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凡人仙夢

非常不錯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ptt-1092 不是戀愛狀態的龍之介發現了盲點相伴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我和五更绫濑的日常
“哼哼,这可不是普通的大富翁游戏。”纱织一推呀,很是自信道。
龙之介砸砸嘴说道:“对,是超豪华的大富翁游戏。”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接着!”纱织取完东西后,把自己的藏蓝色双肩包扔给龙之介。
“哦哦哦~”龙之介慌忙接着,然后才松了口气道,”吓我一跳啊。”
“没关系,我相信的。”纱织打开那个超大的大富翁游戏盒,往出取东西。
黑猫暂时收起手里的一半妹歼大作战收藏卡,帮纱织收拾起茶几上的东西。
就是腾地方玩游戏。
桐乃倒是还看着各色妹妹卡牌“咕嘿嘿”呢。
坐在桐乃旁边的龙之介,转手将双肩包放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这种游戏,龙之介手机上好像玩过,一些二次元手游里也有投骰子的游戏。
他心里想着,也看着黑猫和纱织铺好了游戏地图,摆好了游戏道具。
还别说,样书看起来挺多呢。
……不过四个人都坐在沙发上,怕是不好来玩吧,要不自己去黑猫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
诶,这倒是个好主意。
不过,不能太突然了,迂回一下。
龙之介起身说道:“对了,你要喝点什么吗?麦茶?饮料?咖啡?”
“随便啦,和你一样。”准备好的纱织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随便对龙之介说道。
“那就麦茶吧。”龙之介说了一句,便去前面客厅的冰箱那取麦茶,也给自己来一杯。
……稍后,龙之介拿着一大瓶麦茶来到了黑猫旁边的单人沙发那。
嘿嘿~
龙之介笑着看了一下黑猫,而后也和黑猫、桐乃一起看着茶几上铺着的游戏地图,听纱织讲怎么玩。
纱织瞥见龙之介来后,说道:“咳,这个游戏可不是普通的大富翁类型的游戏。”
龙之介闻言轻笑一声:“是超豪华的。”
桐乃瞅了龙之介一下,对纱织说道:“有什么不一样的?”
“这个融入了各种游戏,可以说这一个顶得上好几个游戏呢,比如说这个…”
纱织指着大大的游戏地图上的一个方块,那里写着“大冒险”三个字。
龙之介恍然,原来是个这个融入呀。
桐乃和黑猫也是点点头,目光自行搜索起其他方块上写着的游戏。
“…不止如此,大冒险还有对应卡牌,是随即抽取的。
再比如,还有开始成语接龙的格子,踩到的人要说两个接龙,其他人是一个,输了另有惩罚。”
“确实很丰富呢,小看了。”龙之介看着这大大的游戏地图,以及旁边纱织掏出来的各种配套工具感叹道。
“明白了,还是那种玩法,”桐乃转头看向他们三个说道,“那就开始玩吧?”
三人没什么异议,那就开始了。
————
结束了。
哦,不是说游戏结束了,是桐乃的时间结束了。
开始玩的第一下,桐乃就很幸运地抽到了“放歌一曲”。
桐乃没什么换做龙之介会有的扭捏,很坦然地唱了一下梅露露的主题曲。
选择这个曲子,不知道是不是隐隐的对黑猫说什么。
这也是她们最大争执的动漫呢。
所以,看在纱织的面子上是从明争变成了暗斗喽?
龙之介心里想着,同时心里也有些惊讶。
尽管小说里描写桐乃要是再有一副好歌喉,脸不是那么圆,就是完美不到不能再完美的美少女了。
但这听着来也很好听啊,这叫不好或者普通吗?
设定失效了?还是说随着年龄成长会变化?
唔,总之桐乃很厉害。
没有歌曲,伴奏也没有。
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在他们面前又跳又唱。
不会尴尬?
之后再问问呢吧,总得有个理由吧?
不能因为是现充,就什么都厉害吧?
