云涛和刘啸寒作为高管,已经拿到5万的月薪,所以乍一听到12万这个数字,他们就本能地想到是月薪了。
“唐总,一年12万,合着一个月才1万,你说的不会是美元吧?”刘啸寒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是月薪1万人民币。”唐子风说。
“这怎么可能呢?1万月薪,现在要聘一个稍微有点经验的工程师都不容易了,你说的是数学天才,而且还是俄罗斯人,他怎么会答应这个条件呢?”赵云涛问道。
唐子风说:“这一点,原来我也不信。后来我找人问了一下,才知道俄罗斯的工资水平比咱们还低,尤其是体制内的人员工资,只相当于私有企业的几分之一。我聘的那位专家,是莫斯科大学的教授,他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12000卢布,这已经算是高薪了。
前夫破盤價
純情老公小萌妻
“现在卢布对美元的汇率是30比1,12000卢布也就相当于400美元,合人民币也就是3000多。我直接给他10000人民币,他能不动心吗?”
邪性鬼夫纏上門
“不会吧?”赵云涛满脸愕然,“俄罗斯的工资水平,怎么会比我们还低呢?3000多人民币,还是莫斯科大学的教授,这完全不合理啊。”
“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吧。”王梓杰插话道,“我去过几趟俄罗斯,和他们那边的学者也交流过,知道他们的收入水平的确是非常低。公务员的工资平均只有4000卢布,也就合100多美元。当然,他们的公务员福利很好,这是延续了前苏联的传统,包括住房、医疗、水电气等方面,他们都是享受优惠的,基本没什么开销。”
“即便如此,100多美元,也就是相当于1000人民币,想买件好点的衣服都不容易吧?”李可佳问道。
王梓杰说:“的确如此。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俄罗斯公务员收取灰色收入是公开的事情。我听他们那边的学者说,一个普通公务员收取的灰色收入,可以达到工资的2倍以上,这也算是一种补贴吧。”
“怎么会这样?”赵云涛木木讷讷地,好半天都消化不了这些信息。
在老一代中国人的印象中,苏联是比中国要富裕得多的。看前苏联的电影,人家家里有别墅、冰箱、小汽车,而我们那时候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一支手电筒,和人家差着十万八千里。
这些年,虽然频频听说俄罗斯经济崩溃,人民生活困苦,但具体困苦到什么程度,大家却没有切实的体会。在网络上,还有人编写过诸如《到了俄罗斯才知道,人家的生活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这类文章,声称国内媒体上关于俄罗斯经济萧条的报道都是假的,人家俄罗斯人住房免费、医疗免费、天然气随便用、一年去两趟黑海度假。如此一来,大家就更不相信俄罗斯会比中国还差了。
可实际情况便是如此。苏联解体十年,俄罗斯的经济总量下降了50%,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却是增长了200%有余。一进一出之间,中国与俄罗斯的人均水平差异已经很小了,再缩小到北上广这些大城市,居民生活水平高于俄罗斯也是正常的事情。
“老赵,我想起来了,老希在和咱们聊天的时候,的确说过他们的工资水平很低,都不够生活了。”刘啸寒小声地提醒赵云涛道。
“老希?”李可佳的耳朵极尖,一下子就听到了这个关键信息。
“是一个俄罗斯同行。”赵云涛说,“他叫希里亚耶夫,我和老刘平时说起他的时候,就叫他老希,实在是俄罗斯人的名字太长了,念着拗口。”
“这个老希说啥了?”李可佳问。
赵云涛说:“这个老希,是俄罗斯一家军工研究所的工程师,编程水平非常高。我们是在一个国际程序员论坛上认识他的。那个论坛就是全球各地的程序员互相交流经验的地方,我们有几次遇到技术障碍,在那里求助,这个老希帮我们解决了两回。他提出的解决思路,非常巧妙,让我和老刘都十分服气的。”
“你们请人家解决技术问题,给钱没有?”李可佳问。
“没有。”赵云涛说,“程序员在网上互相帮助是常事,大家都不提钱的。不过,经过这两回,我们就和老希认识了,平时也经常在MSN上聊聊天。现在回想起来,他的确是说过收入太低的问题,不过我们也没在意。”
“呃……”李可佳无语了,“你们就没想过,他或许是想到中国来工作呢?”
