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傑奏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起點-第0798章 三讀通過,高弦開始管理外匯基金分享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围绕着高弦主张的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外汇基金独立运作,所展开的激烈辩论,称得上寸土必争,不漏过一个死角。
简单拿联系一揽子国际货币汇率制度来讲,外汇基金和发钞银行之间存在一个官方汇率,目前计划定为一美元兑七点八港元,其没有永远不变的条文规定,随之所谓的不确定性,让某些在意的人不满意。
发钞银行发钞时,向外汇基金存入对等价值的一揽子国际货币,以换取外汇基金的负债说明书,操作方式上基本遵循了此前的“传统”,主要差别也就是单一的英镑、美元,变成了选择更多的一揽子国际货币,没什么大问题。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与官方汇率对应存在一个顾名思义的市场汇率,因为可以自由浮动,从而和官方利率之间出现差价,吸引银行,买入港元或者卖出港元地套利,最终在客观上维持了港元的稳定。
这个“矫正”机制,是此前的香江发钞制度里所没有的,因为原理通俗易懂,而广受赞赏,堪称没有异议。
但有一样,这种套利活动中,发钞银行和外汇基金之间可以不受限制地通过负债说明书,对一揽子国际货币展开操作;但其它银行,只能通过发钞银行,进行港元和美元之间的操作。
显而易见,所谓的欠缺公平,特殊待遇,又让某些人不满意。
还有,外汇基金开始向认可机构发行可计入外汇基金账目的为期九十一天票据和债券,每次发行的总额为两亿港元,最低面额五十万港元,每个星期拍卖一次。
实际上,这就属于中央银行的公开市场操作范畴了。
计划中可接受港元市场汇率和官方汇率之间自由浮动的范围,在上下零点零五港元之间,而外汇基金管理局在实际操作当中,可以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干预过于自由浮动的区间,甚至更多。
前所未有的权力,也让某些人不满意。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基于各打小九九的辩论,称得上不亦乐乎。
可它们注定无法“尽兴”了,要知道,现在属于一个特殊时期,英国人因为拿香江繁荣做威胁谈判的筹码,结果玩砸了,港元接近崩溃,兑美元汇率勉强停在目前的八点四水平,观望港府承诺的稳定措施,时间拖得越久,港府压力越大。
所以呢,对于高爵士主张的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外汇基金独立运作,研究研究便差不多了,时间紧迫,对错好坏不是一下子都能预判出来的,反正高爵士吹牛吹上天,能不能干满五年任期还不一定呢。
于是乎,十月八日星期六,也就是港府改口,宣布出手稳定港元的九月二十四日的两个星期后,立法局最后一次审议《外汇基金条例》修订。
形势比人强,高弦提前好几年,帮鬼佬做好了作业,进而逼得他们此时束手无策,除了接受现成的解决方案,还有其它选择吗?
港府副财政司翟克诚,代替“因病休假”的财政司彭励治,三读基本按照高弦的意图、修订过的《外汇基金条例》。
这些天争来吵去的议员们,有些无精打采地各自表态,《外汇基金条例》修订波澜不惊地通过。
这个流程的结束,正式宣告了,继审计署、廉政公署之后,外汇基金管理局成为了香江第三个独立运作的机构。
接下来,港督尤德提名,行政局议员高爵士出任外汇基金委员会的第一任主席,外汇基金管理局的第一任总裁。
高弦走马上任,众望所归,自然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戏码,顺利通过。
然后,高弦以外汇基金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宣布了外汇基金委员会第一届董事名单,包括主席高弦,财政司代表,三家发钞银行惠丰、渣打、有利的代表,六家香江持牌商业银行的代表,以及一位代表香江学术界的独立董事。
这个环节更不可能有问题了,同样,高弦再宣布外汇基金管理局对任智刚和李国保两位副总裁的任命后,也是如此。
法律条文、人事任命之类的流程走完之后,让鬼佬们精神一振的节目来了,这就是,高爵士以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的身份,阐述自己五年任期的工作目标。
鬼佬们没有失望,高弦毫不回避地正式提到了,那个外汇基金资产规模五年后超过三百亿美元的吹牛。
介绍这个工作目标的时候,高弦还顺口补充了一句,在既定目标如期实现之前,这五年时间的薪水,我只象征性地领取一港元。其实,我本想连这一港元的薪水也不领了,可又担心给其他同事造成困扰和不便,所以就象征性地领取一港元。
得,高爵士吹牛就是如此坚决!谁不服的话,过来开盘下注!
最后,高弦满脸坦然之色地主动邀请道:“各位女士、先生、议员阁下,以及列席媒体朋友和各界代表,有什么问题的话,请畅所欲言,我知无不答。”
这下,话匣子打开了。
比如,议员罗保就询问,高爵士和银行界、证券界、商界之间,存在着众所周知的密切关系,如今担任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如何规避可能存在的利益输送风险?