————
接下来,游戏继续,让龙之介感受到了久违的感觉。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
这种感觉……
貌似是暑假夏日祭那时候,顺道去纱织的那栋公寓的那次?和朋友一起玩。
不不,更近一点是和妖精、绫濑去黑猫老家吧?那个时候也玩了一下呢。
……哈哈,到头来光顾着谈恋爱,没啥朋友呢。
嗯,也不算没有,就是相处的模式有些奇怪。
男性朋友而言,赤城和京介是的,然后就没啦。
中午吃饭,自己现在是和雪乃一起,哦,还有麻衣学姐。
其他时间,更都没和京介或赤城玩。
果然有些畸形啊。
友情如同花朵,假如不管它,任其风吹日晒,大概率是会凋零的呢。
“龙之介…”黑猫叫道。
“哦哦,抱歉,”龙之介说着立马开始投骰子,该自己了。
棕黄色的特质骰子开始旋转起来。
……
…………
………………
……………………
又一局结束,龙之介也长呼一口气,没想到还挺累。
这个游戏,不亏是纱织倾情推荐的,好玩。
这个游戏,也让龙之介知道了桐乃黑猫纱织都有比自己厉害的地方。
桐乃之前就说过了,真是丝毫不会被他人的目光所影响,追随喜爱的事情勇往直前。
果然,这家伙就是现充啊,虽然有宅的一面,但宅不是本体,本体还是现充。
至于纱织的话,emm……怎么说呢?
反正她踩到讲故事的格子后,给他们绘声绘色地将两个故事,灵异故事。
吓到桐乃了,黑猫的水杯也微抖了一下,龙之介……没事,哈哈,怎么会有事呢?
这就是纱织比自己厉害的地方,能够充分调动其他人。
也即是leader。
至于黑猫,唱歌什么的,和龙之介差不多。
讲故事什么的,也和龙之介差不多。
但是,如果有和其他人一起玩的,比如前面提到的双倍成语接龙,基本都是黑猫赢。
只有自己……貌似啥都不行呢。
(;´д`)ゞ真是糟糕呢~
“龙之介你怎么…”黑猫留意到龙之介的样子问道。
“…笑着笑着就丧起来了?”纱织接着说道。
她也留意到了,哦,别误会,作为局势掌握者,这是基本素质。
桐乃……只是瞅着龙之介。
龙之介闹着耳后,脸上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
“你们,呵呵,也没啥啦,感觉你们都厉害。”
纱织和黑猫对视一眼,暂时没说话。
倒是桐乃有些嗤笑一声,又似乎感兴趣道:“说说看,什么把你打击到了?”
龙之介耸耸肩,倒也一五一十说了起来,就是感觉自己没什么特殊的,有些普通。
桐乃是完美的现充。
黑猫是厉害的死…宅?
纱织则是两者的完美结合体。
自己=普通人?
(;´д`)ゞ

gwwf1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愛下-1021 危地馬拉鑒賞-55eh7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黑猫不理他,龙之介很伤心。
汤姆猫先理他后又不理他,龙之介更伤心。
这一切都和阳乃说的不一样啊。
蹲在地上的龙之介回头可怜巴巴地望向阳乃。
嗯,在阳乃看来是这样。
“要摸摸我怀里这只吗?”阳乃贴心地出声询问道。
“我,我还是有点不甘心。”龙之介蹲在地上不起身。
“这里的撸猫手册上有介绍,你看一下吧?应该有帮助?”
“嗯?和你说的不一样吗?”龙之介之前确实听店员说起过有什么给新手的撸猫指南。
他这才站起来往过阳乃那里走。
“基本都一样,不过这上面有每只猫的名字,习惯,喜欢被摸什么位置。
这是只有店家才知道的小秘密。”
“这样,那确实有帮助,我还是看看说明书呀。”
————
龙之介走到阳乃旁边坐下,开始阅读了起来。
…………前面的介绍普普通通,和阳乃说的差不多。
重要的是后面几页,有每只猫的照片,记录着每只猫的年龄、姓名、癖好、喜欢吃什么?唉?
龙之介看到这不由问道:“不是不让给猫喂东西的吗?”