“我们怎么可能往这个方面想?”赵云涛叫苦道,“我们一直都觉得俄罗斯的条件比我们好得多,我们跳槽去俄罗斯还差不多,哪有俄罗斯人跳槽过来的。”
“你们这样一说,我倒想起来了,老希还真说过想来中国的话。”刘啸寒说。
“他真的说过?”李可佳兴奋起来,“他是怎么说的?”
“他好像是说,他特别喜欢中国,希望能够有机会到中国来看看,甚至在中国呆几年也好。”
“你是怎么说的?”
“我当然是说欢迎了。我还说,如果他来中国,我请他去吃烤鸭。”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呀。”
“噗!”唐子风直接就笑喷了。
李可佳也是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老刘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人家分明在暗示说自己想来中国工作,你说什么烤鸭啊!”
“他是这个意思吗?”刘啸寒看着赵云涛问道。
赵云涛摇着头:“我哪知道。不过听可佳这样说,我觉得还真没准。你忘了,他打听过我们的工资水平的,还问了京城的物价啥的。”
“你们没透露自己年薪百万吧?”唐子风不放心地问道。
從太陽花田開始 九重流雲
“没有没有。”赵云涛赶紧否认,接着又说道,“再说,我们的年薪也没到百万的。我跟老希只说了我们这边程序员的一帮工资标准,也就是七八千块钱的样子。”
“你现在就和老希联系,问问他有没有兴趣来中国工作。工资方面,你先跟他说一个月15000人民币,他如果不接受,咱们再提一点。”李可佳当机立断。
15000元是新经纬公司招聘资深程序员的薪金标准,这位希里亚耶夫,能够解决赵云涛、刘啸寒他们都解决不了的难题,绝对是一个大牛,给15000月薪绝对是怠慢了。不过,薪水这种事情,总是要留一点余地的。再说,唐子风那边不是只给人家10000月薪吗,想必俄罗斯大牛的胃口也就是这么大。
赵云涛二话不说,掀开笔记本电脑,便登录上了MSN,开始呼叫希里亚耶夫。中俄之间的时差不长,希里亚耶夫这会刚刚起床,听到MSN的提醒声便过来回话了。
赵云涛情商不算特别高,但好歹也是40岁的人了,不至于耿直到实话实说的地步。他告诉希里亚耶夫,说自己听说俄罗斯研究所里的待遇差,像老希你这样的人才都得不到重视,觉得很可惜,于是向单位领导进行了推荐。
经过反复再三地做工作,单位领导现在答应给他一个机会,问他是否愿意到中国来工作。至于待遇嘛,薪酬马马虎虎先按每月1800美元计算,公司提供两居室的公寓,可以拎包入住。

o3zd2精彩小說 何日請長纓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三章 這招夠狠推薦-esilp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师姐,这样的问题,你应当早点来问我嘛,找这种俗人有什么用?”
韓娛之最強忙內 江河不語
被李可佳一个电话喊过来的王梓杰听罢事情的原委,牛烘烘地说道。他所指的俗人,自然就是唐子风了。据他说,唐子风不管走到哪里,周围几十米内都会弥漫着铜臭味,比装修的甲醛毒性还大。
“你是说,你有办法?”
唐子风才不会和王梓杰计较呢。别人不了解王梓杰,他还能不了解吗?这厮借着一个专家头衔,到处讲课,每到一处必收获若干个女粉丝,身上永远都有一股脂粉的香气,唐子风都不好意思去揭露他了。
王梓杰点着头,说道:“你们不就是要找一些有情怀的人来帮你们完善软件吗?”
還珠格格第二部(套裝全三冊) 瓊瑤
“其实李师姐的意思是希望能够建立起一个软件生态。”唐子风说,“有一些相对比较固定的人,长期地为开源的华夏CAD写应用,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到软件的开发中来。”
“咦,不错啊,现在企业里的大老板也懂得生态了。”王梓杰看着唐子风,用欣赏的口吻评论道。
人不知鬼不覺
“滚!你个斯文扫地的伪专家!”唐子风没好气地斥了一句。这家伙益发地给鼻子上脸了,不对他说几句粗话还真不行。
王梓杰哈哈大笑,然后转向李可佳,说道:“李师姐,这件事很容易啊。咱们中国别的没有,人口数可是世界第一的,你怎么会担心找不到人来参与你们的开源软件开发呢?”