在高弦看来,这个问题就是屁话,香江即使到了如今这个时期,有廉政公署的威慑,也没谁敢保证自己的社会关系百分之百“单纯”,就拿你罗保来讲,难道只赚议员的薪水?
不屑归不屑,提问本身,高弦还是要认真回答的。
他以清晰的语调,缓缓介绍道:“我已经辞去了高益董事会主席和海湾西方公司董事会主席的金融界和商界职务,甚至还请辞了正府这边贸易发展局主席的职务。”
“总而言之吧,我会尽量让自己的身份单纯起来。不过,鉴于我要实现五年后外汇基金资产规模超过三百亿美元的目标,有时候我可能会表现得向一名资金经理。”
“因此,我请求各位监督者,能够给以理解和支持。”
……
就这样,忙碌了一上午,立法局会议成功落幕。
消息传出来后,虽然新制度要等到后天,才开始正式落实,但港元兑美元汇率还是做出了积极回应的态度,回调到了八点零八,开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头。
自此,香江开始进入,高弦所主导的,港元联系一篮子国际货币汇率制度的时代。

超棒的都市小说 重生資本狂人-第0788章 一港元老古董的刺激讀書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PS:小年快乐啊!
……
显而易见,围绕着高爵士所主张的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和外汇基金独立运作,展开的交锋,不可能在香江银行业公会的会议上,得出个确切的结论。
反正,香江银行业如何加息的详细操作已经具体制定下来了,没有耽误正事,就当免费欣赏一场精彩大戏了,所以,散会后,除了争吵的当事者之外的人们,都脸上带着淡淡的神秘表情,脚步匆匆地各奔东西。
完全可以相像到,一个关于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互撕的大“瓜”,很快便会无法避免地通过媒体,呈现在公众面前。
财政司彭励治紧走几步,追上惠丰大班沈弼,满腹牢骚地质问对方,为什么没有遵守承诺,帮助自己在会议上打压高弦的嚣张气焰。
结果,沈弼语气淡淡地回了一句,“我忽然觉得,搞清楚高爵士的真实意图,更为重要。”
财政司彭励治被沈弼的出尔反尔气得够呛,于是意有所指地提醒道:“别忘了,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
沈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虽然正治谈判可以继续强硬下去,但刚才你也看到了,各家银行代表的反应,难掩怨气。”
财政司彭励治忍不住讥讽道:“恐怕是惠丰要动摇了吧。”
沈弼瞥了一眼财政司彭励治,“我也提醒你一句,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吧。高爵士明显把你和财政司,以及正府,做了一个切割,只是指责你不作为,失职,如果你还想保住财政司的位置,真需要一些技巧。”
一听这话,财政司彭励治的火更大了,“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我为什么那么做,还不是按照伦敦的意思行事!”
沈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有时候,找人背锅,是各方想要平息事态的默契。”
望着沈弼的背影,财政司彭励治心里有些发凉,这种可能好像真的存在啊,说起来,港府财政司这个位置一直都从资深公务员里遴选,而自己是从太古高管,“空降”到财政司,可谓开创了先例,难免惹人惦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推出去当替罪羊了。
……
财政司彭励治开始如何心思复杂,外界不得而知,而香江银行业公会这边动作很快,迅速对外宣布,自翌日起,将存款利率提高一点五厘,即储蓄存款为七厘。
不出高弦所料,这项措施对稳定港元汇率没有什么实际效果,港元汇率继续照跌不误,最多只是帮着那些才摆脱银行业危机的中小型华资银行,暂时稳定了一下人心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公开争吵的新闻,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了。
对于媒体的八卦,财政司彭励治自恃身份地没做理会,率先开炮的高爵士,也没有在公开场合进行正面回应,但一件小事,还是让公众对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公开争吵的兴趣,无比高涨。
有利银行宣布,刚刚接受了高爵士捐赠的一个藏品,面世于一九三五年的,香江第一张一港元纸币,其编号为A001,由高爵士早前出资五万港元,从伦敦收藏家处购得。
根据有利银行向公众的介绍,这张一港元纸币可谓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因为正是在一九三五年,港府撤销以银元为发钞储备,改为以黄金和其它外币为发钞储备,即香江进入英镑汇兑本位制时期。
当年十二月六日,《外汇基金条例》生效。按照其规定,香江三家发钞银行,惠丰、渣打、有利,在发行新钞时,必须以等值的英镑,缴予外汇基金,以换取外汇基金发出的负债说明书,而发钞银行和外汇基金之间,按照一英镑兑十六港元的固定汇率进行兑换。
这就是流行于当时英国的殖民地和保护国范围内的,基础形式的货币发行局制度了,而香江的英镑汇兑本位制,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一本占领香江的那几年之外,一直运作到一九七二年七月六日,港府宣布,港元与英镑脱钩。
同时生效的《银行钞票发行条例》规定,惠丰、渣打、有利所发行的港元钞票,为香江的法定货币。
另有《一元券货币条例》颁布,港府授权当时的库务司,负责发行一元纸币,及一毫和五仙两种硬币,以维持小额面值货币的供应,避免通货骤然紧缩,影响金融市场的稳定。
高爵士向有利银行捐赠的这张编号为A001的一港元纸币,就是当时港府发行的第一张一港元纸币。
……
媒体本来就对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的公开争吵到处刨根问底地打听,知道了有利银行的动静后,记者们立刻不约而同地蜂拥而至,想要见识一下陈列室里的香江第一张一港元纸币。
对此,有利银行安排专人,进行了耐心的接待,甚至堂堂的有利银行总经理陈祖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自担任了一次现场讲解。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重生資本狂人 傑奏-第0788章 一港元老古董的刺激讀書
自然而然地,有记者好奇地询问,高爵士为香江第一张一港元纸币花了五万港元,是否意味着,这张将近五十年前发行的一港元,相当于现在的五万港元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简直太让人叹为观止了!