“可能也是给工作人员看的吧,毕竟这个房间就有5只猫了,还有其他三间房间。
加起来也有20只了,一个人很难全部记得清楚,而店员又是轮流换着的。
所以这也是为了让新手店员快速过渡的东西吧。”
龙之介听了阳乃的详细分析,颇为认可地点点头,又继续看了起来。
…………看完后,他抬头看着旁边阳乃抱着的那只白猫。
“莎莎?”他试着叫道。
“喵~”那只白猫依旧闭着眼睛,但却小小声地叫了一下。
龙之介脸上顿时浮现欣喜之色:“不愧是专门接客的猫,就是有礼貌。”
他又兴奋地低头看了一下那只黑猫的介绍。
然后放下又去找那只黑猫了。
七夜协奏曲 望她
————
这次,他笑眯眯地顿在这只黑猫的正面,轻声说道:“硬币,给爷笑一个。”
“喵~”
虽然有气无力,但也算是有回应呀。
龙之介眼含笑意地伸手摸起了这只黑猫,上手就是肚皮……
但是这只猫并没有受到惊吓跳起来挠他,或者跑掉。
这只猫依旧四肢伸直侧躺着,任由龙之介给它挠痒痒,还露出了(=∩ω∩=)的样子。
看到这里,龙之介虽然开心,但莫名有些忧伤。
早知道就按撸猫指南里做就行了。
指南里说,这只猫很特别,晚上特别好动,但是白天又特别地好睡。
摸它的话只要不是要它和自己玩什么,那随便摸都没问题。
“唉~”龙之介不由又叹了口气,阳乃说的没错,就是这只猫太特殊了.
挠了一会儿,他就双手把黑猫“硬币”抱起来。
硬币也只是睁开眼睛看了一下,便又闭上眼睛了。
龙之介见它不挣扎,微微一笑。
到底是夜行生物,白天其实对他们而言就是睡觉的时间。
嗯,这么说的话,倒不是这只猫太特殊,而是其他的猫已经适应了人类的生活,昼夜颠倒了。
————
龙之介如愿以偿地抱着猫,坐在阳乃的旁边。
这手感真是百摸不厌呀,好像最高级的绸缎,丝滑而又温暖。
龙之介不禁又是一笑。
“你还挺喜欢小动物的吗?”阳乃出声问道。
“嗯,大概吧,可爱的生物大部分人都会喜欢的,你也是一样的吧。”
“不一样的,喜欢小动物那是全喜欢,但雪乃的话是只喜欢猫而不喜欢狗。”
“嘶~”龙之介忽然抬头露出思考之色,“那就麻烦了,我家还养了叫叮当狗的狗呢。”
阳乃的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
“那倒不用担心,等你们结婚共处一室了,你也已经成家立业,不会再住在父母家了。”
“哦,这倒也是,如果到时候真的要出去,叮当狗估计会跟着我妹妹吧。
毕竟严格意义上说,她才是叮当狗的饲主。”
“我听喜欢狗的,有机会让我也看看。”
龙之介(*^▽^*)一笑:“没问题,我家叮当狗也超可爱的,雪白雪白的,长得也很漂亮。”
“那我就期待着了。”阳乃点点头。
龙之介又低头摸着怀中的乌云盖雪。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说道:“你们姐妹俩还真有意思呢。
一个喜欢猫,一个喜欢狗,但是雪乃又不喜欢狗,你是不是也不喜欢猫呀?”
“哎呀,被你发现了呢!”抱着那只白猫的阳乃却意外地承认了这点。
“嗯?”龙之介抬头露出疑惑之色,刚只是随口一说呀。
“我确实有些讨厌猫呢。”阳乃非常清楚地说。
“啊这……真的吗?”龙之介有些讶异。
阳乃再次重复道:“没错呀,挺讨厌的。”
龙之介看着阳乃怀里酣睡的白猫,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个场面真是太奇怪了吧?
“别这么看我嘛,讨厌,并不代表不擅长和它打交道,你说是吧?”
“额,好像也是,”龙之介眼里满是好奇地问阳乃,
“那你为什么讨厌呀?这猫挺可爱的,手感也很好。”
“你说的这点我不否认,但是狗也可爱呀。
但是猫不像狗,是人类生产生活中的好伙伴。
猫只能观赏把玩,没什么用。”
“(⊙o⊙)……你这个说法也太现实了吧。
你看雪乃有猫在的话,她就会很开心,猫也能陪伴人呀。
而且还不是能抓老鼠吗?”
“抓老鼠?那是人的刻板印象,猫能抓老鼠但不是猫爱抓老鼠,爱吃老鼠。
就像人们以为兔子爱吃胡萝卜一样,那是动漫影视作品创造出来的,不是现实。
老鼠干干瘦瘦的不好吃,没营养,这是它进化出来的一种本事。
就是为了让捕食者觉得吃掉它所获得的远远少于捕获它消耗的体力,进而放弃。
猫的食谱很广,几乎小型的动物它都能捕食。
你说肥肥嫩嫩的鸽子好吃,还是干干瘦瘦的老鼠好吃?”