李可佳说:“这是子风说的,他说西方国家的人富裕,有闲工夫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成果。咱们国家还是一个穷国,大多数人还处于为生计奔波的状态,不会有时间来参与这种无报酬的开发活动。”
“这话倒也没错。”王梓杰说,说罢,他又迅速地改了口:“但是,咱们国家也并非所有的人都在为生计奔波。最起码,在我们高校里就有大把大把的闲人,如果能够把这些人动员起来,够不够建立起你希望的那个什么软件生态?”
“高校?”李可佳眼睛一亮,“你是说高校的学生吗?”
“也包括老师啊。”王梓杰说,“你们要搞的东西太高端,寻常的学生,我还担心水平不够呢。但老师的情况就好多了,最起码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吧?”
唐子风插话道:“老师不是要忙着写论文吗,能有时间搞软件开发?”
網遊之勝天
王梓杰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说道:“他们能写出啥论文来,不都是一些学术垃圾吗?国家给他们发这么多工资,与其让他们去制造学术垃圾,还不如让他们来写写程序,好歹也能为国家的工业发展提供一点帮助不是?”
嫡女驚華:溺寵神醫狂妃
“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这样骂自己的。”唐子风对李可佳说道。
王梓杰正色道:“唐老八,我告诉你,我写的论文可不是垃圾,那叫字字珠玑。不过,除我之外,高校里的其他老师写的论文,绝大多数都是垃圾,这一点我有充分的信心。”
“让高校老师来参与开源软件的开发,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李可佳没有在意王梓杰的怪话,而是思考着他话里包括的信息。
唐子风说:“全国有这么多的高校,每所高校都有计算机老师,大多数的高校都有信息系,还有机械系之类的。能够进高校当老师的人,基本功应当是合格的,这些人如果能够参与开源软件的开发,倒的确是一支生力军。你还别说,王教授虽然人品不太靠谱,偶尔出个主意还是有点意思的。”
李可佳说:“还有一点,那就是如果老师参与了开源软件的开发,学生也会受到影响,从而会接触到我们的开源社区。学生中间也有许多水平很高的,而且他们的精力更为充沛,创造力也更强,这些人加入开源社区,说不定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呢。”
大魔導傳 重劍銳鋒
“可是,这又回到从前的问题了,我们怎么动员这些老师参与开源软件的开发呢?”唐子风质疑道。
李可佳说:“这个问题就要问梓杰了,他既然出了这个主意,想必是有办法的吧。”
我死黨穿越了
王梓杰微微一笑,说:“这还不简单。高校老师的命根子就是科研成果啊,如果参与开源软件的开发,能够被认定为科研成果,并作为晋升职称的条件,我保证这些人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地兴奋,到时候就怕你们的开源社区接纳不了这么多成果。”
“这招够狠!”唐子风向王梓杰翘了个大拇指。他也是体制内的人,知道体制里的事情。如果给开源软件写应用能够被认定为科研成果,各高校的老师还真的会被吸引过来。
唐子风早就听人说过,现在高校评职称,靠的都是科研成果。讲师、副教授、教授,每一级门槛在高校的管理规定中都是明码标价的,比如晋升讲师需要3篇核心期刊论文,副教授是6篇,教授是10篇。
造個武器來玩玩 頭上有個坑
由于狼多肉少,教师们之间还要进行PK,这样仅仅完成管理规定上的篇幅数量就不够了。比如说,你和我都想评副教授,你有6篇文章,而我有7篇,我就比你更有资格,在仅有一个名额的情况下,你就比不过我了。
在这种PK机制之下,教师都成了论文写作机器,唐子风曾经听说过有些高校教师一年发表几十篇学术论文的,平均下来一星期就要写出一篇,这简直就是非人哉了。
大家都在写论文,而能够发表论文的期刊却是有限的。写出来的论文无处发表,就相当于工厂里的产品积压在仓库里,那是无法变成现钱的。
如果照王梓杰的想法,为开源软件编写应用也能计算为科研成果,就相当于给大家找到了一个新的PK阵地。那些找不到渠道发论文的教师,岂有不蜂拥而至的道理?