陈祖泽被逗笑了,“那五万港元,体现的是藏品所具备的,诸如历史意义等等的收藏价值。根据高益的核算,以实际购买力计,这张一九三五年发行的一港元,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四百港元以上;当然了,如果港元还这么贬值下去,它所对应的购买力,也会相应提高。”
……
记者里财经专业只占一部分,未必全都能精确理解金融圈子里的真正门道,加上大家抢着发新闻,于是不少似是而非、博人眼球的报道,开始一拥而上。
比如,不到五十年港元贬值四百倍云云,甚至还有记者专门去找七八十岁的阿公阿婆,求证当年的情形,而得到的答复毫无例外地都是,那时候的钱,真值钱啊。
反正现在民众关心港元贬值,报纸只要有相关报道就能卖光,管它真伪对错呢,发就是了,这让严谨的人哭笑不得,但更多的普通人,则被刺激得,对港元汇率越发敏感了,自然也更关注,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为什么争吵?又在吵什么?

a0l2q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第0765章 我的祕密文件萬無一失分享-gss3j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在斯蒂夫·罗斯这位华纳传媒首席执行官的婚礼上,高爵士可谓低调,但还有一个人更低调,只是跟高弦点了点头,但在婚礼结束前,却暗中示意高弦,趁着无人注意,一起悄悄地离场,这个人就是好莱坞另一家大电影公司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老板之一,马克·里奇。
与此同时,马克·里奇的妻子丹妮丝·里奇,不动声色地走到了高弦空出来的位置旁坐下,非常自然地和帕特丽夏·赫斯特低声交谈着。
“我在不远处有一所公寓,过去聊聊如何?”马克·里奇试探了一句,见高弦点头后,便率先上了自己的车,启动带路。
高弦让自己的助理们分成两路,一路留下,一路随行,接着便坐上车,跟了上去。
路程确实不远,就在附近一个富人区,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样子,他们便到了。而借着这个间隙,高弦也在心里,把有关马克·里奇近况的情报,整理了一遍。
“高爵士请随便坐,我非常赶时间,先处理点东西。”马克·里奇连西装都没顾得上脱掉,便急匆匆地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一叠文件,一边快速翻着,一边用力撕碎,并用打火机点燃。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对此毫不奇怪的高弦,坐在较远的位置,悠悠地问道:“马克,听说最近你惹上了麻烦,联邦司法部指控你逃税?”
马克·里奇不屑地冷笑一声,“高爵士相信这个指控吗?”
逃税这个罪名在米国属于万金油一般的指控,而且绝对正治正确,非常容易争取舆论的支持,马克·里奇摊上这种事,还是相当被动的。
重生之都市仙尊
高弦笑了笑,“看你的反应,没那么简单。”
“我倒是想破财免灾,把什么狗屁的税款补缴上,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马克·里奇叹了一口气,把最后几页文件,也点燃了。
高弦试探道:“你的意思是,你在中东的生意,被联邦正府盯上了?”