龙之介听了阳乃的话不得不承认道:
“额,好吧,我要是猫的话,我也不会去找老鼠,而是会去找别的吃的。
不过这是在没有主观意愿下,捕鼠能力低下,但勉强还是能抓老鼠的呀。
而且还可以作为伴侣动物陪伴人呀。”
“嗯,是呀,是可以陪伴人,但是狗也一样可以。
而且是十分忠诚,遇到危险也能保护人,还能看家护院。”
龙之介又是点点头:“是这个道理,不过现在这种环境下,猫和狗的作用都差不多了。
就算有其他用途,比如看家护院,比如当警犬,但一般也没有用武之地呀。
就和猫捕老鼠一样,也不怎么重要。”
“单单只是如此的话,我也说不上讨厌,只是不喜欢罢了。
但我刚才说的只是家猫,如果是野猫,那就另当别论了。”
“野猫?又怎么了呀?”把黑猫抱在怀里的龙之介,不解地看着阳乃。
“如果是野猫,那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十分强,不像家猫只是没有用,而是非常有害了。
猫科动物可不是吃素的,体型越大越厉害,生态系统中都是顶级的消费者。
在绝大多数地区都是没有天敌的存在。
就以以前的澳洲为例,至少有20种本土的哺乳类动物因为流浪猫的捕食而灭绝。
被流浪猫猎杀的鸟类多达338种,其中71种已经是濒危物种。
为此澳洲还展开过大规模捕杀的行动。
近期更是有捕杀200万流浪猫的提议。
直到现在澳洲有些地方捕杀流浪猫,还能获得政府的奖励。
澳洲通过建立无猫区来恢复生态,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呢。
再以鹰酱地区的猫来说,每年能杀死14亿-37亿只鸟类,以及69亿-207亿只小型哺乳类动物。
这是在野外或者郊外,好歹还能找到些不受猫迫害的动物,或者是能与之抗衡,或者捕杀猫的动物。
要是在城市里,在这钢铁森林里,猫就是完完全全没有天敌的存在。
逮到什么吃什么,鸟类就是最大的受害者。
所以我说家猫已经有人的供养,不用出去捕食,还能陪伴人,有点用也没什么危害。
天賜傳奇
但如果说是野猫,那完完全全就是入侵物种,有害的,对本地的生态系统造成巨大破坏。
所以我不喜欢,尤其是野猫。”
龙之介抿了下嘴唇:“入侵物种我知道,比如好吃灭绝需要人工培养的小龙虾。
比如啥用也没有也不好吃极为泛滥的清道夫。
但猫好像在咱们国家存在上千年了吧,怎么还是入侵物种?”
阳乃摇头一笑:“这还是个习惯性误区。
猫和狗虽然同样都是由人驯化而来,也同样在咱们国家存在了上千年。
但狗是由狼驯化过来,流浪狗可以当成一只野生的狼。
狼干什么,都有配套的食物和天敌,生态系统都能调节。
網遊之搶先半步
而猫则是完完全全人类通过杂交手段得来的宠物,不是自然界正常诞生出来的,所以没有配套的食物和天敌,生态系统没法调节它。
经过上千年的时间,还是没有形成生的生态平衡,在全世界各地还是入侵物种。
除了饱受痛苦的澳洲,还有很多国家受到猫的侵扰。
一些态度强硬的国家里面,如波兰,可以任意捕杀猫,无论是否有没有主人。
所以说我不喜欢,没有用还有害,你会喜欢吗?”