“梓杰,你有办法说服人大把开源软件应用计算在科研成果里吗?”李可佳马上意识到了一个现实的问题,对王梓杰问道。
王梓杰把手一摊:“我哪有那个本事?算与不算,是要看教育部的要求的。如果教育部在进行高校考核的时候,把这种东西纳入考核范围,学校自然就会承认这些东西是成果。否则,光凭我去忽悠,科研处的那帮大爷才不会听呢。”
“教育部?”李可佳傻了眼,“我倒是认识几个教育部的人,可关系也没硬到能够让人家修改一个政策的地步啊。”
王梓杰一指唐子风,笑道:“师姐,你没这个路子,我们唐总有啊。唐总现在也是能够上达天听的人,只要他出面,摆平个把教育部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是吗,子风?”李可佳又把目光投向唐子风。
唐子风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应当有一些可操作的余地,不过我还要找人了解一下才行。如果真的要动到教育部这个层面,新经纬公司这边,恐怕也需要有所表示。国家是不可能仅仅为了一家企业的利益而专门出台一个政策的,你们得让国家看到支持你们所能带来的好处。”
“这是自然!”李可佳答应得很爽快。她大致已经能够猜出唐子风的打算了,如果照唐子风的想法去做,新经纬公司可能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但也会收获更多的利益,这将是一场豪赌。
李可佳深信,这样的豪赌对于新经纬公司来说,是利多弊少的。
见自己的提议被李可佳和唐子风接受了,王梓杰很是得意。他靠在李可佳办公室的大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对唐子风问道:“老唐,你这段时间都在忙啥呢,我怎么觉得好像你有一阵子没回京城了。”
唐子风说:“这倒没有。只是我前两次回京城都太匆忙了,没跟你们打招呼。这几天,我在临河接待了一位从俄罗斯来的大忽悠,和他斗智斗勇,累得够呛,好在结果还比较顺利。……对了,师姐,我想起一件事来,你们公司有没有去俄罗斯淘金的想法?”
“俄罗斯有什么金可淘的?”李可佳随口说道,她把唐子风的话当成了普通的聊天,没有特别的关注。
唐子风却是换了一副郑重的表情,说道:“师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俄罗斯不但有金可淘,而且资源还极其丰富。我这次到你们公司来,原本的想法就有建议你们去俄罗斯淘金的意思,你可别满不在乎的。”
“有这么严重吗?”李可佳认真起来,“你说说看,俄罗斯有什么资源可利用的。”
“俄罗斯人的数学天份很高,这一点你知不知道?”唐子风问。
李可佳说:“这个我倒是听人说起过。对了,赵云涛他们还说过,俄罗斯的骇客是全球闻名的,好像这与他们的数学天份有一定的关系。”
萌妻求抱抱:boss,婚麽
“这不就对了吗?”唐子风说,“你们是软件公司,难道不该去网罗这种全球顶尖的骇客吗?目前俄罗斯的经济状况很糟糕,许多研究人员的收入很低,稍微给点钱,他们就会愿意跳槽。你让他们到中国来工作也行,你们在俄罗斯建一个研究中心也行,总之,你们肯定能够用很少的一些钱,就招聘到一批最顶尖的程序员,这难道不算是淘金吗?”
三三來遲
“咦,这个主意倒是真不错!”李可佳兴奋起来,“你等着,我现在就让赵云涛和刘啸寒他们过来,招聘程序员的事情,他们更了解。”

uyp3z熱門都市小说 何日請長纓 txt-第四百四十二章 有情懷的人哪去了-oahy7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你觉得,开源这种方式可行吗?”李可佳问道。
她原本还打算向唐子风介绍一下啥叫开源,现在听唐子风的意思,对方对这个概念应当是不陌生的,她也就可以省下一番口舌了。既然唐子风原来就知道开源的模式,那么今天的讨论就更容易了。
唐子风在心里回忆了一下后世开源软件的发展情况,发现自己只是知道这个概念,对于其中的细节并不了解。毕竟,前一世的他没做过什么实务,也接触不到这样高端的事情。想了一会,他向李可佳问道:
田事未央
古代種田生活
“师姐,开源就意味着你们无法再通过软件销售来获得收入,那么你们公司还能维持下去吗?”