盛 寵 妻 寶
“反正,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马克·里奇望着慢慢化成灰烬的纸张,苦中作乐地开玩笑道:“高爵士,我传授你一些经验,秘密文件一定要整理好,方便随时销毁,但也不能都放在一个地方。”
高弦抬起一条腿,放在茶几上,身体舒适地往沙发靠了靠,懒洋洋地回答道:“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你要是有什么重要凭证,实在舍不得销毁的话,可以放心地交给我,帮忙送到你认为安全的地方。”
把所有纸张化成的灰烬丢进马桶后,马克·里奇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一些,“这种事情,容易给高爵士带去麻烦,还是我自己处理好了。但还有其它一些事情,如果高爵士方便的话,还请高爵士帮帮忙。”
高弦很实在地当即表态道:“我们是很投缘的朋友,而且通过香江这个自由港,有不少商业合作,所以,无论是感情上,还是利益上,我都不希望你倒下。”
血色兄弟
“我就知道,高爵士的义气,举世无双,能交到高爵士这样的朋友,是我一生当中最大的财富。”马克·里奇松了一口气,“我确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局面无法挽回,就离开米国,但我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不能跟着我到处流亡,而且我在米国还有不少财产,估计将会面临冻结的命运。”
高弦主动问道:“因此,马克你希望我帮忙,把米国这里的财产损失,尽可能降低,并照顾你的家人?”
“对,就是这个意思。”马克·里奇用力地点了点头。
“马克,照顾你的家人,不在话下,这是朋友之义。”高弦思索道:“但保全你在米国的财产,就相当棘手了,仅是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股份,就有几亿美元,极其扎眼,你在这方面,还有其它准备吗?”
“确实如此,我也想到了这一层。”马克·里奇很坦诚地解释道:“高爵士,不瞒你,为了尽可能保全我在米国的财产,我并不是只请求了高爵士一个人。”
“理解,理解,我一个人终归能力有限。”高弦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人多力量大,动用尽可能多的人脉,把握也相应地大一些。”
“多谢高爵士的谅解。”马克·里奇拿出纸笔,一边写着,一边解说道:“二十世纪福克斯这边,马尔文·戴维斯是我的搭档,他应该足以独善其身,进而可以发挥作用。”
这两年,马尔文·戴维斯的知名度大涨了一番,因为在从去年开始推出的《福布斯米国四百富豪榜》上,他和大卫·洛克菲勒等人,名列前十以内;大卫·洛克菲勒不喜欢这样的噱头,通过诸如把个人财产转移到基金会名下等等的方式,迅速离开醒目位置,而马尔文·戴维斯依然停留在醒目位置。
前妻的男人
高弦暗自琢磨,马克·里奇为了尽可能保全自己在米国的庞大财产,费尽心机地求助包括自己在内的深厚人脉,恐怕还抱着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心思。
大侠风清扬 阳朔
風雲 再起
人性这种东西,能不考验就不要考验,面对几亿美元的财产,就算亿万富豪也不见得保持平常心,尤其到时候马克·里奇逃离米国了,就算有人搞猫腻,他也无可奈何,只能事先多留后手。
马克·里奇把自己的人脉名单,无比郑重地交到高弦手上时,叮嘱道:“高爵士,这东西可要收好了,免得落下把柄。”
“放心吧,我不是说过了嘛,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高弦笑了笑,收起那份名单。
又和高弦商量了一会后,马克·里奇主动提到了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报酬,要知道,他请高爵士帮忙,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高爵士,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我愿意把瑞士那边的交易公司股份让出一部分给你。”马克·里奇非常上道地给出了真正有价值的筹码。
“现在就提报答,还言之甚早。”高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表面上的“厚道”,实际上也是在给自己留出,足以闪转腾挪的后路。
马克·里奇为什么有直觉,他的处境不会仅限于面临逃税指控那么简单,因为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再清楚不过了,而且还不止置之米国禁令不理,和伊朗做石油生意一件事。
自一九七零年代以来,马克·里奇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在米国画出的条条框框之外,又打造了一个包括金属在内的大宗货物交易市场,非常受那些不被西方待见的国家的欢迎,结果发展得成了气候。
所以,米国收拾马克·里奇,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愿无深情共余生 跳海躲鱼
高弦非常佩服马克·里奇能搞出这样一个大宗货物交易市场,也十分认可这个大宗货物交易市场的价值,但暂时没有必要冒着风险,与其进一步加深联系,反正以后机会多得很,还能留下个不趁火打劫的好印象。
“马克,如果你有什么‘特殊’的困难,可以试试这个渠道。”高弦写了一个纸条,递给了马克·里奇,“我曾经救助过一些移民到米国的南越军人,虽然那个国家已经成了历史,但那些特种兵的本事,还在!说不定,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太好了。”马克·里奇显得非常高兴,“高爵士,我再跟你交个底,包括以色列、瑞士在内的一些官方机构,都会为我提供方便,再加上高爵士介绍的暗中势力,我对自己在米国的安全,越发有信心了。”
又说了一小会儿,公寓的门被轻轻推开,丹妮丝·里奇探头说道:“返回纽约的航班,差不多到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