“这…”龙之介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乌云盖雪,“
经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又长知识了,对猫的态度也有所改变了。”
“哦?怎么改变了?”阳乃笑眯眯地盯着她,似乎要得到一个答案。
“感官很差,”龙之介有些复杂地说,
網遊之邪龍逆天
“毕竟和老虎同属猫科动物,完全可以当成缩小版的老虎,不仅没什么天敌,繁殖速度还很快。
要是等它取代某种捕食者的地位,或者形成新的生态平衡,估计等到人类灭绝都看不到了吧。
如果生态系统一直遭到破坏,人类因此灭绝也是几乎是可以肯定的事情。”
“哈哈,这就是存在了上千年,由人类亲手创造出来的恶魔。”
阳乃很开心龙之介和她的看法一致,并都喜欢狗,而不是和雪乃一样喜欢猫。
龙之介勉强跟着笑了两下,神色还是有些不自然。
在猫咪咖啡馆里,说着这种事情真是怪怪的。
纳斯尔丁阿凡提 圣了我一人
唉,不过这副外表很有欺骗性呀。
他想了一下,说道:“既然你这么想,那我们去其他地方吧?
我们只是考察一下,不一定非要在这里玩的。”
“好,不过咖啡快好了,喝了再走吧?”阳乃抱着怀中的白猫笑道。
“好吧,你这么一说,我待在这也怪不自然的,我们去哪里玩?“
“要不和我去骑马吧?”
“哎?骑马?”龙之介神色一动,但想了一下却摇了摇头,
醉臥紅塵夢三生
“我也很感兴趣,也你有这个爱好,不过我去了的话也不会骑,要学也得一段时间,不够痛快。
不如我们还是去哪怕是新手也能玩的地方吧?
马的问题,以后你可以慢慢教我的,以后再去。”
“你不必介意,那打高尔夫呢?”阳乃又建议道。
“这……我没打过呀,不过可以去看看。”
:“我还以为你是个好手,还想和你切磋一下呢。”阳乃略意外道。
“哈哈,那可不是,因为我们家的培养方针我就没接触过那类的游玩项目。”
“那咱们去打保龄球和室内棒球吧?这两个可以一起玩的,在高中生里也很受欢迎。”
“哎,那好,听起不错啊,那等喝完咖啡就去吧。”龙之介也决定了下来。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房门被人敲了两下,然后被打开了。
哦,进来的是端着两杯咖啡的二宫小姐。
她把咖啡放到龙之介和阳乃面前后,说了句“请慢用”,便退了出去。
龙之介看着眼前的咖啡说道:
“我记得你之前说的是‘危地马拉’吧?那是什么?不是一个地名吗?”
“对,是那里产的咖啡豆,我的最爱。”阳乃说着把那只白猫放在旁边的坐垫上。
然后她一整衣服,端起咖啡闻了一下:“你尝一尝吧。”
龙之介闻言也端起品尝了起来………………
喝了几口,他舔了舔嘴唇评价道:
初闻是正常的咖啡味道,初入口似是淡淡的烟味。
随着烟味在口中扩散,开始有一股巧克力的甜味在嘴里湛透蔓延。
烟味和甜味交叉,又产生一种淡淡的甘味,在嘴里久久不消失。”
“不错嘛,”阳乃一脸赞赏地看着他,“、
这就是这款咖啡的精髓,温度降低的时候,这种复杂的口感就更强烈了。”
龙之介微微一笑:“烟和巧克力都是很容易让人上瘾的东西。”
阳乃点点头,又慢慢品着咖啡了。
不过,龙之介并没有喝咖啡的爱好,只有喝麦茶的爱好。
所以嘛,他先放下咖啡,准备凉了一口气喝光。
现在,他继续摸了摸怀里的乌云盖雪。
虽然心里有些复杂,但家猫即使阳乃也不多说什么的。
emm……这猫这么瞌睡的,晚上干什么去了呀?
应该都是在店里的笼子里吧?
……
————
此时,学校那边,2年B班的教室里,最后一排靠窗户的位置。
由比滨和雪之下也吃完了午饭,两人都收拾了一下便当盒。
然后由比滨还准备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
不过雪之下却马上打断道:“等等,由比滨,你该回你们教室去吧。
我还要去学生会处理一些事情呢。”
“哎?修学旅行的事情不是定下来了吗?你怎么还这么忙?”由比滨略不解地歪头问道。
雪之下摇摇头:“没有,所以才中午要加班,和其他的委员们商量一下。”
“加班?我是不是打扰你了?午饭吃了好长时间呢?”由比滨有些担心地看着雪之下。
雪之下略露一点笑容安慰由比滨:
“没有,我是可以很快就吃完,但是其他的委员们也有各自的情况,所以是约在12:30才去集合的。”
“嗯,呼~那就好,我知道了。”
没有雪之下的教室,她一个别班学生也待不下去。
雪之下走了,她也走了。
同时她心里也想着,看来自己弄错了,阿雪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呀。
她给龙之介的传递情报错了。
【我真是个笨蛋呢,自作聪明,怎么不直接问雪乃呢?