“会有一些困难,但维持下去是不成问题的。”李可佳说,“事实上,我们现在来自于华夏CAD销售的收入,占全公司收入的份额已经不到20%,我们主要的收入还是来自于定制服务。”
所谓定制服务,就是专门为了某家企业或者某个研究机构提供的软件开发服务。华夏CAD也罢,图奥CAD也罢,都属于通用设计软件,适合于不同类型的设计单位使用。一款软件一旦追求通用性,则专业性就会受到影响。
例如,临机集团是机床企业,日常的设计要么是机床,要么是机床上的某些配件,是有一些共同点的。但一款通用CAD软件不可能包含这样的共同点,因为这些属性对于做压力容器设计或者运输工具设计的企业来说,是完全多余的,这些企业不会为这种多余的属性付费。
软件公司的定制服务,就是针对具体的企业,开发这些企业所需要的功能。比如机床企业需要在软件中实现机床仿真的功能,为此不惜付出百倍于通用软件的费用。新经纬公司目前的主要盈利点,就是为各类企业开发专用功能,收入远比销售软件本身要多得多。
“如果我们的开源策略能够取得效果,华夏CAD的市场占有率重新回升,我们的定制服务业务也会随之增加,完全有可能弥补由于开源而带来的损失。”李可佳继续说道。
通用的CAD软件,能够为客户提供一个基础平台。新经纬公司提供的定制服务,也是建立在这个平台基础上的。华夏CAD的市场份额越大,找新经纬公司定制服务的企业也就越多,二者是有相关性的。
反之,如果客户习惯于使用图奥CAD,则他们也往往会请图奥公司来帮助做定制服务,新经纬公司就拿不到这些业务了。
狂傲冷夫難馭妻
在软件市场上,有许多公司会向客户提供廉价甚至免费的初级软件版本,能够满足客户的日常工作需要,从而赢得客户的青睐。等客户对这种软件形成依赖之后,软件公司再上门推销自己的定制化服务,让客户掏出几倍、几十倍的费用来购买这些附加服务,客户往往也是愿意接受的。
早些年,西方软件厂商放任盗版,其目的也是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至于因盗版而损失的那些钱,软件厂商尽可以在后续的定制服务中全部赚回来。
“这个思路倒是不错。”唐子风沉吟道,“不过,你们确信通过开源的方式,就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客户吗?CAD毕竟不是日常办公软件,像我们临机集团,就不可能仅仅因为贪图免费而采用你们的华夏CAD。
“正如你前面说过的,现在各单位都不差钱,买个CAD软件的钱还是拿得出来的。那些连买软件的钱都拿不出来的单位,恐怕未来也不可能请你们去做定制服务吧?”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李可佳苦恼地说,“我们有些高管也提出了这个担忧,担心最终会鸡飞蛋打。”
唐子风说:“据我的印象,开源软件和免费软件并不是一回事。开源软件除了免费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允许大家对软件进行修改、补充,帮助软件完善。在开源软件的经营中,这一条甚至比免费更为重要,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李可佳说:“我们在开会的时候,赵云涛提出过这一点。他说,我们目前的开发能力不如图奥,但如果能够采用开源的方式,吸引全球的开发者来帮助华夏CAD进行优化,就相当于拥有了几十倍乃至几百倍于图奥的开发能力,很有可能在短期内就让华夏CAD脱胎换骨,全面超越图奥。”
“前提是,全球的开发者愿意来帮助你们进行软件优化。”唐子风说。
李可佳苦笑道:“正是如此,我实在想不出他们为什么会愿意来帮助我们搞优化。”
“也不能这样说,个别的好事者还是有的。”唐子风说。他这话与其说是安慰,还不如说是讽刺,李可佳闻言,自然是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开源软件的运作模式,相当于后世特别流行的互联网共享模式。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闲人,他们愿意与他人分享自己的知识,希望别人能够看到他们创作的产品。至于是否能够因此而获得报酬,他们反而并不在乎。
例如,在互联网上,有人会花费几天几夜的时间写一个帖子,传到网上之后能收获几万个点赞,就会让他们兴高采烈。网上的百科、维基等内容,也都是网友们在义务地维护,不拿分毫报酬。
开源软件也是如此,有许多人愿意为开源软件编写应用模块,目的只是向同行分享自己的工作成果,甚至仅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华。
但是,网上的闲人虽多,却也不是什么事都愿意掺和的。共享模式的特点就是强者恒强,弱者恒弱。你的网站有人气,那些炫技者就愿意来表演,因为在这里表演能够获得更多的喝彩。如果你的网站只有小猫三两只,谁又愿意在你这里浪费表情呢?