反正她早就知道自己是给龙之介打探消息了。】
提着空便当盒的由比滨,自责地走在走廊上,微颦的眉头挤走了笑容。

jxr69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笔趣-974 一色·龍之介·彩羽的一天鑒賞-dz5vd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龙之介处理完加奈子的事情,就又要去找静可爱卿卿我我了。
不过屁股还没从沙发上抬起来,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加奈子还有什么事要说吗?
龙之介无奈中带着好奇地打开手机一看,却赫然发现是宫本兰。
不是吧,阿sir,这些女孩子怎么起得一个比一个早呀?
隱身高手在校園(曖昧在校園) 造化城主
宫本兰对于他说不能一起去上学了的短信,回复道:
“真可惜,那我今天就借一下你的女朋友,和雪之下一起去上学吧。”
这……龙之介无法作答,只能是已读不回。
龙之介收起手机后,再次要往静可爱的卧室里走去。
不过走到半路他又隔着裤兜摸了一下手机,刚才那一下震动应该是错觉吧?
然后他又迈起腿往卧室走去。
【香喷喷的静可爱,我来了。】
————
与静可爱一同穿衣洗漱吃饭,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早晨。
(*^▽^*)(*/\*)
重生之嫡女白蓮
————
走在校园里,龙之介有些奇怪地看着周围的同学们。
这一个个的校服怎么变了样子呀?
黑色的校服外套变成了双排扣的藏青色外套。
女孩子的裙下也是长筒袜了。
龙之介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还好,虽然穿着藏青色厚外套的人很多,但也有和他一样穿着普通黑色外套的。
所以他也不怎么着急心慌。
————
龙之介走进自己2年b班的教室。
他看到教室里的同学都是和自己一样的黑色校服,心一下就放了下去。
路过京介时,他问候过后说起了校服的事情:
“京介,校园里好多人都穿着另一种校服呢。”
“另一种校服?”京介奇怪地看向龙之介。
麻奈实倒是最先理解了,笑眯眯地拿起自己之前脱下来的藏青色外套对龙之介道:
“你是说这样的吗?”
“额,”龙之介一点头,“你们怎么都穿这种衣服?”
京介回过味来后笑着拍了一下龙之介的胳膊:
“今天不是十一月一日吗?按照学校的规定,就要换上冬季的外套,也要正式开始供暖了。
廠花幾朵落我心 周董
所以现在是上学路要在校服上套这种外套,来到学校脱下来,露出平时的校服就行了。”
“是这样啊,我还真没想起来。”
龙之介举目四望,发现大家确实穿得是平时的校服,教室里也挺暖和的。
不对,谈不上挺暖和的,只是稍微有一点温度,不那么冷罢了。
帶著泰坦系統去異界 護你三生
“看来暖气还没有正式供应起来呢。”
“嗯,下周一应该就弄好了。”京介说道。
随后龙之介点点头,告别京介麻奈实去了自己的座位。
————
今天来得比以往早,但赤城还是出现在了他的座位前面。
宫本兰和雪之下也早就到了。
龙之介看了她们两个人一眼问道:“你们两个早上是一起来上学的吗?”
“这个……”宫本兰看了看右边不知道怎么说的雪之下,转头对左边的龙之介说,
“是啊,你不能和我一起走,那就拜托雪之下了。”
龙之介点点头:“那也挺好,不过这么一来,你不是绕路了吗?”
毕竟宫本兰和他家算是邻居。
那按路线来说,是要先路过学校,然后再去雪之下家,然后再一起来学校。
“是这样吗?会长。”雪之下好像并不知情似的。
宫本兰对雪之下浅浅一笑:“没事没事,几步路而已。”
雪之下不再说什么了,而是把目光投向宫本兰隔壁坐着的龙之介。
原来他每天早上都和宫本兰一起上学呀。
不过,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龙之介和宫本兰一起走进教室门啊。
虽然奇怪,但是想了想她又释然了。
会长这么优秀的人,和龙之介是邻居也不奇怪呀,倒不如说很正常。
雪之下看着书默默想着。
————
这只是些小插曲,并不影响什么。
上完早上的课,中午和麻衣学姐、雪之下一起吃午饭。
麻衣学姐昨天一天都没等到龙之介给她辅导功课,心里开心不起来。
o(╥﹏╥)o龙之介被川崎沙希抢走了……
腹黑王妃狠妖魅
麻衣学姐心里想着,但是嘴上并没有说出来。
只是忧愁哀怨地看着龙之介,让他食不下咽。
最后龙之介忍不住问了起来,了解后,让她和川崎沙希一起去那个咖啡自习室。
补课的时候也听一听。
她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毕竟龙之介也有他要做的事情,不可能让他单独再抽出时间给自己辅导功课呀。
那样她欠龙之介的就又更多了。
之后麻衣学姐也说早上和绫濑打招呼,但是绫濑好像看不见她似的。
龙之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说以绫濑的性子,不会故意无视她的。
麻衣学姐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然后对存在感消失的担忧,重新浮现于心头。
绫濑应该是看到过她,但忽然又忘记了,现在只有龙之介还记得她。
至于雪之下,龙之介没有问她组织修学旅行的事情,只是正常地和她聊天。
期间雪之下倒是心情很好。
她还拿出手机给龙之介看了看,上面是她昨天晚上在微博上看到的有意思的猫咪图片。
雪之下开心,龙之介心情自然也很好。
————
下午的两节课,轻松平常地度过。
————
下午放学,龙之介便去了学生会办公室。
照例是向春野堇打了个卡就要走人。
Mhm……这让春野堇有些无奈,以后龙之介不会都这样了吧?
没办法,只好双休的时候自己再抽空看一看学校论坛了。
————
走出学生会的门,龙之介和由比滨结衣、川崎沙希一起往校外的咖啡自习室走去。
还有跟在他身后走着的麻衣学姐,龙之介两边都有人,只能这样了。
川崎沙希她是知道的,但这个粉色团子头的女孩是怎么回事?
自己就下午没在龙之介身边几天,怎么龙之介又弄了一个新的女孩子?
太可耻了。
麻衣学姐在他身后强烈地抗议和鄙视着。
天才萌寶 良辰千語
不过她这个样子也没法插上话,只能用眼睛让龙之介的后脑勺发凉了。
一路上,龙之介他们多多少少碰见了一点熟人。
比如,由比滨结衣的同班优美子他们。
路过时,跟在龙之介身后的由比滨,双手合十,一脸赔笑和抱歉。
龙之介只是转头寻常看了他们一眼。
这时他也想起来了,之前在网球场上起冲突,他还把这几个家伙的下巴给卸了呢。
同时还隐约告诉他们,自己家里可是比雪之下家里还要厉害呢。
这么说起来,有自己给由比滨撑腰,他们也不敢乱来什么吧?
咳,龙之介当然知道优美子这些人在小说中其实也并不坏。
但问题是,并不是你不坏就不会伤害人了,不然由比滨何以至此?
唉,很多时候好心好意都会伤人呢。
而龙之介另一边走着的川崎沙希,则是自始至终都没看他们一眼,完全无视。
他们可不是一路人。
————
继续在路上,今天的龙之介嘛,比较注重自己的言行举止。
不仅没有超出朋友的界限,反而还多加抑制。
【下次再走,让由比滨和川崎沙希并排走,自己还是不要走中间了。】
这让一直想要活跃气氛的由比滨结衣有些尴尬。
加上川崎沙希也是一幅冰山脸……
由比滨结衣最后自暴自弃了,也跟着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一起走着。
不过她也清楚龙之介和川崎沙希不是优美子他们。
不说话不是吵架了,也不是有什么意见,只是他们本来就是这样。
秉承着到哪个山头就唱什么山歌的想法,由比滨结衣也没多说话。
一路上走着,由比滨反而觉得有些轻松。
不用去看人脸色,也不用去配合着说什么话,不必消耗心神,也自然会轻松了。
————
咖啡自习室,四人间内补课的时候。
还是龙之介和川崎沙希坐在一起,由比滨坐在对面。
哦,还有麻衣学姐,坐在由比滨旁边。
麻衣学姐只是旁听,不好问什么,但也比一个人学习效率要高。
由比滨也是,不太好问什么,只有等川崎沙希不问了之后才找时间问一下龙之介。
毕竟她知道自己是后来的,也没有给龙之介做工作,这么白白的蹭课,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呢。
哦,至于为什么知道川崎沙希在给龙之介打工?