华夏CAD在国内设计软件市场上有一些名气,但在国际市场上就是一个小透明。而互联网上的闲人却主要是分布在国外,国内的设计师、程序员们还在为五斗米奔波,哪有闲情逸致去玩共享经济?
如果没有足够的程序员参与,华夏CAD的开源模式就成了一个幌子,无法真正获得开源的好处。新经纬公司既然把华夏CAD做成了开源软件,自身的研发投入肯定是要减少的,没有理由白白地往里面扔钱。
一方面是没有人愿意帮助开发,另一方面是原来的开发力度也要下降,这个软件还能有发展前途吗?
“我想,如果请娜娜帮助炒作一下,会不会有点效果。”李可佳说。
都市狂少
唐子风摇摇头说:“这个恐怕很难。咱们和国外的情况不同,大家也就是刚刚解决温饱问题,赚钱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第一要务,不像国外有一些技术人员收入很高,已经能够追求一下情怀了。
“要吸引程序员为华夏CAD做开发,必须有一些激励手段才行。否则仅仅依靠少数的志愿者,恐怕做不出什么名堂来。”
“要激励就得给钱。钱如果给得少,大家也不一定有积极性。如果要提高额度,我们还不如自己聘一批程序员来做开发,至少还能符合我们的要求。”李可佳说。
“唉,你说这个社会是怎么啦,怎么大家眼里都是钱,就没几个有情怀的人呢?”唐子风发着不着边际的感慨。
李可佳笑道:“情怀这种东西,是得吃饱了饭才能有的。像你唐总,当着大型国企的总经理,自己名下还有一大堆产业,在京城光是房子就有几十套,所以能有情怀。我们公司里的程序员,一个个都在苦哈哈地攒钱付房贷,哪有闲工夫玩什么情怀。”
乾坤劍神 塵山
唐子风说:“那是你这个当资本家的剥削得太厉害了。你如果给他们开2万的月薪,每天工作6小时,周末不用加班,人家自然就有情怀了。”
“可是这样一来,我这家公司也就破产了。”李可佳说。
重生之幸福日 雪鳳凰
要说起来,新经纬公司给程序员的薪水还真不低,但程序员的工作时间也是够长的,相当于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活,同时也拿了相当于两个人的薪水。没办法,这就是发展中国家的特点,人均GDP才不到2000美元的国家,能和人家人均几万的国家比吗?
这些程序员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周末还要加班,哪还有精力去做什么开源软件的开发?
揭秘千年鬼市之謎:陰陽收屍人 潤少
“对了,王梓杰这厮最近天天叨叨情怀啥的,你怎么不想着问问他呢?”唐子风问道。
李可佳说:“我还没顾得上去问他。王梓杰呆在象牙塔里,不食人间烟火,这种事情问他恐怕也是白搭。我觉得你天天在商场上混,应当会有一些想法,想不到也是所托非人。”
唐子风辩解道:“主要是你这件事情太特殊了,你们这个行业的情况也特殊,和我们机床行业不一样。我倒是觉得,找王教授来聊一聊,没准会有一些收获的,他就算给不出什么好主意,出点馊主意也行吧?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嘛。”
李可佳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子风,人家梓杰可是三天两头能够见国家领导的人,你把他说成是他山之石,你也不怕他生气?不过,你说的有道理,把王梓杰喊过来问问,没准他作为局外人,能够看得更透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