她昨天下午和川崎沙希交换通讯地址后,晚上回去也聊了一会儿呢。
隔江猶唱後亭花 曉暴
————
度过充实的两个半小时左右的补习时间,到了下午五点半,大家就要各回各家去吃饭了。
由比滨结衣有些不顾形象地、美美地伸了个懒腰。
但她发现对面两个人都很平静地在收拾东西,于是摸着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她们收拾了一下东西,穿上冬天的藏青色双排扣外套,往外面走去。
————
咖啡自习室大门口,由比滨结衣对他们笑着挥了挥手,就先行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川崎沙希这是也打开自行车锁,推着车子走了过来。
龙之介看着她梦幻蓝的眸子摇了摇头:
“我是今天不回家的,你一个人去我家吧。
路该怎么走,该做什么事情你都清楚了,门也会有人给你开的。
你做得差不多就回家去吧。
哦,对了,晚饭我也会让我妹妹给你送上来的,你不用担心什么。”
川崎沙希虽然有些意外,但龙之介的安排还是很细心的,她也没什么意见。
所以只是点点头便骑上脚踏车去龙之介家了。
龙之介对川崎沙希自行车后排坐着的,一脸笑容的麻衣学姐挥了挥手。
————
龙之介给绫濑发了短信说了一声,然后就要去学校找雪之下了。
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应该这么做罢了。
他可以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写小说,也可以看看雪之下和静可爱,两不耽搁。
自己果然是个好老公呢。
龙之介春风满面地走在路上,很满意自己,心情也自然很好。
————
往学校走着走着,龙之介却看见前面粉色的团子头了。
哦,由比滨呀,她一个人默默走着。
可能因为龙之介是男生,个子又很高,所以步子也比较大,正常走着也追上了她。
不过龙之介只是看了看,便放慢了脚步,并没有上前说话的打算。
虽然说也是朋友了,但毕竟男女有别,他也有女朋友,有未婚妻了,自然得注意一点。
走在由比滨后面,看着她粉色的团子头,黄色的少女风双肩包。
龙之介想尽量不看,但也还是难以自控地注视着。
毕竟往前走,自然要看路了。
唉,算了,不看由比滨,就看看她的书包吧,这样也不算出轨。
书包,不是提着的手提书包。
可能是天冷了,手提上比较冷吧,是双肩包。
包上还挂着一个粉色的小玩偶。
这就是正常的可爱少女吗?
再看一会儿,路过学校时他们就会分开了。
————
可惜,不愿惹是非,怎奈事与愿违。
由比滨心情还挺好地走着,但是忽然听见有人再叫“结衣”,故而扭头看了一眼。
原来是学校周围玩的优美子和海老名。
“结衣,来这里!”优美子向她招手,一旁的海老名也望着她。
这……目光都对上了,自然也不可能强行无视。
由比滨稍只好拐弯走了过去,打起笑容说道:“呀,哈喽!”
她一来优美子就递出手里的东西说:
“结衣,你也尝尝,这里新开的一个关东煮店呢,很好吃的。”
“就是就是,又热又辣,很有基情四射的感觉。”腐女海老名边吃边说。
由比滨听着海老名照旧另有他指的话,看着眼前释放善意的优美子,只好留下来说起话来。
后面不远处的龙之介瞅了瞅。
他又凭借着过人的耳力听了听,大概能听清楚她们在说什么。
对话很正常,好像很亲密的小姐妹似的,没有在欺负由比滨。
只是龙之介不知道这“一团和气”下的诡异气氛。
由比滨本人是知道的,优美子那个傲气样子,是不会直接关心人或者道歉的。
她这么做就是在表达自己的善意,也问她这几天怎么不和她一起走了。
我盜墓的那些年
海老名也在一旁帮衬着。
不过就算知道,由比滨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心意。
大家继续做朋友可以,但是不能像是以前那样了。
————
龙之介见她们没有什么事情,也要迈开脚步走了。
不过学校还在前面一点,必须得路过她们,这……
他一时犯难起来。
自己现身的话,由比滨、优美子、海老名她们和和气气的气氛,就会变得的古古怪怪吧?
这可给龙之介出了个难题。